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酱酒热”降温部分经销商抛售库存 短线资本退潮行业进入盘整期

subtitle
财经新媒体 2021-11-30 09:01

作者 | 《财经》新媒体 李洪力 编辑 | 潘西

随着市场逐步趋于理性,“酱酒遇冷”的声音开始显现。近日,多名酱酒经销商向《财经》新媒体记者反映,部分品牌酱酒价格出现松动迹象,甚至有部分中小品牌存在价格倒挂的现象,有些酱酒经销商已开始抛货降库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与此同时,资本市场也开始出现降温。众兴菌业中止收购圣窖酒业、吉宏股份叫停收购古窖酒业,两家企业都将停止收购理由归结为受“宏观环境变化”影响。

相关专家对记者表示,此前酱香型白酒的市场供给增长速度已经远远超过消费增长速度,导致酱酒品类价值虚化、价格虚高、品质不稳定。此轮市场降温,酱酒行业将进入盘整期,挤压市场泡沫的同时,行业发展将回归理性。

经销商抛售酱酒库存 部分品牌出现价格倒挂

“卖酒人的冬天来了,喝酒人的春天来了。”河南郑州市白酒经销商刘女士对记者表示,近期,能明显感受到酱香型白酒在渠道端到厂家、再到消费端均开始降温,很多酱酒品牌降价明显,很多经销商开始抛售酱酒。

为了打探真实酱酒市场现状,记者随机采访了数十位酱酒经销商。按照经销商的说法,目前,以茅台系列产品降价最为普遍,包括茅台王子酒、茅台迎宾酒、贵州大曲、赖茅、汉酱等产品均有不同程度下跌。

以茅台(金)王子酒为例,2020年涨价之前,每箱价格在900-1000元,2021年价格高峰时期有经销商最高卖到1600元每箱,目前,该款产品逐步回落,价格在1300元-1400元之间。

河南汇海酒业有限公司创始人徐鹏对记者表示,从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上半年茅系大幅涨价,涨幅区间在50%-80%。就目前市场状况及疫情影响,酱香酒大概率还会继续降价,价格预计回到今年5月涨价前的水平,包括其他香型的主流名酒也将回到合理的区间。

值得注意的是,受市场下行趋势影响,中小品牌酱酒已开始出现价格倒挂。据经销商介绍, 国台国标酒经销商拿货是349元每瓶,市场价都在500左右,但近期市场上该款酒有些地区仅卖到300多元,降幅达30%之多。为了完成销售目标,很多国台经销商正在加速抛货。

事实上,在去年一整年酱酒热潮的驱动下,很多资本也对酱酒市场趋之若鹜,要么通过投资并购的形式入局酱酒市场,或和酒厂合作开发酱酒产品,更有甚者直接通过代工厂做贴牌酒,造成酱酒繁荣的同时,也使得酱酒市场鱼龙混杂。

一位不愿具名的酱酒经销商告诉记者,受去年酱酒热潮影响,不少三四线酱酒推出高端产品来对标一二线酱酒品牌,激发酱酒市场泡沫的同时,造成了酱酒市场的虚假繁荣,随着市场热潮退却,三四线品牌遭遇较大库存压力,低价出货也就不足为奇了。

市场进入盘整期 短线资本退潮

从去年的风光无两,到如今的市场价格“倒挂”,以高毛利打天下的酱酒,为何在短短一年间快速“退烧”?

8月20日,一份由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价监竞争局发布的《关于召开白酒市场秩序监管座谈会的通知》在网上流传。据报道,此次座谈会的主要议题是对资本炒作白酒的问题进行探讨,其中“资本围猎酱酒”成为市场焦点。

财经评论员王赤坤对记者表示,今年可谓是酱香酒“大年”,水井坊、海南椰岛、古越龙山、枝江酒业等酒企均入局“染酱”,在资本持续投入和加持下,酱香型白酒的市场供给增长速度已经远远超过消费增长速度,结构性供给出现过剩,供需平衡被打破。

据了解,酱酒市场遇冷其实早有预兆,从今年下半年开始,很多经销商就发现,手里的酱酒变得没那么好卖了,很多产品处于有价无市的境况,很多产品都是在同行之间倒卖,真正流入到消费者手中的并不多。

事实上,酱酒产能并不低,完全能够满足市场需求,未能真正进入到消费者手中的原因在于市场的投机行为,只囤不喝,囤了再卖的行业乱象屡见不鲜。

白酒分析师蔡学飞对记者表示,酱酒降温首先是因为前期酱酒市场鱼龙混杂,过快过高增长导致渠道库存较大,市场进入盘整期,其次,国家对于酱酒过度资本化的引导在市场层面影响了市场对于酱酒未来增长预期的判断,市场变得谨慎。

白酒专家肖竹青则表示,在监管趋严之下,那些想炒作、想投机的短线资本逐渐退出,留下来的是真正想做酱酒的长线产业投资人,这有利于促进酱酒市场的有序发展。

头部品牌集中加速行业洗牌 躺赢时代不复存在

从今年秋糖开始,关于“酱酒遇冷”的讨论就已喧嚣尘上,业内很多人认为,如果说去年是酱酒集体狂欢的元年,那么,今年则是酱酒内卷式竞争的开始,目前酱酒已经进入了“中场”阶段,未来将加速洗牌。

从市场格局来看,形成了以茅台、郎酒、习酒“一超两强”酱酒格局,而国台、钓鱼台、珍酒、金沙也逐渐成为了酱酒品类的中坚力量,这些酒企都具备一定的品牌号召力,并培育了一定的消费群体。

随着酱酒市场此轮调整,酱酒势必进入更加理性的发展阶段。业内普遍认为,随着酱酒产能增加,酱酒市场趋于理性,消费逐渐向头部品牌集中,三四线的中小酱酒品牌将面临很大的竞争压力,甚至将面临淘汰。

有部分经销商则认为,此次酱酒降温也是检验品牌的实力,是一个优胜劣汰的过程,能够为行业清理掉一些无视市场规律的小品牌。降价或许还会持续一段时间,但到了一定程度就会稳住。

在蔡学飞看来,酱酒热是中国酒类消费升级品牌化与品质化的一部分,这个大趋势短期内不会改变,产区内酱酒以及知名酱酒品牌的价值一直没有改变,未来发展前景依然良好;但酱酒经过几年的高速发展也在分化,规模性名酒企持续高增长,而非产区的中小型的酱酒企业在价格升级之后将会迎来动销难题,酱酒的洗牌正在加速。

王赤坤认为,酱酒行业竞争进入结构性白热化,除茅台几个大厂外,现在的酱香型白酒行业红利期已过,躺赢时代不复存在。白酒和酱香型白酒已经存在历史高位,随着资本的持续投入和加持,整体行业将出现供求反转,目前,整体白酒行业将会出现经营规模、经营业绩和估值的调整。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