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实体店难支撑,消费者笑了,没过多久,消费者连网店也消费不起了

subtitle
高三陪读妈咪谈教育 2021-11-29 17:55

实体店的东西贵,所以消费者一窝蜂去网店买东西,觉得这样会让实体店的东西价钱降下来,但很显然是不现实的,因为实体店的房租贵,如果和网店一样拼价格,显然实体店是很难开下去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面对众多的网店平台,消费者觉得有地方买便宜货,但是经过本轮的双11之后,消费者彻底看到,目前就算是网店,也很难消费得起了。就拿小编来说,现在买东西都不敢去某宝,只能去某多多了,不过坑依然很多。

这里不和谁抬杠,也不说什么大道理,我们来理理这个逻辑关系,首先我说明,我不是什么经济学家,也不懂什么理论,我只说我从小到大看到的事实。

之前我们村里有个不干农活,只管去邵阳进布回来卖,有点秃顶的摊贩,因为他不像村里人一样种地,所以村里人都说他懒,加上大家去他家买布,他赚了村里人的钱,所以大家也恨他。

大家恨他的时候,就将他需要买的米和菜,鸡和肉提高价钱。

因为他是商贩,很会还价,村民总是多赚不到他一分钱,这点更招村里人恨了,连我爸这个老实人都说他太精明了,不喜欢他。

但每年我爸都要卖给他十几只鸡鸭和一些兔子,换回我们几个的学费,我还记得,只要我们家急需钱,总能到他那借得到,有年冬天来了,我姐没棉衣可穿了(我姐的给我穿,我的给我妹,由此往下递了),他还主动赊给我爸几尺布给我姐做棉衣(印象中,村里人除了两个老师,几乎家家户户都赊过他的布)。

虽然如此,大家还是不喜欢他,因为大家感觉他的钱就是卖布赚到的,村里人在他那买布,他就是赚我们的钱,他的积蓄里,都有我们的血汗钱。

当他第一个在村里建洋房时(那时候村里都是木房子,有的还是风雨飘摇的百年祖屋,有的几家挤住在一起的都有),大家都恨得牙痒痒,当他叫村里的工匠去做事时,大家都想尽办法占便宜,不过他做生意见多识广,总能识破,不按他的要求,不达到他的满意不罢休。

工匠虽不服,但也依了,因为想赚这份钱养家,那时候钱难赚,大家在他家做工赚到钱后,尝到甜头的村人希望有多几个这个的东家请自己去做事。

于是他们就去找摊贩,说你天天在外消息多,看哪有人要做工么,给大家介绍介绍。

摊贩答应了,没过多久答复说,他的另一个同行家里也要建洋房了,已经给他们联络上了,就去那吧。

于是,村里人又能多赚点钱回来养家糊口了,大家都很高兴,结工钱那天就像过节,大家都往家点平时舍不得买的东西回来给孩子们吃

我第一次吃苹果就是一个本家大伯在摊贩介绍的这个东家那做事,赚了钱奢侈一回买了几个苹果回来,由此我得到了桔瓣那么大一小块,(话说第一次吃苹果那真是感觉又香又甜,一小瓣苹果我是舔完的,因为舍不得吃)。

后来,摊贩又将村里的匠人介绍去邵阳他的批发老板那干活,后来这伙人成立一个建筑小队,在邵阳站稳了脚,并以倍数发展,最后几乎每家每户都惠及到了。

但是,大家赚钱回来后,就不愿意去摊贩那买布了,理由是他太精明,不过等大家去别人那买时,方才发现别人比他更精明,但因为看不惯他比自己有钱,村里人宁愿在别人那多花一两角,也不愿意在他那买了,除非没钱买需要赊,才来他的摊位前。

村人这些主动,那摊贩也不计较,当村人赶集等到散场还卖不掉手中的鸡鸭蛋菜着急时,他会出手买下,当有人没空上街时,央他到集市上带个东西,他也照样给带,当人赶集需要寄存东西,或者暂时托管一下娃时,他也满口答应。

这些无足轻重的事,村人都觉得理所应当,有时连谢一声都不愿意,大家并没有因为他给自己行了方便而感激他,反而在听到他要到镇上买地皮建门面时,都嫉恨得不得了,都在暗地里说这秃子都是赚别人血汗钱才有的今天。

不过对于村人的这种表现,摊贩也不在意(或许是他不知道,因为这些话大家都是背地里说的,当他面不说这些,村人说这些话的时候并不避着我们小孩子,所以我才得以知道这些),照例叫村里人给他干活。

记得那一年正是香2007年,那年的钱最难赚,许多工匠无事可做都呆家里,眼看家用一天不够一天而发愁。

就在这当儿,摊贩将村里的工匠都叫去给他建门面,那门面挨着建了是一长溜,在摊贩的极力推荐下,村里的劳动力大都在那找到了事做。

记得那一年,我那买苹果回来的堂伯就拿在那赚的钱盖了个木房子,虽然没钱装墙壁,但用竹片围起来也能住人了,堂伯自此搬离那四代同堂的老宅,从此有了独立的夫妻房间,再不要一家五口睡一屋了。

对于这些,当时的人们,连那个堂伯都没感觉到这是摊贩带给自己的好处,而是觉得这是自己理所当然得到的,因为自己出力气赚的钱,所以也都依旧妒恨着那个比自己有钱的摊贩,

记得直到摊贩终老,人们还左一个”秃子”又一个“秃子”的喊,大家只说这摊贩赚钱赚够了,并没有记得他一点好。

如今电商兴起,村里人再不需要摊贩和实体店了,大家坐在家里拿起手机就能买到各种需要的东西,再不让镇上的店铺,过往的摊贩有钱可赚,

镇上的店主陆续关了门,都加入了和村人一样的打工行业,打工的一多,竞争也就大了,竞争大,就职岗位就少了,就业岗位一少,赚钱的机会就少了。

赚钱的机会少了,就买不起房买不起车,买不起该买的东西了,最后,钱都去了电商巨头手里,这些人我们都不认识,我们再也无法给他们取绰号,当然,我们也更穷了。

更穷的我们谁也不用嘲笑谁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9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