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姐姐去世一年后,我从外甥口中,得知惊人真相

subtitle
铁路西少年 2021-12-03 12:3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吴娜怎么也没想到,吴静去世不到一年,姐夫周安成就有了新欢。

吴妈去得早,吴娜和吴静跟着后妈长大,后妈表面一套,背地一套,吴娜和吴静从小吃尽了苦头。

好不容易长大熬出头,姐妹俩终于过上了太平日子。没想到吴静结婚没几年就检查出癌症晚期,弥留之际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刚满5岁的儿子周童。

为了不让孩子受她小时候受过的委屈,临终前,她反复告诉周安成,如果他想再娶,一定要等周童成年。

当时,周安成握着吴静骨瘦如柴的手,泪流满面信誓旦旦地说:“你放心,这辈子我就带着童童过,永远不再找人。”

那时,吴娜就觉得周安成只是为了哄姐姐开心。他才三十出头,日子长着,以后肯定会有别的女人。只是她没想到,速度会这么快。

这事如果不是周童告诉吴娜,周安成指不定会瞒她到什么时候。

姐姐去世后,吴娜每个月都会抽出一两天去看周童。

那日,周童告诉她,他就要有新妈妈和妹妹了,他担心爸爸以后不再爱他。

“什么?”吴娜头嗡一下就大了。

“爸爸说,她们以后会和我们一起住。”周童低着头,为即将改变的生活感到不安。

当时周安成在书房办公,吴娜气得直接踢开门,质问他到底有没有这回事。

周安成半晌不答话。吴娜从他闪躲的眼神里猜到答案。她气得眼泪当即就下来了:“周安成,你当初是怎么答应我姐姐的?”

“那时候,静静病成那样,我当然捡好听话说,她走了后,这个家冷冰冰的,总要有个女人……”

“可你这也太快了!”吴娜替姐姐不值,她十五六岁就出来打工,跟着周安成十年,吃尽苦头才在这个城市安了家。结果没过几天好日子就去世了。现在丈夫要带别的女人享受他们打拼下来的一切。

周安成说:“八字还没一撇,只是在交往中,你别大惊小怪!”

“八字还没一撇,那你告诉孩子干嘛?”

“我希望孩子提前有个心理准备。”周安成语气有些无奈,“吴娜,我经常会想起你姐姐,但我上有老下有小,不可能什么都不干,只守在童童身旁,还有童童也需要人照顾……”

“你就是个负心汉,别拿孩子当借口!”

吴静知道改变不了姐夫再娶的心思,她气鼓鼓地离开周家。

入冬的天,让吴娜不仅身体冷,心也不由自主地发冷。

即使吴娜再接受不了,周安成还是再婚了。

吴娜知道木已成舟,无力改变,但她心里不放心周童的后妈,只能私下反复交代,如果后妈对他有任何不好,都要及时告诉爸爸。

周童点头,脸上露出不符合他这个年龄的沉重。

吴娜心疼坏了。

周安成的新妻名叫苏巧,有个比周童小一岁的女儿。

吴娜去看周童时,和她打过一个照面。

苏巧看着很年轻,身材有些柔弱,笑起来一脸温柔。见了吴娜,一口一个妹子叫着。

那笑意盈盈的脸和亲热的语气,并没让吴娜觉得她友善,反而让她想到自己那极会做表面工作的后妈,忍不住有些反感。吴娜让她别喊她妹,她俩指不定谁大。

苏巧说:“我和阿成都领证了,我是随他喊的。”

苏巧这是明晃晃地示威,吴娜忍不住翻白眼。

可能察觉到吴娜情绪不对,苏巧一脸讨好,要去给吴娜准备午餐。

吴娜告诉她,自己已经有安排了,随后带孩子出门。刚下楼,她就迫不及待地问周童,后妈对他怎么样?有没有欺负他?

周童噘着嘴,语气像个小大人似的说:“也就那样呗!”

“哪样?”

“我不喜欢她。”

“为什么?”吴娜警觉地问。

周童说:“她不让我玩爸爸买的玩具,还有,她把我的床给妹妹睡,让我一个人睡次卧。”

吴娜浑身血液直往脑门上涌,她极力克制住情绪:“这些你都告诉爸爸了吗?”

周童低着头说:“说了,但爸爸不站我这边。”

果然有了后妈,亲爸都变成后爸,吴娜气得牙根痒痒。

送周童回去时,吴娜原想找苏巧算账,但怕那样,她背地里会更加欺负周童,只好作罢,但她始终没给苏巧好脸色。

次日,吴娜就把周安成约出来,她希望,他下次别再为了讨好新欢,忽略亲生儿子的感受。

周安成薅了把头发,有些不耐烦地说:“事情压根就不是这样的,玩具是我买的不错,但那是洋娃娃,本来就是专门买给他妹妹的。周童自己的玩具不玩,非要和她抢。还有那个床,之所以给妹妹睡,是因为周童已经到了分房的年龄……”

这种解释让吴娜更加光火,玩具为什么不能互相分享?以前不给周童分房,现在后妈和妹妹来了,就分出去,明显是嫌周童碍事。

周安成两手一摊,做出一副无奈状,仿佛在说,你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

“姐夫,你是周童的亲爸爸,你一定要对孩子好点,周童没了妈已经够可怜了,你不能让他失去父爱。”吴娜语重心长。

“吴娜,你放宽心,苏巧性格温柔贤惠,肯定能照顾好周童,我是他亲爸,对他更不会差。”

这么短时间,周安成就被洗脑了。吴娜想,男人果然都一样,当年她爸那样,现在她姐夫也是,狐媚子几句好话一哄,就找不着北了。

吴娜只能交代周童,以后妹妹如果欺负他,就直接打回去,后妈欺负他,就来告诉小姨,无论如何,她都会替他撑腰。

吴娜越担心什么,越是来什么。周六,她刚把周童带下楼,周童就告诉她,昨天后妈打他了。

吴娜心咯噔了下,这几天周安成出差不在家,苏巧就趁这时候,对孩子动手,太阴狠了。

吴娜心疼地问:“打哪儿了?”

周童指了指胳膊屁股还有掌心说:“这里、这里、还有这里。”

周童已经6岁了,很多事都能清晰明了地表达,吴娜觉得他不像在说谎。

吴静在时,连句重话都舍不得和孩子说,别的女人才当几个月妈,就对周童动手,吴娜难受得心脏发紧。她没心思再带孩子出去玩,直接返回楼上,嘭嘭嘭狠敲着门。

“怎么了?”开门后,苏巧满脸疑惑。

“你和我说说,你为什么打孩子?”

苏巧神情明显怔了一下,她迅速地看了周童一眼,目光重新回到吴娜脸上时,轻声说:“妹子,你对这事儿,可能有点误会,你进来我慢慢告诉你前因后果。”

“别想用你的那套花言巧语来哄骗我,我跟你说,无论什么原因,只要你对孩子动手,你就是错的,恶毒!”吴娜气得啐了一口。

苏巧的脸刷一下白了,她小声地解释:“周童在学校打人,老师找我去,当时我也是没办法……”

“办法多得是,但因为你是后妈,所以采取了最极端最暴力的方法,我跟你说,这事儿我跟你没完!”

“我……”

吴娜不想再看见苏巧那副假惺惺模样,她拉着周童扭身就走。

一整个下午,吴娜给周安成打了无数个电话。他可能实在忙,始终没接,到傍晚才回电。

吴娜积累了几小时的怒气瞬间喷发。

周安成听完,说:“这事昨晚苏巧和我聊过了,周童在幼儿园拿文具盒把同学的头砸了个包。苏巧去了后,带那孩子去医院治疗,又点头哈腰道歉许久,但对方家长不依不饶。她也是没办法了,动手打周童几下,其实一点也不疼,就是做做样子,让对方家长消气。”

吴娜说:“我问过童童,是那个孩子先抢他东西,他才打人,为什么最后什么都让童童承担。”

“每个人处理事情的方式不一样,苏巧就那样的性格,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我看就因为不是亲生的,她才会牺牲孩子,来平息别人的怒气。”

“吴娜,我还有工作,这事等我回去再说。”

电话那头安静下来,吴娜才意识到,周安成挂电话了。

吴娜气得哭了一场,她心疼孩子,也替姐姐难过。她心里气苏巧,那晚她没送孩子回家。

周末晚上,周安成还没回来,苏巧来接孩子。她依然一副好脾气的模样,笑吟吟地说:“妹子,童童明天要上学,晚上我接回去睡。”

吴娜上班的时间早,如果把周童留在这,确实不方便,只能让他跟苏巧回去。

吴娜心里不放心苏巧,去看孩子的次数越发频繁。惹得丈夫抱怨,说她为了周童,有些忽略自己的家庭了。可吴娜有什么办法,她总不能让孩子跟着后妈听之任之。

周童是她的亲外甥,和她有血缘关系,姐姐对她也有恩,当年后妈不让上学,是姐姐供她到大学毕业。现在周童的事,她必须管。

周安成已经被苏巧哄得团团转,和后爸没两样。有吴娜这个小姨盯着,苏巧才能收敛些。

吴娜千防万防,没想到孩子还是出了事。

那日,周安成打电话来,气喘吁吁地说,周童不见了,问有没有来找吴娜。

“没有啊,报警了吗?”吴娜的心瞬间提了起来。

“已经报警了,你在家待着,我觉得童童可能会去找你!”周安成语气焦急。

吴娜原本想问,好端端的孩子怎么会不见了,但最终憋了回去,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

吴娜让丈夫在家守着,她火急火燎地赶到周家。到地方,她问清了来龙去脉。

下午放学,周童想吃冰激凌,但被苏巧拒绝了。随后他嚷嚷着,要去找小姨,让小姨给他买冰激凌。

当时苏巧以为孩子闹脾气随便说说,没太放在心上。结果回去路上,她去商店买块抹布的功夫,周童就不见了踪影。

此时,苏巧正在抹眼泪。

吴娜气不打一处来,她一把扯住苏巧,没忍住甩了她一巴掌,吴娜咬牙切齿:“要是周童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剁了你。”

苏巧泪如雨下。

“为什么丢的是周童,不是你的女儿?!你就是嫌他碍眼,故意弄丢他是不是?”吴娜气得浑身发抖。

“不是,对不起……”

吴娜还想讲什么,周安成来电,说找到孩子了。

吴娜提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怒气也平息了一些。

过了会儿,周安成满脸疲惫地带着孩子回来。

原来,下午周童被拒绝吃冰激凌后,心里一直和苏巧赌气,后来苏巧去买东西,他看对面房子像小姨家的小区,就想去找小姨告状。

他趁着苏巧不注意,一个人过马路进了小区,结果发现那并不是小姨家。但他看见小区里有个滑滑梯,干脆就玩了起来……

吴娜蹲下紧抱着周童好一会才松开手。

起身时,她看着周安成说:“姐夫,今天万幸,孩子找回来了。但如果下回再丢,估计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你这当爸的得多操点心,不能再马大哈把孩子完全交给没血缘的人了。”

周安成还没开口,苏巧接过话:“妹子,今天这事确实错在我。我当时不让孩子吃冰激凌也是好意,天比较凉,而且他感冒刚好。可我如果知道会出这么大的事,他要吃什么我肯定都不会拦着。”

“你是巧舌弹簧的成年人,孩子不会辩解,反正每次出了事,你都避重就轻把什么都推给孩子……”

“好了,吴娜,你少说几句,今天这事苏巧确实有责任,但你就没责任吗?”周安成眉头拧到一块。

“我的责任?苏巧把孩子弄丢了,我倒想听听我有什么责任?!”吴娜满心委屈。

“自苏巧出现,你就没在孩子面前讲过她一句好话。你总给他灌输后妈是坏人的思想。导致苏巧无论做什么,周童都没办法和她贴心。有几次,眼看着关系要好转一点,结果跟你出去玩一趟,回来又疏远了。苏巧平常尽心尽力照顾周童,有时他调皮教育一下正常的,如果孩子只能疼不能管,那就该上天了!”

平常沉默寡言的周安成一口气说了许多。也许这些话早就在他心里翻滚无数遍,只是借着这个机会说出来。

吴娜怔怔地站着,她想反驳,但周安成说的好像都是事实,她没办法回嘴。

“孩子妈妈不在了,你是小姨,心疼孩子,担心他受虐待,我能理解。这个世界上确实有坏人,但大多数都是好人。我希望你能给苏巧一个表现的机会,而不是一上来,就先入为主给她扣上一个恶毒后妈的头衔。”

吴娜深吸了口气,她一声不吭,眼睛却有些泛酸。周安成的话,多少触动到了她。

“阿成,你少说几句,今天这事,确实是我的错,还好童童没事,下次我一定会加倍小心。”苏巧扯了扯周安成的袖子。

“因为你给孩子扔了话,说任何时候,都有小姨撑腰,所以每次苏巧教育他,他都会把你搬出来。这次,他会独自去找你,就是想让你给他做主……”

在周安成一连串的指责里,吴娜心里开始反省自己。

她忽然觉得,有些事,她似乎一开始就错了。

因为她遇到一个坏后妈,所以对后妈深恶痛绝,觉得天底下所有的后妈都不是好人。可这世上并没有绝对的事。

吴娜从没和苏巧深入相处过,并不了解她。她可能没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温柔贤惠,也许也不像吴娜想象的那样恶毒。

细细想来,有了苏巧后,周童许多方面,比以前好多了。他能按时吃一日三餐,去幼儿园时,也打扮得整洁干净,性格上似乎也比从前更独立些……

吴娜每次和周童见面,问的都是后妈如何对他不好。

小孩不懂是非,别人问什么,他就努力搜寻符合问题的答案。如果吴娜换一种问法,也许就能得到其他答案。

吴娜想,周安成续弦这事,速度确实快了些,但这已是事实。眼下照顾周童的人是苏巧,也许她该花点时间真正地去了解苏巧。

就算是为了孩子好,她也应该从过去的噩梦中走出来。为了孩子好,她应该试着把苏巧当朋友,而不是始终站在她的对立面。

吴娜从周家出来时,天已经黑透了。

下楼时,她抬头望了望,那间散发着暖黄色灯光的屋子,里面的女主人已经不是吴静。

吴娜有些心酸,但她知道,自己心态的改变,并不是对姐姐的背叛。

如果姐姐能感知到现在的一切,应该能理解她吧,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周童好好地长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