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北京专报丨发货迟退款难、拖欠大量货款,股权被冻结,“寺库”市值缩水超九成

subtitle
海报新闻 2021-11-30 10:30

海报新闻记者 姜雪颖 北京报道

今年以来,奢侈品电商寺库负面缠身。

海报新闻记者从“电诉宝”“黑猫投诉”等消费纠纷调解平台了解到,多名消费者及商家因“拖欠供应商货款、消费者收不到货、退款难”等投诉寺库。

寺库号称是全球最大的奢侈品购物服务平台,涉及了奢侈品网上销售、奢侈品实体休闲会所、奢侈品鉴定与养护服务等主营业务。

从一个个投诉可以看出,寺库正遭遇“寒冬”。今年7月,寺库集团创始人兼CEO李日学宣布集团将在全国范围内通过直营加盟、联合合伙人等形式开设超过300家城市第三空间,为用户带来更多线下服务。据寺库公布的2020年财报数据显示,其业绩连年下滑,发展线下店能否挽救其消沉态势犹未可知。

迟发货,不退款

一位四川的寺库用户徐先生告诉记者,自己10月19日在寺库购买了一条价值1199元的GUCCI围巾,当天订单就被确认,系统提示仓库配货中。等待半个月,寺库也没有发货,徐先生无奈之下申请了退款。然而近一个月过去了,他还未收到退款。寺库客服对此回应称财务系统故障,必须要等待。

事实上,徐先生的遭遇不是个例,记者查询黑猫投诉,关于寺库的投诉意见达到六千余条,大多数投诉事件集中不发货不退款上。电诉宝的数据显示,上半年受理的寺库用户投诉反馈率仅为54.55%,寺库在此提示“谨慎下单”的购买评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企查查显示,寺库涉及监管、司法等方面的风波不断,仅今年更新的关于寺库的行政出罚就达6起。11月16日,寺库新增股权冻结信息,被冻结股权数额1.2亿元,这是自11月以来的第三条股权冻结信息,累计被冻结1.6亿元。在社交媒体上搜索寺库,其内容也大多是网友吐槽“花钱容易退钱难、泄露用户信息”等。

早在今年年初就有媒体报道称,许多寺库供应商未按时收到货款,被拖欠的货款少则几十万,多则上千万。面对急切拿到货款的供应商,寺库给出了一个办法:金融结算。金融结算是寺库的三方融资渠道,商家货款以金融贷款形式给到供应商,再由寺库向金融机构还款。但有供应商表示,寺库并没有及时还贷款,导致自己还要承担逾期利息。

这些消息被曝光后,外界对于寺库资金链断裂的传闻不绝于耳。

市值缩水超九成

寺库是国内继阿里巴巴之后,第二个赴美上市的电商平台,被称为“中国奢侈品电商第一股”。从上市以来,寺库股价最高抬升至15.4美元,但从2019年开始,寺库的股价就一直处于一路下跌之势。

截至11月26日美股收盘,寺库的股价为0.699美元/股,相较巅峰时期的7.7亿美元市值,如今市值仅为4939万美元,缩水超90%。同时,其财报更新却迟迟停留在2020年的第三季度,并在2021年5月因“未及时递交年报”收获纳斯达克的不合规通知函。

直到11月9日,距离2021年结束近一个多月的时间,寺库才发布了2020年的年度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寺库全年营收60亿,下跌12%,净利润亏损0.71亿元,跌幅高达146%。

网经社电子商务中心网络零售部主任、高级分析师莫岱青接受海报新闻记者采访时指出,寺库自身业绩与股价双双低迷,同时,又因资金问题而负面缠身,这种内外交困的处境对任何一家电商平台而言无疑都是严重的危机。

记者了解到,今年1月,寺库宣布公司董事会已收到李日学发出的不具约束力的私有化初步建议书,李日学希望寺库被收购,完成私有化退市。

莫岱青告诉记者,“寺库上市以来,净利润下滑、市值缩水,未被资本市场认可,使得寺库走上私有化之路。”

不论最终退市与否,寺库急需寻找的是新的增长动力。此前寺库也尝试由奢侈品电商向精品生活方式平台转型,先后布局寺库生活、寺库名物、寺库艺术、寺库金融、寺库农业、SUS联合空间、生态云、国际站、库客计划等多元化的业务版图。

但从财报分析,寺库营收的主要来源仍然是商品销售,寺库似乎已无法摆脱“奢侈品电商”标签。

奢侈品电商赛道愈发拥挤

全球知名战略咨询公司贝恩发布中国奢侈品市场研究报告显示,尽管2020年全球奢侈品市场萎缩近23%,但中国境内奢侈品消费却逆势上扬48%。报告预计,到2025年,中国有望成为全球最大的奢侈品市场。

报告还提到,中国的千禧一代(生于1980年至1995年)以及Z世代消费者(生于1995年后)正助力奢品市场的增长,并对品牌推进数字化进程产生了巨大影响,他们将成为快速增长的奢侈品线上消费者群体的核心人群。

如此火热的奢侈品消费趋势吸引着更多玩家入局,奢侈品电商赛道愈发拥挤。

近年来,阿里、京东等巨头发力奢侈品市场,加上奢侈品品牌方也加速在中国的数字化进程,对于奢侈品电商如寺库等来说是强大的冲击,众多玩家分羹奢侈品市场也削弱了寺库等的优势。

尽管寺库已与多家国际品牌达成合作,但奢侈品品牌专家梅宇华认为,“这些品牌商(大多)有自己的品牌官网、微信小程序及实体店面,同时天猫、京东等电商巨头也在抢食这块‘蛋糕’,寺库面临的竞争压力可想而知。”

“寺库甩开了奢侈品领域,反而进军社交电商领域,转向了食品生鲜、百货家居、美妆护肤。”梅宇华对记者分析,扩展品类是寺库应该做的,但扩展也应该是逐步递进,如果从奢侈品直接转向食品等领域,外界对寺库这个品牌定位的认知就会变得更加不清晰。

莫岱青则认为,即使寺库徘徊在生死边缘,但还是不乏后继而来的奢侈品平台出现。“即使奢侈品这块蛋糕很大,但如果平台不妥善解决品牌授权、货源、服务等问题,估计也很难能吃到一口蛋糕。”

“此前尚品网、品聚网、尊享网、走秀网等奢侈品电商已经一个个倒下,可见奢侈品电商生存不易,因此寺库在私有化之后,还面临强大的竞争压力与诸多挑战。”莫岱青进一步表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