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长津湖战役最后一幕,数万忍饥挨饿的志愿军:在海滩追击10万联军

subtitle
史鉴论 2021-12-01 10:00

1950年11月27日下午四时,在朝鲜盖马高原的长津湖战场,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九兵团20、27两个王牌军十余万将士,向美第10军的陆战一师、美7师及部分配属在美军编制中的南朝鲜军突然发起全面攻击,战斗从一开始就进入了白热化的激烈状态,美军陆战一师和美7师被志愿军20和27军分割在下竭隅里、新兴里、柳潭里等五个独立区域而无法相顾。

按照之前兵团部署,由27军负责对柳潭里和新兴里的美第7师进行攻击,20军则负责进攻下竭隅里和古土里的美陆战一师。由于战前进行的侦查情报有误,九兵团两个军在没有重型武器配合的进攻作战中,付出巨大代价,也没有突破美军用装甲坦克构筑的环形工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而此时的长津湖极为恶劣的严寒天气,因冻伤造成20、27军出现大量非战斗减员,最后兵团改变作战部署,用27军80师三个主力团加上81师一个主力团全力攻打美7师31加强团(美军北极熊团)驻守的新兴里。

战至12月1日夜,终于突破美军新兴的防线,于次日全歼美军31加强团3500余人,而80师三个团和81师242团也元气大伤。20军在进攻下竭隅里和古土里的作战中,更是损失惨重,其设置在美军南撤之路的各个阻击点,坚守的部队在严寒中减员严重。

12月6日,在等来柳潭里撤出的的美军两个团到达下竭隅里后,美陆战一师师长史密斯下达了向南转进的命令。这个时候的兵团预备队26军距离长津湖战场还有几十公里的路程,行军路线多是崎岖不平布满大雪的山路。这场追击战终因26军的延误,而致使美军安然撤出战场逃过一劫。

其实,战役打响之时,26军作为兵团预备队集结于长津湖东北方向是经过兵团指挥部认可的,只是兵团在战前所侦查的情报有误,并非只有一万多敌军,而是美军陆战一师全部精锐加上美7师两个团和美3师一个后卫团以及混编的南朝鲜军共计超过四万余人。

兵团指挥部按照10:1的军力部署,认为20、27两个军十万人完全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吃掉长津湖之敌,却不料战斗一打响各个攻击区域都遭到强大抵抗。攻击持续到12月1日,27军80、81两师才在新兴里取得突破,直到第二天才歼灭新兴里守敌“北极熊团”。

但是进攻部队也损失惨重基本全部被打残,而在柳潭里、下竭隅里、古土里的进攻均受挫。这个时候宋时轮和兵团指挥部才预感到事态非常严重,急令26军迅速进入战场,防止美军撤退。这个时候的26军中距战场最远的是88师,达到了一百五十余里,接到兵团命令,88师竟然一夜未动,直到第二天白天才向战场挺进,中途却遭到美军飞机轰炸,师长吴大林受伤。

12月5日夜,美军陆战一师师长史密斯下令联合国军向南转进,撤往兴南港。此时的志愿军20、27两军作战部队战斗和非战斗减员已经十分严重,在后来的统计中,两个军冻伤冻亡减员超过33%。

从下隅里到古土里18公里的路程,在20军阻击部队的拦截下美军整整走了两天,而从古土里到兴南港还有70多公里,其中最关键的必经之路是水门桥是美军的命门所在,早在几天之前的12月1日,第九兵团在排兵布阵时就已经部署20军炸毁了水门桥,但美军强大的后勤支援与保障能力,在原基座之上利用枕木迅速修复了被炸毁的桥梁。

12月4日,20军再次派出小分队偷入桥下连水门桥基座一并炸毁,兵团与20军认为这次将美军陆战一师的退路彻底堵死,美国再次体现出强大的科技能力,利用制作好的8套钢架组件空投水门桥,又奇迹般的将水门桥修复,这次志愿军已经没有能力再突破美军重兵把守的水门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美军陆战一师和美7师数万溃兵通过水门桥撤向兴南港。

得知美军已经安全通过水门桥,负责在水门桥阻击美军的20军60师师长雷霆震怒,命令立即追查180团1营2连为什么一枪未放放跑了敌人,要求对阻击部队的指挥员执行战场纪律,可等来的消息是2连129人全部冻亡在阵地上,无一人生还。师长闻听后嚎啕大哭,团长则昏倒在地。

此时的第26军主力还没有追上败退的美军,只是一小部分前锋部队在疯狂追击中与南朝鲜军的后卫部队发生了激战,美军主力部队毫发未伤的与美第3师于12月12日在兴南港会师。在兴南港海面上停留着美军四艘重型航母和三艘轻型航母,所有的舰载的战斗机、轰炸机全部起飞,密密麻麻布满了天空,在26军追击的路线上疯狂扫射轰炸,这是整个朝鲜战争中联合国军飞机在一个作战区域密集程度最为集中的一次,甚至连美军的侦察机都起飞参加了阻止志愿军追击的军事行动。

从11月27日战役打响到12月12日美军陆战一师到达兴南港,十五天的连续作战,九兵团27军在围歼新兴里、进攻柳潭里的作战中已经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20军在进攻下隅里、古土里和层层阻击美军后撤的作战中也已牺牲巨大,彼时只有兵团预备队的26军战力尚,可是因为距离问题和机动能力严重落后的问题,主力一直处于超强度奔波状态,出现极为严重的冻伤减员和体力不支而掉队的现象。

完整

就是这样,在兴南港外围的主力部队还是追上了美军的尾巴。负责殿后的南朝鲜军在美军强势督战之下,也拼了老命进行拦截,美军海面战舰重炮和陆战重炮对26军的猛烈进攻,实施了密不透风的火力打击。26军的攻击严重受阻,部队伤亡极大。但是26军的全体将士都清楚这次战役是因出现失误而形成的追击战,26军负有重大责任,所以在进攻作战中每一位战斗员都已经杀红了眼,力争能够挽回丧失的时间而尽量更多的消灭敌军的有生力量,终因实力悬殊和后力不济,没有完成成建制歼灭美军陆战一师的作战目的。

12月24日,美军陆战一师及美7师、美3师和南朝鲜军各一部从海上得以全身而退。25日,26军占领兴南港。

虽然,第九兵团取得了歼灭美军1.3万多的战绩,赢得了入朝后的首战之胜,但是付出的代价极为惨痛。在长津湖战役结束后的总结会议上,宋时轮针对第26军因延误战机而放跑美军的严重失误,进行了非常严厉的批评,声称要撤掉26军番号,26军军长张仁初对宋时轮的指责表示完全不服,当场与宋时轮发生激烈争执,最终26军88师被解散编成军特务团,师长政委双双被撤。

长津湖之战,第九兵团十几万将士埋伏深山,这本应是一场出其不意的围歼战,结果却打成了一场被动的追击战,究其原因,既有不可抗力的恶劣气候的自然原因,也存在兵团事先侦察敌情不彻底排兵布阵轻敌的原因,更有部队衔接协同不力的重要因素,这一点,在宋时轮向中央做出的检讨中可以了解一二。

26军在接到命令后存在贻误战机的问题,但在追击作战中,表现出了中国军人一不怕死二不怕苦的勇敢作战的革命精神,这一点任何时候都值得国人骄傲。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9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