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王冬龄的“乱书”到底有没有书法价值?80年代吴冠中早有定论

subtitle
麓风轩 2021-12-01 13:03

近年来,头上顶着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原中书协理事、原浙江省书协副主席光环的王冬龄先生,衰年变法,剑走偏锋,以一笔“乱书”驰骋书法江湖。王大师每每兴之所至,穿上红袜子,手舞足蹈,策马奔腾,看得观众们一头雾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挥毫落纸成云烟。王冬龄所写的“乱书”,在宣纸上一遍一遍地书写,新的笔迹掩盖着旧的墨痕,如蜘蛛网层层叠叠,相互缠绕,有的地方稀松,有的地方浓密。旁观者认为,此等笔墨,如果换成三岁小孩来涂鸦,也许很快就能上手,并不一定需要专业训练。

但是王冬龄并不这么看,他自谓“乱书是书法线条的极致”,也就是现在流行的一个词——天花板。他还认为“乱书”是传统书法,因为他用的毛笔、墨汁、宣纸都是传统书法工具,而且“乱书”还是有字的,只是字迹相互掩盖住了,想看看是什么内容,需要你去猜!

那么,“乱书”到底能不能归为书法?有没有价值?其实中央美院教授吴冠中在上世纪80年代早有定论。吴冠中曾说:“脱离了具体画面的孤立的笔墨,其价值等于零!”

正如吴冠中所言,就好比孤立的色彩赤橙黄绿青蓝紫不能称为美术作品一样,孤立的笔画、线条、模块也不能称之为书法。

书法定义的共识之一就是作品应为汉字,即书写汉字的内容,当然包括书写以后呈现出来的效果:汉字结构、汉字辨识度、书写的章法等等。这些条件的存在才能构成完整的书法作品。任何作品一旦乱了字法,就不可能与书法有关系,字不离艺,艺不离字,这是书法艺术的红线。

像王冬龄这样最后呈现出来的“脱离了具体文本内容的孤立的笔墨”,毫无疑问就是吴冠中所断定的那样“其价值等于零”!

正如有网友所言:“王冬龄的乱书看似与书法有关系,实则与书法毫无关联,表现出来的效果就是一种静虚图像,可以看着抽象画,最多也只是借用了书法的元素。”

麓风轩还认为,如果把“字迹掩盖字迹”的乱书也算书法的话,那么用墨汁把一面墙刷黑也是书法——按照王冬龄的歪理,我用墨汁把字涂掉了,至于写的是什么,你们自己去猜吧!

各位网友怎么看?欢迎留言交流。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