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阿里技术大牛再创业,花2999元买个元宇宙入口?

subtitle
21世纪商业评论 2021-12-02 19:49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记者|曹彦君 编辑|谭璐

元宇宙概念风靡,将一众AR、VR设备厂商带上风口。

阿里巴巴达摩院XR实验室负责人谭平认为,元宇宙的技术支柱一共分为四层,分别为全息构建、全息仿真、虚实融合、虚实联动。前两层依赖于VR技术构建虚拟世界,后两层靠AR技术来实现虚实结合。

目前,入局VR设备的玩家不少,做AR的却不多。

在杭州西溪湿地,有一家名叫Rokid的公司。作为国内最早专攻AR眼镜的企业之一,2018年之前,Rokid已经完成了由淡马锡、IDG等领投的B+轮融资。2021年,Rokid再完成数亿元融资,投资方为海通证券和若干产业投资人。

据IDC预测,2023年全球AR眼镜销量将达到3190万台,2019年-2023年复合增长率将接近170%。

Rokid副总裁向文杰告诉《21CBR》记者,AR眼镜的智能化,当下仍处于早期,距离相对成熟的状态,大概还需要5-10年。

01

专注AR

Rokid创始人祝铭明创建的猛犸科技,2010年被阿里巴巴收购,随后他成为了阿里的无线事业部M工作室领头人。

2014年,祝铭明从阿里离职,创立了Rokid。一开始做的产品是智能音箱,因此有人将其归为一家AI公司。祝铭明把Rokid定义为一家人机交互公司,AI技术是实现更高效、智能的人机交互的一种手段。

2016年,祝铭明组建AI视觉团队,进军AR。两年后,Rokid首款AR眼镜Rokid Glass诞生。

常被同时提起的AR和VR概念,在技术方向、应用场景、商业化进度上,均有很大差异。

向文杰告诉《21CBR》记者,VR注重打造纯粹的虚拟世界,例如Facebook改名Meta,主攻的方向就是VR;AR注重虚实结合,主要形式是在现实世界中做信息强化,例如,在手机摄像屏幕上显示增强信息。

Rokid专注AR,这一选择背后,有团队的思考和坚持。

“人类需要的是一个纯粹的虚拟世界,还是一个让现实变得更强、更好的世界?”经过深思熟虑,Rokid的答案是后者。

不过,在技术要求上,AR的难度丝毫不亚于VR。

向文杰表示,VR构建的是一个完全的虚拟世界,厂商要在里面找到一个点,以此为指标进行渲染。而AR的难点在于要实现虚拟和真实的叠加,不断根据现实的变化进行调整,因此需要运用很多核心算法技术。

目前,Rokid已布局多项AI和AR核心技术,包括图像识别、语音识别、自然语言处理、光学显示等。

在向文杰看来,AR技术升级的核心,在于人和设备之间的交互方式的改变。

现在比较普遍的交互形式有手机、手势、语音、手柄等,但哪一种是最佳交互形态,各方玩家还在探索。

Rokid擅长的是体感交互,包括语音和手势,同时兼用手柄、手机、蓝牙配件等外设作为支持。

Rokid的优势还有信号处理,该技术可以在嘈杂环境中实现精准降噪、声纹识别,从而让设备准确识别出使用者的声音。

02

抢占to B

在商业化方面,Rokid的路径很明确:首先攻入to B市场。

目前,Rokid在公共服务、工业、文旅等行业,均落地了AR智能眼镜。例如,在工业领域,2020年,Rokid与中国石油下属信息科技公司昆仑数智合作,共同推出了一款名为Rokid X-Craft的防爆AR智能头盔。

这款头盔搭载了北斗定位和高性能国产AI芯片,可与标准安全帽适配,采用双目衍射光波导显示方案,支持全语音操控,专为石油燃气、建造施工、制造业等一线工人设计,旨在打造 “超级工人”。

“超级工人”概念由中石油提出,很多年轻人都掌握了较好的科技能力,但经验不够,中石油需要一款产品,让年轻人迅速学习掌握高效的工作方式。

在工业领域的具体场景有两个:实训和巡检。

实训发生在职业技术学校或煤炭、钢铁等企业。员工在岗前培训中,AR眼镜承担知识库的角色,供使用者检索,实现教学功能。

巡检发生在工厂的日常环境中,比如电力、煤炭行业,AR眼镜可以帮助工人进行仪表识别、故障检测等工作,实现工作流从有纸化到无纸化、智能化的跨越。

在安防领域,Rokid AR眼镜被浙江公安应用于地铁、火车站等场景的定点盘查、移动巡检、信息采集等日常警务工作;在文旅行业,Rokid则实现了导游、导览、导航、导购等场景的应用。

Rokid希望,在未来几年内,针对以上主攻的AR应用,分别做到行业头部位置。

除了to B业务,Rokid也开辟了to C线,C端产品Rokid Air已于今年问世。Rokid表示,正在携手外部开发者打磨内容生态。

03

元宇宙入口

智能手机是移动互联网的入口,VR、AR眼镜则被视为通向元宇宙的入口。

“如果和手机的发展相比,现在智能眼镜的发展程度,还处于2004-2005年 ,真正的智能化并没有实现。” 向文杰认为。

在他看来,AR眼镜要实现飞跃式发展,目前有两大难题待解:第一,单价问题。第二,应用生态。

“这都不是两三年之内能够解决的。”向文杰说,“打开消费市场,产品质量要好,但不能太贵,现在成本降不下来。”目前,AR眼镜设备的价格居高不下。Rokid面向C端的消费级产品Rokid Air,售价为2999元。

行业要进入高速发展,技术、产业链、资金,缺一不可,但最重要的是一个引爆点,一个像iPhone那样足以撼动消费市场的单品。

智能眼镜市场,正在等待下一个“苹果”。向文杰认为,这样一款产品的出货量应该超过百万级,才足以“引爆”消费级市场。

当下,元宇宙概念的爆火,正在加速百万级产品的诞生进程。他认为,元宇宙在 B端、C端都会落地,而且所需的底层能力是相同的。Rokid在to B市场积累的技术和经验,会成为to C市场的先发优势。

“整个行业正在经历每年3-10倍的高速增长,一家头部公司或一个爆款产品的出现,或许不出三年就能实现。”向文杰预测。

从2016年开始,Rokid团队就在优化和迭代面向消费市场的产品。在各方玩家蜂拥而入的赛道,Rokid已经摆好了起跑姿势。

题图来源:Rokid官方网站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