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朱瑞曾是罗荣桓的上级,两人有何矛盾,延安花了4年才解决?

subtitle
战旗红 2021-12-01 10:19

四野战将系列49:朱瑞(二)

作者:桅杆

朱瑞与罗荣桓交集很深,在红军和抗战时期,朱瑞曾两次是罗荣桓直接上级;而进军东北后,朱瑞又变成罗荣桓的下级。在山东期间,两人在工作中曾发生严重矛盾。由于情况复杂,延安花了很长时间,做了妥善安排,才化解了这一矛盾。但两人都是从工作出发,都是为了事业发展,是工作思路和工作方法之争,并非个人之间的意气之争,并没有影响两人后来的关系。朱瑞牺牲后,罗荣桓也深感痛惜。本文就来说一说这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朱瑞在东北

(一)山东根据地存在两个领导和指挥系统

此事得从头说起。抗战前,山东书记是黎玉。七七事变后,黎玉多次发动起义,组建了数万人的抗日武装。因缺乏军事斗争经验,黎玉多次请求延安派干部、派部队到山东,领导和发展抗日武装。为此,延安先是在1938年5月派郭洪涛、徐向前、朱瑞率一部分干部到山东,后又派115师率部到山东。

当年12月,延安决定成立山东分局,以郭洪涛为书记,以徐(向前)、朱(瑞)、罗(荣桓)、黎(玉)、陈(光)等为委员。1939年8月,北方局决定成立山东军政委员会,以朱瑞为书记,以徐、郭、陈、罗、黎等为委员。(这段是引用电文,做了改写)这样一来,山东就有了两个平行的领导机构:山东分局和山东军政委员会;有了两个一把手:郭洪涛和朱瑞。

这还不算完。1939年4月,八路军总部决定成立第一纵队(后改称山东纵队),统一指挥山东的抗日武装,徐向前为司令员,朱瑞为政委。在此期间,陈光和罗荣桓率115师师部及部分部队也进入山东。115师和山东纵队互不隶属,都受延安和八路军总部直接指挥。

也就是说,这个时候,在山东抗日根据地同时存在两个平行的党政机构、两个平行的军事组织。这显然是不合适的。对此,延安考虑由徐向前、朱瑞来统一领导,并在1939年10月将郭洪涛调回延安,朱瑞兼任分局书记,成为组织上的“一把手”,山东根据地在党政关系上实现统一。

【1939年,部分干部在山东合影。前排左起:萧华、陈光、邝任农、后排左起:杨勇、朱瑞、王秉璋】

为了解决军队统一指挥问题,1940年6月1日,徐向前、朱瑞、黎玉致电延安,建议115师归第一纵队建制,由徐向前兼115师师长,陈光为副师长,罗荣桓为政委。但6天之后,徐向前即奉命离开山东返回延安,这事又搁置下来。

(二)朱罗在工作中出现严重分歧

当年8月8日,关于统一军事指挥问题,延安发来指示电,其要点是:要求山东分局、山东纵队和115师师部三个机构靠拢,并明确115师有责任帮助山东纵队正规化,陈、罗实际上统一军事领导;朱瑞主要担负山东分局工作。对于这个指示电的理解,中央的想法是希望以这种形式,统一山东根据地的党政军领导。即:由陈光和罗荣桓负责军事指挥,朱瑞主要负责党政。但一来电文是商量口吻,二来指示也不明确。所以问题仍然存在,矛盾也日益加深,并且逐渐发展到很严重的地步。(这段是引用电文,做了改写)

1940年9-10月,分局书记朱瑞参加115师干部会,对115师整体工作提出严厉批评,甚至认为“115师各项工作除了卫生以外,没一处是好的”;说115师要想进步,必须“前面有人拽,后面有人推”,并将意见上报延安和八路军总部。应当说,115师进入山东的初期,工作上确实有不到之处,但也不是一无是处,这些批评明显带着一定的情绪。

接到报告后,八路军总部在10月13日致电115师,严厉批评了师领导。这样,陈、罗两人,尤其是罗荣桓处境十分艰难。

面对朱瑞的批评,尤其是八路军总部的批评,罗荣桓在10月14日致电延安和八路军总部,承认115师领导“无能已极为严重”,建议由徐向前和朱瑞兼任115师师长和政委,陈光任副师长,萧华任政治部主任,自己则去学习或者到其他地区工作,并说“这是我向组织第一次提出个人要求”。

从上述情况看,朱瑞的批评明显过激,而罗荣桓的电文也明显有赌气的成分。由此可见,双方的矛盾和分歧有多严重。

10月18日,延安复电陈、罗、萧(华),称115师总的路线是正确的,鼓励他们安心工作,并特别指出罗荣桓“目前没有可能提出学习问题”。这说明在115师的问题上,八路军总部与延安的意见并不一致,甚至矛盾。

八路军总部在延安复电当天,即致电115师,声明10月13日的批评电作废。这似乎令人费解。但如果熟悉那段历史,就不难理解了:当时八路军总部在山西,由彭总在主持工作。我军有个传统,凡是军地矛盾,军队首先要受批评,加之彭一向对自己人严,所以在收到朱瑞的报告后,不能不有所表示。而延安对此有明确意见后,则以延安的态度为准。

实际上,矛盾的起因不可能只在115师一方。所以,朱瑞在1941年7月1日致电延安,承认自己工作中存在失误,其中“最主要的,乃是组织与群众工作的落后”。

1941年8月19日,延安决定:以山东分局会议作为山东根据地的统一领导机关,暂由朱瑞为书记,由罗、黎、陈为委员;山东纵队归115师首长指挥;调整山东军政委员会,以罗荣桓为书记,黎、陈、萧、陈(士榘)、罗(舜初)、江(华)为委员。

应当说,这个决定比较明确了:朱瑞管党政,罗荣桓管军事。但统一领导问题仍未从根本上解决,这不可避免地会影响到军事指挥。

(三)山东区统一领导问题最终解决

在此后的日军大“扫荡”期间,由于统一指挥的问题没能很好地解决,115师指挥不动山东纵队的情况时有发生,并因此出现重大损失。为此,1942年2月2日,陈、罗等115师首长致电山东分局并报延安,对分局提出批评。但朱瑞对此并不认可,认为批评意见“是不合适的”。到这个时候,延安意识到:山东根据地的统一领导问题,已到了非解决不可的地步了。

2月4日,主席致电准备由华中经山东返回延安的少奇同志:“朱、罗相互不满,发生争论为时已久,未予解决。朱的毛病在浮。你经山东时请加考察,予以解决。”主席有意让罗荣桓接任山东“一把手”。但少奇同志在山东经过几个月的实地考察后,认为罗荣桓的威望还不够,需要有一段过渡时间。

到1943年8月,延安先后将陈光、朱瑞调回延安学习或参加七大,由罗荣桓身兼山东分局书记、115师政委、山东军区司令员兼115师代师长。至此,山东根据地的统一领导问题才算彻底解决,朱瑞和罗荣桓的矛盾也就此解决。

也就是说,山东根据地的统一领导问题,延安前后花了4年时间才最终解决。朱瑞和罗荣桓之间为什么会出现那么大的矛盾、延安方面以及当事人从中吸取了什么教训,以及对朱罗后来的合作有无影响等,由于篇幅所限制,下文继续解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