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商丘39岁退伍兵得知前妻患尿毒症后毅然复婚!称愿意捐肾救妻

subtitle
环球网资讯 2021-11-29 14:42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陈振峰和谢红霞

商丘39岁退伍兵陈振峰得知前妻谢红霞患尿毒症后,毅然选择复婚,全力照顾妻子的生活。陈振峰介绍,2019年时两人因琐事赌气离婚,后得知前妻患尿毒症,便决定复婚。陈振峰表示,起初妻子怕拖累自己没有同意,看到自己态度坚决才答应,“下一步打算给我爱人肾移植,如果配型成功,我愿意为她换一个肾”。

得知妻子患尿毒症 他毅然决定复婚

11月28日下午,大河报·豫视频记者来到了商丘市睢阳区陈振峰的家里,此时的陈振峰正在为妻子谢红霞量血压,测量后陈振峰取出一粒降压药递给了妻子谢红霞,“高压163,低压104,含一片(高血压)药吧。”

▲陈振峰喂妻子降压药

“我爱人是肾源性高血压,血压持续偏高,晚上低压最高会到160。”陈振峰一边和记者搭话一边心疼地为妻子按摩肿胀的小腿。

▲陈振峰给妻子按摩

谢红霞告诉记者,自从她确诊尿毒症后,病情越来越重,身体已经出现水肿现象,每天晚上都会呕吐腹泻,睡一个好觉对她来说都是个奢望,“我现在能听见你说话,但看人只能看到一个轮廓,视力也已经下降到看不清东西了。”

谢红霞哽咽地说,现在她完全没有生活自理能力,全靠丈夫陈振峰一个人照顾,“我老公白天需要上班,晚上还要做兼职,深夜回来再照顾我,挺心疼的,我不想连累他。”

陈振峰介绍,他和妻子是在2012年经亲戚介绍后相爱结婚,两人一直没有孩子,2019年时两人因琐事赌气离婚。

▲小两口的结婚照

后来,陈振峰放心不下妻子,渐渐和谢红霞有了联系,偶然间他从妻子的亲戚那得知,离婚后没几个月,谢红霞竟确诊了尿毒症。“我知道她这个时候肯定需要我,就找她复婚了,我只想好好照顾她。”陈振峰说。

▲陈振峰给妻子擦眼泪

“如果配型成功的话,我愿意为她摘一个肾”

谢红霞告诉记者,她现在这个情况根本没有自理能力,怕连累丈夫,曾多次拒绝复婚,“我知道我这个病需要花费很多钱。”

2021年,在陈振峰的坚持下,两人复婚。

“我会一直陪着你,咱俩肯定能白头偕老。”陈振峰一边为妻子谢红霞擦眼泪,一边鼓励,“咱好好治疗,我把肾摘一个给你,肯定能治好的。”说完,夫妻俩泪如雨下。

陈振峰说,现在妻子靠透析生存,每月平均花费近6000元,下一步考虑为妻子进行肾移植,医生估计需要80万元以上的费用。目前夫妻俩正准备去匹配肾源。陈振峰非常希望能和妻子匹配成功,“如果配型成功的话,我愿意为她摘一个肾”。

▲谢红霞每周都会去医院透析

但两人都清楚,目前家里的经济条件连现在的透析费用都维持不住。

今年39岁的陈振峰是商丘市睢阳区交通局的一名职工,每个月的工资只有3000元,为了给妻子补贴医药费,他下班后又找了份代驾的兼职,拼命接单,每天工作到深夜12点,但依然不够治疗费。“下一步我打算把我们住的房子卖了,给我爱人继续看病。”陈振峰说。

▲社会救助

陈振峰夫妻俩的事迹感动了很多人,当地民政部门和陈振峰所在的办事处社区正在为小两口申请救助;11月27日下午,商丘市新时代退役军人雷锋团、商丘市睢阳区退役军人雷锋志愿服务总队的志愿者及社会各界爱心人士,为小两口捐赠了2万余元现金和营养品。

延伸阅读:

男子娶妻后3年未同房:结婚当晚她就称生理期拒绝我

一场婚姻,女方离家两年半,仍无法结束。

3年前,在陕西汉中,小伙陈登高(化名)大办50桌宴席将妻子刘程程(化名)娶回家,妻子却没有与其同房,且长时间在外居住。在结婚4个月后,妻子再也没有回到过家中,陈登高也由此认为妻子是为了骗取礼金而结婚。

在一些农村地区,彩礼钱是一笔不小的费用。在陈登高老家农村,女方家庭动辄10万元、20万元的彩礼要求,加之男方家庭尽快成婚的期望,让不少婚姻变成一场心惊胆战的“赌博”。赌赢了过下去,赌输了人财两空。

被取下的结婚照

认识三月就领证

经同村人介绍,2018年9月,时年26岁的陈登高,认识了比自己小三岁的刘程程。

双方加了微信聊天,陈登高觉得这个女孩子还不错。

双方家长见过面后,当年12月,两人领了结婚证。陈登高的父亲将9万余元彩礼钱转到刘程程的个人账户。一个月后,腊月初八,双方举行了结婚仪式,陈家宴请了整村的客人,摆了50桌。

彩礼打款记录

陈登高说,婚礼当天晚上,刘程程以生理期为由,拒绝了跟其同房。

“结婚第二天,就开始故意闹矛盾。”陈登高说,刘程程在结婚后的前三天住在家里,但腊月十一就离开了。腊月十七回到陈家住了一晚后,腊月十八又走了。

空空的婚房

之后的两三个月里,出去四五天、回家住一天,成了刘程程的“日常”。期间,她和陈登高依然没有同房。

直到2019年4月2日早晨7点多,刘程程收拾东西提着手提包离开,此后就再也没有回家。之后,陈登高一家多次去找刘程程的父母,但刘程程依然没有回到陈家。

“彩礼、见面礼、订婚礼金、婚纱照、喜酒、房子装修等,总花费有十多万元。”陈登高说,为了婚礼家里搭进了所有的积蓄,没想到最终是这个结果。

另一场“速婚”

记者了解到,早在2013年,刘程程就曾卷入了一场“速婚”。

当年,未满22岁的李武(化名)跟刘程程认识仅一个月,就举办了婚礼。

“当时他们说如果我们这边不定,就把这门亲事说给别人了。”李武称,彩礼谈好了如果不快点给的话,这门亲事可能就黄了。考虑到刘程程算是他家的一个远房亲戚,家里觉得没什么问题。于是,他们凑了8万元现金彩礼,送上了门。

由于李武还没有到法定结婚年龄,那时两人只是办了婚礼,但未能领取结婚证。

“婚礼办完了,她刚过来就说住不习惯,动不动就回去,一回去至少是一个星期。”李武说,每次刘程程回来待个一两天就会借小情绪发作,再次离开。这样反反复复近半年时间之后,人走了就没有再回来,他和家人也没有再联系对方家人了。

在李武看来,双方算是亲戚一场,他没有想追究什么,只是觉得自己也有责任,“就这样算了吧,过去的事情让他过去。”

与李武不同的是,被伤透了心的陈登高认为“刘程程是个骗子”。此前,陈登高曾向当地公安部门报警称刘程程诈骗,但公安机关没有立案。陈登高也曾多次上访,想追究刘程程的刑事责任,并拿回彩礼钱等结婚的消费。

当事人否认欺骗

对于故意“骗婚”的说法,刘程程本人表示否认。

谈到与陈登高的这段婚姻,刘程程解释称,自己曾建议相处一段时间再结婚,是男方太急。不过陈登高的说法是,“因为刘程程家里急需用钱,要求早点结婚。”

刘程程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嫁到陈家之后,因为前前后后的矛盾两人一直吵架,所以就回娘家去住了,过年期间因为钱的问题又吵架,两人打了一架还惊动了警察。

对于陈登高“两人没有同房”的说法,刘程程回应称,“刚开始在一起的时候同房了,后来天天吵架就没有。”不过,上述说法遭到了陈登高的否认。

极目新闻记者拿到的一份2021年10月汉中当地公安的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显示,针对陈登高反映的刘程程诈骗问题,公安机关进行了调查。

信访处理意见书

经调查核实,在与陈登高结婚之前,刘程程曾经有过两次婚姻。一次是2013年与李武的婚姻,当时刘程程家收到8万元彩礼;另一段婚姻是与林彤(化名)的婚姻,彩礼11万元。

调查结果认为,陈登高和刘程程双方系自愿结婚,婚后由于家庭琐事,刘程程离家外出打工,目前双方婚姻关系还在存续期间,刘程程也没有再婚、重婚的行为,同时也没有证据证实刘程程有以婚姻诈骗的行为。

信访处理意见书

律师:特定情况下彩礼可返还

极目新闻记者采访了解到,在一些农村地区,存在二十出头青年被家里长辈催婚的情况,“通过村里人介绍”则成了这一群体主要认识异性的方式。这两种因素的叠加,让不少农村适婚青年选择草草结婚,欺骗、离婚等情况也时有发生。

记者查询发现,截至2021年11月,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所有公开的民事判决书中,涉及“骗婚”的有5399件,其中涉及最多的关键词就是“彩礼”“返还”,数量达到2500件左右。刑事较少,1000余件。

另外,骗婚类案件总数达到7062件,几乎覆盖全国所有省份,其中河南的案件最多,为847件,占总件数的12%。其次是江西、安徽等省,都超过了400件。

湖北易圣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嘉认为,在婚姻当中,如果没有虚构身份、家庭成员等事实,一般不会认定其诈骗故意。

另外,根据《婚姻法解释二》第十条,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包括: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的,以及婚前给付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荀建国_NN7379
117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