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省会之间也内卷了!九省提出举全省之力发展省会,犹豫就会败北

subtitle
城市文化观察 2021-12-02 10:46

早在2018年,南京、济南就率先提出“强省会战略”,且不约而同提出打造国家中心城市,做大城市能级的想法昭然。

作者 华中城市研究院院长冯煜晖

我们通常以省会GDP占全省GDP的比重来界定“首位度”。 谁是我国首位度最高的城市?省会首位度最高的城市,不是武汉、成都等公认的强省会,而是 长春、银川和西宁。

这两年集体官宣“强省会”战略的城市,多数首位度也处于垫底位置。除了长沙首位度接近30%位居前列之外,贵阳、太原、福州、南昌、南宁首位度均不足25%,济南、南京、石家庄更是低于20%。所以,做大强省会,就成了这些城市的共同目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们主要来分析一下:首位度较高,仍然在强省会的情况。也就是长沙、贵阳和太原

长沙

长沙已经是了。一个有1000万人口,市区人口600多万人的城市丢到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都不是小规模,。有英国的研究机构甚至将长沙作为国际城市列在了和圣迭戈、底特律、大阪一个水平上。高楼来说的话长沙的200米以上高层建筑全国前十,这个水平已经够说明问题了。经济的话虽然互联网经济长沙确实不强,但是也是一个有自己的支柱产业的地方。用这些指标来判断的话,长沙是不是也是超级城市了呢?

长沙市在十年内增加了300万人口,可是这些人是从哪里来的呢?绝大多数新移入长沙的人来自湖南其他的地市。超级城市很重要的能力就是聚集资源的能力,人也好,投资也好,服务也好。而且这些资源不仅仅是一个地区,一个国家的,甚至是全球的资源。长沙做不到这一点。现在的长沙可以做的就是聚集大半个湖南的资源,更进一步就非常难了。

文娱之都,上至50岁,下至15岁的人一个月能玩29天,低房价也能让这里幸福感很高。司机师傅都笑称,大家几乎晚上都玩到一两点,白天工作就摸鱼。对于个人而言,当然很爽,但对于整个城市而言,不知道这种价值观是否真的有利于长沙的发展。除了房价真的低之外,消费并不低,甚至略高于武汉,收入也还可以,但好像并没有几个知名企业撑得住。餐馆几乎不能线上取号,每个好吃点的馆子都坐着大量排队的无所事事的人。

贵阳

贵阳多山,多到什么程度,在贵阳老城区,你抬头望去,不是高楼就是山,会导致贵阳及贵州的交通网络极其难规划,本地人指路都是用前后左右,因为道路规划是因地制宜,不是像平原城市,基本以东南西北来规划(如保定和北京)修路也是很严重的难题,贵阳没有非机动车道的。

而今,城市发展的脚步,早已打通了隧道,铺上了水泥,规划了市政建设,修起来高桥,横跨数十公里高达数百米,天堑变通途,连通与金阳花溪主道,仿佛打通了贵阳的任督二脉,城市迅速跑了起来,敢与南昌争雄。

贵阳虽然整体落后,但也有他独特的魅力。以前,一讨论起贵阳,乃至贵州,有些人总觉得贵阳,贵州是贫穷,落后的代名词,更有甚者说贵州还没开化,是蛮夷之地。我不会反驳什么,淡然处之。贵阳确实相对全国好多城市是落后的,但这几年贵阳乃至背后贵州的发展都是有目共睹的。贵阳的经济增长速度好几年居于全国省会城市第一了。2015年,全国经济增长最快的前四个城市全部是贵州的,遵义,贵阳,毕节和六盘。底子本来就薄,再不发展,那就更被别人瞧不起了。说一句不中听的话,贵州确实是穷怕了。落后就要挨打!

太原

GDP并不代表一切,太原五年间的变化很大。以前来过太原,如果有机会来太原的话,就知道现在的太原是省会城市,太原市包括山西在内成也在煤,败都在煤。正因为有煤,山西一直以煤发财,得到全国大部分地区的羡慕,正因为有煤,山西献出很多。

太原的生活气息,安逸而又保守。太行山和吕梁山,将太原紧紧地搂入了自己的怀抱。大山,既是安全的屏障,又是对外交流的阻碍。太原有着浓重的人情社会的痕迹,能让人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的温情,也是一种弊端。太原的高中生很多是以省外的学校作为目标,想离开太行山吕梁山的怀抱出去看看,像蒲公英种子一样散落在了全国各地。太原的生活节奏很安逸,压力不大,适合慢生活。曾经的柳,无比繁华,然而如今却略显落寞。

太原这里的人们求学意识很强,多数人思想里都是学历优先经济的,对学习很看重,相对的在经济方面反而不复当年晋商的眼光和本领了。在太原很多产业其实都是被外省人包揽了的,查一查背后老板产权人很多外省人,卖煤的一点钱也都流走了,旅游业没赶上第一梯队,环省还没铁路,一堆景点摆着没多少人看,基本旅游业凉了,近些年跳楼的企业家完全是成批的,老板经常抱怨说应收账都变成了阴收账,不下阴曹地府都收不回钱了,接下来别说经济上行,很长时间内不下行都难。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