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39军军长回忆:坑道战5天5夜,志愿军的“喀秋莎”把阵地炸成火海

subtitle
七追风 2021-12-01 17:22

朝鲜临津江东岸的群山之中,有一个小小的190.8高地,总面积不足1平方公里。志愿军第39军就是在这里,与美军激烈争夺,不仅动用了军、师、团的火炮支援,还使用了“喀秋莎”火箭炮,战况十分激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志愿军修建坑道)

190.8高地,最初是志愿军和美军阵地间的一个缓冲区。这个高地突出到了美军阵地前沿,对面800米远的地方,就是美第3师65团2营防守的阵地。美军阵地离得近,而且俯视190.8高地,常常以小分队隐蔽运动,前来志愿军阵地袭扰。

1952年5月5日,志愿军39军召开师、团指挥员会议,决定争夺缓冲区域,能防守就防守,在防御中消灭敌人。10天之后,争夺190.8高地的战斗就打响了。

这个高地一直在美军居高临下的火力控制之下,5月15日晚上9点,117师350团一连快速占领了190.8高地至我军205高地间的5个小高地。

发现志愿军抢占了这个小高地后,美军大吃一惊,18日开始疯狂进攻。飞机、大炮、坦克,掩护美军不断进攻,190.8高地的地面工事基本都被摧毁,部分表面阵地多次被敌人占领。一连连长陈永年带领战士们奋勇拼杀,与敌人反复争夺,三天歼敌270余人,始终控制着这个高地。

美国人的脾气,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190.8高地坑道战)

117师指挥员们,命令防守190.8高地的部队,趁着敌人进攻的间隙,抢修堑壕和交通壕,大量补充弹药、干粮、饮用水,以应对敌人即将发动的大规模进攻。39军军长吴信泉,回忆了这次争夺战中,一连六班5天5夜的坑道作战。

6月12日凌晨4点,新换防的美军部队,派出52架飞机、34辆坦克,以及大量的火炮对190.8高地狂轰滥炸,之后以一个营的兵力分三路进攻。350团一连奋起反击,与敌人激战5个多小时,损失惨重。当时,5班的战士发现敌人冲上了阵地,于是端起刺刀冲了上去,与美军展开白刃战,除一人受伤幸存外其他人全部牺牲。6班的阵地也遭遇了猛烈攻击,班长高云和带领战士们遇到了大群敌人的进攻。

当天早上大雾弥漫,再加上敌人远程炮火打来了大量的烟雾弹,6班的阵地完全被烟雾所笼罩,看不清周围什么情况。班长高云和手里拎着冲锋枪,跑出坑道观察敌情,在浓雾之中,隐约出现了一大群敌人,朝着阵地涌了过来。

能见度太低,不知道敌人的虚实,如果和敌人硬拼,很可能损失惨重。高云和明白,他最重要的任务是守住阵地,现在的情况下,最好不要贸然行动。于是,他赶紧命令所有战士,进入坑道作战。

在这之前,高云和就带领战士们,在作战间隙挖出了一条不足30米的坑道。这条坑道整体呈“U”字型,在高地的半山腰,最初的目的是用来防炮。现在,全班战士和配属的机枪班、六零炮班的战士,纷纷扶起伤员,扛着弹药箱钻进坑道,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所有人员刚进入坑道,就听到头顶上轰的一声巨响,坑道里震动了一下,上面的土石哗哗地掉落。与此同时,从坑道口飘进来一股硫磺气味。敌人上来了,而且他们发现了这个坑道,正在想办法破坏。

刚想到这里,高云和就看到坑道口飞进来一枚手榴弹,落在了自己脚边。就像是本能反应,他顺手捡起手榴弹又扔了出去,刚飞出坑道口,这枚手榴弹就爆炸了。

既然敌人发现了坑道,就一定会想尽办法来破坏。

(志愿军战士在坑道口观察敌情)

高云和明白,外面都是美军,想守住这个坑道并不容易。果然,只隔了一小会儿,又从外面扔进来两枚手榴弹。在坑道口的高云和、芮朝寿来不及用手捡,直接用脚踢了出去。两枚手榴弹又在坑道外爆炸了,高云和趁机探出身子看了看坑道外面,美军已经占据了交通壕,此时正举枪对准坑道口呢。

高云和忽然间冲了出去,举起冲锋枪一阵扫射,芮朝寿紧随其后,扔出了好几颗手榴弹,把企图破坏坑道口的美军打跑了。

回到坑道内,高云和告诉大家,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抓紧时间加修坑道,防止敌人下一步的进攻。大家一听,赶紧忙碌起来,有人拿铁锹挖土,其他人奋力装土,送到两个坑道口,在拐角处建起了两道胸墙。为了增加胸墙的防御力,大家还把旧棉大衣完全浸湿,堵在了胸墙上面。左右两个坑道口,两组战士分别把守,等待敌人的进攻。

就在大家严阵以待的时候,外面忽然响起了一轮炮声,坑道里的油灯都被震得左右摇晃。高云和赶紧拎起枪跑出了坑道,发现山顶上被一枚枚炮弹炸得火光冲天,四处土石乱飞。高云和高兴了,回来跟大家说,是我们自己的炮兵,正在轰炸表面阵地的美军。

确实,王秀法团长组织了四个排,在炮兵部队的火力支援下,趁着夜色开始了反击,想要夺回表面阵地。但是,反击部队只消灭了敌人一个排,无法把他们赶走。幸运的是,三连连长李汉友带领一个班,携带一部步话机趁机进入了坑道。

第二天,与坑道外的敌人继续战斗。

(坚守190.8高地坑道的志愿军)

美军虽然打退了志愿军的夜间反击,但他们也有较大损失,暂时没有对坑道进行破坏。天刚亮,坑道内的战士们就兵分两路,由高云和及副班长亲自带领,悄悄出了坑道,摸到了美军正在休息的交通沟旁边。美国人怎么也不会想到,被困在坑道内的志愿军,还有胆量主动进攻,所以他们没有什么防范,还都在睡袋里呼呼大睡。

战士们毫不客气,朝着睡觉的敌人扔出了手榴弹,用冲锋枪一阵扫射,又迅速退回了坑道。这一次,美军死伤了不少人,气急败坏。到了中午,他们为了报复,在坑道口引爆了两枚毒气弹。

在坑道口的战士,看到两股黄色的烟雾钻了进来,刺鼻的气味熏得人不停咳嗽,喘不过气,也睁不开眼睛。高云和知道敌人用了毒气弹,立刻让有防毒面具的人赶紧戴上,没有防毒面具的,用尿浸湿手巾,捂住口鼻。

高云和带领大家脱掉身上的衣服,把毒气往洞外扇。与此同时,战士们早就准备好了一大块雨布,挂在了坑道拐角的地方,尽量挡住毒气的蔓延。一直过了1个多小时,坑道内的毒气才慢慢散尽。

坑道外的美军算准了时间,觉得此时毒气已经散了,里面的志愿军就算不被毒死,也一定被熏晕了。所以,他们准备进入坑道,查看情况。高云和早就料到了这个情况,一直坚守在坑道口,果然看到两个美军打着手电筒,朝里面张望。高云和立刻举起枪,砰砰两枪打倒了一个,另一个赶紧跑了。

第三天,美军又想出了新的办法。

(志愿军在夜间袭击敌人)

一大早,正在坑道口警戒的高云和,就听到头顶上发出一种奇怪的声音。连长李汉友把耳朵贴在墙上,仔细听了听,转头就问高云和,坑道的洞顶有多厚。高云和赶紧回答,大约5米多厚。

李汉友判断,美军正在坑道正上方挖洞,可能很快就会使用炸药,直接在上方把坑道炸塌。高云和知道问题严重了,也来不及多想,立刻挑选了两名战士,准备冲出去把上面的敌人赶走。结果,三个人刚走到坑道口,就听到上方一声巨响,头顶上摇晃了一下,从外面飘来了炸药的气味。

高云和加快脚步,再晚就来不及了。三个人冲出坑道口,跃出交通壕直奔坑道顶上,不远处两个美国兵正准备安放第二包炸药,高云和端起冲锋枪就是一梭子子弹,打死了他们。太险了,如果晚来一会儿,整个坑道都有可能被炸塌。

之后,美军多次想炸塌坑道,都没有成功。于是,他们又换了一招,当天,美军忽然来到坑道口,使用了火焰喷射器和汽油弹。几乎就在瞬间,坑道口燃起了熊熊大火,放哨的战士宁德庆虽然离坑道口有些距离,眉毛头发还是一下子就被烧着了。很快,他就昏倒在了地上。

芮朝寿赶紧跑过去,把宁德庆拉到了坑道里面。汽油还在往坑道里流淌,火越烧越大,战士们只能暂时往里退却。但大家都明白,如果不能灭火,要么会被烧死,要么被活活闷死在坑道里。有些战士就说了,与其死得这么窝囊,不如冲出去和敌人拼了。

但是,高云和阻止了大家,美军一定在外面准备好了,出去就会被打死的。现在能做的,只有想办法灭火。大家拿起铁锹、大衣等工具,想扑灭大火。情急之下,高云和往坑道口扔了一枚手雷,他想把放火的敌人炸走,没想到手雷一爆炸,气浪让火势减弱了一些。

大家一看有用,又扔出了一颗手雷,把大火炸成了小火。其他人赶紧过去,用土盖住还在燃烧的火焰,成功化解了危机。

连续三天的战斗后,坑道里断水了。

(坑道作战)

战士们都渴得嗓子冒烟,全身无力。坑道里的土墙还有些湿润,大家都脱了上衣,靠在墙上散发身上的燥热。有些人实在受不了,就趴在土墙上,慢慢舔着土墙上的湿泥。但这样远远无法解渴,高云和拿着一把铁锹,在坑道里稍微潮湿一些的地方挖坑,但挖了很久都没有水。

后来,他终于在一个废旧的汽油桶里,发现了一点点存水。虽然里面掉落了很多泥土,但总比没有好。高云和把汽油桶倾斜过来,慢慢用碗舀出一些上层的水,虽然是一小碗浑浊的泥水,但对于大家来说比什么都珍贵。

谁也不舍得喝,后来在高云和的命令下,每个战士都轻轻抿了一小口,稍微有了一些精神……

六班战士在坑道里坚持作战的时候,117师指挥所也十分繁忙。为了争夺190.8高地,敌我双方都在不断增兵,努力将对方赶出这片高地。十九兵团司令员杨得志知道六班坚守坑道的事情后,在电话中对吴信泉表示:趁敌人立足未稳,炮兵要狠狠地攻击,“火箭炮团可以打它两个齐射嘛……”

117师立刻抽调了8个步兵连队,以及志愿军火箭炮二十三团、战车二团的24门喀秋莎火箭炮,54门山炮、野炮、榴弹炮和4门自行火炮,向190.8高地的美军发起进攻。

6月15日晚,火箭炮装在十轮大卡车上,悄悄开进了阵地。

火箭炮团的指挥员对步兵指挥员介绍了喀秋莎的射程和威力,特别强调了一点,那就是步兵发起冲锋的时候,一定要离开火箭炮弹着点100米以外,防止被自己的火力杀伤。

当天晚上22点15分,80多门大炮开始轰炸190.8高地,12门喀秋莎也开火了。各级指挥员看着火箭炮咆哮着从头顶上呼啸而过,敌人阵地上完全被炸成了火海,半边天都是红色的。喀秋莎的威力太惊人了,当步兵冲到敌人阵地上时,发现美军的迫击炮和轻重机枪,炮身、枪管和支架都粘在了一起。很多美国士兵完全被烧成了灰,远远看着是个人,走近一拨弄就成灰了……

这次反击,美军一个营大部分被歼灭,但他们的炮火也十分猛烈,志愿军反击部队的伤亡也比较大。351团5连连长高荣久,奉命从侧后方攻击敌人,之后带领5名战士进入了六班坚守的坑道。

16日晚,坚守在坑道中的高云和等志愿军战士,得到上级命令,撤出坑道。当天晚上,趁着夜色和敌人不备,所有人安全转移到了我军阵地。

实际上,这一次190.8高地并没有从美军手里抢过来,117师还伤亡了800余人。但是,根据美军战史中的记载,这次争夺战美军伤亡了2000多人,损失也十分巨大。其实,最关键的是,六班的坑道作战成了一个范例,为之后的作战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志愿军真的很不容易,我们要铭记历史,铭记志愿军英雄们!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1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