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主打标准化的T3出行正在“滴滴化”:减少直营司机、开放带车加盟

subtitle
红星资本局 2021-11-29 18:17

租车司机和加盟司机没有任何保障、变相强制直营司机转租车司机、直营司机离职后维权艰难……

近日,多位T3出行司机对红星资本局表示,T3出行内部正在进行大规模的司机结构调整。一方面,直营司机人数减少,这意味着放弃了底薪和社保,从与公司的雇佣关系变成了合作关系;另一方面,加盟司机的大量引入,这意味着曾经靠"标准化、统一化、高合规”而迅速打开网约车市场的T3出行,正在变味。

“现在的T3出行,和滴滴差不多!”有T3司机这样形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车、人、管理层层分散

直营司机离职后维权艰难

“我是今年4月离职的直营司机,但是到现在,我都没有拿到1万块的退车押金。”11月24日,前T3直营司机高毅(化名)对红星资本局说。

据高毅介绍,离职前,T3出行要求高毅签署几份包括“工资已结清、放弃劳动补偿、自愿停止社保”等在内的条约,才能正常退押金。但高毅如实写下了“工资未结清,部分款项保留合法追诉权利”的内容,而T3出行以此为由,拒退押金。

除了工资未结清、押金未退外,高毅称平台多收取的车辆维修费、不合理的扣款等也没有退。但当高毅想追回这一笔笔资金时却发现,维权比想象的困难太多。

“T3出行在运营时,采用了劳务外包的形式,层层分散了责任归属。”

高毅对红星资本局说,他的车辆使用协议是和T3出行平台,即南京领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南京领行)签订的;而劳务合同则是和北京易才人力资源顾问有限公司(下称:北京易才)签署的;日常运维管理又是由另一家公司,广州鹏鹏网约车服务有限公司(下称:广州鹏鹏)负责。

就上述款项问题和公司协商无果后,高毅向广州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了劳动仲裁。8月13日,高毅拿到了裁决书。

根据高毅提供的裁决书显示,仲裁委员会认为,没有证据显示南京领行和广州鹏鹏与高毅存在劳动关系,所以相关仲裁请求不予支持。而北京易才则由于违法解除劳动合同、举证不能等原因,被判支付高毅相关赔偿金18000余元,另付工资680余元。

也就是说,广州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仅能就工资未结清、劳动合同争议问题予以裁决,但高毅的其他诉求,如押金未退、多收取的车辆保险费等问题,则无法解决。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南京领行就辩称,“其与申请人(高毅)不存在劳动关系,申请人要求退回押金是民事纠纷,不属于劳动仲裁范围”。

于是,高毅又就相关“民事纠纷”先后向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广州市荔湾区人民法院等递交材料,但是法院均以没有管辖权为由,没有受理此案。

“荔湾区人民法院的工作人员对我说,劳动仲裁下来后满15天,可以向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申请立案执行;多收取的维修费要向荔湾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1万块的押金要向南京的法院提起民事诉讼。”高毅说道,“那这样一来,我作为一个普通的网约车司机,我的维权成本就太大了。”

仅直营司机有社保

不转成"租车司机"就辞退

像高毅这样签署了劳务合同,有底薪、有社保的T3直营司机,正在减少。

红星资本局了解到,近几个月来,T3出行在重庆、郑州、南京等多地都出现了直营司机转租车司机的情况。

早在三个月前,广州的T3出行就出现了强制或软性强制直营司机转租车司机的情况,“主要是通过大幅缩减直营司机奖励的方式,我有几个同事还接到了司管的电话,说是‘不转租车就辞退’”。

据高毅介绍,在转租车前,今年4月初,直营司机的周流水奖励是,大于2000元,抽成30%,外加200元固定收益的奖励。到了最近实行的规则,周流水奖励变为2000-3200元,抽成28%;3200-3800元,抽成31%;且取消了固定收益的奖励。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T3出行在司机端的奖励规则十分繁琐,除周流水奖励外,还有日流水奖励、日冲单奖励、周冲单奖励、时段冲单奖励等。

高毅表示,直营司机的奖励规则经常变,“平均两周就要改一次,现在的奖励政策和去年9月入职比,缩水了一半以上。”

目前广州实行的自营司机奖励规则,图据受访人

11月26日,T3出行对红星资本局表示,“结合网约车行业发展趋势,我们鼓励司机师傅从自营转为租赁车辆,不存在强制转换行为,进一步提升司机师傅的工作积极性和工作效率。”

为什么要从自营转租赁?

11月25日,T3出行租车司机孙铭(化名)认为,自营模式下,司机有底薪保底,跑起来不像租车司机那么有冲劲,T3的利润就低。

“T3成立之初,在不同城市就设置了不同的运营模式。比如在南京、重庆就是自营模式,所有司机按规定每天需要出车多长时间,拿工资、有社保。”孙铭介绍道,“有些城市,一开始就是租车模式,司机按月交租金,然后在平台接单,跑多少拿多少,平台抽成。”

“转成租车模式后,司机和公司就只是合作关系,不再是雇佣关系了。像我们这种租车司机,是没有劳务合同的。”孙铭补充道。

孙铭向红星资本局发来两张合同截图,一张是与南京领行签署的《网约车司机合作协议》,一张是和某运营公司签署的《车辆租赁合同》。

租车司机的协议,图据受访人

孙铭说,“三家运营公司负责招司机,三家租赁公司负责车辆租赁,而T3本身是不负责车辆日常运维和租赁的。”

开放司机带车加盟

想做第二个滴滴?

除了原本自带的自营模式、租车模式外,红星资本局了解到,近期T3出行开始允许司机带车加盟。

“带车加盟很好理解,就是司机自己有车,只在T3的平台上接单而已。”11月25日,另一位T3出行租车司机陈斌(化名)对红星资本局说。

“不过加盟司机只能接到快享订单,而租车司机可以接到快享+惠享订单。”陈斌补充道。“而且加盟司机的抽成比我们高,他们是22%的抽成,我们租车的是20%。”

此前,由于背靠一汽、东风、长安三家央企,T3出行在入局网约车市场时主打B2C(商对客电子商务模式)模式,此次引入外部车辆入驻平台,是否意味着T3出行开始布局C2C(个人与个人之间的电子商务)模式了?

对此,T3出行回复红星资本局称,经过两年多的运营实践,我们对于合规运力管理能力逐步成熟,已经具备有效管理社会合规运力的能力。同时,许多合规的网约车司机也希望加入优质出行平台,为更多用户服务。

据媒体报道,今年3月,T3出行CEO崔大勇表示,为在2021年底实现全业务线日均订单达到300万单的目标,T3出行将采用多种合作推进方式,在自持车辆的同时,推进合作伙伴带车加盟。如,主机厂的出行公司以及其关联的一些4S店集团等购置车辆,带车加盟T3出行平台。

和300万单目标“齐头并进”的,还有T3出行的融资速度。

10月26日,T3出行在北京举办发布会,宣布完成A轮融资,金额达77亿元,由中信联合体领投,应通科技、同程旅游、鸿为资本和德载厚资本跟投。该笔融资超过了曹操出行今年9月份获得的38亿元B轮融资,成为自2018年以来网约车企业获得的国内最大额度单笔融资。加上2019年4月份获得的50亿元融资,T3出行在成立2年多的时间里融资总额已接近130亿元。

图据天眼查

业内认为,在滴滴之后,网约车市场重新迎来洗牌机会,T3出行和曹操出行被视为最有实力的竞争者。今年7月以来,两平台MAU(月活用户)增速均大幅提升,截至三季度末,曹操出行MAU已达1101.5万,T3出行为986.7万。到今年9月30日,T3出行日订单峰值首次突破200万单,与其今年二季度日订单峰值相比,环比增幅超过100%。

在这个档口,更大更强的市场规模和运力水平,成为决胜的关键。

相较轻资产的C2C模式而言,B2C的直营模式虽然更便于管理,但重资产下不便快速扩张。成本和增长的双重压力下,T3和曹操都开放了加盟模式,允许引入外部车辆入驻平台。

“现在的T3,和滴滴差不多!”陈斌这样形容。

4个月被罚26次

9月驾驶员合规率T3倒数第一

“C2C的平台撮合模式有它先天的天花板,3100万私家车的标准根本没办法统一。”2019年,崔大勇曾这样公开表示。

也正是靠着“标准化”“统一化”“国家队”“高合规”的差异化战略,T3出行迅速打开了网约车市场。红星资本局此前报道,在T3出行的标准化服务中,T3为乘客提供统一的车辆、统一的logo喷漆、统一的司机服装、统一的导航、以及统一的多摄像头监控。

那如今T3引入加盟模式,是否会削弱这一差异化竞争优势呢?

对此,T3出行回复红星资本局称,“引入部分社会合规运力,并不会对标准化服务等优势造成影响。我们对B端运营商进行严格管理,执行统一的服务标准,保障用户体验和服务质量。我们还在推进新加入司机的培训工作,确保服务规范落实到位。”

然而,长期以来,网约车市场的规模和合规问题就如同硬币的两面,难以兼顾。当T3选择了“滴滴式”招揽司机后,在获得规模收益的同时,就必然要面对和需要解决滴滴曾经遇到的合规问题。

9月1日,交通运输部会同中央网信办、工信部、公安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等部门,对T3出行等11家网约车平台进行联合约谈,约谈指出,近期,部分平台公司通过多种营销手段,恶性竞争,并招募或诱导未取得许可的驾驶员和车辆“带车加盟”,开展非法营运,扰乱公平竞争市场秩序,影响行业安全稳定,损害司乘人员合法权益。要求各平台停止恶性竞争、自查违规行为。

根据交通运输部数据,9月份T3出行订单量较上月增加37.6%;接单车辆合规率为82.9%,较上月增长1.5%;但接单驾驶员合规率仅为44.2%,较上月骤降31.6%。9月订单量超过30万单的网约车平台共16家, 其中T3接单驾驶员合规率不仅是最低,也是下降最快的。

10月份情况有所好转,接单驾驶员合规率为74.3%,较上月增长30.1%;车辆合规率无变化;但订单量较上月下降3.9%。

图据交通运输部微信公众号

数据背后,是一张张T3出行违法运营的罚单。

天眼查显示,2021年8月-11月,南京领行收到来自合肥、温州、深圳等地的共计26次行政处罚,全部和驾驶员或车辆未取得相关运营资质相关。

图据天眼查

另据江南都市报,8月26日,因违反《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T3出行南昌分公司将被处罚。彼时,该公司有633辆车,招募司机399人,其中有30%的司机,尚未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

究竟如何落实对供给侧司机的有效监管,T3出行回复红星资本局称,“首先,无论是哪种模式的司机,我们都会进行严格管理,执行统一的服务标准,保障用户体验和服务质量。我们还在推进新加入司机的培训工作,确保服务规范落实到位;其次,自上线以来,T3出行APP就完备了行程录音等功能,不断完善对司机服务的监管。”

T3方面表示,当前网约车行业的竞争逻辑已经从此前的“烧钱模式”转变为以安全、合规为导向的经营模式。补贴是平台进入新市场后进行拉新的必要手段,但长远来看,乘客端的补贴会逐渐失去作用,合规运营才是市场竞争核心。目前,T3出行是前五大网约车平台中订单合规率最高的平台。未来将通过尝试会员制的方式,满足消费者多元化需求。

很显然,T3所说的,和T3所做的,不太一样。

红星新闻记者 俞瑶 谢雨桐

编辑 杨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