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为让老公在外财色双收,我亲手要了6个月大儿子的性命……

subtitle
云心似我心呐 2021-11-30 13:38

【本文节选自《网络》,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1

胡妍的儿子夭折了。

猝不及防。

六个月大的胖娃娃刚会坐,一笑就露出两颗才冒头的小牙。一个眼错不见,自己塞嘴里一个花生米,呛住了,没了。

胡妍抓住张军拳打脚踢。张军扑通一声跪倒在胡妍跟前,左右开弓猛扇自己的耳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胡妍绝望地闭上了眼。这能怪丈夫么?明明自己才是凶手!

张军哽着嗓子柔声安慰:“咱们还会有孩子,咱们还年轻。”

胡妍凄厉哀嚎。

张军紧紧抱住妻子,热泪滚落在胡妍发间。

张军请来岳母,胡妈妈守住女儿寸步不离。

半夜,胡妍哭醒过来,发现妈妈还没睡觉,还看着自己。

胡妍对妈妈说:“妈,你睡觉吧。我不寻死了。”

胡妍把儿子的东西都收了起来,她甚至还有心情给自己化了个淡妆,胡妈妈的心总算放回了肚子里。

胡妈妈把汤端给胡妍,胡妍突然问:“妈,你上次乳腺癌,是不是因为求了胭脂?”

胡妈妈手里的碗咣当一声掉在地上。

胡妍蹲下身子收拾:“没事的妈,都过去了。”

胡妈妈不敢相信地看着女儿:“你也去求了?”

胡妍惨然一笑。

胡妈妈痛哭失声:“都怪妈!”

胡妈妈抓住女儿:“你去了几次?千万别去了!你要是还想要胭脂,妈去……”

2

胡妍第一次怀孕是三年前,那时候俩人刚开始创业,捉襟见肘,夜里饿了,都舍不得买夜宵,咕咚咕咚地灌水。

屋漏偏逢连夜雨,胡妈妈查出乳腺癌,急需一笔钱做手术。

胡妍用眼泪泡软了张军的心肠,张军同意了不要这个孩子。

胡妍没坐小月子,她拖着刚堕了胎的身体带着妈妈做了手术,又在病房不眠不休地照顾。

张军不满:为什么胡妍的弟弟不来?

胡妍母女俩异口同声:“他还小呢!”

二十多了,还小!

指望不上小舅子,张军只好自己下班后急匆匆地赶来服侍岳母,好让妻子能喘口气。

胡妈妈恢复得挺好,胡妍却面色憔悴形容枯槁,仿佛老了十岁。

胡妍的弟弟要结婚,吵着让胡妍出钱给彩礼。

张军忍无可忍,把小舅子大骂一通。

胡妈妈这才知道,女儿为了自己竟然受了这么大的罪,女婿为此有那么大的不满。

这一天,胡妈妈神神秘秘地给胡妍一盒胭脂,让她连着用三天。

胡妍看着这比指甲盖大不了多少的迷你小盒,啼笑皆非:这也最多就只能用三天吧?

胡妍拗不过妈妈,就连着用了三天。三天后,奇迹发生了,胡妍容光焕发艳若桃李,看直了张军的眼睛。

胡妍问妈妈这胭脂哪买的,这么有效!胡妈妈脸上的皱纹都舒展开来:这个呀,是从大仙那求来的!

胡妍还想细问,胡妈妈却不肯再吐露半个字。

3

胡妍的美丽容颜给了她许多便利,她们的小公司日渐有了起色。

张军搂着胡妍说胡妍真是他的贤内助,胡妍也打从心底自得。

直到张军遇上了大麻烦。工厂做错一批货,这一单要是按合同赔,张军当裤子都不够。

张军愁得撞墙。

胡妍轻声说:“要不,我去求求人家?”

张军看看老婆的绝世美颜,苦笑:“负责人是女的……”

从来不抽烟的张军把自己关在书房抽了一夜的烟,胡妍下了决心。

她找到了那位做胭脂的大仙。

胡妈妈的手机是胡妍买的,一直开着定位。胡妍按图索骥,轻轻松松地找上了门。

很普通的民居,门楣上八个字:“昭昭之祸,冥冥之罚”。

大仙说:“胭脂终是皮囊幻术。世间有得必有失,你若求胭脂,须得失去你心中珍爱,你想好了吗?”

胡妍点头说是。

大仙取了胡妍一滴指尖血,给了胡妍一盒胭脂。胡妍把胭脂交到丈夫手上。

张军喜形于色,屁颠颠把胭脂送到了那位女负责人手里。

几天后,那批做错的货顺利验收,货款全部结清不说,还下了新订单。

胡妈妈突然病倒。

张军去岳母家探病,给岳母摞出两万现金,让岳母好好养病,一应费用都自己包了!

小舅子趁机提出老婆想盘个店面做生意,张军慷慨地一挥手,全包!

小舅子谄媚:“姐夫,我姐嫁给你真是值了!”

张军心虚地看一眼妻子,还是没忍住,咧开了嘴。

胡妍不肯请保姆,也不劳动弟弟弟妹,她什么事情都亲力亲为,似乎多出一分力,心里就能好过一分。

谢天谢地,胡妈妈总算是好起来了。

4

胡妍怀孕了。

张军把胡妈妈请到家里来照顾胡妍,让胡妍啥事都不要操心,安心养胎!

有胡妈妈坐镇,张军放手去拼事业,公司业务越来越好,钱挣得越来越多。

胡妍也就不操心公司的事儿了,她和妈妈一起去弟妹新盘下来的服装店里帮工。

张军不高兴,觉得老婆太劳累,胡妍却说:“我多活动活动,以后好生!”

这一天,张军问胡妍要胭脂。任凭胡妍怎么问,张军就是不说要送给谁。

张军第一次对胡妍发了脾气,他说自己在外面忙得和狗一样,现在不过是想要个胭脂,怎么就不行了?

胡妍不敢相信地看着张军:“求胭脂是要付出代价的!”

张军不为所动:“岳母不是好了吗?我不怕!能拿命换钱我巴不得!花钱的时候个顶个,做事的时候都往回缩!”

胡妍妥协了。

她没法不妥协。她一年多没去公司上过班,妈妈吃保健品要钱,弟弟的服装店要钱,自己生孩子要钱,那么多钱,不都是张军苦来的吗!

胡妍给了张军第二盒胭脂。

一个月后,胡妍的弟弟横穿马路被车撞了,万幸,没缺胳膊少腿。

胡妍求张军给弟弟买辆车,张军大方地同意了。

胡妍的弟弟拿着新车的钥匙爱不释手。

张军忽然对胡妍说:“你心里除了你妈就是你弟弟。”

胡妍愕然,张军扭头走了。

弟弟康复了,张军的公司更上一层楼,胡妍生了大胖儿子,似乎一切都很美好。

直到儿子夭折,胡妍才发现之前窃喜弟弟只受些皮肉之苦,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胡妈妈追着叮嘱胡妍千万别再去求胭脂,胡妍说:“不去了。”

5

胡妍做了一桌子张军爱吃的菜,张军一边看手机一边心不在焉的挑几口。

胡妍想和张军说说话,张军说公司有事,一抹嘴走了。

胡妍做这些菜用了四个小时,张军动了不到十筷子。张军这是在外头吃饱了。

胡妍出现在公司的时候,张军一脸惊愕。

胡妍说自己要回来上班,张军想说什么,手机突然响了。

张军看看来电显示,没接。他叮嘱胡妍赶快回家,拿着哇哇响的手机急匆匆地走了。

临走前,张军给了助理一个手势。助理客气地请胡妍“离开张总的办公室”。

这是自己和张军一起创立的公司,不过两年没来,就这么陌生了。

胡妍只好离开,她听到有人窃窃私语:“老板娘这么漂亮!老板还……”

这天,张军早早回家,还给胡妍带了一束花。

两个人一起有说有笑地下厨,你喂我一口我挠你一下的,一时间倒是有了点热恋时候的气氛。

一番亲热后,张军搂着胡妍,让她就在家好好养身体,别出去上班那么累,早日养好身体,早日得一个宝宝……

等张军睡沉了,胡妍用张军的手指解锁了他的手机。

一张张毫不遮掩的照片,一条条露骨的聊天记录,在胡妍心上剐了一刀又一刀。

自己求来的胭脂被张军送给了大老板的外室,跟着一起奉上的,还有张军自己。

他们各取所需鱼水尽欢的时候,胡妍在被丧子之痛折磨得生不如死。

早该想到的,早就想到了,只是一直对自己说:他不会的,不会的。

6

胡妍想要孩子,张军也全力配合。

一个月又一个月,月信总是准时报到。

胡妍魔怔了,她用尽各种法子,磨豆浆测体温摆体位,每次一测到排卵就叫张军赶紧回来,一刻都不能耽误!

张军配合不下去了,他全身软瘫着,疲惫地说:“妍妍,咱们不着急……”

胡妍怎么能不着急?

她也想像小说里的女人那样,一发现丈夫出~轨,就干脆利落的离婚,可是,离婚以后,她怎么活?

家里的公司她插不上手,往外头找工作,人家一看她是已婚未育都摇头。妈妈的身体不好,不定什么时候就需要一大笔钱,弟弟的那个店根本不挣钱,全靠自己贴补……

每一条都圈死了她,她只能赶紧再生个儿子,好拴住张军的心。

胡妍越急,张军越躲。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张军正和大老板的女人柔情蜜意,大老板的夫人带着大老板长驱直入,一路拍摄着视频。

大老板恼羞成怒。

挨了一顿暴揍的张军知道自己完了,得罪了业内的大佬,自己这公司算是开到头了。

张军想起了胡妍的好。以前刚开公司的时候,为了省钱,保洁都是胡妍自己做,办公桌椅都是胡妍自己装。为了自己的事业顺遂,胡妍去求胭脂,一次又一次……

张军抓着自己的头发哭都哭不出来:让你贱!

胡妍又去求了一次胭脂,她把这盒胭脂送到了大老板的夫人手上,求夫人高抬贵手,赏他们一条活路。

三天后,旧貌换新颜的夫人喜不自胜,让胡妍尽管放心。

胡妍想笑,眼泪却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夫人叹了口气:“他那么对你,你还这么为他?”

7

大老板果然放了张军一马。张军深深愧悔自己以前迷了心。

张军在胡妍身上很卖力。他想让胡妍早点怀孕,早点生娃,好看在娃的份上忘记他以往的荒唐。

张军卖力耕田,卖力赚钱。

没等张军播种成功,他就死了,车祸,酒驾。

胡妍恨,恨意锥心剜骨,折磨得她没有片刻安宁。

胡妍抱着必死之心去找大仙,她要去问问大仙凭什么一盒胭脂就要她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她要和大仙拼命,拼得过就拼,拼不过就死!

大仙说:“福祸无门,惟人自召。你来求胭脂时我与你说得明白,有得必有失。你从想要求胭脂起,就失了本真。人说鬼蜮伎俩,只鬼神何尝不许人自新?你们不修福德不守规矩自取其祸,却来怪我?”

大仙明明白白地告诉胡妍:胭脂不过是小巧幻术,得到胭脂的人失什么得什么,与她无关。生老病死乃是人间常态,难道个个都和鬼神做了交易?

胡妍失魂落魄地回了家。

信还是不信又能怎样,失去的再也回不来了。

她和张军都曾想要胼手胝足白头到老,她弟弟也曾立志自食其力发愤图强,可在她们想要求胭脂的那一刻,那个值得珍爱的自我,都丢失了。

一错再错。以为一切都是鬼蜮作祟,却不想,意外就是意外,恨不得旁人。

张军不在了,胡妍的弟弟弟媳理直气壮地住了进来。

胡妍的弟弟对胡妍说:“姐,以后我帮你打理公司!有我在,你啥也不用管!”

胡妍看着弟弟难掩的兴奋欣喜,决定还是得去恨那个大仙。不然,难道要恨自己吗?

(完)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