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商户售“信阳毛尖”被诉侵权,信阳林茶局:正当维权,授权免费

subtitle
澎湃新闻 2021-12-01 07:14

近日,围绕“逍遥镇胡辣汤”、“潼关肉夹馍”、“库尔勒香梨”商标维权的话题多次登上热搜。经媒体报道后,胡辣汤协会“商标维权”被叫停,潼关肉夹馍协会致歉并称立即停止对全国经营者维权。库尔勒香梨协会则称,该协会正常维权,不存在起诉敛财的情况。

与此同时,“信阳毛尖”商标侵权纠纷也引发关注。广东东莞一商户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反映,他因售卖“信阳毛尖”被河南省信阳市茶叶协会以侵害商标权为由起诉,索赔3万元。

对此,11月30日,河南省信阳市林业和茶产业局茶产业发展中心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与“逍遥镇胡辣汤”、“潼关肉夹馍”的维权不同,这是信阳市茶叶协会进行正常的商标维权行为,与“库尔勒香梨”类似。若商户要使用“信阳毛尖”商标,需通过信阳市茶叶协会授权。“产品(茶叶)来自信阳,符合信阳毛尖标准便可以向协会申请授权。”该工作人员说,申请授权不需要缴纳任何费用。

商户售卖“信阳毛尖”被索赔3万元

在广东东莞售卖散装茶叶的周先生告诉澎湃新闻,五年前,他开始做茶叶买卖。2020年,他在东莞市厚街一超市内部租赁铺位售卖散装茶叶,其中包括信阳毛尖、铁观音等茶叶。“我是从经销商那边进货,毛尖都是信阳产的。”周先生称,他卖信阳毛尖这款茶叶,仅当品名使用,并没有当商标使用。但今年,超市实际经营者胡先生被信阳茶叶协会以侵害商标权为由起诉了。

“因为(茶叶)是我的东西,所以需要我出面解决。”周先生称,胡先生已委托他处理。今年8月,他收到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的诉前调解告知书,但他并没有前往调解。过了3个月,11月1日,他收到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的传票,通知将于12月9日开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周先生所售的“信阳毛尖”被指侵权。受访者供图

周先生提供的一份由信阳市茶叶协会出的民事起诉状显示,今年7月,信阳市茶叶协会以侵害商标权为由将超市经营者起诉,请求法院判令:一是要求停止销售并销毁未销售的库存“信阳毛尖”侵权产品,二是赔偿经济损失3万元。

前述民事起诉状称,原告信阳市茶叶协会系第3047772号注册商标的专用权人,“信阳毛尖”地理标志经原告多年推广与管理,被告实施侵害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造成原告经济损失,综合认为被告的行为属于明显的侵犯商标权的行为,具有不正常性,损害原告的合法权益。

起诉状称,原告发现被告店铺囤有大量标有“信阳毛尖”字样的产品。根据原告购买的侵权产品,产品包装上突出使用了“信阳毛尖”标志,但是产品质量差、包装简陋,不符合涉案商标对产品品质的要求。据此,原告认为被告未经许可在其销售的茶叶上擅自使用原告的地理标志证明商标,侵犯了原告的注册商标专用权。

11月30日,澎湃新闻从河南省信阳市林业和茶产业局获悉,该局已经关注到商户因售卖“信阳毛尖”被起诉的情况,目前已介入。一名相关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信阳毛尖”所涉商标侵权纠纷不同于“逍遥镇胡辣汤”、“潼关肉夹馍”,信阳毛尖属于地方保护产品,只有在特定地域产出的才能叫作“信阳毛尖”。在其他地区生产的类似产品不能称之为“信阳毛尖”,这属于假冒、侵权行为。

同日,前述林业和茶产业局茶产业发展中心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若使用“信阳毛尖”商标,需要通过信阳市茶叶协会授权。“产品(茶叶)来自信阳,符合信阳毛尖标准便可以向协会申请授权。”该工作人员说,申请授权不需要缴纳任何费用。

有法院曾判令超市及茶庄各赔偿7千余元

澎湃新闻查询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信息发现,“信阳毛尖”商标由信阳市茶叶协会在2001年申请,商标类型为证明,专用权期限为2013年3月14日至2023年3月13日。

“信阳毛尖”商标检索结果截屏。图片来源:网络

另据《商标法》,证明商标是指由对某种商品或者服务具有监督能力的组织所控制,而由该组织以外的单位或者个人使用于其商品或者服务,用以证明该商品或者服务的原产地、原料、制造方法、质量或者其他特定品质的标志。

工商信息显示,申请注册“信阳毛尖”的信阳市茶叶协会系社会团体,成立登记于1991年,业务主管单位为信阳市林业和茶产业局。近年来,信阳市茶叶协会因商标权纠纷而起诉广东中山、上海、湖北武汉等地的商场、茶叶公司,涉及的法律诉讼上百起。

例如,据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11月消息,2020年8月,信阳市茶叶协会在昆区某超市及10家茶庄发现有售“信阳毛尖”,随后对这些超市与茶庄出售未经授权的“信阳毛尖”茶叶的行为进行了取证,并对取证过程进行了公证后,将其诉至法院,要求被执行人停止销售带有“信阳毛尖”字样的茶叶产品,并赔偿经济损失。该案经自治区高院二审后判令昆区某超市及10家茶庄需停止销售侵犯注册商标的茶叶产品,并各自赔偿申请执行人信阳市茶叶协会费用7043.20元。

前述茶产业发展中心工作人员称,“信阳毛尖”维权,跟“库尔勒香梨”商标维权情况类似。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河南省洛阳市上百家水果商户自称因卖香梨使用“库尔勒香梨”商标,被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库尔勒香梨协会以侵权为由起诉。对此,11月26日,库尔勒香梨协会微信公众号声明,该协会属于社会团体,是非营利组织,正常维权不存在起诉敛财的情况。

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律师游云庭对此分析,根据我国商标法规定,库尔勒香梨协会作为“库尔勒香梨”商标的注册人,享有商标专用权,有权要求未经授权使用商标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如果商家以“库尔勒香梨”之名售卖来自其他产地的香梨,这种做法既侵犯了商标专用权,对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也有所损害。在这种情况下,库尔勒香梨协会进行维权打假工作是正当的。

另据人民日报的报道此前分析,如果不是出自库尔勒的话,就不能乱标“库尔勒香梨”,否则会引起消费者混淆误认,近似的也不行。根据我国商标法规定,如果商家以“库尔勒香梨”之名售卖来自其他产地的香梨,这种做法既侵犯了商标专用权,也损害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这种情况下,库尔勒香梨协会进行维权,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打假”,这个也是合情合理合法的。

延伸阅读

判决书中的商标维权:阿克苏地区苹果协会五常大米协会曾胜诉

近日,自逍遥镇胡辣汤协会起诉数十个“逍遥镇胡辣汤”经营者后,“潼关肉夹馍”“库尔勒香梨”等商标维权潮也引发关注。

为什么多个地方小吃行业性协会发起商标维权?还有哪些类案?这些商标维权是否合理合法?南都记者梳理发现,类似由地方行业协会发起的商标维权诉讼并不少见。在实际判例中,多地相关协会商标维权胜诉,但其索赔金额、目的正当性,以及商标注册的合理性等问题,引发诸多争议。

有学者指出,法律支持知识产权权利人正当维权,但是如果以诉讼为手段,其目的是获取不当利益,则存在权利滥用的嫌疑。有律师向南都记者表示,未来知识产权部门在审批类似传统饮食商标的时候,应该推出相应的推广、维权、授权指引。

事件:多个协会商标维权引争议,律师称性质有区别

近日,“潼关肉夹馍”商标维权风波引发关注。全国多家小吃店主被潼关肉夹馍协会起诉商标侵权并要求赔偿,索赔金额在4万到10万元。还有店主被该协会告知,如想继续使用该字样须加盟,“加盟费是9.9万元,每年还要交会费。”

11月26日,国家知识产权局指出,“逍遥镇”商标注册人无权收取所谓的“会费”,“潼关肉夹馍”注册人也无权向潼关特定区域外的商户许可使用该地理标志集体商标并收取加盟费。

目前,逍遥镇胡辣汤协会、潼关肉夹馍协会已暂停维权行为。但风波尚未平息,“库尔勒香梨”也卷入商标维权争议。

南都此前报道,河南洛阳、四川成都等地上百家商户近日因售卖的香梨用“库尔勒”字样,被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库尔勒香梨协会(简称“库尔勒香梨协会”)起诉侵权。11月26日,库尔勒香梨协会发布的说明称,该协会不存在高额加盟费,也不强制商户加入协会。“我协会属于社会团体,是非营利组织。正常维权不存在起诉敛财的情况。”

多位律师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指出,“库尔勒香梨”商标维权事件,和“潼关肉夹馍”事件的性质并不相同。

陕西恒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公益律师赵良善向南都记者表示,“逍遥镇”“潼关肉夹馍”商标维权过程中存在向商户索要高额加盟费、要求入会的行为,有“割韭菜”敛财之嫌。而库尔勒香梨协会起诉以“库尔勒香梨”名义、将非库尔勒产地的品种进行假冒销售的商户,类似于单纯地“打假”。

赵良善告诉南都记者,从法律上讲,“逍遥镇”不是集体商标,而是普通商标,可以收取使用商标的许可费,但是不能据此收取所谓的“会费”;而“潼关肉夹馍”是作为集体商标注册的地理标志,其商标权属于全体协会成员,只有原产地区域范围内的肉夹馍商户,才能用该集体商标,外地的商家既不能入会,也不能异地加盟,同时更不能使用该地理标志集体商标;“库尔勒香梨”作为地理标志证明商标,对香梨的产地、质量、品质都有严格限定,如果不是出自库尔勒的话,就不能乱标“库尔勒香梨”,如果商户以“库尔勒香梨”之名售卖来自其他产地的香梨,库尔勒香梨协会有权维权“打假”。

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知识产权律师游云庭向南都记者表示,潼关肉夹馍协会取得了“潼关肉夹馍”的集体商标,该协会作为商标注册人,享有商标专用权,有权要求未经授权使用商标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然而,有权维权不代表可以漫天要价。“潼关肉夹馍对外维权时,不论是诉讼索赔的金额还是授权的金额,都严重超出了市场正常的范畴,影响了现有的市场秩序。”

游云庭表示,库尔勒香梨更类似于维权假货,如果产地不是库尔勒的香梨,其实是欺诈消费者,对消费者权益有严重损害,“可以说该协会的维权行为本质是‘打假’,所以他们维权时才比较硬气”。

判例:多地行业协会商标维权案胜诉,索赔金额未获全部支持

从潼关肉夹馍、逍遥镇胡辣汤,到库尔勒香梨,行业协会的商标维权行为被公众热议。南都记者梳理发现,在司法实践中,类似由地方行业协会发起的商标维权案件并不少见,如杭州市西湖区龙井茶产业协会、五常市大米协会、景德镇陶瓷协会及阿克苏地区苹果协会等,都曾以诉讼方式维权。

南都记者梳理相关判例发现,从2019年至今,由地方行业协会发起的商标维权诉讼呈现高发之势。在相关诉讼中,地方行业协会基本为原告及上诉人身份,案件结果多数为部分支持地方行业协会、撤诉,以及双方达成调解。

以阿克苏地区苹果协会为例,天眼查数据显示,不到两年时间,与其相关的法律诉讼案件高达303起,案由均涉及商标权纠纷,大部分案件结果为部分支持阿克苏地区苹果协会、撤诉,以及达成调解。阿克苏地区苹果协会作为原告及上诉人,共计获赔77.14万元。

据南都此前报道,2020年初,阿克苏地区苹果协会将徐州某水果销售商告上法庭,因其未经协会授权、销售的苹果包装上使用相近似的“阿克苏”标志。法院认定该水果商侵权,并责令其立即停止违法行为,并赔偿阿克苏苹果协会经济损失1.3万元。

法院作出这一判决的理由为,被控侵权产品在包装箱上的显著位置突出使用了“阿克苏”字样,属于商标性使用,实质上起到了标识商品来源的效果。徐州某水果销售商应当对其购进的商品是否侵犯他人注册商标专用权尽到合理注意义务。

法院认为,“阿克苏苹果”注册商标系由阿克苏地区苹果协会控制并负责监督管理,用以证明苹果的原产地和品质,要使用该商标证明,须同时满足以下两个条件:一是其所生产、销售的苹果必须来自新疆阿克苏特定区域范围内且产品品质特征符合其特定要求;二是其必须向阿克苏地区苹果协会提出使用申请并经许可使用。

南都记者在查询部分五常大米协会的商标维权判决书后发现,大多数被诉侵权的经营者,都使用了与五常大米协会的近似商标,且无法提供合法的进货来源,以证明其售卖的产品确为五常大米。在不少判决中,均为五常大米协会胜诉。

但南都记者发现,其索赔金额引发争议。在多起进入二审阶段的案件中,五常市大米协会均主张一审判决损失赔偿金额过低,但都未提供充分的证据,证明其因侵权行为遭受的损失较大或侵权方获利较高。以其与北京某粮油贸易有限公司等侵害商标权纠纷案为例,五常大米协会在一审中索赔10万元。法院一审虽然认定被告的经营者侵权,但也因五常大米协会并未提供自己损失或侵权公司获利方面的证据等,最终酌情确定侵权经营者赔偿13000元。二审亦维持原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戴丽丽_NN4994
20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