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河南封丘营养餐事件,让多少教体局官员瑟瑟发抖?

subtitle
乌鸦校尉 2021-12-03 10:2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最近几天,不少网友都持续关注着河南省封丘县赵岗镇戚城中学学生营养餐事件的发展。

无论是“30余名师生餐后集体呕吐腹泻”,还是“校长痛哭换不动送餐公司”,以及“致学生呕吐送餐公司被叫停调查”等等一系列相关消息,都引发了网友们的热烈讨论。

有的斥责送餐公司没有良心,有的心疼在镜头前痛哭流涕的校长,还有的回忆起了自己上学时永远找不到荤腥的食堂,入目的文字满满都是共情。

总而言之,大家都很心疼学校的师生,认为这件事必须要深挖,必须要彻查。

事情还要从半个月前说起。11月15日,戚城中学换了一家新的送餐公司,但是很多学生都觉得饭不好吃。

11月23日,一个在场陪餐的家长,因为这两天总听孩子们说饭不好吃,于是等学生们都吃完后,他尝了几口。因为提前吃过午饭,所以他吃的量不多,虽然吃完后有肚子疼的现象,不过很快就好了。

但是正儿八经吃饭的学生们,就受不住了。另一个陪餐的家长,眼睁睁看着食堂好几个孩子都开始呕吐:

“一个小孩儿头朝东吐,一个小孩儿头朝南吐,另一个孩子去厕所里吐去了。

还有个女孩就这个样子捂着肚子在那哭,蹲着。看着那女孩在那哭,说实话,我都掉眼泪了。

粗略计算,当天中午吃营养餐后导致腹泻的师生,全校一共有30多个。有3个学生被送去医院治疗,还有的则被接回家输液、休养。

一位病情稍微严重一些的学生回忆,当天中午他吃的是米饭、豆腐和烩菜,豆腐有点馊了的味道,烩菜很腥,吃完一个小时后开始出现呕吐、拉肚子的症状。

有学生说,头天吃的饭也是这些,吃完吐了一天。

还有不少学生反映,平时送来的饭菜都很难吃,很腥气很恶心,大家都不想吃这些饭菜。

眼看着孩子们吃不上干净、营养的午餐,家长们都心疼坏了:

有的家长就算工作再忙,中午也赶到学校,接孩子回家吃饭,才能保证健康和营养;

有的则是跑到了学校大门口,阻拦送餐的餐车,不让餐车进校门;

还有的喊着如果不换一家公司来送餐的话,就让孩子们转学。

于是,记者来到校长室,询问校长关于营养餐的相关事项。然而记者才刚刚问了一个问题,校长就长叹一口气,因为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哭了起来。

当被询问,既然这家公司有问题,为什么不换一家的时候,校长的脸上更是充满了无奈:

“不行,因为这是教育局招标的。”

当他说出“我想叫学生们吃点儿好的”时,连见惯了大事小情的记者都有些动容。

最令人痛心的,是当校长得知,家长们在校门口阻拦送餐车进入校园后,他急急忙忙赶到了校门口,然后拉开了学校大门,并且疏散堵在门口的家长们。

“叫人家进来,别堵车,堵车是不对的。”

家长们嘴上虽然说着“校长不顶用”,但还是纷纷让开了路。

所以最后记者也劝说校长不要太灰心,没有过不去的坎。

看完视频后,不少网友留言自己“看哭了”,这个校长一看就是那种“在乡村只想好好办学的校长”,夹在中间很为难;

有人担心校长职位不保,因为他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他说了不算,这个送餐公司是教育局招标来的,很难说当地教育局会是什么反应;

还有人指责事件的罪魁祸首,不管怎么说都不应该把手伸向孩子……

校长这一哭,这件事直接就冲上了热搜。

11月26日,在@都市报道 发出校长痛哭视频后的凌晨,河南封丘县就在官方微博上发布了对这件事的公开回应,表明县委、县政府对这件事高度重视,第一时间召开了专题会议,并迅速成立了联合调查组。

他们采取了三项措施,一是对送餐公司进行通报,要求立刻停止供餐,等待情况查明后再做处理;二是访问出现不适的师生,了解其身体情况;三是提取食品留样、学生们的呕吐物和粪便进行化验追溯,查明原因。

最后,他们表明,调查出结果后,一定及时公布调查结果,并对其中存在的问题严肃追责。

各大官媒纷纷跟进报道此事,并对此事进行了评论。

不管是官方还是网友们,以及那些学生、家长们,关心的问题都是一样的:

第一,究竟是什么让孩子们吃坏了肚子,出问题的是采购、制作还是运输?第二,明明已经出了事,为什么送餐还在继续,为什么没有人来调查事件的详情?

第三,也就是大家最关心的一点,送餐公司明摆着不对劲,到底是谁存在问题?

有网友在网络上搜集了送餐公司的相关信息,搜集到的内容让人目瞪口呆。

这家公司的全名为“北京志宏恒达商贸有限公司”,从网络上可以查到,这家公司成立于2018年,其经营范围五花八门,既有销售机械设备、建筑材料、各类化学品、日用品,也有技术服务、打字复印等。

30多项中,餐饮服务只是其中看起来不像是主业的一个。

今年8月23日,财政部官网发布了《封丘县教育体育局封丘县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午餐采购项目-中标公告》,这份报告中详细规定了供餐标准和资金来源,以及投标的各类要求。

该项目负责人是封丘县教育体育局,项目共分为11个标段,涉事公司中标的是第4标段。

公司详情中,招投标信息也印证了这一点。

承接学校配餐工作的,是这家公司的一个分支机构,北京志宏恒达商贸有限公司封丘分公司。

这家公司今年9月才成立,10月26日才在经营范围中新增了餐饮服务,怎么看都像是承接了学校的送餐业务后,才专门成立的公司。

而根据公司过往信息显示,该公司曾因违反环保相关规定,被行政处罚了两次。

所以,一家原本注册地在北京的商贸公司,明明看起来和餐饮没什么关系,为什么能在河南地区的一个县城教育局的食堂招标中顺利中标呢?

而这家商贸有限公司,在11月16日,也就是开始为封丘的学校送餐后的第二天,有一条招标投诉信息,就封丘县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午餐采购项目,由公司投诉营养餐的供应商“造假”“不公平参与招投标”

当然,被投诉的不光这一家公司,还有其他几个标段的个别供应商,不过投诉被封丘县财政局驳回了。

也有学生反映,在这家公司开始供应午餐后,还有人从餐食中吃出过螺丝钉等物品,再看看这家公司的经营范围,倒不是没有可能。

可笑的是,这家公司早先没有食品经营许可证。直到学生呕吐事件后,才获得了食品经营许可证。

然而经营许可的场所是北京市昌平区,跟河南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很快,检测结果就出来了。结果显示,这些学生出现餐后呕吐、腹泻,是食源性疾病,也就是说他们吃了不干净的东西。

经检测,这家公司的大米和面条菌群超标,不过当天中午的饭菜还没有检验完毕,所以不能确定究竟是哪种食物致使学生们呕吐腹泻。

针对食品经营许可证的事,也有记者到这家公司进行了实地考察。

这家公司配餐制作点是由教学楼改造的,房屋墙上挂着健康证,屋里有留样柜,餐厅消毒记录、检验检疫合格证明等材料一应俱全。

然而,这些东西看起来都有,但公司员工流动性很大,没有系统的岗位技能培训,甚至连厨师都没有厨师证。

针对这种情况,封丘县市场监管局副局长闫文峰解释,“由于教体局招标开始得晚,为了让学生享受到国家政策,出现了无证经营的状况”,“涉事公司边供餐、边整改、边办证,这合情但不合法”

然而,这种说法根本就不能说服大家。

就拿戚城中学来说,之前有一家合作了四年多的公司,一直没有什么问题;突然就换了一家,如果是正常招标的,也没什么问题。

但这家公司连资质都不齐全,究竟是怎么中标的?

封丘县纪委监委案件监督管理室主任称,对招标文件审查后,没发现有制作上的问题,所以接下来会对招投标的过程、投标企业的资质,以及是否存在违规违法行为等深层次问题进行调查。

另一边,封丘县委、县政府也发布了声明:

一、对11月23日事件发生后没有及时上报并负有监管责任的县教体局副局长王念四停止执行职务并立案审查调查;

二、对负有监管责任的县教体局食管办负责人吕勇立案审查调查;

三、对负有监管责任的县市场监管局副局长闫文峰和食品经营安全监督管理股负责人王宝帅立案审查调查。

目前,涉事送餐公司的负责人吕某、李某因涉嫌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食品罪,已被刑事拘留,羁押在新乡市看守所。

但大家都明白,事情到这里并没有结束,处理这两个人远远不够。

究竟是一时疏忽,还是中饱私囊,必须要查个清楚。

查处涉事公司只是纠错的开始,背后究竟有没有贪腐,才是大家更关注的问题,不然就算换100家配餐公司,结果还是一样。

学生营养餐里的营养“消失不见”,已经不是什么近两年才有的新鲜话题。

学生营养餐计划始于2011年,全称为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目的是为了提高农村学生,尤其是贫困地区和家庭经济困难的学生们的健康水平。

最先,在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开展试点,中央财政按每人每天3元的标准,给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提供营养膳食补助,包括680个县(市),约2600万在校生。同时鼓励各地以贫困地区、革命老区等作为重点,开展改善工作,中央财政给予补贴。

另一边,统筹农村中小学校舍改造,改善就餐条件。同时,对困难寄宿学生的补助每人每天提高1元。

2012年6月14日,教育部等15个部门印发了《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实施细则》等5个配套文件,对一些问题进行了细化,比如餐食应以肉蛋奶为主要内容;供餐模式应从校外供餐逐步改为学校食堂;学校负责人应陪同就餐等等。

除此之外,还利用公益组织的希望厨房、桂馨厨房、春苗厨房、幸福厨房、免费午餐等项目,为学生们的健康成长奠定了基础。

计划一出,受到了很多人,尤其是贫困地区的老师、学生和家长们的支持。

截止到2013年8月底,国家和地方试点合计覆盖学校就有大约14万所,受益学生近3300万人

然而,在计划实施的过程中,也出现了许多问题:

比如国家等补贴的,只有餐费,但厨师的工资、水电煤气等没有补贴;

有的学校对营养并不了解,自己做饭没法改善学生营养;

更有从中套利,或者从财政拨款“挪作他用”,以及内外勾结从中“抠钱”的黑心之人,把营养午餐计划当做自己捞钱的工具。

2011年,皖南第一希望小学多名学生被变质米饭“毒倒”,教育部门调查发现,这所学校食堂连冰箱和基本的消毒设施都没有,“只能拿开水烫烫”。

一名小学校长坦言,“3块钱全部补给孩子们,食堂就办不下去了”,“国家拨付的是孩子们的吃饭钱,食堂人工费用、水电燃气等日常开销,都要从学校公用经费和营养补助挤出来”。

如果食堂达不到做饭的要求,就只能选择从外面配送,但从外面配送,也经常会出现诸多问题。

2012年,广西那坡县被曝光,有学校将补助用于购买营养品“壮壮水牛奶”,供货商可从3元补助中赚取1元,当时被指责是黑心商家。

然而调查后发现,3块钱中,供应商的利润占0.25元,物流配送费用就占到了0.7元至0.8元,“越是偏远的学校,配餐质量越差”

2012年3月1日,学生营养餐计划正式在云南省实施,然而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就发生了三起食物中毒事件:

3月13日,昭通市镇雄县木卓乡六井村苍坪小学203名学生食用“天天乐”蛋黄派后,部分学生出现身体不适症状,59名学生入院检查;

4月9日,镇雄县塘房镇顶拉小学部分学生食用午餐后出现腹泻、腹痛、发高烧等症状,先后共有368名学生入院诊治;

4月11日,普洱市景东彝族自治县漫湾镇中学、镇小学183名学生食用午餐后出现疑似食物中毒现象。

尽管经过公开招标,但采购的都是三无产品。

近几年,关于学生营养餐改善计划的负面新闻,虽然因为经济发展水平而减少了,但依旧存在。

2018年9月3日,江西省万安县部分学校学生营养餐出现发霉、变质等问题,多名学生在食用午餐后腹痛,至少有24人就医,其中年龄最小的仅6岁。

2018年9月12日,江西吉安市政府新闻办官方微博发布通报,对负有直接管理和监管责任的万安县教育体育局副局长(兼县营养办主任)康江平、万安县顺峰中心小学副校长熊明清、万安县顺峰中学副校长朱封明予以撤职;

对万安县食品安全委员会办公室专职副主任匡晓红予以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终止试用期;

对负有领导责任的万安县教育体育局局长郭青、万安县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局长赖仁辉予以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同时还对其他相关责任人给予了相应问责处理;对履职不力的万安县政府分管副县长李卫东给予记过处分。

而中饱私囊的问题,却并没有根本改善:

2012年,在湖南凤凰县支教的大三女生小梁发微博揭露,国家拨款的3元营养午餐,到孩子们的手上不足2元,“利润率”能达到50%;

云南曲靖有的学校,直接给每个学生发2元,剩下的1元钱就不了了之了;

2018年,河南商水县的一所学校,明明公示的食谱是鸡丁炒西葫芦、苞菜、蒜苔、大米粥,然而分到学生手上的,只有一份素面……

有人曾经算过这样一笔账,如果一个县享受补助的学生有3万名,每顿午餐能赚到1元钱,一年补贴200天的话,“利润”就可以达到600万元

说白了,问题如此多发,除了一些客观因素外,最主要的就是监管不到位。

就拿河南商水县营养餐事件来说,事后通报的是“供餐公司擅自更改食谱”,然而有网友深扒之后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在《商水县农村义务教育部分学校午餐供应项目竞争性磋商文件》里,写明了营养餐项目的官方规定,其中标出国家的4元钱包括了人工成本在内,食材只需占比60%。

然而国家明确规定,4块钱只能用于购买食材,不能包含人工成本,后者由地方政府承担。

最终,这件事受到处理的只有学校领导和供应商,以及严重警告处分了当地政府教体局主管安全的负责人。

但明明是当地政府招标不符合规定,没有投入相关的经费,最后背锅的人却变了。

尤其是通报的最后,称“各项漏洞已经堵塞”,然而最大的问题,却出在当地政府的身上。

至于是不正当挪用导致资金无法到位,还是中饱私囊,就没人清楚了。

在公益活动中,大家都会关注慈善组织的各项支出、资金的流向与使用。

而在学生营养餐计划里,地方部门成为了资金的管理者,但是却没有公布账目来接受公众的监督。

对于营养餐的资金,应该有一套行之有效的监管机制,比如完善信息公开制度,又或者让学生家长切身进行监督,才能够做到让学生们吃得放心。

这次河南封丘县营养餐事件,无论是招标“内有猫腻”,还是地方政府有“难言之隐”,都给我们提了个醒,那就是营养餐计划还有许多等待完善的地方。

不管怎么说,那些把手伸向孩子们饭碗的人,都应该受到严惩。

参考资料:

风闻社区:河南商水营养餐后续:网友找到了补助4块钱却吃素面的原因?
刘鹏:防止学生营养餐被“揩油”首防内外勾结
风青杨:小学营养餐变成素面,瘦了学生肥了谁?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9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