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看胡锡进批评司马南,现以其逻辑为框架,也评论一下他的这篇文章

subtitle
剥竹笋 2021-12-01 14:26

12月1日,胡锡进又发表了一篇“社会需要反对JJ和JD”的文章,剑锋直指司马南。因为司马南最近一直揪着某想和柳八爷的事不放,连续发炮,质疑其导致国有资产流失,胡锡进认为他有些JJ。

1

胡锡进原文如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

针对胡锡进的抨击,司马南也在第一时间作了评论,但随即删评。其原文如下:

要锡进主义,不要JJ主义。这个提法行不行?

JJ主义这个词儿有点模糊,不知道具体内涵是什么。

大家普遍不喜欢且激烈反对某个东西,这叫JJ主义吗?还是大家坚决反对,他依然我行我素,且以傲慢的态度对待之才叫JJ主义?

例如这两天的事,吴总裁发话,电脑母国卖的贵,国外卖的便宜,是理所当然的;某想高管不是拿多了,而是拿少了;柳八爷是岳飞,正在遭遇秦桧陷害.....

吴总裁的言论算不算JJ主义?

离开以人民为中心的基本立场,离开了第2个百年FD的具体目标,离开共同FY的核心诉求,那叫狗皮帽子没反正,无论谈JJ还是谈JD,都好比是拿猴皮筋儿量胸围、腰围、臀围,主观随意性太强了,无法做到实事求是。

胡锡进是《环球日报》总编,司马南虽然也是社会名人,但没有根基,可能是他删评的原因。

由于二人立场不同,所持见解自然也不一样,姑且不论二人孰对孰错,这里只谈胡锡进的时评逻辑。

许多细心的网友发现,胡锡进的时评逻辑有套路,对待不同的事件其评论逻辑是一样的,也就是司马南所说的“狗皮帽子没反正”,怎么戴都一样。下面老赖就以胡锡进的这篇文章为标的,用他的语言逻辑来评论一下,权作戏言,不必当真:

03

今天网上出现关于胡锡进暗批司马南JJ和JD的文章。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这样的不满情绪由来已久,它总要通过一些契机和方式释放出来。胡锡进之所以没有指名道姓的批评,因为他们两人也曾是挚友,如此而已。其实在社交媒体时代,形成这种观点的碰撞和对立是很容易的,“道不合不相为谋”,双方的情绪在瞬间集中释放出来也很正常。不过,老赖还是主张双方多沟通。司马南不要太过JJ,胡锡进也不要抹太多的腻子粉,毕竟社会要给不满情绪留出必要的释放出口和空间,而不要让一切都表面上风平浪静、暗地里波涛汹涌,这会有助于我们社会的整体和X。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争斗,有争斗的地方就有人劝架。一场思想的交锋注定会给我们留下深刻的教训,一些人担心双方不会进行深刻的反思,我不这样看。我相信,问题相当明显,从发现问题以来,双方的反思就已经开始了。有些话并没有公开说透,在当前的社会语境下也不会彻底说透,但我们可以找到很多这些反思在进行中的明确证据。这,就是复杂社会的体现。

司马南也并非无中生有,肯定是掌握了一些柳八爷的证据才会连续做几期节目来评说这个事情,柳八爷到底有没有投机取巧,让事实说话最有说服力。现在那些“白手起家”的企业家们,他们是怎么白手起的家? 为什么多少都跟国企改制有关呢?改着改着,就把股份改到个人名下了。真正白手起家的企业家有多少?凤毛麟角!要么依靠父母的资金和资源,要么依靠岳父岳母的资金和资源,真正白手起家的人,恐怕只有李嘉诚、马云、刘强东等人。很简单的一个道理,你的第一桶金是怎么来的?又是怎么把这个行业做大的。

社会就跟人的身体一样,随时在与各种病原体做斗争,而各种批评、针砭就是社会的免疫系统。当免疫系统与病原体斗争时,身体就会发烧。如果没有免疫系统,人体也就没有任何抵抗力了。

最后,老赖忍不住还要多啰嗦两句,虽然司马南不该咬住柳八爷不放,但是是人就有情绪,有情绪就要及时发泄出来,不能憋在肚子里,否则,就会生病,就会得抑郁症。社会上有各种不公不平之事,就需要众人的合力纠偏。老赖在此呼吁:让阴暗的事情曝露在阳光之下,去去霉气,这样,肌体才会健康。

让理性的旗帜在情绪的海平面上继续飘扬!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稿。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5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