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全球科研人员收入调查: 6%的中国科研人员年收入在50万元以上

subtitle
界面新闻 2021-12-02 09:01

记者 | 周姝祺

日前,《自然》杂志发布2021年学术界薪酬和满意度调查。调查结果显示,约三分之一的受访者年收入在8万美元(约合人民币51万元)以上,其中7%的受访者年收入超过1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96万元)。

该调查每三年进行一次,全球3200多名在职科研人员参与。受访者有教授、讲师、博士后、研究员等,近三分之二在学术界工作,从事生物医学和临床医学领域研究的受访者最多。

根据调查显示,和2018年相比,科研人员的收入有所上升。当年只有23%的受访者年收入超过8万美元,5%的人年收入超过15万美元。

另一方面,在2021年的调查中,19%的受访者表示年收入低于3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9万元),有9%的受访者年收入低于1.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9.5万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全球科研人员收入调查。图片来源:《自然》杂志

调查发现,研究领域、国家/地区和职业生涯阶段导致了明显的薪酬差异。超过一半的美国受访者表示收入至少为8万美元。但这一数字在英国只有19%,在中国达到6%,在巴西只有3%。

另外,高薪在行业界比在学术界更常见。17%的行业界受访者表示,其每年收入超过15万美元,这在学术界只有5%。

数据显示,在从事教学工作的受访者中,27%的人年收入低于1.5万美元,这其中有7%的人是教授级别。对有成就的学者来说,这是一个令人不安的情况。

阿根廷的一位全职生物医学教授哀叹说,在她的机构进行了一系列削减之后,她每月口袋里大约是300-400美元。"多年来,阿根廷的科学一直很糟糕。"她写道,"情况越来越糟。

薪酬差距还体现在性别上。调查指出,在职业早期阶段,男性和女性研究员的收入相似,但在高级职位上,性别差距表现明显。在被认定为职业生涯后期的科研人员中,收入在11万美元(约合人民币70万元)以上的受访者,男性占比40%,女性为36%。

值得注意的是,全球科研人员的工资似乎停滞不前。只有38%的受访者表示过去一年有加薪,低于2018年调查的51%;还有9%的受访者表示工资有所下降。

当被问及减薪原因是,40%的受访者认为是所在机构削减了工资。这在学术界(44%)尤为明显,几乎是工业界(23%)的两倍。

新冠疫情的爆发也让全球科研人员对职业前景更加悲观,只有不到一半受访者持积极态度,而在2018年,这一比例接近60%。

在受访者最多的10个国家中,巴西科研人员的前景似乎尤其黯淡,只有33%的人持积极态度。澳大利亚(37%)和西班牙(38%)的受访者稍微积极一些。中国(50%)、美国(52%)和印度(57%)的乐观情绪更为明显。

巴西巴拉那联邦理工大学教授Jucelaine Haas表示,巴西巴拉那联邦理工大学教授Jucelaine Haas表示,巴西缺乏资源和机会,使她很难获得使她在其他国家的教师工作中具有竞争力的成就,而且她不得不承担研究和教学以外的许多其他职责。

科研人员所在的部门同样强烈地影响了他们对未来的看法。行业受访者(64%)比学术界受访者(42%)更有可能产生积极的感受。

澳大利亚一名生物医学领域博士后写道:“我所在学院的管理层每周付给我一天的工资,但希望我全职工作。作为一名拥有超过15年经验的敬业科学家,我对研究完全失望。我的许多朋友已经离开了研究,我也即将离开。我们绝大多数人只是被认为是廉价劳动力。研究人员不仅需要钱来发挥他们的最佳潜力,还需要他们的辛勤工作得到认可,有些事情必须改变。”

医疗保健和工程领域的受访者更有可能看到未来的良好局面,分别占比为59%和55%。相比之下,只有38%的生态与进化学者以及40%的地质学和环境科学研究人员对未来感到积极。

对于科研人员来说,职业发展的最大障碍是资金。数据显示,35%的人认为是资金竞争造成职业障碍,31%的人指出研究缺乏资金,这个看法在西班牙(44%)、澳大利亚(53%)和巴西(64%)受访者身上更为明显。

只有9%的受访者表示,他们的职业生涯因缺乏技能而受阻,如特定实验技术技能、计算机相关技能。

“改善文化,保障工作,稳定资金,有才华的人会涌向科学。除非这个职业的基本人性得到改善,否则就不会发生改变。我们不需要更多的调查。我们需要在全球和集体一级采取行动。”一名在美国政府机构工作的化学家表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9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