打开

智擒盗窃犯(民间故事小小说)

subtitle
巷尾的梧桐枝 2021-12-03 18:52

一天的半夜时分,吴员外家后院儿的一间房舍之中,只听“吱扭”一声房门打开,从外面走进了一个身穿黑衣面戴黑罩的人,那人悄悄的走近了吴管家的床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躺在床上的吴管家因被蚊虫叮咬觉得难受用手挠痒睁开眼睛之时,忽见一道寒光闪过一把钢刀正朝他的脖颈直劈而来,吴管家连忙侧滚下床,撒腿便朝房门跑去,那黑衣人立刻翻转刀柄腾越于门前挡住了吴管家的去路,吴管家顺手抄起一根木棍与那黑衣人打斗起来,棍博刀,刀劈棍,黑衣人刀锋飞速,吴管家力大无穷。

只听“哐当”一声刀棍落地二人又赤手空拳的打斗起来。这时只见那黑衣人一手拨开吴管家的臂腕,一手用鹰爪功如饿虎扑食之势朝那吴管家的胸口而来。一道道血凛子之下吴管家用手拨开那黑衣人的手臂却猝不及防被那黑衣人一个螳螂腿绊倒,吴管家手捂胸口倒在地上正准备跃身而起之时,却被那黑衣人单膝别于胸前,吴管家顺势拉下了黑衣人的面罩正当他惊异之时,一刀封喉却被那黑衣人结果了性命。

第二天一大早,官府接到报案说吴员外家的后舍之中,管家被杀,他的房中丢失了金壶一对,金首饰数件。县令与仵作赶到了案发现场,慕容秋毫县令见房中门窗无损,地上躺着一具男尸,其身上有打斗痕迹,胸口有鹰爪功之伤,却是双目圆睁惊异十分。

那慕容县令,让仵作和衙役将尸首抬回了县府检验。他便来到了吴府的正厅之中于那吴员外询问情况。那吴员外身材壮硕,一身青灰长衫,头别兽金簪,三角眼,方脸阔嘴倒也文质彬彬。见到县令之后是分外的热情。吩咐仆人看茶后,吴员外和慕容县令分坐案几两边,这时只听吴员外说道:“我那间耳房平日里专门儿储藏些金银器具首饰什么的,我怕有盗贼所以专门派了有些武功的吴管家日夜看管,谁成想还是出了事。我昨晚可能是睡的比较熟,也没听见什么动静,今天下人一报才知出了事,除了那几件金具别的倒是什么也没丢。还望大人替小人做主。”慕容县令询问完情况后,向吴员外微微点了点头便起身告辞离开了吴府回到了县衙之中。又过了个把月,此案没有任何头绪,乡镇之中又接二连三的发生了数十起类似的杀人盗窃案,且都是被害人被鹰爪功所伤,所盗之物皆为金饰器具,从作案手法看皆同一人所为。

又过了几天的一个晚上,月黑风高街市中奔跑着两个人,前面那个人身穿衙役服边跑边大喊:“杀人啦!”后边的一个一袭黑衣紧随其后穷追不舍。只见那黑衣人快步上前腾跃落地便挡住了那衙役的去路,黑衣人一个鹰爪功打的衙役向后踉跄几步,又顺势一个螳螂腿将衙役绊倒在地,不容分说上前一刀结果了衙役的性命。那衙役临死前看清了那黑衣人的面目,死后仍是双目圆睁惊异十分的表情。那黑衣人跃墙而逃,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中。同日晚上于衙役被害前又发生了一起类似的盗窃杀人案。

那慕容县令是恼羞成怒。第二天的下午他在县府的书房中同师爷高明是大呼小叫,拍桌子踹板凳。只听他说:“这可如何是好!才个把月的时间就发生了数十起盗窃杀人案,同一人做案,那作案人来无影去无踪我们却没有半点线索,至今也没有任何眉目。如今歹徒竟然猖狂的杀了我县中的衙役,真是太嚣张了!若不破此案,这民愤怎平?这民心怎安?”

师爷连忙劝解道:“大人莫急,如今这盗贼这般嚣张无法无天也是离死期不远了。我分析咱们的衙役可能是当晚见到了黑衣人的真面目黑衣人才对其杀人灭口的,数十个被害人之中,只有吴管家和咱们的衙役双目圆睁惊异十分,我猜想这二人必认得那黑衣人才会有如此的表情。这衙役和管家都认得的人又会是谁呢?还有那吴员外他说当日没听到动静,可他的卧室离案发地的房间是距离最近,一场打斗竟是没能惊醒他?还有他家那案发房间的门窗竟是没有丝毫损伤,这也不合常理。”慕容县令听了师爷的一番话后若有所悟顿时冷静了许多,他手捋胡须有些狐疑地说道:“你的意思是说吴员外有可疑之处。”师爷忙说:“我现在只是怀疑,还没有什么证据,我已派人去打探那吴员外的底细,只是现在派的人还没回禀。”慕容县令连忙有些兴奋的同师爷说道:“那你快去查清,速速来禀报。”师爷连忙向县令施礼后离开了书房去忙公务了。又过了几日,一天的下午时分,街市的茶馆之中喧喧攘攘。二三十张的小方桌各个围坐着二、三人不等,茶桌上摆着瓜子、茶水、点心,人们有的聊天,有的谈话,有的做生意是各色人等。这时只见茶馆一个靠角落处坐着两个身穿便服的人,其中一人身穿青色长衫头扎青色方巾正是那慕容秋毫县令,另一人身穿灰色长衫扎灰色方巾是那师爷高明。那慕容县令已是很不耐烦的说道:“亏你还有这雅兴,那案子弄的我焦头烂额,你还让我来此陪你喝茶听书,还说什么与案情有关连,这都坐了半天了哪来的什么关联呀?”高明微微一笑一面将茶水和点心往县令处推了推一面说道:“唉,大人莫急吗,先吃些茶水、点心,说书的不是还没上场吗?”话音刚落只听茶馆正中书案之上案木拍下,二人循声望去,只见书案之后站着一位身着土布长衫的说书人。那人方口一开便滔滔不绝地说起了他的书文。只听他说:“今天我就给大家说一段“汇金轩”,我在这说您乍一听可能觉得有些生分,但若是到了南方,这三个字那可是如雷贯耳,声名震震。有的问了这是干什么的呢?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名声?您别急且听我细细的说来。这“汇金轩”顾名思义实际上就是一个专门制作金器的作坊。但此作坊可不同于普通的作坊。它占地上百亩,数十间门帘房,后面套院十来层,雇佣着上千号的奴仆、工匠。

于前门帘房中查验货料成色、估重,再由二层房院中重新熔铸然后根据客户需求由专门的画匠设计图纸在后面十来层的套院中倒模、成型再由能工巧匠雕琢打磨最后成品。那一件件金品是做工精细栩栩如生,上到金銮殿下到金别针每一件都是精益求精价值连城。

这么高昂价格的金品自然是销往皇宫贵族、达显门庭,那些人们为求一金品是千金豪掷不吝金银。可以说“汇金轩”每一件金品的利润都要于成本数百倍之多。那自然有人要问这么多的金品成本原料从何而来呢?那“汇金轩”的老板是用高价网络八方客汇集四海金,他的收金价格要比行情上的最高价高出三倍之多且从来不管不问供货商以何种途径来供货,人说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重利之下,不知道又有多少人铤而走险呀!”那慕容县令听到此处是恍然大悟,转眼看向师爷,师爷正冲他点着头。转即师爷叫来店小二结了账,那二人便离开了茶馆回到了县府的书房之中。

慕容县令在书房中,手背于后一面踱着步一面说道:“我知你今约我听书之意是为了告知我那盗贼的销金之处很可能是南方的“汇金轩”,但是只知道这个也无法将其捉拿归案呀。莫非师爷还有别的计策不成?”这时的县令已站在了师爷的面前,只听站立在一旁的师爷胸有成竹的说道:“大人上次说让我查那吴员外的底细,我已查清。他本是前几年来的县城,他所购房屋田地全是用珠宝玉器所换,他本人确是没有正经的营生,整天游手好闲。买下的几十亩的田地收成也不好换不了多少金银。据他的下人说他整日挥霍无度全是靠他当日所带的几个大箱子中的金银珠宝。如果那吴员外真是盗贼,他就得想法将赃物销往南方。可我算下来丢失的金器如果装车的话足得有多半车,如果他自己用车运往,官府的一道道关卡,他必是难以应付,恐怕连县城的大门他也出不了。大人不如假借要运物资去南方,那盗贼很有可能趁人不备之时将金器偷装于准备去往南方的车队之中,到南方后再偷出去销赃。你我二人今日去听书只时我早已派人联系了车队和物资停于县府的后院之中,并且对外放出了风声。老爷您现在只等着那盗贼来自投罗网了。”县令听到此处连忙称赞道:“师爷果然好计策呀!”

又到了半夜时分,县府的后院中停着数十辆装满物资的车辆,静谧的夜色之中更是显的鸦雀无声。这时一个黑衣人跃墙而过来到了后院之中,那黑衣人悄无声息地来到了一辆车旁,刚要将背后包裹中的金器装车,忽然院中数十个火把燃起,那黑衣人被身后的一个衙役扑倒在地,随后几个衙役上前将那黑衣人捆绑起来带到了院中慕容县令的面前。慕容县令让人扒下了黑衣人的面罩,果然是吴员外。只听慕容县令大声喝斥道:“大胆盗贼,如今人赃俱获,看你还怎么抵赖!来呀,给我押回大牢听候审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