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和上位第三者较劲,她儿子学霸,我女儿学渣,可我赢了

subtitle
唯美情感物语 2021-11-29 15:3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来自湖南的刘英姿自从发现,前夫和第三者生的儿子,跟女儿读同一所学校,可成绩却比女儿好太多后,为了赶超对方,她使出各种绝招打造女儿——

1

2018年11月,当得知闺蜜小娇的女儿红红跳楼身亡时,我惊出了一身冷汗。

小娇悲痛欲绝地和我哭诉:“都怪我,是我逼死了孩子。”

闺蜜小娇是我的死党,她的哭诉令我不由想起我女儿苗苗,想起了我和她这些年打铁一样的忙乱。

我叫刘英姿,是湖南湘北一个三线城市的银行中层干部。我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丈夫方伟南是我的高中同学。

当时家里条件都不好,为让我能顺利上大学,他蓄意落榜,靠一部二手照相机走乡串村给人照相洗相,供我到大学毕业。

大学毕业后,我进入银行工作。为报答他,我出资送他去学习了摄影,参加摄影比赛并拿了奖,圆了他的人生梦。手上有积蓄后,我又出资为他开了一家影楼。

由于我们是最早开影楼的人,生意非常好,我俩也风光完婚。1993年,我们的女儿苗苗出生。

没想到,苗苗3岁时,方伟南竟出轨了影楼里的女化妆师兰妮。等我发现时,他们已悄悄有了儿子皮皮。

如此狗血的剧情竟发生在精明强干的我身上,我真不知道是该委屈还是该大笑。我执意离婚,并要了女儿的抚养权。

我带着女儿搬进了单位分的住房,开始了我们母女的新生活。

不久,在一个朋友的婚礼酒宴上,我见到前夫的现任妻子兰妮抱着她与方伟南生的儿子皮皮,正被人众星捧月般围着逗乐。皮皮发出“咯咯咯咯”的笑声,刺得我的耳朵生疼。

而我手里牵的苗苗,只有偶尔几个熟人打打招呼。我自认不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人,可这一刻,我心里不平衡了——

我是名牌大学毕业,有着令人羡慕的工作与薪水,而她兰妮,只有初中文化,且是小三上位,为何是她的儿子成为焦点,我的女儿却备受冷落!

出了宴会厅,我在心里告诫自己:一定要好好培养女儿,让她成为人中之凤!

2

为了让苗苗有个好的起跑线,尽管收费高,我还是把她送到了辖下那家有名的幼儿园,并从小开始跟着名师学习舞蹈。

2000年,苗苗开始念小学。特长方面,她会唱会跳,可学习成绩却只是中等偏上,无法拔尖。一、二年级时,我以为是学校好,尖子生多,苗苗一下竞争不上去,便只是反复督促她把学习提起来。

2002年,方伟南母亲过生日,他接女儿和他们一起回老家庆祝。晚上回来时,女儿高兴地对我说:“妈妈,皮皮弟弟和我一个学校上学呢,而且他学习特别好,每次考试都是班里前三、年级前十名,好棒哦!”

方伟南影楼的生意还是一如既往地好,他能把儿子也送进这所学校,我一点不意外。此时苗苗已读三年级,尽管我用尽办法每天督促,可她的成绩依然平平。

听到她毫不吝啬地夸赞前夫和小三的儿子,我心里五味杂陈,难受极了——

不行,我一定要把女儿培养的比他们的儿子更好,为自己争口气!

闺蜜小娇得知我的遭遇后,向我传授了不少“育儿秘籍”,末了她说:“要想把成绩提上去,当妈的就要有‘狼性’,要能狠得下心,严格管教。另外,也要将孩子的学习系统化!”

闺蜜小娇的女儿红红和苗苗同岁,在她的“高压”管理下,红红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小娇的“手腕”,自然成了我效仿的榜样。

我想,随着年级的上升,难度的增大,皮皮的成绩不一定会一直这样好。

那之后,我不辞辛劳,一下班就接苗苗往培优中心赶,一直等到她结束两个钟头的补习,才匆匆领着她回家做饭。

周末也不例外,我放弃了与闺蜜们的逛街和聚会,一心扑在女儿的学习上,按时陪着她进行各种校外课程。

离婚时,方伟南跟我协议约定,他每周探视陪伴女儿一天,尽管我和他早已恩断义绝,可这些年,他对女儿还可以。

见女儿连见他的时间都没有,他跟我提出抗议:“孩子还小,不要拔苗助长,剥夺了她的童年!”

我轻蔑反击:“快乐的童年,需要以一个完整的家庭为基础,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种话呢?她现在不努力,若我倒下,她还能依靠谁?”

方伟南自知理亏,不再说什么。

令我苦恼的是,尽管苗苗参加了各种培训,成绩依然像平静的池水,总是不见升起来。她虽乖巧,校内校外不落下一节课,但就是不见成效。

我在一旁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她倒跟个没事人似的,慢悠悠地上课、下课,完成任务般。而兰妮的儿子皮皮却并没因年级上升而成绩下滑,依然遥遥领先于苗苗。

我很不甘心。苗苗是我生的女儿,完全应该继承我的基因。从小学到大学,我的成绩可是一直名列前茅,从没让父母操过一点心。我不觉得女儿就这么差劲,应该是没有找到正确的学习方法。

于是,我来回给苗苗换辅导班,只要听说哪里的培优机构更好,再远、花再高的费用我都会送她过去。

可无论我多么使劲,苗苗的各科成绩都不见什么起色,只是一味地配合,跟着我到这到那,不慌不忙。

看着泰然处之的女儿,我恨不得给她几个耳光,可她是我的心头肉,我又舍不得打。很多次,我按捺不住地吼她:“你到底有没在听课?”

她怯怯地答:“有啊,我有在听啊。”

“那你都听到哪里去了?”

“我……我不知道。”

看着女儿那委屈的样子,我实在是拿她没办法,只能花更多心思盯紧她的学习。

小升初时,为让苗苗成绩赶上去,我停了她唱歌跳舞的兴趣班。在我看来,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都上不了台面,只有文化科目才是正道。

苗苗倒也不恼,唱歌跳舞虽是她的强项,但也不见如何着迷,好像她就没有什么追求似的。

我加大了她文化科目的培训课程,只希望女儿能考上市重点高中,能盖过兰妮儿子的风头。女儿一一接受。

然而,事与愿违。

3

2009年,女儿虽考上了市里的高中,却不是那所市重点。偏偏,2011年,从未上过任何辅导班的兰妮儿子皮皮倒考上了重高。

更令我气不打一处来的是,就在这其间,市里主办了一场作文比赛,主题是“母爱”。皮皮写《我的妈妈》被评了优秀奖,而苗苗写《我的妈妈》却连入围也没有。

女儿难得有时间去方伟南家吃顿饭,听她说兰妮还在吃饭时拿出那篇文章,读了好几遍。

这话听得我火冒三丈,无处发泄!我再次压抑不住地吼女儿:“你脑袋里装的是不是棉花?怎么总是让那个皮皮把你给比下去了?妈妈为你做了那么多,你就一点不明白吗?”

“我明白。”女儿答得倒响亮。

“那你为什么连作文都写不好?”我歇斯底里。

“我……我……”

我快要被女儿气疯了,好想哭,可我顾不上伤心,忙请来专业老师给女儿辅导作文,又花天价请各科培优,恨不得像吹气球样把苗苗的成绩鼓起来。

我没有太多时间了,女儿转眼已进入了高三,成败一举就靠这最后一年了。为方便照顾苗苗,我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工作上多次亮了红灯,一次次挨上司批。

我所做的种种,就一个念头,希望女儿高考创造奇迹,考上一所985学校,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为我在方伟南夫妻俩面前出一口气。

看得出来,苗苗在这一年也很努力,我的各项安排,她都一一照做。可尽管如此,2012年,苗苗还是只考了一个普通大学。而两年后,皮皮却传来了考上北京985大学的消息。

本来,苗苗只考了个普通大学,又一次令我失望后,我就对她失去了信心,也就泄气了。

可一听说兰妮儿子考的是985大学,想到方伟南夫妻俩肯定在人前得意洋洋,神气坏了。我又不淡定了,这再次激起了我的斗志。

不行,我不能就这样罢手,我一定要女儿为我扳回一局。

我给苗苗打电话:“苗苗,我告诉你,你不要到了大学就放松学习,而且要更加用功,我不靠你工作给我赚钱,你必须继续努力,为考研做准备。高考你没发挥好,没考上985,考研你就要争口气,考个985研究生出来。”

电话里,苗苗“嗯嗯嗯”地答应着,但我知道她只是嘴上应承,不会付出实际行动,我太了解我的女儿了。

为逼女儿考研,我多次去往她的学校,来个突然造访,就看她有没认真对待备考。当发现她只是拿些备考资料来应付我时,我在她的宿舍里大发雷霆,并威胁她说:“如果你不考研,我就断你的生活费,看是你硬还是我硬。”

我哪会真断女儿的粮,那不是逼她退学吗?我这样做,无非就是希望她好好念书,然后考研考博。

所幸苗苗当真了,开始捧着考研资料啃起来。为让苗苗有个好的考研环境,我又在学校旁边给她租了个小公寓,并请了一个亲戚兼保姆专门负责她的饮食起居。

亲戚照顾苗苗的同时,还帮我监督她的考研进程,有任何风吹草动都会第一时间给我反馈。

然而,令我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几乎在我眼皮底下的苗苗竟放弃了考研,2016年,大学毕业后的她,投奔了已在北方一个海滨城市安定下来的学姐,直接在那边找了份工作,像只飞出笼子的鸟,脱离了我的掌控。

4

苗苗的自作主张气得我七窍生烟。如果她在我身边,我真不知道是否还能控制住自己不打骂她。可她人已到了千里之外,我再心急也是鞭长莫及。

苗苗自然清楚我的脾性,她在电话里嘻嘻哈哈,从不与我正面冲突。但我还是不死心,无论我好言软语还是威逼利诱,苗苗都不肯答应回来继续考研。

这边,我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那边,兰妮的儿子皮皮因成绩优异,被美国一所名校录取。

这下,我彻底炸毛了,就是绑也要把我的女儿绑回来考研。否则,就是死,我也咽不下这口气。

我向单位告了假,打算亲自跑去把女儿“捉”回来。

然而,就在我准备动身前往叫回女儿时,噩耗传来,闺蜜女儿红红跳楼了,当场身亡。这是谁也没有料到的事。整个假期,我一直陪着小娇,也终于知道了她女儿红红跳楼的前因后果。

红红和我家苗苗同岁。小娇备孕了很久才怀上红红。她是农村嫁到城市来的,一直有种寄人篱下的自卑感,所以对宝贝女儿期望很高。

我俩的亲子教育几乎如出一辙,平时常因如何管教孩子还一起商讨对策。

她看管孩子比我还严,细到哪天穿什么衣服,穿什么鞋都得红红听她的,更莫说上高中、考大学这种大事,红红人生的将来都在妈妈的规划里。

从上小学到上大学、考研,红红一直都是逆来顺受,由着小娇安排。出现分歧是在考研后。

小娇让红红硕博连读,红红第一次提出了抗议,研究生毕业后,她要先工作,想趁年轻闯闯外面的世界。

小娇调查发现,红红谈了一个男朋友,两人准备研究生毕业后先创业。于是,小娇便逼着红红与男友分手,从而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小娇给我看了红红的遗书。红红在遗书里写道:“……妈妈,从小到大,你总是我行我素,什么事都要替我作主,从不问问我是什么想法,我到底需要什么。长这么大,我连件自己喜欢的裙子都没穿过。

“在你眼里,我就是个学习的机器人,而你牢牢把住着遥控。我真的好累,好压抑,生怕哪儿没做好又惹了你不高兴,我实在忍受不住了……”

读完红红的遗书,我脑子里“轰”一下,不禁出了一身冷汗。我想到了我的女儿苗苗。小娇对红红的严加管教正如我对苗苗的强势。

我不敢再往下想,也真切感受到了小娇的痛。我开始反省自己,越想便越后怕。我打消了去北方找回女儿的念头。

5

我不再逼女儿考研了。当然,在我心里,还是希望她考研的,只是不能像先前那样强硬,而只能含沙射影提一下,一切靠她自己的意愿。

苗苗似乎也察觉到了我态度的改变,她也不再随意敷衍我,而是开始主动给我讲她的工作与生活。

从她以往的学习姿态我便知道,她本来就很佛系,是个慢性子,所以,一讲起她那边的事情来便总是没完没了。苗苗话多起来,我的心又蠢蠢欲动了,想着找机会再劝她回来继续考研。

然而,当我一找到话题谈起考研时,苗苗又在电话里打起了哈哈,有时用另外的话题搪塞过去,有时干脆说“赶时间”掐了电话。

知道劝戒无用,我只好再次改变策略。我不再提考研了,而是打苦情牌,想先把她哄回来。心想,只要她回到了我身边,我总有办法说动她去考研的。

可令我气恼的是,苗苗似乎看穿了我的用意,无论我说要她趁国庆长假回来歇歇,还是要她回家过节,说我想她了,她都说工作脱不开身,到时候会回来看我的。

几次,我都想说些硬气的话逼她回来,可想到小娇的女儿红红,我又不得不忍,生怕适得其反。尝试各种办法无果后,我也没辙了,只能无奈地放任她像一棵迎风的草一样去野蛮生长。

女儿不回来,我就像一只打败的公鸡很是泄气,怄着一口气不愿搭理她,她打电话我也不接。我想冷却她一段时间,以解解心头的委屈。但我没想到的是,我又失败了。

2019年12月初,我因常感到右肋下疼痛到医院检查,被诊断为胆囊炎,需住院治疗。向单位告假后,我一人办好手续到医院去了。我赌气没给苗苗打电话,心想住几天院就好了。

却没想,药物治疗两天后疼痛加剧,医生告诉我,我是因结石导致的胆囊炎,必须手术。

我一下慌了手脚,父母年事已高,连患病的消息也不能说他们听,更别说让他们到医院来照顾我,闺蜜小娇还未从丧女的悲痛里走出来。

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女儿苗苗悄无声息地站到了病房门口。

为叫女儿回来,我使尽了各种办法,她就是不为所动,却在我最需要的时候从天而降。

我又惊又喜,还以为是我的冷却起了作用,把她激将回来的,而苗苗却俏皮地和我说:“妈,你以为你不告诉我,我就不知道你生病了吗?告诉你吧,我可是在你身边布了好几个眼线的。”

原来,苗苗虽人在千里之外,可一直与我的几个同事悄悄有联系,向他们获悉着我的一切。

同时,又请她的几个同学时不时过来看下我。难怪我总是在单位或小区门口碰见她的同学,还以为都是巧合,没想是女儿在盯我的“梢”。

苗苗虽已大学毕业,但在我心里一直还把她当孩子,没想她早已长大了。我那强硬的心突然暖了一下。

女儿回来后,我们的角色就完全换过来了。我像个听话的孩子躺在病床上,她成了挡风挡雨的大人,为我处理着一切。

听说我必须手术,苗苗便与主治医师据理力争:“如果胆囊切除,以后肯定会对身体造成影响,我们要求保胆。”

虽说我是因泥沙性结石导致的胆囊炎,容易复发,医师还是不建议保胆,但看着女儿眼里那难以掩饰的紧张与担忧,我只觉得我的心在慢慢变软。

6

手术后,医师叮嘱一两天不要下床。苗苗以前连衣服也没洗过一件,我便要请雇工,被苗苗制止:“妈,照顾你本来就是女儿份内的事,你生我不就是为了有个依靠吗?否则怎么叫‘小棉袄’?”

别的还好,最尴尬的是排泄,我很是难为情。苗苗倒很自然,找来盆子,蹲在床边给我接屎接尿,还大方地说:“妈,没有什么的,小时候你还不是这样一把屎一把尿把我拉扯大的吗?做这些是女儿应该的。”

她的话句句戳在我心底的柔软处。

为遵医嘱调理我的饮食,苗苗总是亲自回家下厨。以前,为了让她把全部心思放在学习上,我从不让苗苗进厨房。而今,她总是半天守在灶火边,给我熬汤熬粥。

看着她一路小跑,把热气腾腾的营养汤和小米粥端来,送到我嘴边,因用心连脸颊上沾了黑黑的锅灰也没注意,我想笑,眼泪却“扑簌簌”落下来。

我忽然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幸福感,原来我的女儿是世界上最好的。

出院后,见我还插着引流管,苗苗竟不顾我的劝阻,毅然辞了学姐那边的工作,要留下来照料我。

我怪她太意气用事,她却搂着我的胳膊说:“妈,要我就这样丢下你去那边,怎么可能呢?等你病好了,我就在老家找份工作,我们又和以前一样天天在一起。”

女儿说到天天在一起,我又不由想到以前我用强势逼她学习的那些画面,再想着如今这些天她衣不解带照顾我的体贴场景,便在心里问自己:“我还要逼着她考研吗?

就当我在心里还为要不要劝苗苗继续考研而纠结时,听闻我手术后来家中看望的朋友告诉了我一件事。

也是在我住院期间,前夫方伟南也住院了。他因车祸伤了腿,经过两次手术才把腿骨接好。

令朋友叫屈的是,方伟南前后在医院里呆了一个多月,他在美国硕博连读的宝贝儿子硬是没有回来看他,在那边陪读的妻子兰妮也没回国来。

朋友只是不经意提起,可在我的心里却是思绪万千。

女儿用她的行动告诉我:生活是自己的,不必太在乎别人的看法和想法,无论做什么,尽力了,不必遗憾。人生不可能事事如意,豁达地看待失败,过好当下,知足常乐,才是最重要的!

而我,因为婚姻的失败,一直暗暗跟第三者较劲,还把这份执念强加给女儿。其实最应该放下过去、走出来的是我!

还没等我到医院摘取引流管,新冠疫情爆发。禁足的日子里,苗苗把我的饮食起居照顾得无微不至,让我真正感觉到了什么叫“女儿是妈妈的小棉袄”。

而在朋友传来的消息里,前夫因腿伤行动不便,身边又无人照料,一个人困在家里很是糟糕。

疫情趋于缓解后,苗苗低着头跟我说:“妈,爸爸好可怜,我想去看看他。”

我没有拦阻,反而因女儿的善良深感欣慰。我发现我变了,我知道,是温暖的女儿,在不知不觉中融化了我那颗坚硬的心。

7

2021年春节,考入本地公务员的苗苗把男朋友带回了家。男生和苗苗一样是个普通本科生,在一家事业单位当小职员,父母做点小生意。

依我先前的眼光,肯定会断然拒绝这样的女婿,但经过前面那些事情后,我再不觉得什么高学历是第一位的。女儿再普通,只要她自己感觉好,符合自己的人生期待就好,我惟有祝福他们。

如今,在女儿的撮合下,我也有了自己的男友,是单位的同事老黄。老黄老早就在追我,但一门心思只想女儿考研读博的我,压根就不想谈什么恋爱,也是被爱情伤了心。

而且我自认是名牌大学毕业,是天之骄女,老黄却是从基层爬起的传统老干部,在心里瞧不上他。可相处下来,我发现,老黄的沉稳和儒雅,正好互补我的急躁与执拗。

这一切多亏女儿苗苗,是她让我重新找回了自己的生活,找回了自己的春天。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正版图片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