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知青大返城:妻子供丈夫上大学后被遗弃,独自带两个孩子长大

subtitle
夕晨踏雪 2021-11-30 12:34

1950年4月,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北军区政治部解放一团五千余人在团长王世英的带领下开进北大荒屯垦戍边,建立起新中国第一个机械化农场——宝泉岭农场。1958年8月29日,中共中央作出了《关于动员青年前往边疆和少数民族地区参加社会主义建设的决定》,到1976年先后有上百万知青来到北大荒支援边疆建设,他们是北大荒建设者中文化程度最高的群体,他们在此奉献了最美的青春年华,为开发荒原做出了重大贡献。打倒四人帮以后百万知青大返城,拆散了无数的家庭,在北大荒留下了数不清的单亲家庭,无数的没有父亲或母亲的子女,下面这个悲剧故事是母亲讲述给我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刘建华是北京青年,1965年他响应国家号召来到北大荒的国营农场支边,刘建华高中毕业文化程度比较高,被分配到场部后勤上搞财务工作。刘建华瘦高个浓眉大眼,模样儿有些像演员王心刚,是个帅气的小伙子,他善于打篮球和乒乓球,会唱京剧会吹笛子,是个非常活跃的小伙子。那时的国营农场从场部到生产队都建有职工宿舍和职工食堂,方便未婚的青年职工食宿,刘建华晚饭后就在大宿舍外面吹一会儿笛子或唱段京剧,吸引了很多异性的关注,这其中就包括了住在女生宿舍的张玉芬。张玉芬是理发店的理发师(那个时代理发店是国营的,理发师也是国营工人),她的个子高挑,大眼睛高鼻梁人生得挺排场的,由于张玉芬个性开朗大气,做事像男孩子一样直率,宿舍的女生们都叫她大张。张玉芬是京剧迷平时也喜欢唱几句,每次听到刘建华在外面唱京剧张玉芬就从宿舍跑出来在一旁听着,刘建华对这个身材高挑的大眼睛女生很感兴趣,每次见她听戏都主动搭讪,很快两人就熟悉了。张玉芬请刘建华教她唱京剧,刘建华自然很愿意了,于是张玉芬便管刘建华叫师傅,在刘建华的教导下张玉芬京剧唱得有模有样的,晚饭后两人经常会对唱几段,吸引了好多职工的围观,一来二去的刘建华和大张之间的关系就亲密了起来,建立起了恋爱关系,大家都说刘建华和张玉芬是男才女貌天生的一对。

刘建华是个思想很前卫的人,66年动乱开始后他表现得很积极,很快成为一派的小头目,但也因此得罪了很多人。刘建华喜欢打篮球,他攒钱买了双新球鞋,刘建华对这双球鞋很珍惜,只在打篮球的时候穿,穿过后他会把球鞋刷洗干净然后用旧报纸包起来放在床底下。大宿舍里住着各派的年轻人,每天都是人来人往的,有一个刘建华得罪了的人偶然发现他用来包球鞋的报纸上竟然有一张伟人的照片,于是便向革委会举报了,刘建华在被批斗了几回之后,被下放到边远连队当农工。刘建华下放后觉得天都塌下来了,人变得颓废不堪,这时大张骑着自行车来连队找他,大张拉着刘建华的手坚定地说:“我考虑了很久,哭了好多天,现在我决定了,我不会放弃咱俩之前的感情,我不在乎你现在是什么,我不会放弃你,我只要和你在一起……”刘建华激动得痛哭流涕……

对大张的决定家里人都不支持,大张的工作还是不错的,那时北大荒女人少男人多,以大张的身条长相,找个领导干部不成问题,怎么能去找一个被下放了的知青呢?但大张却下了决心,谁也劝不了。大张和刘建华结婚了,然后就从理发店调到刘建华下放的连队做了农工,刘建华对大张不顾一切地嫁给自己非常的感动,他发誓一定要好好爱护大张,绝不会让她受到一点委屈。结婚后刘建华对大张非常好,家务活抢着做,对大张体贴备至,从不对她发脾气,大张很开心,觉得婚后的生活好幸福。大张是理发师,业余时间经常给同事们理发,人缘关系搞得很好,生产队的领导对他们俩口子都挺关照的,两人在这个边远的生产队就扎下根来,几年间生下了一男一女两个孩子。

打倒四人帮后,北大荒大量的知青开始返城,刘建华也动了心思,但大张却很犹豫。大张是本地青年,父母都在北大荒,她不想离开这里,而且两个孩子都已经上学了,拖家带口的往北京折腾实在太难了!大张的父母都不赞成刘建华返城,大城市的青年心眼多,一个人回去了,时间长了很容易变心的,大张也有些担心。刘建华的嘴非常甜,赌咒发誓自己永不变心,还说了一大堆理由,尤其是他们返城后,两个孩子就是北京户口,以后可以在北京上学在北京工作,这令大张动心了,她终于同意让刘建华返城。那时大量知青申请返城,最容易获得批准的理由就是病返(因病返城),刘建华想了个法子,他准备了一颗纽扣,系上一根长线,在进行X光检查前,刘建华把纽扣吞下去,将长线的一端栓在牙缝上,做完X光透视后,刘建华再拉着长线将纽扣从胃里拉出来……由于X光透视胃部有阴影,医院怀疑是肿瘤,刘建华成功地办理了病返手续。

刘建华是七七年下半年回到北京的,在家呆了半年也没安排下工作,刘建华的父母都是工人,亲友里也没有什么有本事的人,只能在街道办排号等待安排,那么多的返城知青等待安排工作,真不知道要等多久。七七年国家已经恢复高考了,刘建华见街道办安排工作无望,便下决心参加高考:离七月份高考还有六七个月的复习时间,刘建华觉得不能错过机会。刘建华的户口已经落在了北京市必须在北京参加高考,他特地回到北大荒和大张商量,刘建华家里兄弟姊妹多,父母是没能力供养他上大学的,他要想上大学必须靠媳妇的供给。刘建华对大张说:如果等街道办的安置,最多只能去个集体小厂工作,要是考上大学毕业后就是国家干部,分配的单位也要强上好多,以后安排妻子儿女也会容易许多。大张是个很明事理的人,既然自己已经同意丈夫返城了,就要一心一意地支持他,他对刘建华说:“你安心复习,考上了大学,我吃糠咽菜也要供你把大学读完!”有了妻子的支持,刘建华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复习备考之中。刘建华是六五届的高中毕业生,在校学习成绩非常的好,他本来就是个很聪明的人,这回下了决心要背水一战,复习功课非常的刻苦,功夫不负苦心人,刘建华终于考上了一所河北省的两年制大专。

听闻丈夫考上了大学,大张非常高兴,她回娘家借了些布票和棉花票,每天晚上点灯熬蜡地给刘建华缝制了一套新铺盖寄了过去。大张一个月只有三十七块钱工资,她拿出十七块钱寄给刘建华做生活费,自己和两个孩子靠着二十块钱维持生活。二十块钱维持三口人一个月的生活实在太艰难了,那时北大荒一斤面粉还要一毛七分五呢,一斤肉要五六毛钱,一斤酱油一毛五、大酱两毛、醋一毛钱,二十块钱买了粮油几乎就剩不下什么了!大张那时年轻身体也好,连队有得是荒地,她开了几块荒地自己种一些蔬菜玉米土豆之类的,她喂了两口猪、十几只鸡,自己带着孩子平素里尽量多吃瓜菜粗粮少买粮食;国营农场都是机械收大豆和小麦,机械收割得不干净,田地里会留下许多豆荚和麦穗,在秋收季节只要晚上有月亮,大张就骑着自行车拿上麻袋到刚收割过的田地里拾麦穗或大豆,大张特别地能干,半个晚上能拾一麻袋麦穗或豆荚;为了省钱,大张跟人学着自己用大豆做酱油和大酱,家里养鸡下的蛋大张舍不得吃,攒起来每到星期天她骑着自行车到场部蹲路边将鸡蛋卖掉,家里养的两头猪过年卖掉,赚的钱一部分给刘建华做来回的路费,剩下的给刘建华和孩子们做身衣裳……刘建华上大学的两年间大张一件新衣服也没做。本来大张比李建华要小两岁,两人站在一起的时候大张显得比刘建华要年轻许多,但两年的煎熬使得大张衰老了许多,

刘建华三十一岁考上大学,他深知读书不易,学习很刻苦,成绩比较优秀。那时的大学生国家每个月都给十几块的生活补助,加上家里每月寄过来的十七块钱,刘建华一个月有三十块钱的生活费,在同学中生活算是比较优越的,刘建华的人情世故比起十八九岁的年轻人要练达得多,他花钱大气,和老师同学们的关系处的很好,被辅导员老师任命为班长,还成为学生会的干部。刘建华善于打篮球和乒乓球,京剧唱得好又善于吹笛子,经常参加校内外的文体活动,吸引了很多女生的关注,有一个官宦子弟很欣赏他,主动和他交往,两人很快陷入爱河,刘建华和那官宦女子说,他和家里的农村媳妇没有共同语言,生活的很痛苦,承诺毕业后就开始新生活……两年大学生涯转眼就过去了,刘建华在官宦女子的帮助下,分配到北京的一个比较不错的单位工作,两人很快就开始谈婚论嫁了。

听说刘建华毕业分配到北京的一个好单位工作大张很开心,她向亲友借了些钱买了最好的布料,特地给他做了一身新西装寄了过去,写信叮嘱刘建华在新单位要好好工作,好好表现,不要惦记她和孩子……刘建华毕业后就再没回北大荒,大张一直盼着他能请假回来,可没想到却盼来了一封分手信,大张看了那封信她当时就晕过去了,吓得两个孩子哇哇大哭四处找人。刘建华对自己那么好,怎么会突然写信要和她分手呢?大张哭的肝肠寸断,她不相信那个曾经发誓要爱护她一辈子的刘建华会变心。当时农场有大量的知青返城,大张写信托了几个关系好的返城北京知青帮着她了解一下刘建华现在的情况,究竟是为什么要和她离婚?几个月后北京的朋友来信,告诉她刘建华跟一个小他七八岁的女孩在谈恋爱,他的工作也是女孩家人帮忙活动的……大张绝望了,但她还不死心,她请了几天假将孩子托付给姐姐,坐火车来到了北京,大张看到了刘建华、看到了那个女人。大张比刘建华小两岁,以前两人站在一起大张显得年轻漂亮,可是两年多的煎熬生活,大张的脸上增加了好些的皱纹,三十出头的她看上去像似个四十岁的女人,可刘建华收拾打扮得还像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

大张死心了,既然曾经的誓言已经变成了谎言,刘建华心中已经没有她了,那就分手吧,大张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女人。刘建华终于如愿和大张办理了离婚手续,两个孩子都给大张,他不必负担抚养费,大张说孩子是她的,从今以后孩子姓张,她既然把孩子生下来了,就一定要把他们带大。

听母亲说改革开放后农场搞承包,大张带着儿子承包土地搞起了家庭农场,帮着儿子娶妻生子,日子过得还不错。大张的女儿考上了大学,在南方打拼多年,据说成了某大公司高管,生活得也挺好的。

刘建华如愿以偿地和官宦子女结了婚,两人生了一个女儿,刘建华靠着女方娘家的关照后来还做了个小官,赚下了不少的钱,他的独生爱女大学毕业后就出国留洋了,后来还申请下了绿卡,在美国定了居。据说刘建华退休后回到北大荒的国营农场想看看儿子和孙子,但儿子拒绝和他见面,他失望地回到了北京。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