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KFC,一个姐姐拒绝了旁边小孩要吃的请求,网友却因为这个吵翻天

subtitle
Sir电影 2021-12-01 15:48

事情过去快一个月,Sir依然难忘。

源头一则豆瓣帖,名为《KFC,一个姐姐拒绝了旁边小孩要吃的请求》。

帖主讲述了自己在肯德基的见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石激起千层浪。

Sir大致概括下事件经过:

旁边桌一位小姐姐正吃着(鸡腿饭和一份鸡块),一个10岁不到的孩子,来她桌边讨食。

说父亲去世,母亲不管自己,现在很饿。

面对孩子的诉苦与恳求,小姐姐很是淡定。她把鸡块夹自己碗里,叫来服务员,除了一句话,什么都没留下。

“我也差不多,但我努力学习,考上好大学,找了工作,就能吃饱了。”

以及一句:

“好好学习。”

之后径直离开。

帖子的热度在短短几天内飙升。

评论截止到目前一共有1878条,上万人点赞,争议颇多,沸反盈天。

关于该不该帮,评论各抒己见。

有人觉得,拒绝情有可原。毕竟没人有义务对陌生人无条件行善,更何况当事人还是没有民事行为能力的孩子。

贸然行善,如果有任何意外或后果,都可能被有意无意地“碰瓷”。

另一拨人则认为:没必要想那么复杂,该帮。

毕竟人家要的只是吃的,一个普通的善举能让他今晚不用饿着肚子入睡,仅此而已。

更有意思的,是评论的高赞区。

Top5的前三,把问题关键聚焦在“性别”,同意者过万。

网友:再惨也轮不到陌生年轻女性去照拂

网友:姐妹干得漂亮

楼主:就很奇怪的是 旁边很多人 有几个人一起吃的 也有单个的男的 他偏找了一个自己吃饭的年轻女性 可能连小孩子都觉得女生好说话吧

而关于“小男孩该不该帮”的讨论,点赞数仅是首位的1/5。

Sir无意再纠缠这个问题。

毕竟从不同的出发点,两边各有道理,也各有需要拥护的立场和利益。

警惕和冷静,当然需要。

但这样悬殊的占比,也让Sir担忧。

什么时候开始,消灭求助声的不再是“伸手”,而是越来越多的“小心”。

Sir今天不下场辩论。

如果你对这件事还抱有怀疑和犹豫。

Sir带你认识几个人,讲几个故事。

再作判断也不迟。

01

高中生朴正民

朴正民,韩国某高中千万转学生中的一员。

课间,经过走廊,遇到认识的同学,闷闷走过,不打招呼。

同学呢,一脸意味深长,肢体尽力避开,生怕有接触。

△记住这个有刘海的圆脸同学

转学生这么凶?

不,他身上有腥味。

正民家庭条件不好,父亲很早去世,母亲是个聋哑人,为了一家生计,在海鲜市场开了个摊位卖鱼。

不爱说话的正民没想到,这腥味竟然能惹怒同班同学。

气到抢他的钱,日常拳打脚踢。

钱给不到位,甚至把他推到飞驰的摩托车下轧断他腿,就为了骗取补助金。

妥妥的校园霸凌。

报警没?报了。

但因为报案者未成年,警方只能将案件移交给校方。

校方呢,当和事佬。

找来霸凌者的有钱老爹,走个和解的过场。

再跟正民强调一下学校声誉。

事情,就这么完了。

没钱转学,不想退学。

正民只有一条路——忍。

这样的正民还少吗?

霸凌的原因,千奇百怪。

一开始,是因为正民身上有腥味。

到后来,理由更多,更牵强。

你这个低收入户

你转来之后 我们就不能好好读书

他为什么不反抗?

那些霸凌者后面,站着一大群人。

无能为力的母亲,袖手旁观的同学,高高挂起的学校高层。

他们并非作恶者,他们只是沉默。

沉默的后果?

是正民2.0、3.0更迭出现。

还记得躲避正民的那个刘海小胖子吗?

正民回家休养后,他成为了恶人们的新“玩具”。

看见没?

任何人都可能成为这类无差别恶行的攻击对象。

哪怕你是成年人。

无论在职场和校园,都有同一片海。

由沉默者汇聚而成。

霸凌者就像一块石头,除了砸在被霸凌者身上,再无声响。

可谁能保证,那块石头,将来不会落在自己身上?

不管石头是谁丢的 都一样会石沉大海

02

劳改犯大洪和脑瘫患者小恭

劳改犯大洪终于出狱。

他替兄弟入狱,两年半刑期刚满。

出狱后,他发现遇到的人,对他的态度只有两种——看不起,或看不见。

他只好去偷东西。

没想到,遇到了同病相怜的小恭。

身患重度脑麻痹的她,从小有哥哥的照顾,从未出过门。

没逛过街,没跟哥哥和邻居之外的人聊过天。

她也想出门,想上班,想到人群里去。

可是,她更害怕,别人看到自己抽搐着、流口水时,脸上的表情。

——那是一种面对异类的嫌恶。

他们相爱了。

他叫她公主,她称他将军。

这是他们平生第一次,也是唯一的爱情。

他们开始约会,像普通恋爱男女。

他带她上天台晒太阳,一起看形状不同的云。

他带她轧马路,在车流里嬉戏打闹。

可在旁人眼里呢?

哪是约会,分明是在发疯。

过圣诞节下馆子,老板编瞎话谢客。

饭店里的众人看着这一切,静默无声。

过了半晌,继续喝酒吃肉。

是无声的罪恶。

哪怕身边的亲友,也无法容忍这样的亲密和依偎。

有色眼镜,从四面八方而来。

他们终究还是被分开了。

外人眼中,这是一起成功的营救。

有前科的大洪落网,行动不便的小恭安全。

却没人愿意听完小恭齿缝间翕动着的那句:

“我们是相爱的,我们是自愿的。”

故事的最后,大洪回到监狱。

小恭也回到了,那个只能在下午看到阳光的笼子。

似乎,一切终于重回正轨。

但。

以大多数人为标准的“正轨”,难道不也是另一种独裁的偏见?

03

梁婆和贵姐

贵姐在超市当售货员。

她所住的这栋楼,有很多的空巢老人。

梁婆婆就是其中的一员。

起初,当两人见面时,贵姐向她打招呼,换来的却是婆婆的不冷不热。

也许是习惯了一人的孤独,也许是对应付人情寒暄感到麻木。

有一次,梁婆婆想要买油。

可超市售卖的,全是那种三桶连在一起的配置,梁婆婆嫌太多。

贵姐见状,便走过来拿起就走。

笑言,剩下的两桶自己要了,正好,可以一起买。

结账后梁婆婆想把油钱给她,贵姐却说不用了。

反正,又没几个钱。

渐渐的,这样的对话越来越多。

梁婆婆想买电视,舍不得运费。

贵姐就叫自己的儿子家安帮忙搬上楼,还顺道调试好。

厨房灯泡坏了?这有啥,也是分分钟顺手的事。

久违的灯光驱散了滞钝的单调。

梁婆婆抿着嘴,有了难得的笑意。

想起贵姐母子对自己的点点滴滴,梁婆婆将原本打算给孙子的昂贵冬菇送给了贵姐。

而顺手想着将丈夫的牛仔裤扔掉的贵姐,则在垃圾桶前将其叠得整整齐齐。

后悔了?不是。

方便需要的人拿走而已。

之后梁婆婆买了金饰去见已有新欢的女婿。

贵姐跟她一起,既是壮胆,也是依靠。

回家路上,梁婆婆索性将女婿不要的金饰给了贵姐。

她在亲人那里再无指望,还不如信赖一个相识不久的近邻。

贵姐二话不说就收下了。

但接下来,她却说:

我帮你先收下

日后你有什么地方需要用钱的

我帮你办妥

梁婆婆接了话:

将来我做鬼都会保佑安仔读书好

是朋友。

似母女。

两个本无交际的陌生人,就这样成了彼此的精神支柱。

为什么Sir要讲这三个故事?

里面任何一个角色,都可能会是现实生活中的你我。

如果可以选,你会选择成为谁?

是被霸凌、伤害时沉默的身边人,被歧视时旁观的大多数,亦或者,在超市里犹豫着张嘴,要帮梁婆合买油的贵姐。

这些角色存在的意义,并非告诉我们谁好,谁坏,谁应该踩,谁值得赞……

而在于提醒——我们,其实还有得选。

回到开头的炸鸡帖。

那些小心翼翼的担忧,不无道理。

大部分的担忧,都来自社会上的恶性事件。

碰瓷、诈骗。

只因为有这样的“可能”,就完全屏蔽一个可能是弱者的呼救,一次善意的传递?

这到底是冷静,还是冷漠。

这究竟是理性,还是刻薄。

Sir没法替任何人决定。

那么就再讲一个故事吧。

肯德基鸡块事件发生后,微博网友@库特纳霍拉的骨头也说出了自己的经历。

场景有点相似,一对母女,想吃她不要的蛋糕。

对方会有什么企图?是不是想要碰瓷?会不会是新骗局?

她有想过。

但她终究还是做出了另一种选择,并说出自己的理由。

别误会。

Sir并不想借此“绑架”谁。

Sir仅希望,看完这些故事后,在简单的“踩”和“赞”之外。

我们再问问自己:

这是当下最好的选择吗?

这,是我最想看到的结果吗?

以下内容来自微博原文:

看到一个网络热点事件,想起了一个好几年前的事情。我有一次在星巴克外的露天座歇脚,蛋糕好像是冲着新品买的,吃了一口就觉得实在不好吃,搁那儿没理。过了一会儿我正起身准备继续赶路,一个穿着很朴素的老太太走过来跟我说,“这个蛋糕您还吃吗?我真不是要饭的……”我说不吃了,你想要就拿走吧。

她说了几声谢谢,然后就小心翼翼地把蛋糕和叉子拿走,给旁边一个穿的也很朴素的小女孩。小女孩挺高兴,她也挺高兴的,说,“你看,这就是上海的生日蛋糕。”

我看她手里拎着附近一个外地医院转摄片的袋子和一个儿科医院的塑料袋,塑料袋里有很多药,估摸着应该是奶奶或者外婆带小孩儿来看病。这个星巴克在南方友谊商城附近,在上海的人都知道那附近有个超级牛逼的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每天都有全国各地的人不远万里带孩子来看疑难杂症。看完了可以到南方商城这里来坐一号线去南站或者上海火车站,所以在这附近看到这样的配置就会秒懂。

我跟老太说你等等。老太一脸紧张。我进店又买了一块蛋糕,端到外面给她们。我说你们坐下吃吧。老太太说这怎么好意思。我说这是积分换的不要钱(其实是花钱买的,但是我很害怕推来推去)。她就比较放松了,说孩子前几天过生日但是看病就只舍得吃了碗面又说到她一个人带孩子坐火车来。

我知道她想找人说话,但是我有事,也实在是要走了,就说你们现在点了食物,在这儿坐多久都没人管。走之前我跟小女孩儿说祝你生日快乐。小女孩愣愣地说谢谢。

我不是想表达我善良还是怎么样。我只是觉得,我现在算过得去,当然因为我也还挺努力的,但最重要的是:我运气好,我没有遇到压垮我的困境。我不能因此沾沾自喜,更不能因此就去看不起不幸的人。倒霉事落在地球上是有概率的,别人帮你承担了这个概率,而且,谁知道什么时候就砸到你头上了。对不够幸运的人稍微好一点,哪怕你就听她说几句话,不难。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穿Prada的南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7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