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易宪容:司马南质疑联想“七宗罪”,背后原因令人深思

subtitle
冰川思想库 2021-12-01 10:52

冰川思想库特约撰稿 | 易宪容

今年11月初,司马南连续在网上发布视频,炮轰联想集团及管理层,从国有资本被贱卖,高管中有多名外籍人士,管理层薪资过高,到公司资不抵债、研发比例过低,以及指控联想是一个“资本永不眠”的金融帝国等“七宗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种对联想喊打喊杀的方式,不仅没有受到网友的批判与抵制,反之受到大量网友的支持、点赞,网上掀起一股众骂、众嘲联想的风潮,实在罕见。

01

司马南对联想的指责了无新意,只不过把近年来人们对联想的批评再重复说一遍而已,而且除了国有资产被贱卖是一个公共问题之外,其他都是公司治理的问题,完全应该由市场来决定。

我认识司马南也已经有近20年了,以前多次与司马南一起在电视上做节目,其中有一次司马南是主持人,我是嘉宾,他对我进行专访。我对司马南的为人、价值取向及信用太了解了。

在司马南那里,信用是一钱不值的,他为了个人利益可不择手段,要想他会为大众利益和国家利益说话,只能是一厢情愿。所以,后来很多年,我坚决不与司马南打交道,远离这种人。

不知为何,司马南在市场上过气多年后,却又沉渣泛起,特别是司马南对联想了无新意的指责引起不少网民的欢呼,很多人自动自发地站到司马南一边,向联想喊打喊杀。

▲网络截图

面对这种现象,我不得不说几句。

说这几句不为了什么,也为不了什么,因为,在常识面前谁都做不了什么。常识永远是常识,是无法用人的意志所改变的。

首先,我对司马南说了联想什么,根本就不会去关注。因为,很简单,如果一家世界500强企业、一家全球最大的PC生产商会被这种方式整垮,那真的太邪门了!我想这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可以说,联想发展到今天,是一路艰苦奋斗才有的结果。

今天的年轻人可能无法理解那种辛苦。他们出生的年代不同,生活体验完全不一样。比如,现在的年轻人认为996工作是如何辛苦,都觉得受不了。可是,在上世纪80—90年代要做成一件事,这点辛苦根本不算什么。

1992年,我在改革大潮中,也曾承包过单位的一个小项目。那时是天天待在办公室,白天干、晚上干,每天只睡觉4个小时,我觉得这样做很正常,算不上什么。也只有这样,才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取胜。

联想能够走到今年,有联想的底气,岂是司马南可以攻击得了的?岂是司马南可以整垮的?否则,联想恐怕早就走上北大方正和清华紫光的破产之路了。

▲联想集团(图/图虫创意)

当然,中国的企业,特别是由国有企业整改而来的民营企业,由于受体制与文化的约束,本身存在不足,弊病肯定不少,甚至与许多民众的期望相偏离。比如,对联想这个品牌及企业本身,不少民众的心态是由崇拜到失望。

我也曾经是这样的感觉。2001年,我购买了一台联想电脑,当时是非常开心的,但是慢慢地我就不关注联想的产品了。这不仅在于IT行业发展太快,联想本身可能没有跟上时代趋势,也在于当中国的大门越来越开放时,大众可选择的产品多了,对联想要求多了,这种转变也是自然。

还有,当联想走向国际,成为一家国际化企业之后,企业的行为准则如何在国际化与本地化之间达到平衡是十分重要的。如果联想仅仅用国际化的行为准则套在自己头上,而不与国内的现实平衡,它就会很快失去国内大众的民心。

司马南的煽动之所以能够轻易得手,联想管理层的薪酬安排就是一条最为重要的导火索。

联想管理层薪酬高,如果与国际市场相比较,这是一种国际惯例。但是,在中国,当管理层一个人的薪酬相当于中国底层民众几万人的薪酬时,国内许多民众如何受得了,嫉恨之情油然而生。

这就是中国的国情。

02

联想像所有企业一样,存在问题和不足,有需要改进和完善的地方。但是,谁也无法否认,联想是中国企业创业的成功典范。

现在的问题是,为何司马南发几个了无新意的视频,立即触动了大量网友绷紧的神经,并主动地站到司马南一边,对联想口诛笔伐,“资本家”“买办”等一顶顶大帽子向柳传志、联想扔过去,似乎要灭之而后快?

这就在于,网民想找到一个发泄心中不满、焦虑、紧张等长期压抑的心情的出口。

“资本家”、“买办”这些言词,正透露了网友的普遍心态和心理动机,揭示了联想被攻击的社会思潮根源。

这才是我们应该关注的重要问题。

▲司马南视频号截图

随着网络快速发展而成长起来的现在的年轻人,不仅教育文化水平普遍上升,而且他们能够在网络世界自由遨游,获得大量的知识和信息,与我们那一代人相比,知道得太多太多。

但是与我们那一代人相比,对于大多数年轻人来说,有两座横在他们面前的大山,他们是难以超越的。

一是贫富差距越拉越大;二是他们向上阶层流动的渠道越来越窄,使得他们仅凭个人努力难以改变这种现状,心中很忧闷和焦虑。

可以说,当前贫富差距拉大已经是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这就是为何中央提出要走共同富裕社会的重要原因。

我每天早上起来锻炼,5点时就看到青岛环卫工人就在干活、建筑工人就得上班。他们作为城市社会的最底层,干的活最辛苦,工作的时间最长,但这些人的工资则最低。

而我每天路过青岛石老人浴场,都会看一大班人在打球玩耍,玩得不亦乐乎。这些人整天不用干活,但他们的财富和收入远远高于底层人民不知道多少。

看到这种社会现状,岂能不引起多数年轻人忧闷和不满?何况,这种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多数情况还不是靠个人努力能够改变的,是个人之外的因素所造成的结果。

▲创意图(图/图虫创意)

这与上世纪80—90年代截然不同。在那个时代,不仅整个社会都处于起跑线上,而且家庭及个人财富的增长也全靠自己的努力。无论你出身在哪个阶层,只要个人足够努力,很大程度上都能够改变自己的命运。

我的不少同学,尽管他们是农村出来的孩子,但是经过自己的努力,就有上升到副部级的,有升为大学校长的。

但是,这种情况放在现在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目前的一线城市,以及一些经济发达的城市,对于那些从县城或小城市来的年轻人来讲,由于不是原住民,高房价就成了压在他们身上的一座大山,社会财富的不公平性在他们身上显得特别明显。

还有,在这些城市生活的农村居民的第二代,他们许多人随父母来到这些城市,并在这些城市生活了下来,但是他们受到的教育以及生活状况一直处于社会最底层,所面临的压力与紧张更大。

03

阶层的固化,向上流动的渠道越来越窄,肯定会引起部分年轻人的不满。他们总是要找一个释放出口来释放这种情绪。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社会的仇富心态渐起,原来被淘汰的意识形态,又重新对大众洗脑,促使他们寻找攻击目标。

所以,即使他们不攻击联想,也会伺机攻击其他目标,这就是中国今天的社会心理状态。

前一段时间,不少网民纷纷攻击马云,现在他们又攻击联想和柳传志,这背后的原因,其实都是人们对贫富差距拉大及社会阶层固化的不满和愤怒,都是他们对现实生活的焦虑与不安。

▲创意图(图/图虫创意)

司马南等人借助这个背景,蠢蠢欲动,玩弄意识形态,希望以阶级斗争和运动群体的方式,有意利用人们对生活的不满,挑起各种无谓的社会斗争,达其个人目的。

我们可以不理会司马南,但引起这股非理性的社会思潮,我们不仅要关注,还有有所反思。联想及中国企业则要认真反思企业的社会责任,看看到底能够为我们大众做些什么,做好企业。应当加大改革的力度,从根本上改善大多数人的生活条件,减少社会的焦虑与不满情绪。

如果这样,部分人群对联想的攻击也就会随风而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1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