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回望与思考百年前胡适老先生的言论

subtitle
民国那点事儿 2021-12-02 15:25

近代中国百年的沉病咳疾,折射在20世纪中国知识分子身上最为显现和立体,救国救民的背负使得他们身上极为沉重,为国家寻求治病良方的同时,外国思想的进入也使得他们重新审视自己的文化。

各种主义是外国思想的形式之一,而20世纪的中国就是一个各种主义横行的时代,包含无政府主义、过激主义、民生主义、社会主义等等;而社会主义就有8种,有基尔特的社会主义、马克思的社会主义、王揖唐的社会主义、皇室中心的社会主义、基督教社会主义等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一时期,知识分子群体的主流特点是激进、冒进和狂热,但是这种狂热,今天再回头看,无论给世界、国家、民族还是个人都造成了极其深重的灾难。

凡事最怕对比,有一批知识分子却与之悖反,胡适及其胡适们确实是这一时期的另类,他们崇尚自由、民主、法治、独立、思想多元和怀疑精神,前三种曾在20世纪中国一争雌雄,逼得蒋介石政府在这个圈子里走,并且有了一定的雏形,而且胡适也把一批火种变成了胡适们,成为胡适思想的衣钵传人或者坚定受众。

胡适崇尚自由主义、实验主义,反对一切排他的主义,胡适反对的各种主义,并不是主义本身的内容,而是当时普遍存在于中国知识分子中的一种思想方法。胡适崇尚的自由主义,在其他主义里是意识色彩最为淡漠的一种主义,他对排他的主义始终保持警惕。

胡适认为:一切主义,一切学理,都该研究。但只可认作一些假设的见解,不可认作天经地义的信条;只可认作参考印证的材料,不可奉为金科玉律的宗教;只可用作启发心思的工具,切不可用作蒙蔽聪明、停止思想的绝对真理。如此方才可以渐渐养成人类的创造的思想力,方才可以渐渐使人类有解决具体问题的能力,方才可以渐渐解放人类对于抽象名词的迷信。

胡适的意思很明白:“请人们多多研究这个问题如何解决,那个问题如何解决,不要高谈这种主义如何新奇.那种主义如何奥妙。”在胡适看来,那种高谈"主义"而不研究具体问题是思想上"懒"的表现,因为研究问题是极困难的事,高谈"主义"是极容易的事。

胡适认为:凡是有价值的思想,都是从这个那个具体的问题下手的。先研究了问题的种种方面的种种事实,看看究竟病在何处,这是思想的第一步工夫。然后根据于一生经验学问,提出种种解决的方法,提出种种医病的丹方,这是思想的第二步工夫。然后用一生的经验学问.加上想象的能力,推想每一种假定的解决法,该有什么样的结果,推想这种效果是否真能解决眼前这个困难问题。推想的结果,拣定一种假定的解决,认为我的主张,这是思想的第三步工夫。凡是有价值的主张,都是先经过这三步来的。不如此,不算舆论家,只可算是手。

胡适一辈子崇尚思想多元,一切真理都是人们不同思想反复碰撞后方得的,他也提倡容忍,允许他人保持异见,认为容忍比自由更重要;更提倡和提醒人们学会怀疑精神,凡事多问几个为什么,不要拿着别人的答案作为答案,要学会独立思考,凡事都要拿出证据来,“不要像蟋蟀那样,被人一鼓噪,翅膀就嗡嗡起来”。

虽然今天的人们对胡适依然还有这样或者那样的意见和看法,但是不能否认的是:胡适确实是那个时代的清醒者,他在每个十字路口都用自己的沉着和稳健,提醒过每个青年。虽然这种声音过于弱小,听进去的确实不多。但是并不妨碍我们成为胡适那样的人。

从今天结果来看,凡是走胡适路线的胡适们确实是那一时期最有成就者,无论生命个体还是学术成就,他们确是笑到最后的一批学人。

图片源于网络,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文章内容仅做学习交流和交流使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98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