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大姐对我恩重如山,最终我却嫁给了她的老公

subtitle
三炮讲故事 2021-12-03 06:36

这是发生在我两个姑姑身上的真实故事。为了表达方便,这里我用第一人称“我”代替了小阿姨。我叫刘,出生在湖北江汉平原的一个村庄。

我有五个姐姐和一个哥哥。我18岁的时候,村里的媒人给我介绍了一个叫小华的人。

在那个年代,女人对婚姻没有太多选择。肖很憨厚,他也很老实。他看起来像个活人。在他父母的一手提拔下,我稀里糊涂地结了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最初的几年里,我们的生活很顺利。一年后,我生下了我的儿子杨洋。然而后来在老乡的影响下,小华染上了赌博的恶习,越陷越深。

每次在外面输钱,他都会对我发脾气,他的暴力性格一览无余。他多次把我打得鼻青脸肿。

然而,已婚女人会倒水。每次给父母“我不想再活了”的想法,他们都劝我为了孩子要有耐心。但是一年后发生的事情让我不得不重新审视我们的婚姻。

小华赌博欠钱。为了偿还赌债,他铤而走险,晚上偷别人的牛。他被当场抓获,并被送到了警察局。六个月后,他被判三年监禁。

那是我决定和他离婚的时候。我把这几年所受的苦告诉了我的姐姐和哥哥,他们希望小华在监狱里多呆几年。

离婚后,杨洋和我住了几年,出狱后他父亲又把它拿了回来。严格来说,应该收回。

我当时特别难过,但后来在姐姐的鼓励下,我也想通了,如果我带着儿子一起再婚,我会更难。离婚后,我不想留在村里被人指指点点,就想去外地打工。

我姐和姐夫在县城开了一家小饭馆,生意很好。他们也需要人手,所以我自然去找他们帮忙。我思维敏捷,特别敏捷,对客人态度很好。自从我去了那里,店里的生意比以前更红火了。

姐夫姓刘,我们都叫他刘哥。他是河南人。当他在我们县城的一家餐馆当厨师时,他遇到了我妹妹。因为他手艺好,性格温和,为人谦虚踏实,深得姐姐和父母的喜爱。就这样,大姐和刘戈之间的婚姻自然就来了。

以前在老家读书的时候,最喜欢吃他做的馒头。当时我想,如果将来有一天我想结婚,我会找一个像刘戈这样的人。

然而人的命运不得不向命运的选择屈服,最终我嫁给了肖华这样的赌徒。

在刘姐姐和哥哥的帮助下,我对生活又有了信心。家人一直在帮我找对人,但是很多人见过之后,就没有了。

我不反感对方的傲慢,或者他们不喜欢我离婚生子的经历。后来,我变得心灰意冷,所以我想我会一个人过下辈子。

但就在我以为日子越来越好的时候,小华出现了。第二天晚上,在店里工作完,我走到出租屋。

在路上,我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声音太熟悉了。我知道那个经常给我做噩梦的男人又回来了。

说小华杨洋没有生活费,要我给他钱,他要2万。我知道他一定又欠了赌钱。

我气得骂了他几句。他走过来打我一巴掌,用脚踢我小腹。他以前就是这样打我的。我痛苦地哭着寻求帮助。

这时,姐姐听到声音,冲了过去。她把小华拉走,对他大喊大叫,声称如果她不马上离开这里,她会立即报警。

当小华看到姐姐要拨110时,她吓坏了,跑开了。姐姐告诉我要小心。小华不拿到钱是不会放弃的。

果然,过了三天,我一个人的时候,他又出现在我面前。但这次他想要柔软的东西。

他说杨洋想念他的母亲,并给我看了杨洋哭泣的视频。看到我有点感动,他要求再婚。

我说,我一眼就能看出你是谁。即使我死了,我也不会再和你说话。然后他放出狠话。如果他不再婚,他会给他钱。如果他不给钱,他会把杨洋扔在外面。

这一招够狠,一下子就抓住了我的软肋。我告诉他等几天,我会想办法借钱的。

晚上,我把这件事告诉了我姐,她同意把钱给我,但要求小华签一份“不再骚扰”的协议。我哭着告诉姐姐,这是你的血汗钱,不能给那个无赖。

大姐说,就当是我姐借给你的,有了还给我。第二天,店里的生意结束后,小华过来了。

我和姐姐坐在桌前,拿出准备好的协议,让他签字。当他签名时,旁边正在切菜的刘戈用菜刀切了一块排骨。噪音使小华的手发抖,但他很快就签了名。

从姐姐那里拿到钱后,反复描述自己的小华走了。走出商店后不久,刘戈非常生气,在外面的商店里扔了一个小马扎里沙里夫。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刘戈如此生气。

这次事件后,我更加勤奋地工作,一刻也不想在店里休息。我想多工作,这样就能少雇一个人。虽然姐姐属于家庭,但她们挣钱并不容易。他们每天早起,变得贪婪。

两个孩子还在读高中,每个月的开销都不小。大姐一点一点教我开店的管理方法,说以后想再开一家分店让我管理。

我对我姐姐感激不尽。有一段时间,我姐姐经常不时咳嗽。

一开始,我们都以为她感冒了。然而,服药后,症状一点也没有缓解。

有一天,刘师兄发现姐姐吐出的痰里有血丝,就送她去医院检查。没想到,结局震惊了所有人。大姐其实得了肺癌,而且是晚期。

为了治好姐姐的病,刘戈把她送到了省城最好的医院,并且破产了。大姐也担心这个。她对刘戈说:“不要给我治病。如果以后没钱了,你会拿两个孩子怎么办?”

当我听到他们的谈话时,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为什么上帝对大姐大这么不公平?她和刘戈在外打拼了这么多年,眼看生活就要步入正轨,可现在她却面临着人生的困境。

大姐住院一个多月,病情没有好转。经过一番折腾,她花掉了家里一半以上的钱。姐姐为了让刘戈为她办理出院手续而绝食。

刘师兄打不过她,最后只好带她回家,靠吃中药维持。那段时间,我大姐说话不清楚。当她处于难以忍受的痛苦时,我用眼泪给她按摩。经过两个多月的艰苦支持,她离开了。

在她临终前,姐姐不能说话。那天,她把刘戈拉到一边,用颤抖的手在纸条上写了一行字。斜斜的字迹:妹妹,我死后,请你嫁给刘哥,替她继续照顾好这个家。刘哥是个知冷知热,重情义的人,但我知道刘哥的心里只有大姐一个人。

尽管如此,我还是点头答应了大姐。我不想让她带着遗憾离世。

四大姐走了之后,刘哥也变得特别沉默,两鬓也悄然滋生了好多白发,他天天把自己窝在家中,在房间里抽闷烟。我看着他颓丧的样子,我心疼不已。

因为大姐生病那段时间,饭店人手不足,经常临时歇业,店里的生意一落千丈。我让职业介绍所帮忙招聘了一个厨师,店里的生意也逐渐回暖,我劝刘哥也常常过来看看。

但每次他都是坐在一个角落里,一声不吭,似乎还在回忆着大姐生前的点点滴滴。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就想着把店里的生意做起来,店里的客人多了,刘哥的心情自然会好起来吧。

有一次,店里的生意结束后,我和刘哥坐在一起吃饭。我开了一瓶白酒,跟他一人一杯地干了起来。

他不吭声,我也不说话,两个人就像在赌气一样地喝着酒。很快,我有点醉了,就趁着酒劲,我对刘哥说我喜欢他很久了,要他娶我。

他以为我喝醉了,要扶我去房间休息。我说我没醉,我是真的喜欢他。

他拉了我一把,我顺势抱着他,将他的头埋在我的胸口。他大声地痛哭起来,那一刻真像个孩子。

那天晚上,他抱着我睡了一晚。虽然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我知道他已经接受我了。

情感的力量是巨大的,此后,刘哥像变了个人似的,重新精神焕发了。他每天早早来到店里跟我一起做事,店里的生意很快又恢复了往日的红火。

半年后,我们领了结婚证,但没有办婚礼,就是请了一些最亲的亲戚在饭店里吃了顿饭。他和大姐的两个小孩从小就很喜欢我,所以我这个后妈当得可太容易了。

我和刘哥的结合,也是大姐所期望的。大姐在天堂之上,看到我们一家人幸福的生活着,她一定也会欣喜万分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