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聂帅三次怒骂林总,林总上前请总理主持公道,伟人:他就是个娃娃

subtitle
自衣温琼标 2021-11-29 10:46

1955年,国家对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作出重大贡献的将军元帅们授予称号,其中林总和聂帅都被授予元帅军衔。两人相识多年,是从黄埔军校出来的师生,也是在抗日战场的完美搭档。林聂二人曾多次共事,一起参加反围剿,还一起指挥了著名的平型关战役和平津战役,赢得了很多场战争的胜利。

但两人的关系并不像大家想象中的师徒情深、情同手足,反而相爱相杀,在共事期间有好几次关乎原则的激烈争吵。每次争吵战神林总都被聂帅骂得狗血淋头,不敢还嘴,排挤政委出了名的林总为何不敢反抗?两人每次争吵又是因为什么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本期视频让我们一起探究林总和聂帅这对搭档是如何相爱相杀,共同协作的。视频开始之前,还请各位看官点点关注点点赞,一边观看后续精彩内容。

林总在上学时候就展示出了不凡的领导能力,在武昌中学上学时积极参加学生运动,被共青团武昌地委指定为中学团支部书记。在之后的“五卅”反帝运动中,主动组织同学们阅读进步书刊,还创办了“共进月刊”,为湖北省进步青年的发展做出了很大的贡献,被湖北学生联合会推选为学生代表出席“全国学联第七次代表大会”

1925年秋,他从中学毕业回到湖北老家,家里人对他自愿救国的行为并不理解,要求他就近找一个教师之类安稳的工作,尽早赚钱关照家里生活。虽然教师教书育人一样可以报效国家,但是林总还是想在战场上与日本帝国主义一决高下,他花了不少心思说服父母,决心弃教从戎,在中共组织的批准下考入黄埔军校第四期,也在这里遇到了老师聂帅。

聂帅刚在国外学习进修了五年归来,在国外这五年他的世界观从“实业救国论”转变成了“以天下为己任”,彻底变成了一个爱国热血青年,他决定把在国外学习到更加系统的文化技能传递给更多人,于是去了黄埔军校执教,并私下发展共产事业。

于是两人在林总入学后的第一节政治课上相遇了,聂帅一开始对林总这个学生的印象并不是很好,觉得他呆呆傻傻“学习上比较平庸,政治上也不活跃”但在后来的接触中慢慢更改了看法,林总毕业时由他直接分配到叶挺独立团当见习排长。1927年,林总一路跟随聂帅参加北伐战争。潮汕起义后,聂帅转赴广州,林总跟随朱老总

转战湘西,

两人分道扬镳。

再次相见时,聂帅没想到,这位他曾经不看好的学生在军队中大展身手,经过伟人的栽培,把自己的军事才能发挥到了极致,战场中的不断磨练已经让林总成长为中国工农红军中最年轻、最能干的战将之一。

1932年,聂帅从苏联学习归来,调任中国工农红军第一军团政治委员,林总接替朱老总担任第一军军团团长,师生二人时隔五年首次合作,聂帅也是第一次给自己的学生当下手。聂帅上任前,深知林总孤傲凌人、年轻气盛的朱老总提醒聂帅:林总这个人是有才能,在军事上有自己的一套,但是独断专行,喜欢排挤政工干部,又经常顶撞上级,非常不好相处。他耍脾气,你一定要拉住他,不要让他由着性子做事。

聂帅观察了林总一阵,发生了一件事让他心甘情愿跟着这个比自己小了八岁的指挥官。聂帅注意到林总每天都随身携带一个小本子,经常避开大家在本子上涂涂画画。第三次围剿胜利后,聂帅第一次看清楚林总的小本子上写的是什么。

第三次围剿胜利后,林总前往机要处统计胜利情况:歼敌人数、缴获武器情况等等,把战役情况详详细细地记录在他的小本子上。除了本兵团的获胜情况还有第三兵团的详细信息,各项数据罗列对比得十分清楚,除此之外还有两个兵团的作战方案和计划甚至包括指挥官们的政策方针等。聂帅立马就明白,这小子是在和第一军团团长彭德怀比高低呢!看到林总有一颗愿意钻研追求上进的心,聂帅暂时放下了自己的偏见和朱老总的提醒,开始欣赏这个年轻战将。

这种欣赏还没坚持够40天,两人就爆发了共事以来第一次争吵。1932年4月,红军攻占漳州。为了后续的战斗,红军部队会发动群众打土豪、扩兵、筹钱筹粮,这也是当时队伍的一项重要任务。这项任务说起来容易,执行起来却很难把握尺度,红军部队经常会遇到不肯捐款捐粮的“老财”,怎么劝说这些“老财”捐款成了很重要的问题,万一没执行好,可能会坏了红军在人民心中的形象。因此,在进城之前,聂帅就告诫部队:要筹款,更要遵守纪律。

部队入城后,总体没什么问题,但是将士们都是在战场上摸爬滚打的壮汉,有的文化也没几个,面对迟迟不肯捐款的“老财”气不打一处来,又不会像文化人那样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有的队伍就在团长林总的默许下,执行筹款任务时对“老财”动了手。一天,聂帅在街上看到几名红军战士在抽打一些光着身子的人,那些人被打的身上青一道紫一道。聂帅上前喝止,战士说:报告政委,这些老财不肯捐钱,团长说……

于是聂帅气势汹汹找到林总问他怎么能动用武力去筹钱呢,在大街上被百姓看到了会造成很坏的影响。林总轻蔑地笑了一声反问“政委同志,那我们还要不要钱,没钱就打不了仗”聂帅看他这种态度更加火冒三丈“我们是红军,影响搞坏了筹到钱还有什么意义!”

我们都知道红军是农村走向城市,最离不开的就是工人农民的帮助,聂帅说的一点没错,如果在农民心里红军和国民党一样惨无人道暴力征收的话还怎么得到他们的支持呢?林总心下也明白,于是不再与其争吵,在以后的工作中也稍作收敛,重申纪律、整肃队伍。

1936年,林总被任命为抗大校长,两人分别时本来开开心心欢送,又因为提起以前的分歧闹得不欢而散。

1937年两人再次合作,由林总担任师长聂帅担任副师长,带领八路军115师在平型关配合第二战区友军阻击日军。在动员会议上两人配合默契,林总分析战局讲明获胜所需条件,聂帅阐明为什么打仗和怎么打好这一仗,在两人的协作下确定了具体兵力部署。战役充分发挥了八路军的近战优势和山地战的特长,先用手榴弹炸翻日军前行的汽车,然后八路军们举着大刀和敌人展开白刃战。在战斗中,大多时候都是八路军战士冲进战场与敌人肉搏,迟滞了日军的战略进攻,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粉碎了笼罩国内的“恐日病”气氛,极大鼓舞了全国人民的信心和决心,获得了八路军出师以来第一个胜仗。

战争胜利后,聂帅满心兴奋题了一首诗《

忆平型关大捷

集师上寨运良筹,敢举烽烟解国忧。潇潇夜雨洗兵马,殷殷热血固金瓯。东渡黄河第一战,威扫敌倭青史流。常抚皓首忆旧事,夜眺燕北几春秋。

这是林聂二人首次合作指挥的第一场仗,也让二人一举成为名声大噪的抗日名将。

1948年,随着淮海战役的胜利,国民党南撤,留下傅作义部队西撤,解放军领导明确提出在华北地区拦截并歼灭傅作义集团军的作战方针,并命林总和罗帅带队指挥。鉴于罗帅身体不好,在高强度作战条件下会吃不消,林总主动提出建议,要老搭档聂帅协同指挥。1948年11月,三人组成战前委员会,领导东北野战军展开了平津战役。

平津战役是解放战争具有决定意义的三大战役的最后一个战役,战役从1948年11月29日开始,到1949年1月6日,已经将近尾声了。林总带领解放军经过29个小时的激战,解放军很快攻占天津,将傅作义集团军包围在北平。随即在北平的国民党陷入了百万解放军的重重包围之中,这个时候双方都面临一个问题:是和还是战?

聂帅主张和平解决,找傅作义谈判或许可以通过改编军队的方式解决北平的国民党军。他认为,天津是北平国民党军队的唯一退路,现在天津被红军攻占,国军党军再反抗无疑是作困兽之斗,任凭傅作义有通天的本领也救不了这么多国民党军队。罗荣恒也表示同意,北平是七朝古都,有着浓厚的文化底蕴,本着对文化的尊重也不要用战争摧毁城市。另外,党中央已经决定新中国将要定都北平,如果北平毁于战火,对国家建设也没有好处。

但林总再一次提出与聂帅相左的意见。他说自己与傅作义是多年的对手,对傅作义的了解比傅作义亲近的人还多。在他看来,傅作义绝不会投降。他一边研究作战沙盘一边对聂罗二人说“你们的想法很好,不过理想一定会成为泡沫”

聂帅知道战争对军队对百姓甚至对城市来说都是残酷的,他不愿再造成无谓的伤亡,于是进一步劝说林总“可以先劝降不行再攻打嘛”。但林总的臭脾气又上来了,固守己见一步也不肯后退,他说“战争才是获取和平最好的办法,和平谈判只是幻想,还是要靠打胜仗来解决。”气得聂帅大骂他“榆木呆子”和“好战分子”,无奈之下聂帅只能向伟人发电建议,提出

争取和平解放北平

。不多时便收到回电,伟人完全同意聂帅的提议。林总看伟人欣然同意,便不再反对但也不参与和平谈判的任何环节。结果可想而知,傅作义同意和平解决,北京也没有被炮火洗礼,顺利成为了新中国的首都。

两人三次共事打赢了许多胜仗,但也有过不少摩擦,但是两人每次次关乎原则的争吵,都是在各自的立场上为部队考虑,聂帅每次也都在林总堕入深渊前的关键时刻拉他一把,最终才没有酿成大祸,充分展现了聂帅元帅为人师表,高风亮节的品德。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3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