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杭萧又争...不妨听听滨江人眼中的滨萧一体化 房叔说No.333

subtitle
杭州房叔 2021-11-29 09:38

| PART 1 |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1.23,滨江和萧山区委的任命出炉,两区对调一二把手,尤其是新萧山区书记之前就是萧山区区长,三年后故地重游,以达成滨萧一体化的形式生生将人事发布开出了历史里程碑的感觉。

11.24,房叔公号也出了推文提纲挈领地分析了“杭州东南倾”的城市发展路线,别的媒体当然也有类似的推文;

其中有个至关重要的点,许多读者也围绕这个点发生争执,那就是“一体化”在哪里实践,三江汇的四区联动还是市北宁围萧科西?

杭州人的观点多半是“想多了,就是领导调桌子打个麻将,滨江重点还是在西边和西湖、富阳、萧山”的三江汇;

萧山人的观点自然是希望借着亚运和钱江世纪城的东风将宁围和市北乃至萧科西的能级拉升;

这背后多少都有“利益脑”,买浦沿之江和买市北房子的业主观点是不可能统一的,统一的只有一点:国际滨真的很强,无论向哪个方向进军,都是外溢居住板块巨大的利好。

笔者作为习惯夹在萧山和杭州之间的老滨江人,柔柔地给大家讲个小故事。

| PART 2 |

出生在杭城外的岸边,江涛与铁桥,是少年最早懂得的乡愁。

2021年,是许多新理想点亮的头一年。6月底,《杭州市国土空间总体规划(2021-2035年)》在行政区调整的一个月后发布,一核九星的城市新架构被正式确定,核心城区变成了——上城、西湖、拱墅和滨江

上城并了江干,拱墅吃了下城,古城墙内外的世界分分合合,而江这头的滨江故我而特别,又到杭城扩容时,从“弃子荒地”走到核心城区,这段旅程,不过25年。

滨江的旅程,对我来说是一个少年成长和城市青春绑定的故事。

少年的父母是80年代的大学生,那个年月,粮油票还没取消,大学生工作还包分配,父亲被分到镇上的机关单位做个不大的干部,3个月的工资换了辆永久牌自行车,每天擦得锃亮,母亲则是江边三大厂的工程师,爱美的她添了一台脚踏缝纫机;

90年代初,一个娃诞生在萧山一桥南岸不远的三层破筒子楼,娃那时年纪太小,只记得家里有台圆鼓鼓的西湖牌彩电,多亏了它,少年自小便知道了奥特曼和赤木晴子。

筒子楼下有家小杂货店,5毛能买麦丽素一包或者可乐糖10颗,杂货店的破水泥路旁有大片大片绿油油的水稻田;

懵懵懂懂记事的时候,浦沿、西兴、长河三镇已经成了滨江,当然年幼的少年对此毫无认识。

少年总是被带去单位食堂蹭饭,里面总有操着两种口音的叔叔阿姨逗他开心,其中一种大人们会在阳光洒在江边最灿烂的时候坐大巴车开上一座黑乎乎的铁桥,黑乎乎的铁桥下面还有黑乎乎运煤的火车,对岸是一片绿油油的地方和一个敦实的塔,妈妈说鲁智深埋在那里,那里是杭州。

他总能看到杭州市滨江区(高新区)的各种牌子,大人却总说这里是萧山,少年会说杭州话也听得懂萧山话,但第一次意识到,江的两边桥的两端是不同的两个世界。

长大些,少年上了小学,全家从筒子楼搬到了单位分的宿舍,70平,父亲拿了一叠红红绿绿的大钞换了台方头电脑,win2000,奔腾4,拳皇97和三好学生的奖状是少年的童年,那时少年学会了骑自行车,暑假的时候总是顶着太阳去一个叫联庄的村买鸡柳,然后静静坐在江边的荫凉里看着黑黑的桥,吃光它们。

再后来,少年又搬了一次家,这次离鸡柳店近了不少,穿过一个桥洞,妈妈说你有本事以后就考进这里——杭州最好的高中;

少年内心狐疑,杭州最好的高中开到萧山来,有毛病?

初中时杭州口音的同学多了起来,少年不想住校,每天骑6公里自行车去上学,反正也就一条大道。

那时江边只有黑桥一带有点高楼,少年常在之江度假村游泳,江中间在造一座带大拱的新桥,桥下有面大白墙好像写着巨大的“十年,你愿意吗”几个字,这是他忍受连片大工地灰尘和工程车轰鸣的路程里为数不多的记忆点;

那个年代的天永远是昏黄的,少年抬头看到的不是云,而是打桩机和吊车臂,一桥意味着火车和解百,三桥等于收费站和四季青,四桥是洋火厂、烧锅炉和码头,白天是切钢筋的声音,晚上是江边的青蛙叫,因为年少时的印象,直到今天除了看潮水,他都不喜欢江边;

高新区这个称呼对少年来说是滑稽的,他根本不信也不明白高新在哪里,萧山人说这里给了杭州,杭州人嫌弃这里是乡下,好像两边都不要了一样。

周围同学的父母高中毕业都不普遍,本地的高中“萧五中-杭州长河中学”是他认为考砸的底线,初一时少年暗暗发誓,一定要穿过对岸的那片森林,摘下一片杨公堤的梧桐叶,去西湖的旁边读书。

少年中考考了区第二,整个杭州的学校都可以去,初三填志愿时他还记得妈妈说桥洞旁边是杭州最好的中学,他知道自己考得进,可他不愿再留在这里,于是填了文三路的那所。

父母还在滨江工作,可因为高中走读不方便,又买了套房子搬到了城西,在“吴文化”里又活了半生;

我想,关于一体化、融合、江两岸的差异这些话题,经历过文化冲撞、自我认知重建、不毛之地奋起的滨江人比两边都更懂得其中的不容易,也更懂得发展的气质为何物。

| PART 3 |

夹心糖果的滋味,是融化在一起才能品到的甜蜜。

正如上一部分写到的“江对岸才是杭州”,过了江便成了“江对岸是萧山”,萧山人多半咒骂过“萧山分地、撤市设区、机场挂名事件”,杭州人也同样对“过江”非常敏感,“土、赘婿、萝卜干、异文化”全是萧山的标签;

两千多年前,江这边是伍子胥的吴山,江那边是勾践的“萧然山”;两千年后,江这边有娃哈哈、农夫山泉,江那边有万向、开元;江这边有王国平打开西湖、振兴西溪,江那边有莫妙荣北延市心路,自给财政修造机场;

夹在中间的滨江在发展的前8、9年跟个幽灵一样,直到04年四桥通车后的十五六年。

如今叱咤风云的阿里是在滨江走过没盈利的岁月,第一座海创园是在滨江拔地而起,营收近500亿+的海康威视,在2002年的时候营收是3000万元(并非纯利);

还有网易、恒生电子、大华、艺福堂、安恒信息、玄机科技等等一众奇迹在此发生。

人都只会看到国家级科技示范区的成功,却没看到人的气质,滨江最核心的气质就是融合创新,不管你是杭州人、萧山人、金华人、宁波人、外省人还是外国人。

直到今天老三区和萧山主城的大多数人还活在“工业杭州”里,老城市的旧党,不愿意上新世纪的船,这不是高定位高目标的新杭州应该有的面貌。

杭州人问问你自己,有几个会开车过建设河,甚至萧山南看看房子,考虑刚需住那里,哪怕引以为傲的”浙二总部”都去了南卧,杭州之门立在萧山的土地上。

萧山人问问你自己,吴山和西湖算不算你心里的家乡,看电视能不能把徐筱安和翁仁康一视同仁,试着听舒服“xx儿”的杭州话。

都说余杭势头猛,萧山遇到发展瓶颈。在笔者看来不过是滨江的故事二次上演,两边土著都不去吃对面的城市红利,把自己圈在小圈子里,尤其是有些神奇的习俗类似“女孩属羊不能娶”、“请人吃酒席挑工作日说是算了小夫妻两边八字”;

什么样的地方有发展有活力,固步自封的人说了不算,心里没有墙的人说了算。

房价和板块价值也是一样的道理,刚更新的限价系统滨江新房门槛4w/㎡,二手价差达到50%;

从GDP和产业去分析,在我看来那只是一半,更多的无非一句最简单的话:滨江区两边都认,于是购房潜在人群瞬间比各自的主城都多了两三百万。

杭州这座城,最割裂最有实力的融合发生在滨江,但仅止于此,两边还是爱各过各的。

| PART 4 |

滨萧一体,除了城策,该看到什么?

滨江回归萧山、市北和浦沿大好、拥江完整了、联合PK余杭?这些不是太笼统就是太具体。

笔者希望大家看到的是“核-星”关系,因为这是区级的联动,老百姓总是把规划和城策站在市一级的甚至省一级的角度去思考,通览全市,指点江山,实际并非如此,落实到具体每块地的详规、城市设计、落实、建设、合作全是区一级的;

举个例子,一个地铁站就在两区边界,工程造价没10个亿下不来,反正都能辐射到两个区,两个区就会希望这个口在对方界内,省钱又能享受何乐而不为,这样的博弈和合作在现实中大量存在。

从这个角度,请再看城市——

说拥江强,为啥强,滨江和上城两个财政最强的核心城区联动,地铁口和重点产业和公司沿着江像象棋的兵卒一样排,当然能级高;

也别只盯着萧滨互补,说滨江发展受限,老三区何尝不是?只不过滨江受限于小,老三区受限于老,面积比滨江也大不了多少,不是景区就是老破小,拆拆不起还要限高。

拱墅是4核区老幺,一众厂拆光了卖地靠学区好风光无限,成片成片的工人住宅,一看最有产业活力的地方在北软,经济的贡献大头都在老下城,这两年最热的区域肯定是运河新城,下边有北软和规划中的智慧网谷,西边不远就是余杭的北部新城,这就是核-星联动;

西湖区黄龙和文教过了辉煌期,南边还有大片的之江转塘,奈何12号线和10号线南延段上日程太慢,西湖区的南北割裂到今天还极强,只能西游,余杭和西湖区联动盖云城,当然选浙大、西湖大学和未科交集的地块,所以才有杭州第一高楼要落地西站,盖超高层TOD很贵的!

上城最好,毕竟有老城墙里的国企,仔细一琢磨,要做宇宙中心的钱新、江河汇、钱二全是挨着自己又挨着滨江、萧山的老江干。

“核-星”联动的板块是后几年最大的潜力股,行政区调整后提出的一核九星格局三个五年内都不会大动,现在才显示它真正的布局作用。

| PART 5 |

滨江不再是2000年前勾践战败前线和待诏入吴称臣的地方,滨萧一体化,是让滨江作为纽带让萧与杭再进一步正视对方,而核与星,老城与新城又何尝不需要第二个、第三个如滨江一样的融合创新、不存芥蒂的桥梁地区、交融纽带呢?

钱塘,古吴越国都,吴中有越,越中有吴,产城一体,就在此道。

-END-

/一叶编辑/一叶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