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还在炒楼?呸,土鳖!

subtitle
大碗楼市 2021-11-29 09:52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Jambo,我的朋友。

又是熟悉的招呼,又是熟悉的非洲博主。

全网没有人比我更野的“野生财经博主”,又回来了。

多日没见,是否想念?

近两周,我在筹钱买房,饥不择食的把主意打到了刚刚毕业的侄女身上。

侄女听闻我要买房,第一句灵魂发问

——还在炒楼?呸,老土鳖!

接下来,是侄女的一连串连环发问。

——听说过NFT么?

——2天暴涨1000倍,全球年轻人都在玩

——横跨区块链和元宇宙的全新投资品

——要了解一下吗,我亲爱的家人。

熟悉的配套,熟悉的味道,瞬间把我拉回到了10年的那个战场:

朋友,听说过安利吗?

庞氏骗局再出山,割韭菜的大刀,又进化了2米长。

【友情提醒】本文略长且涉及概念极多,但非常重要。请耐心看完,大概率能挽救一个即将跳坑的年轻灵魂。

今年6月,蚂蚁集团吹响了进军NFT的第一声号角。

之后,腾讯、字节、小红书、百度……等7家互联网巨头先后进入NFT。

一个全新的行业生态……啊呸,一个全新的收割机,进入韭菜田。

啥是NFT?

NFT,全称为Non-Fungible Tokens。翻译过来的学名,叫“非同质化代币”

是不是很绕?

绕就对了,绕才能割韭菜。

简单点说,其本质还是一种“基于区块链的虚拟货币”

为了方便类似我这样的中老年人理解,我举个例子吧。

比如,我今天偷拍了一张葫芦娃流着哈喇子啃鸡腿的照片,既丑陋又智障。

我可以把这张丑陋又智障的照片,生成一串NFT的编码。

这串编码,带着特有的标记,是唯一的、可追溯的、不可篡改的。

也就是说——

这张丑陋且智障的照片,在虚拟世界里,只属于我。

现在,我把这张照片的NFT编码,挂出来卖。

注意!注意!注意!

因为这玩意是虚拟的,我只能依托于各类区块链平台。我定价为1比特币,那这个NFT的定价就是1BTC=54100美元=34.5万人民币。

你说,哪有SB来买这种SB照片?

哦豁,还真有!

今年6月份,一个叫本雅明的英国小男孩,不上补习班,天天在家画鲸鱼。

喏,就是下面这些像素风格、憨批呵呵的小鲸鱼——

暑假一个月,一口气画了3000多张。

画完之后,他把这些鲸鱼生成了NFT,挂到了网上。

9个小时,全部卖光。

卖了多少钱?

80个ETH,相当于160万人民币。

这可真是离谱他妈给离谱开门,离谱到家了。

瞧瞧我们这群买楼的,再瞧瞧你们这群炒股的,天天又是基本面,又是K线图,还抵不上12岁男孩画了一个暑假的小鲸鱼。

土鳖!Low!

又土鳖又Low!

妈妈,我画笔呢,我非洲小马良的画笔哪去了?

此时此刻,有人很费解。

像这种破玩意儿,我三天能画满一个硬盘,凭啥能卖那么贵。

接下来,解密时刻到了!

请记住下面这句话,并认真领悟。

——任何一种投资品,有没有人买,能不能暴击,关键要看饼画的圆不圆。

只要饼画得足够圆,SB也能飞上天。

怎么把饼画的又大又圆?

下面这段话,更加重要,全是人性的拿捏。

学会了,韭菜也能变镰刀。

一个又大又圆的饼,需要具备三个关键的素质——

第一,概念拉满的应用场景。

现在的韭菜,都学精了。一茬茬割过去,全被割出了经验。

大家都知道:无论是哪种投资品,最终都要落地应用。

没有应用场景的投资品,吹的再天花乱坠,也是个垃圾。

币圈,为什么有人信?

他们都笃定比特币能取代法币,甚至在黑市上,已经开始取代法币。

那么,问题来了

——NFT的应用场景是什么?

当然不是卖葫芦娃吃鸡腿的智障丑照,那能值几个钱。

众人一筹莫展之际,元宇宙来了!

韭菜刚瞌睡,元宇宙就送来了枕头,还是个乳胶的。

元宇宙是什么?

带上头盔,一步跨入虚拟世界,在里面娶妻生子打怪兽。

既然是虚拟世界,就充满了数字化资产

——你在虚拟世界里,买了套房、买了一辆车、又买了一套家具。

如何证明这套房、这辆车是你的?你想把这套房转给另一个人,又怎么交易?

来!把这套房生成一串NFT编码!

一手交钱,一手交码,这不就卖了!

往大了说,NFT就是“虚拟物品的资产凭证,虚拟资产流通的交易工具”

蹭上元宇宙,是不是一下子就有了应用场景,一下子就概念拉满了?

但是仔细一想,屁的应用场景,屁的资产凭证,屁的交易工具。

这不就是我们年轻时在网络游戏里,在传奇、MU和魔兽世界里买卖装备么?

还有中老年人说,我没玩过游戏啊。

来,我给你个更贴合实际的比喻。

没玩过游戏,肯定上过坟吧。

上坟的时候,肯定给下面的老祖先烧过这些玩意儿吧——

烧个冰箱彩电,烧个奔驰别墅,再烧一对金童玉女。

烧这些玩意儿的时候,被下面的其他人收走了怎么办?

在奔驰别墅上,写个自家祖宗的名儿啊。

NFT,就是穿梭于阴阳两界,对着名字领奔驰的那个标记。

应用场景,再次拉满!

不,准确的说,是直接拉爆了。

应用场景有了,还不够,还得要个爆点——

得让全世界的SB都知道这玩意的存在。

第二,茅坑扔雷的天大爆点。

NFT这玩意,早在2017年就有。

但是,中间近4年的时间,一直是个闷屁。

直到今年,才终于炸出了漫天SHI花。

怎么炸出来的?

今年3月份,一个更无聊的艺术家,把自己从2007年每天创作的一幅画,一共5000张拼成了一张图。

瞧瞧,就是下面这张——

这张图,画的是真……真……真……真像一张图啊。

恕我直言,艺术真是难的让人挠头。

然后,这位无聊的艺术家,把这张图生成了一个NFT编码,并把这个编码,挂到了佳士得拍卖行。

一个叫Vignesh Sundaresan的大哥,以6934.8万美元的价格,买下了这幅画。

一个这样的NFT,4亿人民币,是不是越来越看不懂这个魔幻的世界了?

别慌,接下来你就看懂了。

拍下这幅画的老哥,后来被查了个底儿掉

——这位老哥是一家叫Metapurse公司的创始人。

这家叫Metapurse的公司,是一个之前专炒山寨币,现在专收虚拟资产的NFT基金。

自从大哥花4亿人民币收了这幅画之后,天天上电视,鼓吹NFT,鼓吹自家基金。

哦,原来是个抬轿的圈内人啊。

别急着恍然大悟,更有意思的还在后面

——和这个大哥一起竞价的还有个老朋友,孙宇晨。

对对对,就是上午混币圈,下午炒山寨币,花了3000万拍下巴菲特午餐,最后又放了巴菲特鸽子的那个孙宇晨。

孙宇晨在抬价之后,也宣布成立NFT基金,希望促成虚拟资产的NFT化和区块链化。

哦,又是个抬轿的圈内人啊。

还别急着恍然大悟,更有意思的还在后面

——没抢到画的孙宇晨,又花了1050万美元,拍了个微信头像。

当然,这个头像,也是NFT编码。

你瞧瞧,你瞧瞧——

两位熟悉的币圈大神,穿着陌生的马甲,亲自下场,烧了5个亿; 一个买了副谁也看不懂的数字画,另一个买了个带着绿帽子的头像; 造了个谁都羡慕的全新造富神话,让NFT成功破圈。

最后,自己又一头扎进NFT的圈里。

故事讲到这里,还没完。

紧跟着上面两个币圈大神之后,马斯克也下场了

——3月份,说自己密切关注NFT;

——9月份马斯克的飞船带着一份NFT上了太空。

最后,马斯克的妈妈开始发行NFT。

你瞧瞧,你瞧瞧。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前期大佬烧钱造势,后期抬轿花式收割,币圈科技又来了。

NFT的茅坑里,被三位币圈带头大哥,连续扔进去三颗炮仗。

粪坑炸了,NFT出圈了。

应用场景有了,出圈爆点也有了,还是不够——

得让全世界的SB都知道这玩意能赚钱,能赚大钱。

第三,暴击赚钱的财富效应。

任何一个投资品,概念再狠,爆点再大,大佬再抬轿,如果不赚钱,还是个垃圾。

起码,要让它看起来赚钱。

如何让一个投资品看起来很赚钱,看起来能暴击?

传销!

传销为什么能让参与其中的所有人看起来都能赚钱?

层层分佣的金字塔。

NFT这玩意儿,也有一个类似传销的分佣机制。

还记得,孙宇晨花1000多万美金买的那个SB绿帽子头像么?

这顶绿帽子,自生成NFT编码之后,就可以多次交易。

每一次交易,最初的拥有者——也就是画家,都可以抽取2.5%的版税抽成;

每一次交易,这顶绿帽子交易链条上的上家,也都可以抽取部分渠道佣金。

孙宇晨卖一手,画家抽25万美金。 下家再卖一手,画家再抽25万以上美金,孙宇晨再抽一部分佣金。

参与的人越多,分佣层级就越多,二手价格就被炒的越高。

哦豁,有人开始坐庄了。

哦豁,层层分佣转起来了。

层层分佣一建立,NFT是个啥还重要么?

可以是,12岁小男孩不好好上学,瞎批画的小鲸鱼;也可以是,由5000幅画拼起来,谁也看不懂的图片;还可以是,戴顶绿帽子的微信头像……

也有可能是,葫芦娃流着口水啃鸡腿的呆逼照片。

传销最大的特点是什么?

躺赢!

管球它卖的究竟是啥,只要能让我躺赢,卖坨屎也行。

金字塔传销体系一建立,母猪也能原地飞起。

更何况这还不是坨屎,不仅不是坨屎,而是——

横跨区块链和元宇宙两大领域,孙宇晨和马斯克双向背书,虚拟资产和顶级艺术品交易流通的重要工具,金字塔分佣体系的人人躺赚……

我们不是传销,而是对元宇宙和顶级艺术品的强大赋能。

屁的赋能,就是传销。

以上就是一个投机品,把画饼故事圈的又圆又大的关键三步。

朋友们,朋友们……

截至目前为止,NFT已经走完了以上三步。

收割机,进场了。

管好自己,更要管好身边的年轻人。

NFT这玩意儿又是币圈,又是区块链,又是传销……看起来,又野又凶。

国内不让干啥,它干啥。

是不是都是国外在玩,国内是不是没办法玩。

呵,想简单了。

NFT是个新东西,新东西嘛,监管就难免不严。

利润又大,12岁小男孩一个暑假画一堆的东西,动不动就能卖上百万。

利润又大,漏洞还多,那些大厂们就钻着漏洞进去了。

比如,下面这位。

前面说过,蚂蚁是国内第一家进军NFT的互联网巨头,2021年6月份就进场了。

进场6个月,蚂蚁成为国内NFT领域玩法最多的平台。

9月16日,支付宝限量发行21000个亚运会数字火炬,4分钟售罄。

——原价39块,被炒到上万块。

上万块的东西是个啥?就是一张火炬图片,被转成了NFT的编码。

一串编码,上万块。

除此之外,还有淘宝上还有个数字拍卖

——发售价9.9块的敦煌飞天NFT,被炒到150万。

150万的东西是个啥?还是一张飞天照片,被转成了NFT的编码。

一串编码,150万。

这还不算完,这件事情还有更魔幻、更恐怖的延伸和发展。

原本呢,NFT是不可切割的。

一幅数字画、一张照片、一条鲸鱼、一个绿帽子头像,对应一串NFT编码。

但是,这串编码被炒到极高之后,就没办法玩了。

毕竟

——也真没那么多SB愿意花150万,买张网上到处都能找到的照片;

——能出得起150万的,也大概率不是买照片的SB。

怎么办?

NFT虽然不能切割,但是NFT衍生品可以切割啊。

熟悉的一幕再次发生了,币圈的常规操作再次出现了——

发币了!

老板们,发币了!

大老板先把敦煌飞天的照片买下来,再发布个NFT协议,把一张飞天照片切割成150万份,发行150万个代币。

把价格打到1块钱一个,门槛低了,人人可参与了。

你买一个飞天胳膊,他买一个飞天的腿……大家一起拼出来一个为艺术品赋能的梦想。

你把1块钱的代币,卖给另外一个SB,卖给他1块5。

那么,这张价值150万的敦煌飞天照片,就秒变225万。

另外一个SB,把1块5的代币,再转卖给第三个SB,卖给他2块。

那么,这张价值150万的敦煌飞天照片,就秒变300万。

交易一手,就是1.5倍;交易两手,就是2倍;交易一天,就是100倍。

大家一起排排坐,分果果,渠道层层分佣,画家坐地抽成。

传销之轮,飞速转动。

金字塔体系,坚不可摧。

你以为参与其中的人不知道这张破照片,在网上到处都是,屁的价值也没有?

当然知道,只是这群SB都坚信自己是巴菲特化身,冲进去捞一笔,全身而退。

传销和庞氏都出来了,这件事已经脱离了投资的范畴,拼的就是跑得快。

目前NFT的参与者,绝大多数都是90后和00后。

准确的说,9成以上都是这群人。

为什么是这群人?

还能为什么,年轻呗。

你跟他们说传销,他们听不懂。

但一说区块链、元宇宙、虚拟币……全都门清。

你跟他们说炒股买楼,他们没兴趣。

但一说弯道超车,低门槛暴击……全都上头。

还愣着干啥,赶紧去看看自家孩子。

是不是已经进场了,跟着带头大哥正上头呢。

最后,再跟大家讲个关于NFT的魔幻事情吧。

前面那位大哥花4亿人民币买了那幅画之后,拍卖行又上了一幅新作品。

这个作品,是一幅实物画

——一个街头艺术家,为了讽刺拍卖行里不懂行的SB,画了一幅画叫“白痴”。

画上只有几个字:我就不信真有白痴来买我。

这幅画,就被一位匿名大哥以9.5万美金的价格拍走了。

大哥拍走之后,把这幅画拍了个照片,转成NFT编码。

接着,来了场直播,把这幅原画烧了……烧……了。

原画烧了,这幅画的NFT版本,就彻底成了这位大哥的私产。

大哥把这幅画的NFT虚拟编码,分割成上百个代币,发了一圈币,卖给一圈SB。

后来,这圈人把这串NFT编码的总价值,炒成了多少?

第二天,50万美金。

两天不到,涨了4倍。

傻了吧,懵逼了吧。

跟人家比起来,咱们买楼炒股,玩的都是个屁。

土鳖!

庞氏和传销,恐怕是这个世界上最赚钱的生意。

前提是

——跑得掉的话。

既跑得掉暴雷,又跑得掉手铐。

不多说了,我得提着棍子去找侄女去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