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她脑补出一个故事后,半夜和老公来砸我的门。

subtitle
写故事的刘小念 2021-11-29 11:47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原创插图:喵喵夏,讲述:张心悦,女,28岁

01

2015年,大学毕业的我,一腔孤勇地选择了做北漂。

租每月800块的地下室,挤每天通勤3小时的地铁,在一家业内排行前十的传媒公司做文案。

项姐是我的部门主管。

从我进公司不久,她就对我关照有加。

带我熟悉整个工作流程,甚至当着分管领导的面,极其豪爽地说:“小姑娘刚参加工作,要是哪里做得不合适,你先批评我,给新人点成长时间。”

分管领导说:“你可真能护犊子。”

项姐看了看我,认真地说:“看见她,仿佛就看见十几年前刚参加工作的自己,有个人罩着,就少走点弯路。现在的年轻人,比我们那会儿还不容易。”

那时候,觉得自己真幸运,一入社会,便遇到这样的好领导。

02

而后来的相处中,项姐也真的给了我很多帮助。

那些本来给不到新人的机会,她不惜得罪同事,争取来让我试试。

也正是因为她的争取,我本来是半年的试用期,但三个月时就破格转正。

为此,部门另一个同事跟项姐叫板,说她不公平。

项姐直接拿出我每天上班打卡的记录单,和三个月来的绩效:“她一个人干了三个人的活,三个月转正我都觉得亏待她了,如果不服,你可以找领导反映。”

03

对此,我特别过意不去。

项姐反而安慰我:“有才华的人,不应该把时间浪费在这些无谓的人事上,我是你领导,就得为你说话。”

项姐不仅在工作上各种支持我,生活上,对我也是格外关照。

知道我每天吃外卖,时常周末时,邀我去她家,亲自下厨给我改善伙食。

那时候,经常要去见不同客户,项姐见我穿得寒酸,便把她的衣服、包包送给我。

为了不让我难堪,她每次都说:“我胖了,穿不下了,你别嫌弃,不然太可惜了。”

搬家是北漂时常会面临的事情,我在北京的每一次搬家,项姐出车出人,义不容辞。

那时每到春运,火车票一票难求,项姐便四处托人帮我搞票。

04

有一件事,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某天晚上,项姐跟我打电话说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聊着聊着,我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而且充电器还忘在了单位。

于是,我也没放在心上,洗洗睡了。

谁知,大概夜里十一点半左右吧,我被急促地砸门声惊醒。

打开门,项姐和警察都在门外。

却原来,项姐在我突然没电关机中断通话后,脑补了一万个我出事的场景。

于是,她立马开车来找我,同时还报了警。

见我无恙,项姐摸着胸口说:“吓死我了……”

那情那景,让我感动又难忘。

项姐说得很对:“同事在一起的时间,比家人还长。我自己也是独生女,也做过很长时间的北漂,所以,在我心里,就是拿你当亲妹妹看的。”

因为项姐的存在,让我觉得自己正在这个城市慢慢生根。

05

而这些,我都记在心里,时刻告诉自己要知恩图报。

2018年秋天,项姐休产假。

公司人事找到我,希望我可以接替项姐的位置。

我当时就拒绝了。

并且做了承诺:“部门工作我会做得像项姐在时一样好,新媒体运营也会争取业绩翻倍,但前提是必须把项姐的职位一直保留。”

项姐产假休了五个半月,我一天没有休过。

不是在加班,就是在见各种客户,稍有时间,就往项姐家里跑。

陪她聊聊天,帮她做做家务,讲讲公司最近发生的事情。

她生产时,点名让我和她家人一起陪她去医院。

她说我遇事冷静有章法,万一有什么事情发生,不会惊慌。

其实,我心里很感动。

她是用这个举动,把我放在家人的名单里。

就这样,一点一滴,让我和项姐友谊的小船越来越牢。

06

产假复工后,项姐很快便知道公司有意想让我代替她位置的想法和我的选择。

为此,她开诚布公地对我说:“心悦,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你比我年轻,业务能力比我强,升职加薪是必然的事情,所以,不要顾虑我,你升得越高,我越替你开心。”

我特别高兴项姐能够跟我这样开门见山。

我也对她实话实说:“我业务能力强,不代表其他能力就强,相反,处理各种人际关系,是我的短板。我之所以能那么快被公司重视,就是因为你帮我理顺了外围关系,没有你,我撑不起这个摊子。”

有了各自的自知自明,让我和项姐成为公司最铁的黄金搭档。

随着业务的节节攀升,我们部门也由最初的10个人,扩大到了30余人。

项姐从部门主管升为业务总监,成为高管之一。

她竞聘阶段,为了出业绩,我曾经创下连续工作22天的纪录。

那时候心思单纯,精力旺盛,一心只想报答项姐的知遇之恩。

她在公司前途光明,我自然也就顺风顺水。

07

但没想到的是,做了总监的项姐跟以前不一样了。

从前的业务讨论会上,如果我俩意见不一致,她会特别开心地和大家一起辩论,然后民主投票选择方案。

可是,升职后,她连续否定了我的五个提案。

而且,在大家认为我的方案更好一些的前提下,她还是选择了其他同事的方案。

私底下,她的解释是:“要给新人机会,现在部门人多了,不能让大家觉得咱俩搞帮派。”

她新官上任,要兼顾四方,我自然是理解加支持。

最令我想不通的是,部门曾经有过两次比较大的合作项目,项姐第一时间告诉我这个好消息。

然后,我热血沸腾地做预案,提建议。

结果,只有我俩在场时的创意,却变成了另外一个同事的方案。

我跑去问项姐怎么回事?

她居然批评我:“尽管咱俩关系铁,你也太自大了,创意这东西,你能想到的,别人也能想到。”

我……

08

随着部门新人的增多,项姐讲故事的能力也越来越强。

她热衷于在下班后,请大家搞团建。

说是聚餐,其实更多时候是“痛陈革命家史”。

部门那些在业界叫得响的业务,被她添油加醋地讲成传奇,而她,是每一个奇迹的创造者。

不仅如此,她还喜欢在新人面前立幸福女强人人设,尽管她的婚姻无比糟糕。

她给新人们讲茶文化的博大精深,讲红酒的20种品鉴方法,她说有机会一定带他们去参观家里的酒窖以及在福建包下的那片茶园……

说这些时,她眼睛的余光不时地扫一下我。

说实话,我如坐针毡,生怕自己任何一个表情表达不当,让项姐认为作为知情人,我会拆穿或看不起她。

其实,随着社会阅历的加深,我慢慢也能理解她。

她自己不是专业出身,但她需要手下的专业与敬业,来替自己巩固位置。

所以,她需要用故事加鸡汤打造人设,树立权威,凝聚团队。

09

为了不让项姐有心理不适,我们之间,再不像从前那样白天一起工作,晚上还煲电话粥。

曾经有两次,项姐单独请我吃饭,都以咱俩好久没聚为由。

结果,两次的套路完全一致,先是跟我示弱说她现在工作压力有多大,身心多疲惫。

在成功把我心说软,跟她推心置腹后,她让我把自己手头的业务分给其他同事。

这时,我想拒绝都难,因为替她分忧责无旁贷这样的话已经出口了。

那次,项姐感激涕零地跟我掏心窝子:“你肯定觉得我当上这个狗屁总监后,跟你疏远了,其实,在我心里,你不是姐的同事,而是亲人。咱俩之间,不需要任何解释和经营,是那种最后公司不在了,我们也要做一辈子亲人的关系。”

这就是项姐的能力,她总能成功抓住别人情感的软肋,实现自己的目的。

这也是我觉得她更适合做管理者的原因。

因为我换位想过,自己其实就是个业务型的打工人,不擅长处理复杂的人际关系。

而项姐在这方面,有乐趣,有技巧,更有手段。

10

后来,部门来了个新人小陈。

项姐很快对小陈格外偏心偏向,就像对当年初入职场的我那样。

生活上照顾,业务上倾斜。

还私下底把我和小陈叫到她家,让我们搞好关系,声称我俩就是她的左膀右臂。

可是,有好多次,她把同一任务分别交给我和小陈,让我俩就算不想竞争,也变成了竞争关系。

有次,小陈为了拿下项目,连贿赂客户这样的事情都做了出来。

但最终,项姐还是把项目交给她,甚至当众表扬她做事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精神。

为了安抚我,项姐请我吃饭,向我“编故事”小陈家负担重,要我“都从新人时段过来的,多体谅”。

但我慢慢发现,项姐就是人为地把我和小陈放在对立位置上。

她偶尔也会假装无心地在我耳边,说一些小陈对我不服气的话。

然后,她在其中充当调和角色。

这让我们都服务于她的同时,又都仰仗她的裁判。

所谓鹬蚌相争,第三者得利,就是这个意思。

11

职场政治接触越深,我变得越来越不快乐,因为每天除了工作,还要去搞职场宫斗。

不仅如此,为了让我和小陈之间矛盾扩大化,项姐搞了个部门负责人竞聘。

我本无意参与,但她问我:“小陈虽然业务能力不差,但她比你小5岁,你就愿意听她对你发号施令吗?”

想想也是,于是,我硬着头皮参与了竞选。

结果,我在投票环节惨败。

小陈最终还是成了我的顶头上司。

事隔很久我才从一个同事口中得知,项姐帮小陈拉了票。

她就是要让小陈压我一头,免得我因业务能力强,恃强而骄。

作为管理者,她要制衡。

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了,职场友谊,是我天真多情了。

12

竞聘事件后不久,一次跨部门合作,我跟公司另外危机公关部的主管出差。

这人素来与项姐关系不是很对付。

乘着这次单独相处的机会跟我透露了一些我从不知道的事情。

比如,为何当初我来公司不久,项姐就对我格外器重抬爱。

却原来,是因为我当时做的两个文案被公司大老板在中层管理者会议上大加赞扬。

当时,有两个部门主管想把我挖到他们旗下。

包括对我破格三个月签约,也是大老板亲自交代的。

所以,向来不敢违抗上意的项姐才会上演那样一出爱才如命、两肋插刀……

那天,危机公关的主管还说了很多关于项姐的事情,提醒我不要傻傻地只会扛枪。

果然,天下没有无事的殷勤。

项姐对我的所谓偏好,其实一直都目的鲜明。

只不过,我已经工作三四年了,知道职场不是情场,要允许别人精致地利己。

13

关于公关部主管跟我说的事情,我没跟任何人提过。

跟项姐表面上依旧维持着如常的热情友好。

倒是项姐,打我一巴掌,总是要给个甜枣吃的。

竞聘事件过去一个月后,她帮我介绍了一份私活。

她的话说得特别感人:“你呀,就知道埋头拉车,从不抬头看路,可我得替你着想,你不想在职场里升官,那我就帮你找些赚外快的机会,不然,你拿什么买房买车,找门当户对的男朋友?”

这件事,在我心里多多少少还是引起了一些涟漪。

我对自己说,每个职场中人,可能都有自己的身不由已和小算计,项姐骨子里还是真诚善良的。

14

那份私活,让我每个月多出了5000元的收入。

虽然很累,报酬按照行业算法并不多,但我非常开心,也干得格外起劲。

就在前几天,甲方负责人找到我,想让我跳槽到他们公司做专职新媒体运营。

直到这时,我才知道,项姐帮我找的私活,对方给出的,是每月1.5万元的报酬。

也就是说,项姐抽取了10000元。

现在想来,终于明白为何每次我跟甲方对接时,项姐都要在场。

果然,这世上没有永恒的友谊,只有永恒的利益。

谈不上多伤心,毕竟已经不再是初入职场时,那个傻白甜了。

我答应甲方回去认真考虑。

那时那刻,我内心的纠结不是一段友情的消亡,而是在心里盘算是如何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15

我不想跳槽,毕竟目前所在公司的名气是自己一个响亮的招牌。

这也就意味着,我必须同时考虑如何跟项姐谈判。

毕竟,我们今后还得继续共事。

那天,我请项姐吃饭,在她最喜欢的那家私厨。

没有追忆和铺垫,我直奔主题地告诉她,甲方向我摊了底牌,而且有意挖我。

我不想去,但也不想失去这个赚外快的机会,但利益必须重新规划:我10000,项姐拿5000元。

我很坦率地对她说:“这5000元,感谢项姐牵线搭桥,是信息费。我拿的,是我用心血和专业能力换来的钱。这样分成,大家都心安理得。”

项姐是聪明人,迅速应变:“心悦,就算你不说,我也要跟你提了。我从前是担心工作量太大,你一个人忙不过来,所以,留了一部分再请一个帮手的预算……”

“嗯,项姐,我知道,你人脉广,情商高,日后,再有类似的机会,咱俩继续合作。”

我把“合作”两个字加了重音。

项姐自然秒懂:“必须的,咱俩可是公司有名的黄金搭档。”

16

打那儿之后,我跟项姐的关系变得很简单。

工作上,她打哪,我指哪。

她喜欢在同事面前凹人设,各种炫时,我通常会选择回避,免得彼此都不舒服。

见我已经无意于跟小陈争风吃醋后,她又选择了别的新人跟小陈斗,然后自己从中制衡。

这些,我尽收眼底,但不再放在心上,也绝不参与。

只是默默干好自己手上的活,赚自己的外快。

17

公司最近一次团建,项姐喝得有点多。

夜里跑到我的房间,跟我追忆似水流年。

但我只是笑而不语。

她问我:“心悦,你是不是一直都看不起我?觉得我不配做你的领导?”

我很认真地对她说:“项姐,术业有专攻,你很适合做领导,而我,这辈子就是老老实实干活的命。真的,我知道你觉得咱俩没以前那么亲热了,但我把话放这儿,只要是业务上的事,任何时候,我都不会让你掉链子。”

她拍拍我:“你真的是翅膀硬了,狡猾得很,其实,我很羡慕你……”

18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经由项姐,我从一个职场小白变成传说中的“老油条”。

戒掉了对职场友情的期待,拒绝混圈子,跟谁都礼貌,跟谁都不过分亲近。

唯独对业务,认真且较真。

因为学到手的能力,才是永远不会背叛自己的。

而经历了这许多,我心里也有话说。

第一,职场如战场,有些捷径其实恰恰是最大的陷阱。

第二,与其期待贵人,不如倒逼自己,成为自己的贵人。

最后一句:别在职场谈友情,同事同事就是一起做事。

以上。

与其期待贵人,不如倒逼自己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