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猎杀祸害自家庄稼的野猪南阳夫妻被判刑,为什么很多人不认可

subtitle
竹下听雨落

2021-11-29 10:40

关注

近日, 河南省南阳市淅川县一对夫妇在3个月内猎杀了至少8头野猪,法院以非法狩猎罪分别判处两人:有期徒刑1年6个月,缓刑2年;有期徒刑1年,缓刑2年。这个判决结果按法律事实来说可以说是没问题,但却有很多人不能接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个案子让我想起了电影《我不是药神》。该部电影根据一个真人真事改编。

因为帮助和自己一样患白血病的病友,主人公陆勇因为会英语和有渠道,数次受病友委托去印度买疗效一样产地不同的进口药格列宁【所谓的真药40000一盒(产自瑞士有手续),假药500一盒(产自印度无手续)】程勇被以销售假药罪提起公诉。

按照当年的法律规定没有手续的就是假药,销售假药罪是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陆勇的行为妥妥地构成销售假药罪。但当时案子到检查院核准时,一个女检查官对其做出了不起诉的决定(电影中是减刑)理由中重点强调了一点:“如果不顾及陆勇的普惠行为,片面地将陆勇在主观上、客观上都惠及白血病患者的行为认定为犯罪,有悖于司法为民的价值观”。法律是最大民意,这其实说明了咱们的司法机构并非不顾人情和民意。

政法大刑法学教授罗翔在讲到这个案子的时候,对这个女检查官表达了深深地敬意。值得一提的是,这个电影播出后,当年的《刑法修正案8》这该条司法解释做出了修改。

法学专家一再强调,法律是对人最低的道德要求,刑法是最后法,不到万不得一不能动用刑法。

澎湃新闻提到,南阳市林业局在今年7月曾发文称,该市野猪种群数量增长过快,活动范围不断扩大,严重影响当地农民日常生活,甚至出现了野猪与人争夺生存空间的尖锐矛盾,农户种植的玉米、红薯等农作物被野猪啃食、踩踏,大片农田被损毁,农户损失严重。全市受野猪危害的乡镇达到37个,受灾农田面积达20509亩,经济损失达2285万元。野猪泛滥成灾已成为危害农业生产的重要因素。

此处应该注意的是,林业局的发文对野猪数量用了“泛滥”两个字。 我们知道,泛滥两个字连着的是成灾。成灾了就不应该再受到保护,就该有关部门加强治理。

然没有相关部门去治理,因为野猪是三有保护动物。不种田的人可能无法理解农民对自己田里农作物的深沉感情。对一对农民夫妻来说,农田就是他们的命,就是他们赖以生存的资本。眼看着30多亩麦子,70多亩玉米被野猪损毁殆尽,一季的心血白费,不说夫妻两人呕心沥血,单就农药种子化肥的损失就不是一笔小数目,能想到他们的绝望,相信他们真的是欲哭无泪。

法律是非常复杂的,尤其是作为最后法的刑法。且刑法具有悖论性。

结合本案来看,这对农民夫妻并不是闲着没事为了一饱口福或获得经济利益主动去野地里猎杀野猪,因此上不算有主观故意。只是在自己的田间地头设置陷阱捕杀,目的只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合法财产(农作物)不受野猪的侵犯。猎杀野猪仅是一种自我保护的行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十三条规定:“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作为万物之首的人类尚没有权利去侵犯别人的财产,野猪就更不能侵犯。不要说野猪不是人不懂法,如果以这样的说法,狗咬人狗主人是不是就不用承担赔偿责任?没主的野狗咬人或者破坏别人的财产可以捕杀,为什么野猪就不行?如果说野猪归国家所有,是不是要由国家对被野猪祸害的农民夫妻进行赔偿并赔礼道歉,毕竟是野猪破坏在先。

所以一定程度这对夫妻猎杀野猪的行为还是为民除害,不使邻居辛辛苦苦种下的农作物被糟蹋。且野猪比较凶猛,伤人事件亦有发生。全国14省都有报道。

查了一下,野猪属于“三有”保护动物,并且该物种已被列入国家林业局2000年8月1日发布的《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捕杀属于违法。 但这是20年前的实际情况。而野猪这个物种,繁殖力极强,破坏力极大。经过20年的保护,野猪已严重威胁到村民的日常生活和生存环境。关于野猪破坏农田农作物的事情,并不是个例,全国很多地方都出现过类似的报道。

所以,就本次野猪事件,应该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并按南阳林业局的建议,由专职部门进行有效的治理,以保护人民的财产与生命安全。

从国家订立刑法到现在,为了不断适合国情发展,刑法已经进行了十一次的修改,以便更能体现民意。面对日益泛滥的野猪对村民的侵害,只有修订刑法或者结合实际情况把野猪移出三有动物行列,也许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让我们拭目以待!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