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岁末年终,你想要的那个“张公子”,可能不会再来了!

subtitle
老班长 2021-11-30 08:3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老马,你说啥时才能张公子呢?”朱干事几乎是例行性地问。

马干事没有回答,他知道,接下来朱干事还将有例行性的抱怨和例行性的期盼。

果然,朱干事开始了滔滔不绝:“新政出台了,军改基本落地了,接下来不是应该张公子了吗?”

“《军人地位和权益保障法》出台这么久了,明文规定的要让军人薪酬具有比较优势,现在这个比较优势好像没有体现出来啊。”

“物价一直在上涨,公子却一直没有上涨,现在不是生活水平提高了,而是在不断降低啊。”

“好几年没有张公子了,帝都的老爷们也不呼吁呼吁,自媒体的弟兄们也不鼓吹鼓吹,再不来,又有一年要过去了。”

被反复“轰炸”之后,马干事决定拿出点时间和朱干事好好掰扯掰扯此事。

“别在叫张公子了,张公子都已经被叫成敏感词了。”马干事说,“你天天喊张公子,你没有感受到公子在张吗?”

“哪里涨啦?”朱干事回到。

“每一年,你的工资级别都在正常增长啊,还有军龄工资,级别工资,哪个没有涨呢?”马干事提醒到,“今年,还增加了两费两金,实际拿到手的收入增加了不少吧。”

“可是,这些都不是张公子。”朱干事说,“至少不是我想要的张公子啊!”

“你想要什么样的张公子呢?”马干事追问道。

“首先,应该是大幅度的上涨。”朱干事说,“比如像前几次那样,至少能有感觉的。”

是的,不少战友呼吁的张公子,其实并不是正常的、有规律的、按程序的张公子,而是类似于前几次补偿性的或者说大幅度的张公子。

张公子应该是幅度较大的。

按照前几次能被记住的要求来看,没有个30%、50%,至少不能低于15%至20%。对于现在的军官来说,增加1000块钱以下的收入,夺根就算不上张公子。

比如,新政之下增加的两金两费,每个月有1000多块钱,可与10000元的正常工资相比,基本上是没有感觉的。

张公子还应该是额外的,正常的增长很多人是没有把他当成张公子的。比如正常的级别调整、军衔晋升的增长,包括军龄、军衔等等级别的增长,属于薪酬范围之内的,原本就是应有的,不属于张公子之类。

“新政之下,大幅度的、计划外的张公子,基本上没有了。”马干事分析到。

一方面,国家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经济增长速度保持相对均衡的状态,这就决定了正常情况下国防投入也会保持一个相对平稳的增长状态,张公子自然也只能相对平稳了。

另一方面,新政的保障级别已经考虑到常态、有规律稳定增长的问题,或者说保障级别机制的推出,针对的就是原来那种突发性、大幅度增长的问题,新政不支持,也不允许再有以前的那种增长。

“更何况,现在军官的薪酬,相比于绝大部分地区和绝大部分人员来说,其实是有比较优势的。”马干事又补了一句。

“其实,我想要的是能看出比较优势的张公子。”朱干事说出了第二个期盼。

“直白点说,你需要的其实是唯一的、与众不同的增长。”马干事指出,“也就是说,别的职业和系统都不要增加收入,只有军官增加收入,追求的是相对优势、比较优势。”

“或者更简单地说,想当人上人呗?”马干事说。

“不是的,只是想得到尊崇而已。”朱干事赶紧否认。这个老马,也太吓人了,一句话就把朱干事往阶级敌人那边推。

张公子其实是一个大学问。新冠疫情以来,某国就一直在张公子,而且是像朱干事想要的一样张公子,家家户户都先发个千儿八百的美金玩一玩。

效果当然也是很明显的。

一方面是股市直线飘红,大家都有了钱了,又不能干别的,唯一的选择就是股市了。另一方面是码头工人不干活了,东西都堆积在船上,不干活都能发钱,干活干嘛呢?还一方面则是“零元购”席卷全国,先是黑人出手,现在红脖子的白人也出手了,钱都已经没有用了。

朱干事们的想法其实是很正确的,大家都张公子,实际上就相当于大家都没张公子,因为随之而来的一定是物价的上涨,军人的相对优势、比较优势仍体现不出来。

“这种情况也是基本上不可能出现的。”马干事解释道。

一方面,军队规模太大了,牵一发而动全身。几百万的军人,数千万的退役军人,人人都想具有明显的相对优势、比较优势,正常国家、正常时期是很难做到的,况且何谓明显的比较优势,是很难说清楚的。

另一方面,与军队一样,其他很多职业也是很重要的。比如,教育系统直接决定着民族的未来,教师们的收入总不能比军官差太多吧?再比如,科研战线直接影响国家竞争力,科研人员的收入也不宜比军官差太多吧?还比如,政法战线直接保障社会安全稳定,公检法人员的收入也不好比军官差太多吧?至于其他的企业家、商人等等,人家自己挣自己的钱,如何去比呢?

“手心手背都是肉啊,哪个职业和系统都很重要。”马干事拍了拍朱干事的肩膀,又说。

“其实也可以不普涨啊,把张公子倾向最需要人员。”朱干事提出了第三个想法。

“这种想法,其实就是正确的废话。”马干事直接就否定了。“和古龙小说里从意想不到的地方刺出意想不到的一剑一样,都是骗人的把戏,是不可能实现的。”

比如,谁是最需要的人员?军内曾经有过一次调研,张公子到底应该向沿海地区倾斜还是应该向新西兰地区倾斜。偏向沿海地区的理由是,驻军在当地收入比较中处于明显劣势,江浙沪地区军地收入差距惨不忍睹。偏向新西兰地区的理由也很充分,新西兰驻军本就艰苦偏远,还要在收入上少于沿海地区,还有没有天理?最终除了经济特区和少数地区政府拿钱补贴之外,倾斜的想法不了了之。

再比如,确定什么样的倾斜比例?倾斜比例太大了,相当于造成了军内的双轨制,不利于军内人员的正常流动,也容易引发“不公平”的反应。倾斜太小了,又基本上没有效果,达不到解决问题的目的,可能造成“不在乎”的后果。费尽心思出台一个政策,最终却是大家都不认可,又何必去找事呢?

还比如,遵循什么样的原则倾斜?按实际需要来倾斜的话,自然应是重点照顾团营一级军官,因为他们上有老、下有小,又要还房贷,又要送孩子,是最艰难的时期。按做出贡献来倾斜的话,当然是服役时间越长、保障条件越好,这样也才会有晋级晋衔的动力,也才符合努力才能过上好生活的普遍认识。结果自然仍是最需要房子时没有房子,最需要时间时没有时间,最需要金钱时没有金钱,等一切都有了时,却似乎一切都不需要了。

“人生本就没有十全十美的,却要求张公子十全十美,怎么可能呢?”马干事总结到。

张公子其实一直都在,一直没有离开过。只是,一些人想要的张公子,没有也不可能来而已。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