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纽约设立全美首个“官方吸毒点”,预防药物注射过量还是鼓励注射?

subtitle
iWeekly周末画报

2021-12-02 09:46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美国首个“官方吸毒点”诞生了。11月30日,纽约市长白思豪宣布曼哈顿开设首批两个受监督的注射场所——药物过量预防中心(OPC),在当天正式开始运营。据了解,这两个注射点是为阿片类成瘾者提供干净的针头、医疗护理、成瘾治疗和社会服务的安全场所。白思豪称,它们将成为瘾君子的避风港。但面对纽约市的这一举动,有人欢喜,也有人忧。

全美首个官方吸毒点

“经过详尽的研究,我们知道了保护本市最弱势群体的正确道路。药物过量预防中心是解决阿片类药物危机的一种安全有效的方式。”11月30日,纽约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在一份声明中这样说道。

当天,在曼哈顿的东哈莱姆区和华盛顿高地,两个监督注射场所已经开放,训练有素的工作人员准备了干净的针头,用纳洛酮来逆转用药过量,并为使用者提供成瘾问题的治疗选择。人们只需要带着自己的药物来到注射站即可。

作为全美人口最多的城市,纽约成为了美国第一个开放官方授权的注射场所的城市。除了纽约之外,费城、旧金山、波士顿和西雅图等城市也正相继准备开放此类监督注射场所,但由于居民和当地议员的反对,目前均尚未实现开放。

据了解,早在2018年,纽约市长白思豪便开始倡导安全注射场所,理由是它们已经在欧洲和加拿大等地的多个城市取得成功:加拿大温哥华在2003年开设了全球第一家监督注射中心,允许海洛因在监督下使用。经过10年的政治和法律辩论,2011年,加拿大最高法院做出了支持这一做法的裁决。

▲白思豪。

于是,只剩四周就将离任的白思豪作出决定,正式允许纽约的受监督注射场所开放。他表示,这一决定将向其他城市表明,“经历了几十年的失败后,一种更明智的方法是可能的”。白思豪还致信药品供应商,承诺政府“不会对他们的业务采取执法行动”。据悉,纽约五名地区检察官中,有四人都支持这两个注射站。此外,纽约新的当选市长埃里克·亚当斯(Eric Adams),以及即将上任的曼哈顿地区检察官阿尔文·布拉格(Alvin Bragg)也都对此表示支持。

据悉,11月30日当天,在东哈莱姆区的那处注射站,共有85人注射了含有芬太尼的药物,其中有5人注射过量,但都没有生命危险。

▲埃里克·亚当斯。

解决阿片类药物过量问题

纽约卫生专员戴夫·乔克什(Dave A. Chokshi)告诉《纽约时报》,设立专门的注射场所是纽约为解决公共卫生危机而采取的措施。“每四个小时,纽约市就会有人死于药物过量,”他说。”我们对开设药物过量预防中心有着深深的信念感和紧迫感。”

根据美国国家卫生统计中心的数据,在全美范围内,到今年4月为止,过去的12个月内,药物过量致死的人数上升至10万多人,比上一年度增加了近30%。

纽约市的统计数据则显示,在2020年,该市共有超过2000人死于药物过量,这是自2000年该市开始跟踪药物过量致死人数以来的最高记录。而最新的初步数据显示,在2021年的前三个月,纽约有近600人死于药物过量。

纽约市卫生局进行的一项可行性研究发现,药物过量预防中心的设立“每年可以挽救多达130条生命”。《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在2020年发布的一项研究也发现,从2014年到2019年,在已有的受监督注射地点,没有出现一例过量致死案例。在超过1万次的注射中,共有33次药物过量,但工作人员使用纳洛酮逆转了这些注射。

“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的类似场所已证明了它们在预防过量用药、减少公共场所的药物使用,以及促进更安全的注射做法方面取得了成功,从而减少了艾滋病和肝炎等疾病的传播。”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写道。

法律挑战与舆论反对

纽约的两个注射站由一个新成立的非营利性组织OnPoint NYC运营,它是经两个非营利性组织“纽约减少伤害教育工作者”和“华盛顿高地角落项目”合并而成。OnPoint NYC在注射点开放首日在推特上写道:“成为美国的第一个OPC场所是一件光荣而不可思议的一步。”

“我从灵魂深处知道,我们正在做正确的事情,”OnPoint执行董事山姆·里维拉(Sam Rivera)说。

但据了解,美国联邦法律仍然将OnPoint的两处注射点活动视为非法。根据一项通常被称为“破坏房屋法规”的联邦法律规定,为了使用非法物质而经营、拥有或租用场地是非法的。这是在这条法律下,2019年,特朗普政府阻止了费城的一家注射场所开业。

拜登政府似乎接受了人们为减少药物过量而提出的解决方式,但仍没有明确支持这类受监督的注射场所。不过,乔克什表示,纽约市已经与联邦和州卫生官员进行了“富有成效的对话”,并表示他相信这些设施将被允许运营,因为大家对解决药物过量危机有“共同的紧迫感”。

目前,美国司法部还未就是否会对纽约的注射场所进行干预发表评论。

但“药物过量预防中心”面临的挑战不仅来自联邦法律。东哈莱姆区第11社区委员会成员伊娃·陈(Eva Chan)表示,注射站的开放只会进一步巩固该社区作为容忍吸毒、贩毒的地区的地位——据了解,东哈莱姆区已经是美沙酮诊所和其他药物治疗中心的集中所在地。“如果纽约市的每一个区都有一个注射站,并且不是在我家附近,那我不会反对它。但东哈莱姆区吸毒率高的根本原因是药物治疗设施过度集中,一个新的注射站显然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她说。

社区改善组织“大哈莱姆联盟”(Greater Harlem Coalition)的联合创始人阿斯伯里·克里斯菲尔德(Syderia Asberry-Chresfield)组织了抗议活动,要求减少哈莱姆地区药物滥用治疗设施的数量和密度。“我不但能在这里买到毒品,还能在一个舒舒服服的环境里,在专业人士的照看下安全地进行注射?然后再走出去,在附近弄出一些严重的破坏?”他说,“我们不能在这样的地方生活。”

28岁的胡安·卡洛斯·菲利斯(Juan Carlos Feliz)是一名技术人员,11月30日当天,他刚刚接了自己2岁和3岁的孩子放学。他惊讶地发现在孩子们学校的街对面就是一家注射站。“这一点都不酷。为什么会在一所学校附近有这样一个场所?”他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

新闻及图片来源:ABC、NPR、纽约时报,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