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独家前阿里副总裁墙辉创办的“来未来”再获2亿元融资,元璟领投、红杉加磅

subtitle
投中网 2021-11-30 10:03

投中网独家获悉,近日,新一代智能中台技术服务商“来未来科技”获得由元璟资本领投、红杉中国、同创伟业跟投的A轮2亿元人民币融资。其中,元璟、红杉均为老股东,同创伟业为新进股东。

此前来未来科技已经获得两轮融资。2020年4月,完成由元璟资本、红杉中国、鼎聚资本的天使轮融资;同年11月,阿里健康战略入股来未来科技。截至本次A轮融资,来未来科技在成立的一年多的时间里,累计融资规模已超5亿元人民币。

来未来科技由阿里前副总裁、中台负责人墙辉(花名玄难)在2020年初创办,目标是打造企业智能中台,通过软件产品帮助更多企业数字化转型,提升产品能力,提高客户服务水平。来未来科技旗下的熙牛医疗,已经携手浙大一院共同打造全国首个基于云原生,同城双活智慧医院系统;在浙江省天台县上线全国首个县域“云上医共体”,并入选浙江省数字化改革的典型案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来未来科技创始人,阿里前副总裁墙辉(玄难)

墙辉(玄难)对投中网表示,本轮融资将继续用于医疗健康业务操作系统(HBOS)和通用技术中台的持续迭代。目前公司已经有上亿元规模的收入,在熙牛医疗聚焦医疗行业的同时,来未来科技也在探索将基于医疗机构数字化改造,沉淀下来一个多行业通用的中台技术体系,输出到其他行业的方法和路径。

成立不到两年的来未来,已经快速拿下了一批“大客户”,除了浙大一院、天台医共体外,还有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北京协和医院、宁夏宝丰医院等综合医院,巍山、玉溪、子洲等县域医共体等一批标杆客户,具备了一定的行业影响力,据悉,公司在医疗行业的客户及订单将持续高速增长。

本轮领投方,元璟资本合伙人陈洪亮表示,玄难带领来未来科技团队,把在阿里体系积淀多年的“业务中台”与“数字中台”的云原生架构,与互联网化的服务理念相结合,通过在医疗行业的落地,为从一线城市的大型三甲医院到各级县区医共体提供了全新一代的双中台医疗健康数字新基建基础设施。

红杉中国合伙人郭山汕认为,玄难是原阿里集团中台负责人,团队由多名原阿里中台核心团队成员组成,在新一代软件技术架构体系、云原生技术和产品方面都有非常深厚的积累,产品和技术能力在阿里复杂的业务体系中也已充分进行了实践和验证,是一支非常有潜力的团队。

同创伟业合伙人东明认为,当前数字化已经不仅仅是单纯的软件功能,而是产业智能化互联的重要基座,不仅是提高生产效率,甚至可以改变原有的生产方式,来未来科技以医疗行业作为切入点提供的中台产品,正在试图以一种新的方式改变医院的运营能力。

医疗资源分散无连接导致效率低

稍微年长一些的朋友,应该对城市、乡镇等医疗机构(主要是大型医院),近30年的数字化改造有所感知,从挂号、问诊、检查再到开处方、治疗等,流程似乎并无多大变化,但从患者的实际体验与医院职工的操作上,已与30年前有着天壤之别,这其中主要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在90年代初期开始,医院主要围绕这基础的收费体系做信息系统(HIS)建设,包括挂号、处方、病历等医院内部流程的“上网”;第二阶段始于2010年前后,此时互联网发展已比较完善,移动互联网则如火如荼,诸如电子病历(EMRS)、影像归档和通信系统(PACS)、放射科管理系统(RIS)等,患者可以直观感知到,医生查房不再带一叠病历本;在一些医院拍完B超不用带成片,也可以直接到医生处问诊等。

第三阶段,大约始于2015年前后,国家相继推出《全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规划纲要》《关于推动分级诊疗制度建设的指导意见》等一揽子政策,核心就是要通过医疗机构的信息化建设,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改善医患关系。

虽然经过30年发展,但目前,我国仍然处于医疗信息化的初级阶段,比如当前仍存在医疗资源配置不均衡,基层医疗机构服务能力薄弱等问题,导致大医院人满为患,基层门可罗雀,这依然是医疗行业的常态。

墙辉对投中网指出,全国有大小数百万的医疗机构,也有上千家提供医疗信息化的服务商,这导致两个问题,一是医疗资源高度分散,二是相互连接太少,导致效率低下,这是目前整个行业的现状。

比如在一个县城中,县医院、中医院、妇幼保健院的数据都没有互相打通,同样的在一些大城市中,即使是一所大学下辖的数家三甲医院的数据,也无法做到互联互通。“这种分散导致医疗行业目前效率依然较低,自然就衍生出来不少问题。”

因此从政策层面,国家也在推进县、市域医共体、城市医疗集团、专科联盟以及医联体等医疗资源集约化管理体系。基于这一大趋势墙辉认为,熙牛医疗提供的中台服务,可以在国家整合医疗资源的基础上,在县域医共体和城市医疗集团两个层面,进一步进行资源的精细化管理和运营,实现患者和医院的双赢。

医疗的“业务+数据”双中台

熙牛医疗采用双中台理念,构建新一代的数字化医疗健康服务新体系——HBOS(医疗健康业务操作系统)。HBOS面向区域构建的一体化、智能化、服务化的医疗健康生态服务平台,助力智慧医院和县域数字化医共体建设,促进跨区域、跨层级的医院、医生,以及医学知识、医疗能力的双向聚合与流动。

熙牛HBOS产品,基于业务和数据两个中台,打破原有医疗信息化产品以单一业务或机构为中心的设计模式,着眼于资源统一、能力集中、流程定制、数据智能的原则,在底层构建统一管理的数字化资源中心,再将基于业务需求将分散在各个业务中的应用能力集中管控。通过应用能力的标准化与产品化,借助数字化的身份配置,以支持不同机构、不同服务人员的差异化业务流程。正因为这样的设计,HBOS通过一套体系,上至国家医学中心大型医疗集团,下至村卫生室这样的小型机构,均能统一支持,真正做到了流程一体,管理同质,综合化与专科化并存,一体化与个性化同在,千人千面,按需使用。

以目前熙牛医疗最大的客户,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下称“浙大一院”)为例,目前在其下辖的数家医院,已经全部采用了熙牛医疗的信息化中台系统,可以全局进行检查、床位等医疗资源的调配,从管理上也可以从通盘着眼,做全局决策后通过系统直接下达所有医院同时执行。

浙大一院党委书记梁廷波曾表示,“该信息系统打破了多院区的信息壁垒,真正实现了信息的互联互通,最终将以数字化赋能医疗服务,提升患者的就医体验。浙大一院总部一期启用以来,一直贯彻以病人为中心的理念,依托云计算、物联网、大数据等技术手段破解难点,开辟了数字医疗新纪元”。

后续还会将浙大一院与下属12家县联体全线打通,如果有疑难杂症,可以立即联系浙医发起线上会诊,无法处理的病人可以迅速转院,术后再转移至县医院进行康复治疗。

墙辉表示:熙牛医疗的HBOS体系,绝不仅仅是支持单体医疗机构的数字化转型,更重要的是面向行业,打造一个面向未来的医疗健康数字化新基座。通过这个基座,促进跨区域、跨层级的医疗资源高效匹配,创新医疗健康服务场景与模式,构建一个泛健康行业的生态体系。

墙辉对投中网说,通过熙牛医疗的HBOS体系,能真正实现从农村、乡镇、县到省大医院的四级联动,实现医疗资源下沉、分级诊疗、双向转诊、慢病管理等。“我们做医疗信息化,不只是单个医院信息化系统,而是基于国家的产业政策,从医疗健康整个产业布局角度做支撑的。”

熙牛医疗还在HBOS上发布并推进了一些实用的产品,比如智慧慢病、健康社区、云上诊间等,通过融合居民、医生、医院、社区以及药店,以主动服务+积分激励等模式,在居民健康管理手段做了一些创新,使医疗资源下沉落到了实处。

浙江省天台县上线的全国首个县域“云上医共体”,目的就是优质的医疗资源普惠化。天台县人民医院副院长裘银虹曾说:“云上医共体已覆盖全县120家医疗机构。上线近一年来,整个天台县的县域就诊率提高了5.3%;家庭医生签约覆盖率显著增加,高血压、糖尿病等慢病控制达标率提升20.2%。”

墙辉的“中台进化论”

墙辉创立来未来科技之前,在阿里巴巴从业10年,职位从刚开始的P8,一路升迁至副总裁级别的高管,是阿里巴巴“中台战略”的技术负责人。能以基层技术和管理者的职级,晋升至高管的技术人才,在阿里也算是凤毛麟角,一个关键的问题是,以这样的升迁速度,墙辉在阿里期间究竟做了什么?

10年间,墙辉在阿里自然陆续担任了不少职位,但总的来说,主要贡献在于,在阿里规模快速做大之后,对阿里的底层技术架构重新搭建,阿里持续扩大的组织体系,以及400多个业务之间的交互和连接,让整个阿里系统面临四个挑战:稳定性、开放性、可持续演进、大型组织的协同,“所以阿里做的中台跟外面说的完全不一样。阿里内部认为做中台就是完成这四个挑战,让阿里几万人高效地去完成同一件事情。”

今天我们看到手机淘宝能稳定使用、“双十一”上亿人能同时抢购、各个功能之间能顺畅连接等,都是墙辉在基于阿里底层技术架构解决的业务问题。因此在2020年,元璟资本、红杉中国和鼎聚资本也是基于墙辉的出色的个人能力,给创业之初的来未来天使轮投资支持。

2020年末阿里健康的战略投资,则是又一次墙辉个人能力的体现。熙牛医疗原本是阿里健康全资子公司,在墙辉成立来未来科技后,阿里健康提议熙牛医疗直接整合进来未来科技,再加上2.16亿元战略投资,直接成为阿里股东。

阿里与墙辉之间,可以说演绎了“打工人”与企业之间相互成就的圆满故事。在阿里利用中台解决问题的思路,墙辉也带到了来未来科技和医疗行业。墙辉接手熙牛医疗后,把产品的底层架构进行了大规模的调整,系统稳定性的问题马上就解决了。“我们一个系统同时影响4家医院和两个门诊部,系统慢一点或有10分钟不能用,那就麻烦了。”

墙辉将熙牛医疗未来发展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即目前基于中台的基础设施搭建和数字化建设;第二阶段是产业链接,比如将医院与养老机构、药店等连接起来;第三阶段他成为医疗知识产品化、产业化和普惠化。

“我们要把浙一传染科的很多能力进行产品化,然后分发给基层的医疗机构,又比如复旦大学中山医院看肝病厉害,全国这么多医院和肝病病人,这些知识库能不能共享给别的医院?把大量基层医院的诊疗能力提升一个台阶,对中国整个医疗健康,医疗普惠,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与此同时,来未来也会逐步将中台技术产品向其他行业拓展,参照来未来+熙牛医疗的模式,与各行业的解决方案商合作,赋能各行各业的数字化转型。技术中台,是一套针对大型业务系统稳定性、开放性、可持续演进、大型组织协同的整体解决思路,以及配套的技术支撑体系和SOP(标准操作程序),包括配套的培训和迭代服务。

不过强如墙辉,也不是没有头疼的问题。目前来未来科技团队接近500人,80%都是技术研发人员,目前的产品技术,研发进度等都不令人担忧,唯一就是市场拓展方面,将来恐怕还要下一番功夫,好在目前全国前十大医院集团中,已有三家是来未来科技的客户,每年的收入也足够让现有项目的维护和推广自负盈亏,留给墙辉的时间,还算充裕。

墙辉未来还打算继续融资,专门用于基于现有医疗中台产品,向其他行业扩张的复制研发,他强调,来未来科技不是一个做几年就上市收割的事情,因此希望未来的投资人认可他的长期主义,“我不是想做一个几十亿的公司上市,然后开始小富即安了,我们要做就做行业龙头,真正创造独特的社会价值。”

面对墙辉对投资人的要求,一位在本轮投资机构工作的朋友评价,“是个低调,又做事比较实在的人,来未来在我们内部评价非常高。”(文/张楠,来源/投中网)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