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柔弱母女家中遇害,警方追凶25年终擒凶手,为何没判死刑?

subtitle
白日萌硕 2021-11-29 16:32

安徽宁国市,有个富裕的饭店老板叫“徐涛”,他结婚生子,家庭美满,事业有成。

2018年3月21日,这个饭店老板开着小汽车,停在了安徽宁国市的宁国大道路边,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突然之间,来自于上海的精锐刑警,强行破开车门,大喊一声:“铐起来!”

上海警方为了破获上海“一号大案”,追凶追了二十八年,跨省追捕,精心策划,总算抓到了凶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上海“一号大案”凶手王某,化名徐涛)

关于此事的详细经过,要从1990年说起。

上海青浦县(已改为区)的顾先生,是普普通通的上班族,娶了年轻漂亮的妻子卓女士,生了个活泼可爱的女儿。

顾先生为了家庭,每天工作到凌晨五点半才回家,生活劳累而又充实,每当想到才三个月大的女儿,内心满满的都是幸福。

1990年6月14日佛晓,顾先生拖着疲惫的身躯下夜班,回到了他青浦县的家,从一楼爬到五楼,拿出钥匙打开门。

顾先生没有看到卓女士出来迎接,家里静悄悄的,安静到落针可闻。

这个时间段,安静也是正常的,顾先生并没有太在意,当他走到客厅的时候,却看到家里翻箱倒柜乱糟糟。

紧接着,顾先生在餐桌旁边,看到了一堆带血的玻璃,他心里暗暗推测,是不是女儿受伤了,所以妻子找东西包扎?

顾先生喊了妻子卓女士的名字,却没有听到回应,下意识地认为,老婆可能是带着孩子去了医院。

因为内急,顾先生走到了洗手间,结果却看到地面上有拖把拉动的痕迹,明显是为了拖去地上的鲜血。

顺着血迹往前看,妻子卓女士躺在地上,早就没了呼吸,三个月大的女儿,暂时也不知道哪里去了。

在这刹那之间,顾先生如遭雷击,原本幸福快乐的家庭,顷刻间就坍塌了,当他反应过来之后,嚎啕大哭,呼天喊地。

这犹如一场噩梦,让人痛到歇斯底里,顾先生悲痛大呼着离开洗手间,急忙去拿家里的电话,打110报警。

顾先生心里大喊着,孩子呀孩子千万要活着,如果家里的妻子和女儿都离开这个世界,我这个当丈夫当父亲的,还怎么面对以后的生活呢?

警察很快就来到了楼下,当他们从一楼爬上五楼,走进顾先生家里的时候,意识到这是一场恶性入室杀人案。

警方封锁现场,寻找凶手留下的痕迹,当他们拉开卧室的衣柜时,看到了不幸的一幕。

那三个月大的女婴,躺在衣柜里没了生机,惨遭凶手杀害。

到这时候,警方推测出,凶手入室之后,先是杀了卓女士,然后杀了三个月大的女婴,藏在了衣柜里面。

法医很快就给出了鉴定结果,卓女士是机械性窒息死亡,女婴是颅脑损伤死亡。

从法医给出的鉴定来看,凶手作案手段是凶残的,居然用暴力手段残害女婴。

本案还有一个重大疑点,那就是警察在顾先生家里,找到了凶手留下的字条和指纹,上面写着:我终于报仇了。

乍一看,纸条说得似乎是复仇案,可顾先生老实本分,跟谁也没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凶手为何如此残忍呢?

此案很快就轰动了青浦县,小城发生重大命案,人们对此议论纷纷,猜测顾先生是不是惹到了什么人,又或者因为钱的事情,跟谁有了矛盾。

一传十十传百,此案很快就传遍了上海。

市公安局早就派出刑侦专家,全力侦破此案,青浦警方踏上了漫长的追凶之路。

此案因为发生在6月14日,所以被称之为“6·14”大案,上海警方将其列为“一号命案”。

为了侦破该案,县公安局成立专案组,大批警力参与其中,展开地毯式地搜索。

警方在追凶的过程当中,有路人提供线索,说是有个学生,曾经打听顾先生的住址,当天晚上就案发了,二者是否巧合呢?

根据这一关键线索,猜测凶手可能是学生,所以警方就锁定了附近的学校,很快查到了青浦某职业学校的学生王某,认为此人有重大嫌疑。

而王某在事发当天的活动轨迹,跟那杀人犯高度吻合。

当警方找到职业技术学校的时候,却得知王某已经离开学校多天,无论是同学还是老师,都无法联络到了王某。

刑侦专家又经过多方追查,确定了那潜逃的王某,正是6月14号那天,杀害顾先生妻子和女儿的凶手。

可顾先生说,自己根本就不认识王某,更谈不上什么矛盾,可凶手为何在案发现场留下纸条,说报仇的事情呢?

1990年7月26日,青浦检察院批准逮捕王某,警方万万没想到,此案的追凶之路,会长达二十八年之久。

从上海发出的A级通缉令,很快就传遍全国,追捕6·14大案的凶手王某。

一年两年三年四年,王某犹如消失了一般,警方苦苦搜索,依旧难抓其人。

此案成了上海警方肩膀上的压力,更是刑侦专家心里久久卸不掉的包袱,尤其是受害者的家属顾先生,常常去市里询问破案进展。

警方后来说,此案犹如是心里的大石头,顾先生每次去警局,就会让“石头”加重几分。

该案的负责人,前后换了七任,负责追凶的警方人员,也来来回回换了好几批。

青浦县也改成了青浦区,虽然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但警察一直在追捕凶手王某,这成了青浦警方办公室的厚重卷宗,每天都紧盯着相关线索。

随着网络基础建设的成熟,这为警方办案,提供了巨大的帮助。

2011年,负责该案的刑侦支队,在全国梳理相关信息。

只要抓不到凶手,614专案组就会一直存在,双方一明一暗,都牵挂着彼此。

相比于上世纪,警方可以通过技术手段,展开跨省追捕,各种关键的证据,犹如是变速器里的挂挡齿轮,等待着严丝合缝的那一天,等待着跟王某高度吻合的嫌疑人出现。

2017年,警方又获得了更多的技术支持,青浦警方接连破获大案要案,抓捕了多名在逃的犯罪嫌疑人。

虽然没有找到王某,但警方对6·14大案的破获,有了新的针对性手段。

2017年8月,警方的关键人物出现!

有一位名叫李庆的公安局领导,曾经负责过6·14大案,那是一直是他心里的石头。

李庆身为领导,他在退休之后,再次去往青浦刑侦支队,想要再次接手6·14大案,缉拿凶手王某。

李庆再次回到了他心心念念的那个岗位,再次拿起了当年没有破获的重大命案,这是他心里难以卸掉的包袱,肩膀上顶着巨大的压力。

好在是,警方相比于上世纪,拥有了大量的科技手段……

在李庆的笔记上,始终记着王某的名字,始终记着各种关键性的证据。

和李庆搭档的,是青浦的警察俞雄辉,他们通过最新的技术手段,梳理网络上高度相似的人,大海捞针,不抓凶犯,决不罢休!

2018年3月9日,俞雄辉锁定了一个名叫“徐涛”的人,跟凶手王某的信息高度吻合。

那徐涛住在安徽宁国,上海警方立刻通过安徽警方,获取了此人的生物信息。

四天之后,老警察李庆和俞雄辉一起,赶赴安徽宁国,拿着徐涛的资料回到上海,对比当年的6·14大案线索。

当李庆从同事手中拿到检测结果的时候,内心非常的激动,追了整整二十八年,总算是了锁定了王某!

接下来的事情,则是青浦警方的领导亲自带队,赶赴安徽宁国,在“徐涛”所居住的小区周围布控。

安徽警方抽调警力,协助这次重大抓捕行动,通过当时的技术手段,轻轻松松就摸清了王某的生活规律。

3月20日,随着夜幕降临,警方从多个方向,进入了“徐涛”居住的小区,并且在小区的每个出口,安排警力把守。

警方等了一夜,等候“徐涛”所驾驶的车辆出现。

足足等到了九点四十五,看到了一个中年人,长得跟“徐涛”高度相似,而且开车离开了小区。

便衣警察开着车,一路跟在“徐涛”的身后,一直跟到了宁国大道的某酒楼门口。

那“徐涛”在路边驻车,掏出手机打电话,突然看到自己被多人包围,车门拉开之后,整个人就被拽了出去。

所谓的“徐涛”正是二十八年前的学生王某,他在听到警察的上海口音之后,就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抓。

尤其是警察说“铐起来”的时候,王某就已经预知了自己接下来的命运。

李庆到这时候,总算是放下了心里的大石头,对顾先生总算是有了个交代。

经过突击审讯,王某这才交代了杀人动机,和那天的杀人经过。

按照王某的说法,他那年才十七岁不足十八岁,上学的时候贪玩,在学校里的成绩非常差,整日游手好闲,不思进取。

顾先生家里有一台“小霸王”游戏机,弟弟常常去家里玩,这在当时是很正常的事情。

王某常常跟着班级里的同学去玩游戏,而那同学正是顾先生的弟弟,俩人玩游戏的地方,也正是顾先生家里。

王某非常喜欢那款“小霸王”游戏机,他在游戏里沉迷,多次去顾先生的家里打游戏。

可王某每次去的时候,都没有碰到卓女士,以及那刚刚出生没多久的女婴。

案发那天,王某又想玩游戏,虽然没有同学陪同,但他难以按捺自己对那台游戏机的渴望。

王某独自一人,进入了顾先生家里,看到门是关着的但并没有上锁,他推门而入之后,就去找那台小霸王游戏机。

而王某翻箱倒柜的时候,卓女士从屋里走了出来,俩人望向了对方那张陌生的脸。

卓女士被吓了一跳,家里来了个不认识的男人,而且将柜子搞得乱糟糟,于是大喊抓贼。

这可把王某给吓坏了,他下意识就跑过去,想要摁住卓女士,堵住对方的嘴。

而卓女士受了惊吓,慌忙用力推开了王某,踉踉跄跄就退到了厨房当中,她认为家里来了不速之客,所以慌忙拿起了切菜的刀具,想要自保。

王某抬手夺刀,以他的力气来说,轻轻松松就把卓女士给摁倒了厕所里。

卓女士拼命反抗,王某则扭过卓女士的腰,从背后抱住了对方,然后用用手捂住了对方的嘴。

王某另外一条胳膊,为了让卓女士“安静下来”于是勒住了对方的脖子,按照他的说法,卓女士几分钟之后就没了动静,胳膊不用使劲,就能扶着卓女士躺下。

到这时候,王某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可怕的想法,那就是他杀人了,犯下人命案。

过了一会之后,王某脑子里有了主意,开始伪造杀人现场,他拿来了纸条和圆珠笔,在上面写下:“我终于报仇了!”

之所以这样做,王某是为了迷惑警方。

紧接着,他又拿来外套,去清理地板上的鲜血,做完这一切就准备离开。

可突然之间,王某听到卧室里有小孩的哭声,他赶紧打开门查看,看到了顾先生三个月大的女婴。

王某心里想着,如果小孩一直哭的话,可能会引来左邻右舍的怀疑,于是他打开了旁边的柜子,把小孩给扔了进去。

从那之后,王某一路潜逃,躲过很多地方,想要躲开法律的审判,尤其是前几年,日日夜夜提心吊胆。

后来,王某有了新的身份证,也有了喜欢的姑娘,和对方坠入爱河,组建新的家庭,还生了俩孩子。

王某的生活似乎是美满了,可青浦顾先生幸福的家庭,却破裂了多年

警方询问地上的血迹,是从何而来呢?

王某则说,是在夺取卓女士手中刀的时候,手臂被刀所伤。

警方又问那新身份证,是从哪个地方来的?

王某则解释说,那时候还没有身份证,他杀人之后跑过很多地方,足迹从南到北再到西北的荒漠戈壁。

犹如乞丐一般,靠着乞讨为生。

因为认识了新疆当地的朋友,所以去饭店里打工做厨师,1997年的时候,王某说自己是孤儿,一直生活在新疆,没有父亲也没有母亲,听说要办理身份证了,他想让大家帮忙办证。

餐厅里的老板,对王某印象不错,于是帮助王某办理了新疆的身份证,用了徐涛的名字。

王某有了新的证件,他为了赚到更多钱,所以跟熟悉的朋友合伙,在烟花柳巷开发廊。

可这毕竟是非法场所,发廊开了没多久,就有警察带着证件登门,抓走了发廊里的负责人,以及那些风尘女子。

王某被关在监狱里半年之久,那半年日日夜夜胆颤心惊,生怕被查出真实的身份。

刑满释放之后,王某变得更加大胆,认为这个“徐涛”的假身份,能够掩护自己的过去。

远方不是家,沙漠更寂寥,王某在新疆呆的久了,所以想念故乡的亲人,虽然不能够回到老家,但至少可以去故乡附近的大城市。

1999年,刚刚过完春节没多久,王某拿着“徐涛”身份证,去往杭州生活。

人生地不熟的又没有朋友,王某孤身一人,在西湖边做起了卖花的小生意。

可卖花的收入太少,王某生活拮据。

某天,有人订了很多鲜花,让王某送到某某公司。

王某心头大喜,去了那个公司之后,看到了装修气派的现代化建筑,他在办公室里,又看到了一块价值不菲的名表。

眼瞅着周围没人,于是王某就拿了那块表,想要通过黑市售卖,换一笔钱。

丢表的人报警,警方则很快就抓住了王某,经过法院公正的判决,王某又蹲了监狱。

过了一年半的时间,王某再次离开铁窗,他为了养活自己,所以去酒店里做厨师。

王某有一定的商业头脑,通过做厨师积攒的工资,创业开了火锅店,获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有钱有地位之后,“徐涛”结婚生子,长期在妻子的老家宁国市居住。

王某非常珍惜他的生活,他埋头苦干将一家店扩展到三家店,成为当地的小老板,每年少说也能赚个百十万。

虽然说,王某过上了富足的生活,但他的内心,始终暗藏着惶恐。

每当周围无人的时候,尤其是到了夜半更深的时候,王某眼前总会出现那一场命案,出现那受害者的惨状。

王某常常做噩梦,梦里大批警方砸开了卧室的门,掏出手铐就锁紧了手腕。

王某有一次去上海出差,他开车路过了青浦,朝着当年杀人的地方,远远看了几眼,也不知道要跑到什么时候,也不知道警方何时登门。

到此时,青浦警方正式破获了6·14一号大案,抓获犯罪嫌疑人王某。

青浦区政法委副书记陈卫国,曾担任刑侦支队的支队长负责该案,他说这些年来,一代又一代的青浦公安,经过不懈努力终于侦破了该案,我们还了被害人家属一个公道……

(宣判上海“一号大案”王某)

2019年4月,上海市第二中院开庭,王某站在了被告人的位置,供认了他的犯罪经过。

经法院公正的判决,判处王某无期徒刑。

之所以没有判死刑,是因为过了“追诉时效”,另外又考虑到别的法律因素,所以才判处无期。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