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曹野蛮:西方不认同清零政策,因为算了一笔账

subtitle
观察者网 2021-12-01 07:47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曹野蛮】

新冠病毒新变种奥密克戎在短时间内遍及五大洲,现在全球已有近20个国家和地区发现该变种,各国纷纷陷入了恐慌之中。

相比之下,我所在的中国依旧表现淡定,依旧保持自己的防疫节奏,这让欧美国家多少有些酸,CNN甚至声称中国是在“孤立于世界”。

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中国的情况与外国的情况不同?中国人是否有处理新冠疫情的优越方法?如果外国能够看到,为什么他们不走中国的道路来拯救自己?

世界上的每个人都可以接触到中国有多少人感染了新冠病毒以及有多少人死于新冠病毒的数据。

每个人都可以看到它,并与他们自己国家的数据进行比较。他们可以看到中国正在做一些正确的事情,因为与世界上几乎所有国家相比,中国的感染和死亡人数要少得多。然而,尽管知道这一点,大多数西方国家似乎仍对中国行之有效的零容忍政策不感兴趣。

在西方国家中,只有两个国家直到最近才采取了与中国非常相似的策略——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可最近几个月,甚至连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都放弃了零感染政策,尽管这个政策很有效。

他们将抗疫策略从“零容忍”改为“与新冠病毒共存”的主要原因,是目前几乎所有西方国家都在经历传染性更强的德尔塔变异病毒,还要应对新的奥密克戎。它现在在世界各地占主导地位,更难控制,也更难获得有效疫苗。基本上,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都厌倦了将这种感染拒之门外的想法,现在他们认为这已经不可能了,他们希望疫苗能够保护他们。

我认为,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决定做出改变的另一个重要因素关乎金钱。关闭边境每天要花费澳大利亚3700万美元,而在封锁期间,新西兰的国内生产总值( GDP )下降了12.2%。现在,新西兰正在经历自 2008 年全球经济危机以来的一次巨大衰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零感染政策在西方世界几乎没有被使用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这项政策要求长期关闭边境,这在西方世界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为这将极大地影响经济,损害国家的经济发展。

关闭边境的经济代价是所有西方国家都无法接受的。他们非常犹豫,因为他们不愿意放弃游客或留学生。事实上,一些欧洲国家并没有试图关闭边境,而是试图吸引更多的游客。比如在塞浦路斯,如果你在他们国家度假时感染了新冠病毒,他们将支付医院治疗费用。

另一件事是,西方人永远无法接受封闭的边界,即使这可以保证他们的安全。这就是中国人和西方人的区别,中国人把安全放在第一位,愿意牺牲一切来实现它,西方人永远不会牺牲个人自由,这对他们来说比生命和安全更重要。

大多数西方国家没有采用零容忍政策的另一个原因是,西方国家的普通公民缺乏合作意识,也不愿意听取政府的意见。

当新冠病毒首次出现时,包括中国在内的整个世界都感到震惊。但是,如果你比较一下中国和大多数西方国家的反应,你会发现中国恢复得非常快。

中国政府似乎从一开始就知道该做什么。尽管他们也没有料到世界范围内的大流行会突然出现,但他们并没有像西方政府那样惊慌失措。相反,他们在一开始就提出了一个计划,并一直坚持到今天。这一切也要归功于中国人的集体意识,因为大部分中国公民都尊重他们的政府,遵守所有的限制而不制造麻烦。

西方政府从未真正有机会从最初的恐慌中恢复过来,因为他们的公民并不真正关心政府告诉他们做什么,如果政府建议他们做什么,普通西方人会做完全相反的事情,只是为了证明他们不是“政府的羊”。由于这种行为,当今西方世界的大多数国家陷入了混乱。

自从新冠疫情蔓延开来,大多数外国人的正常生活都被打破了。但他们中的大多数人甚至没有为此指责新冠疫情,而是指责本国政府。

每次我和父母通电话时,我妈妈总是问我中国发生了什么事。中国人还需要戴口罩吗?中国的餐馆和商店关门了吗?中国人需要接种疫苗吗?我妈妈总是抱怨她需要戴口罩,或者卫生法规,或者说政府正在敦促人们接种疫苗……

自从病毒大流行开始,我就一直在中国,但我却很少听到中国人抱怨这些事情。

在我的国家以及所有其他欧洲国家,疫苗都是免费的,你无需支付任何费用,只需到医院接种疫苗。但是很少有人对接种疫苗感兴趣,以至于今天斯洛伐克政府甚至在购物中心组织接种疫苗来吸引人们,他们提供资金给人们,只是为了带动人们接种疫苗的热情,甚至还设置了一个巨大的彩票奖项——接种疫苗的人可以赢得数十万欧元。

西方人永远不会听从政府的话,也不会按照政府的指示行事。因此,想象一下今天,任何一个欧洲政府都计划追随中国,并在每次有感染者时采取中国政府所采取的所有措施……我只能想象这会导致一场真正的世界末日。

尽管没有欧洲国家采用零容忍政策,但一些国家的政府正试图改变对新冠病毒的态度。一些欧洲政府开始意识到,试图让人们快乐和自由,只是希望他们自己意识到他们应该小心保护自己是行不通的。因此,他们开始采取更加严厉的措施。

例如,奥地利政府宣布,他们不仅将全国封锁3周,而且从明年起,居住在奥地利的所有人都必须接种疫苗。这对欧洲人民来说确实是难以想象的,奥地利也因此发生了大规模的反政府抗议活动。

但不只是奥地利,每当政府试图实施任何限制或只是要求人们应该接种疫苗时,每个欧洲国家都必须应对这种抗议。

为了阻止新冠病毒的传播并保护其公民,欧洲其实尝试了很多办法,比如关闭商店和学校、大规模检测、禁止某些国家的人入境、提供资金接种疫苗。但在他们发现这行不通或人们开始抗议后,他们很快就会改变策略,尝试不同的方式。

当我将欧洲国家的措施与中国的方法进行比较时,我可以清楚地看到,欧洲人没有明确的直截了当的计划。很多时候都是这样的:让我们忽略新冠病毒,让人们在夏天为所欲为,然后在每个人都在冬天从国外度假回来感染新冠病毒后,把整个国家锁起来。

仅仅是读我写的东西,你或许觉得听起来非常愚蠢和不可思议,但不幸的是,这是欧洲的现实。

如果你想知道为什么欧洲政府会这样做?是的,这是因为普通的欧洲公民。因为决定谁将赢得选举的是普通的欧洲公民,如果他们不喜欢政府,那些公民有权接管政府并将其抛弃。所有西方国家政府都别无选择,只能找出阻止新冠病毒和取悦人民之间的中间道路。

11月初,由于欧洲疫情反弹,挪威宣布限制邻国旅客入境

遗憾的是,如果你看一看欧洲无数抗议活动的新闻,也看到欧洲新冠病毒感染者人数的增加,你会发现实现这一目标是不可能的。不仅欧洲公民不高兴,而且今天欧洲是全世界感染和死亡人数相当高的地方。

对于死亡的恐惧,是否会改变欧洲人对防疫政策的抵触呢?

一项关于文化差异对新冠疫情的研究发现,虽然中东和亚洲人对冠状病毒最敏感,也最害怕它,但另一方面,欧洲人对新冠了解相对较少,大多不关心它。这完美地说明了我每天都能看到的亚洲人和欧洲人的行为差异。

在中国,每个人都很小心,人们戴着口罩,自觉接受检测和接种疫苗,甚至愿意用自己的钱支付费用。一些欧洲人正好相反,他们认为covid和flu是一个级别的(在我的国家,人们实际上赋予了它一个可以被翻译为“小流感”的名字)

事实上,许多欧洲人对疫苗的恐惧远远超过对新冠病毒的恐惧。有许多阴谋论声称新冠疫苗是危险的。欧洲人害怕死亡,但他们并不害怕新冠病毒会杀死他们,他们害怕的是疫苗中未知的化学物质杀死他们。

在斯洛伐克,即使只是让人们在商店里戴口罩也很难做到。实际上,现在有一些有组织的团伙戴着口罩一起走进商店,但一旦进入商店,他们就会把口罩摘下来,如果有人要求他们戴上口罩,他们就会开始攻击周围的每一个人。几乎每天,我都要读到一些商店里发生 “反口罩”袭击事件的新闻。所有人都开始失去理智。

当我试图思考欧洲的情况,并将其与中国的情况进行比较时,我一直在想,如果我不住在中国,我是否会像西方人那样行事?

我的行为与其他欧洲人不同,是因为我与他们不同,还是因为我住在中国,受到这里的人和环境的影响?

我认为零容忍政策是有意义的,如果它能拯救人们的生命,它不会让我觉得我正在失去自由,也不会让我想出去抗议政府。它让我意识到,我周围的所有中国人都在尽最大努力防止新冠病毒向他人传播,这让我感到安全。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67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