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三十岁,他已年过半百,尤其那方面,让她越来越讨厌这老男人…

subtitle
云心似我心呐 2021-11-30 13:29

【本文节选自《 傅红雪》,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1

张萱怎么都没想到,她居然会在自家客厅,见到自己的婚~外情~人陈乐。

其实说陈乐是她的“情人”,多少有点不太恰当。

她一直觉得,她和陈乐应该算是“从校园到婚纱,破镜重圆”的佳话代表。

虽然,在他们这段佳话里,存在着一个并不太美好的Bug,就是她的丈夫吴强。

不过,瑕不掩瑜。她总归还是兜兜转转地回到了陈乐怀里。

一切始于一场前不久的大学同学聚会。

看着散场后,英俊潇洒地站在进口宝马车旁边的陈乐,当时张萱脑海里只蹦出闪亮亮又酸溜溜的五个大字:“莫欺少年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十年前,陈乐是真的穷,穷到张萱再也忍受不了,果断选了大她二十多岁的吴强。

可谁想,十年后,风水轮流转。在张萱恶心坏了变了味的吴强之后,陈乐竟又犹如天意般,恰逢其时地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陈乐这几年出息了,不仅当了某互联网大厂的特级供应商,还继承了一笔不菲的海外遗产,妥妥的钻石王老五。

张萱有那么一刹那,悔得肠子都青了。

好在很快,命运慷慨地赏了她一颗后悔药。

当她借着些许酒意,从陈乐嘴里套出他仍旧单身的信息时,张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因为当一个男人,对着自己前情人,说出“单身”两个字时,这个意思,已经非常明显。

他在向她暗示:我还喜欢你,我还想和你在一起。

2

张萱长得很漂亮。

尤其是跟着吴强这些年,她愈发风姿绰约,比起二十来岁时的自己,更添几分女人魅力。

所以,在自己对男人的吸引力这方面,张萱一向很自信。

在一帮女同学中,她简直就是最鹤立鸡群,而且其他人下辈子投胎都比不上的那种。

也难怪,陈乐重见一面,便对她再也念念不忘。

张萱决定抓住这个机会。因为,她已经受够了吴强。

张萱二十岁时,他四十多岁,小老板的派头加持,大叔范十足,她很喜欢。

但过了十年之后,当张萱三十岁时,他已经年过半百。

加上婚后懒得打理自己,生意上又遭遇了瓶颈,他渐渐开始露出老态来,和一般的小老头子似乎也没什么两样了。

尤其是那方面。

在重逢陈乐之前,他们就已经很久没有那个了。

原因很简单,吴强不行了,而张萱正是最渴望的年纪。

无法配合的尴尬就是,明明同床共枕,却只能相对无言,背对背熬过一个个漫漫长夜。

在这样的孤寂长夜中,张萱最常思念的,就是精壮如牛的陈乐。

然而她也明白,她能做的,也就只能是想想而已了。他们再也不可能了。

陈乐一定恨死了自己。

越想到这里,她就越讨厌身边这个一无是处的老男人。

她讨厌他睡觉时的呼噜声,讨厌他身上的异味,讨厌他身上一层一层的肥肉。

有那么几个时候,她真想直接把他给一把掐死,从此一了百了,世界清静。

——当然,如果这样做不犯法的话。

还好,上天仁慈,及时在她崩溃边缘,把陈乐又送回到她的身边。

郎情妾意,死灰复燃是分分钟的事。

本来张萱正盘算着,自己该如何完美地、不着痕迹地、尤其是在金钱上毫不吃亏地结束与吴强这段有名无实的鸡肋关系,却没想到,陈乐居然先急不可耐了,杀到了她的客厅。

3

张萱只觉得五雷轰顶,愣在玄关半天没回过神来。

还是吴强扬声将她拉回了现实:“愣着干嘛?这是我客户,陈总。还不过来打个招呼?”

张萱一下子反应过来,似乎吴强最近提过一嘴开发新客户的事儿。难不成这个新客户,就是陈乐?

真是冤家路窄。

张萱一边稳定着自己的情绪,一边仔细观察着陈乐的表情。

发现他也是一脸惊愕后,她才明白,这一切原来都只是阴差阳错,歪打正着,巧合罢了。

那一刻,张萱既庆幸,又羞耻。

庆幸的是,他们的事儿没暴露。

羞耻的是,吴强实在太丢她的人。

她甚至有些在陈乐面前抬不起头来。

当初,她竟然就因为这么个货色,抛弃了陈乐这么个潜力股,眼光到底是有多差?

此刻吴强的所有无能、丑陋与前倨后恭,仿佛就像一个个响亮的巴掌,甩在她的脸上,让她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还好,在陈乐的眼里,她没有看到丝毫的嘲讽与讥笑,反而看到了许多柔软和疼惜。

这一刻,她既心酸,又心安。

趁着准备午饭的时间,她把吴强拉到厨房,质问他怎么把客户带到家里来了?害她什么都没准备。

吴强挠挠头说:“我这不也没办法吗?陈总他就喜欢家庭氛围好的合作伙伴,因为他觉得只有家庭和谐,事业才能牢靠。这也是他考察我们公司的一部分。”

张萱无言以对。

她觉得这倒是陈乐能做出来的事。

从上学时,他就是品学兼优的学霸,对任何事都有自己一板一眼的态度。这种老外做生意的思维,他上学时就很认同,没想到多年后,竟贯彻到自己的工作当中去。

从这方面说,他倒是个言行一致的人。

4

好不容易结束这餐饭,借口出门扔垃圾的工夫,张萱在地下停车场堵住了陈乐。

“你来之前,真不知道他是谁?”张萱问。

她得确认陈乐的真心。她已经不年轻了,这次真的错不起了。

陈乐没有正面回应她,而是轻轻叹口气,满眼心疼地将她拥在怀里,紧紧地抱着。

一切尽在不言中,他是深爱她的。

张萱眼眶湿了,沾湿了他胸前的衬衫。

“我不是故意骗你的。”她啜泣着娇柔无比地说,“我那时候说我也单身,是因为我早就和他提离婚了,但他怎么都不肯答应。”

“其实,我从选他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后悔了。你得相信我。我心里最爱的,一直都是你。”

“我知道。”陈乐温柔地抚着她的后背,似乎在无声地宣示着什么,“所以我会给你幸福的,不会让你再跟着他受委屈。”

说完,他从兜里掏出一枚戒指,戴到张萱因为做家务而空白着的无名指上,“本来我想今天应酬完约你的。既然这么巧,那就先给你戴上了。”

张萱七上八下的心,终于稳稳落了地。

看来,他不仅不介意,还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娶她。

她真的很想钻进车里,用身体好好地感激一番陈乐的深情,但碍于摄像头,她还是忍住了。

“等我。”她掐掐他结实的腰线,“我会尽快和他离婚的。”

这一次,她是真心的。

她觉得,她是时候,也该做个选择了。

所谓成功人生,最关键的几步,不就是懂得如何抓住恰如其分的“时机”二字么?

5

吴强开口说出“离婚”两个字,并不容易。毕竟这十年来,吴强对她不错。

他唯一的错,可能就是他对她的价值已经过去了。他已经配不上现在的她。

那天,张萱做了满满一桌子菜。

离婚协议书已经打好,她什么多余的钱都没要。因为她觉得,和如今的陈乐相比,吴强这仨瓜俩枣,真的不算什么。

她只想越快越好。

吴强在看到离婚协议的一瞬,有片刻的失神。

但他并没有多问什么,只是问她:“你都想好了吗?”

张萱点点头,说想好了。

“那就好。”

也许是清楚彼此间的缝隙已经无法调和,当然,更也许是吴强见张萱对离婚财产分割方面并没有贪心,他在简单地过了一遍条款之后,便痛快回书房,拿了笔和印章,在协议书上签了字。

不知怎么的,当看到一切超乎寻常的顺利之后,张萱心底突然闪过一丝不安。

不该是这样的。

她这么好,吴强真的就毫不留恋吗?

还是,他已经发现了什么?

但,已经来不及多想。现在的事实就是,她终于自由了。终于可以毫无负担地去追求她的爱情了。

看着她如同飞出笼子的小鸟般拎着小皮包向外走,吴强最终还是忍不住叫住了她:“你今天……还回来住吗?”

张萱扬了扬海藻般的秀发,女王般回答:“不了。剩下的东西,过两天领好证,我就全部都搬走。”

6

张萱一路上都心情雀跃,有些迫不及待。

这种心情,在她十年前搬往吴强那个大房子住的时候,也有过。

那时的她,厌倦了破旧了出租屋,恨死了永远臭烘烘的公交车,更受不了根本给不了她未来的陈乐。

当时的她,只想有车有房,过上真正像人的生活。

可当她真的过上了这种日子,发现也不过如此。她又开始思念陈乐,想念他的好,他的体贴,他的年轻身体。

人啊,就是这样难以两全。

好在,兜兜转转,她如今总算两全其美。

兴冲冲输入密码,想要开启陈乐那间高档的公寓时,提示音却一遍遍显示自己的密码错误。

一遍,两遍,三遍。

到了第四遍的时候,她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

她疯狂地拨打陈乐的电话,机械音提示已经是空号。

她开着车冲到陈乐的公司,当初那个礼貌又温柔的前台很客气地告诉她,我们这里只是个众创空间而已,陈乐在这里只交了300元一个月的工位费,并不是我们的老板。

我们这里经常有小公司需要我们配合演戏,以方便谈生意和融资。所以,我们并不是骗你。我们只是服务我们的客户而已。

张萱疯了。

难道,陈乐骗了她?

那吴强呢?

他可以骗她远离职场多年,懵懂无知,总不能骗的了在商场摸爬滚打了一辈子的吴强吧?

他们不是要谈生

意吗?吴强怎么可能会找一个只付得起300元工位费的骗子谈生意呢?

7

张萱十分庆幸自己还没和吴强领离婚证。他们只是签了协议而已。

如果她可以戴罪立功,揭发了陈乐的骗局,帮吴强挽回损失,说不定她和吴强,还有回头路。

毕竟,这场离婚,她离的十分体面,并没有半句恶言。

她完全可以说是自己一时昏了头。

吴强是一向那么纵容宠爱着自己的,他一定舍不得自己就这样流落街头。

这么想着,张萱重整旗鼓,找到了吴强公司。

宽大的办公桌后,吴强衣冠楚楚,头发乌亮,完全没有在家里时颓废落寞的样子。

他淡淡地看着张萱,听着张萱义愤填膺揭发陈乐。

“都说完了吗?”他听完后,居然还笑了笑。

张萱以为自己眼花了。他怎么能是这个表情呢?他不该和她一样惊慌失措,然后打电话报警,去掘地三尺找陈乐吗?

她仿佛瞬间明白了一些什么。

看着吴强那张精明老辣的脸,她终于搞清楚,自己被他耍了。

8

准确地说,她是被两个男人联手给耍了。

两个被她连续背叛的男人,他们联手了,来报复她来了。

按照吴强的说法,他本来只想找个普通的小鲜肉来充当这个演员,因为他早就明白,他已经留不住张萱了。

她像一只美丽的花蝴蝶,是永远不可能为任何一朵花长久停留的。

花总有花期,人总有潮涨潮落,而蝴蝶是没有脚的。

既然注定留不住,不如早点放手。

但他到底是个商人。就算是成全,他也必须要做到全须全影地撤退。

他太明白,如果由他来提离婚,十年的婚姻,她必定能把他扯得元气大伤。

最好的办法,当然是为她营造另外一朵更美丽鲜艳的花,吸引她主动放弃自己。

他把张萱查了个底儿掉,然后发现了陈乐。

陈乐已经不再是当年的那个做人原则分明的学霸。因为被张萱因为“钱”而舍弃过,所以他对钱,从十年前张萱离开的那刻起,就变得格外执着。

他想快速变富,想买车买房,想成为人上人,所以他利用职务之便,收取了回扣,贪污了公司不少灰色收入。

事发之后,他就被公司绳之以法。今年正好十年,刑满出狱。

吴强知道他现在肯定最缺钱,也最恨张萱,所以他主动朝他抛出了橄榄枝。

结果不负所望,陈乐是个很好的演员,当然,也得到了很好的报酬。

唯一让吴强稍感不满的是,这小子大概入戏有点深,到最后居然有点贪心不足,竟还想着真的带着张萱走。

吴强当然不会允许他这样做。

他怎么可能允许一个“演员”,拿着自己给的报酬,去给自己戴绿帽子呢?

9

“陈乐呢?”张萱崩溃地冲气定神闲的吴强大喊,“你把他弄到哪里去了?”

吴强转着打火机,优哉游哉:“当然是远走高飞了。”

顿了顿,他脸色有些不悦,“你这是在担心他吗?放心,只要他乖乖听我的话,我就不会用诈骗罪送他二进宫的。

他现在想必已经找到一个春暖花开的地方,拿着靠骗你赚来的钱,安定下来好好生活了。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见到他的。”

“……”这应该是很好的结局了吧?

张萱想,应该是的。至少她到最后,还为他做了点事。

是的,她不恨陈乐。

是她对不起陈乐在先,他也是个受害者。

她该恨的,应该是吴强这个精明的算计者。

十年前,他用钱毁掉了她的爱情;十年后,他又用钱,毁了她的一生。

“我不会和你去领离婚证的。”张萱定了定神,突然冷笑说,“我们只是签了协议,我依然是你的妻子。你是臭鱼,我是烂虾,我们正好天生一对,天荒地老。”

“是吗?”吴强淡淡说着,拿起桌上的协议,“哪怕你什么都拿不到?就算我死了,你也什么都不要?”

张萱这才想起,当时她心太急,根本没检查他从书房拿出来的那个签好字的版本,是否有哪里不对。

当她再度仔细翻开来看时,才发现,她的协议,早已被吴强这个老狐狸动了手脚,平白添加了一页对她极度苛刻的附加条款。

她终究败得一败涂地。

10

张萱颓然跌坐在沙发上,掩面沉默,任凭混着黑色眼线液的泪珠,一颗颗狠狠地砸在灰色的地毯上。

怪谁呢?只能怪自己的贪心不足罢了。

既然选择了金钱,就别奢望爱情。

而既然想要爱情,又何故要把陈乐的金钱条件看得那样重?

但凡她两全其美的贪念稍微少一些,她也不至于陷入到吴强精心为她设计的陷阱当中去。

说到底,不过是自作自受罢了。

吴强于她,一直是猎人与鹰。

她不该忘了一句老话:最高端的猎人,往往都是以猎物的形式出现的。

古人诚不欺她。

(完)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