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故事:同学聚会,听见初恋女友还未嫁人,离婚十几年的他奔去求婚

subtitle
一叶梦舟 2021-11-29 09:2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本故事已由作者:心元心语,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谈客”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

如果你知道一个人为你终身未嫁,是什么感觉?

老古在五十六岁的年纪,听到周敏为他终身未嫁,瞬间血压升高,心跳加快,几乎不能自已······

那天,老同学聚会,其实就五个,王建从北京过来,肖磊做东,叫上了老古。

老古全名古风,他一直忙,很少参加同学聚会,不是架子大,是真忙。校长,教委副主任,主任,某部副部长,一步一个脚印,起早贪黑,一路飙升,不算人中龙凤,但也常在地方台上露脸。

他很少有时间三五好友叙旧,偶尔参加一次也是来去匆匆。这次王建来,老古再没时间也要挤出一个晚上,毕竟大学时也算是好哥们。

肖磊又叫了两个平时来得上的同学,都有一定社会地位,不好大规模的吃吃喝喝,选择了一个私房小厨。

大家免不了一阵寒暄,落座,菜很快就上来了,纷纷举杯欢迎老同学。老古首先提酒,桌上他级别最高,王建眼睛在他脸上逡巡,嘴角噙笑,道:“我觉得老古得先自罚三杯······”

大家屏息静听······

“你们还记得周敏吗?毕业分手后为老古终身未嫁,现在可不得了了,是网红,超级网红。”

肖磊和老古这一代人,对网红没什么概念,更关心的是未嫁,为老古未嫁。所有人睁大眼睛,肖磊第一个回过神来:“我记得,文文静静的,长了一张娃娃脸,胖乎乎的,怎么?为老古终身未嫁?”

老古紧紧的握着高脚杯,血压心脏都偏离正常,记忆深处被封存的记忆,鲜活欲滴,他极力控制声音的颤抖,皱眉,凝神:“老王你竟瞎说,毕业我们就分手了,结婚前夕她找过我,说也调过来了,可是那时我都要结婚了,就没再联系。”

王建仰头把杯里的酒一口喝下,眼睛微红:“你小子那时是学生会干部,风起云涌的,以为你们会走到最后,没想到毕业就分手。以为各奔东西就成故事了,没想到她来到了你的城市。以为会修成正果,没想到她终身未嫁。”王建一连用了三个没想到。

老古心中噗通噗通狂跳,他知道周敏和他在一个城市,周敏是在毕业第三年的时候调过来的,她约过他,不凑巧的是他已经和学校的一位老师谈婚论嫁。虽然她经常来入梦,但是他强迫自己忘掉,他是道德底线很高的人。

“老古,你多不是人,一个城市,这么多年都没联系过她,你说该不该罚?”王建看着老古,老古看着肖磊,问:“你们也不联系吗?”

“周敏和大家都不联系,有几次聚会我叫过她,不来,后来,电话都换了,上哪找去。”肖磊实话实说,而后又问王建:“你咋知道?”

“李小玉去年来北京,她说的,她和周敏是闺蜜,要不是周敏拦着,小玉当年就要把老古挠成萝卜丝。”王建又喝下一口,似乎有点辣,龇牙咧嘴的。

老古也跟着掫下半杯,开口问道:“谁知道她没放下,她调来时我都要结婚了。”

其他人也都附和:“是啊,老古是咱们中间结婚最早的,不赖老古。”

气氛有些诡异,肖磊圆场:“别光顾着喝,吃菜,谁还有她的联系方式?老王,你喜欢她怎么不追呢?上演无间道啊。”

王建眸光暗淡,回道:“我倒是想追,人家压根就不理我。”

“你这京城少爷也没看上?”肖磊打趣。

“也就我们那个年代有这么死心眼的人,现在要是喜欢,不择手段,还会默默守候?”王建气哼哼的,不知道是为自己还是为周敏。

“那不对呀,老古离婚十年也不见她联系啊?”肖磊反应过来问。

老古妻子因为他常年精力都在工作上,孩子上大学后提出了离婚。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这次来我也想见见周敏,给她打电话,她说在外地。”

2

老古失眠了,周敏因他未嫁,他惶恐不安,最后王建和肖磊又说了什么他都听不进去了,他很自责,也理解不了。这么多年,周敏从未打过一个电话,发过一个信息,甚至他印象里还是她二十三岁时胖乎乎的样子。

他要了周敏的联系方式,知道她退休后在某平台开了直播,他下载了那个平台,并对她进行了关注,如果可以,他想见见她。

他真的想见她。

那段青春岁月里,最深刻的就是她了,她是他见过的最温柔的女人,三十二年过去了,他依旧觉得她最柔。眼睛总是湿润润的,连唇也是,看见她第一眼就想吻上去,然后也真做了,没有任何铺垫,直接上嘴。她脸颊羞涩,红透半边天,他附在她耳边说:“我会照着你的。”

多年后他都奇怪,怎么会说“照”字?

他帮她排队买饭,他替她去水房打水,他去图书馆给她占座,甚至想过要是能去天上把月亮摘下来给她就好了。

像所有的情侣一样,他们约定海枯石烂,地老天荒。

那时,满脑子都是她,参加工作多年后想起,他觉得是荷尔蒙在作祟,但当时分分钟都想黏在一起。

毕业的时候,他们不知所措,一个南方,一个北方,谁都不想去对方的城市,他们选择了分手。

其实,当时班里的另外三对也都分手了,毕业季,分手季。那晚,她泪水涟涟,她也只是泪水涟涟,在一起三年,不管他多过分,她从不发脾气使性子,总是温柔以待。

老古叹了口气,原来,她比他更爱。

结婚后,老婆会经常发飙,这让他百般不习惯,就拼命的工作,躲避老婆的吵闹。后来,老婆沉默了,在儿子高中毕业那年提出离婚,理由是他不爱她。

老古百思不得其解,没出轨,没撩妹,歌厅酒吧都不去,怎么就不爱了?

也许,年轻真的不懂爱情。

周敏确实在外地,老古上午空闲,点进直播间就看见她站在海边别墅前,穿着沙滩裙,也许是开了美颜,年轻时尚,褐色卷发随风飘浮,带着太阳镜,烈日红唇,对着镜头浅浅的笑着,很难想到这是那个朴素文静的周敏,如果走在大街上,他无论如何都认不出的。

她带着夸张的东北味,优雅的张开双臂,比划出一个弧度:“我在三亚,这一路走下来,手里从200W到500W,500W到1000W,不容易,我想告诉大家的是手机像素越高拍出来越清晰。”

里面传出哈哈大笑的声音,老古也笑了,他第一次听到这个梗,而且是周敏说的,他笑的心里涌起一股热流,蠢蠢欲动,看见屏幕上不停的有小红心送出,他也想送,可是他不会。鼓捣了半天弄明白需要花钱买。心中窃喜,这还不容易,于是兑换了五百块钱,毫不犹豫的送出最大的那束花。

第一次,周敏对着屏幕说“感谢尾号2798朋友的花。”

老古又送出一束,周敏又说:“感谢2798连续送出的花。”

老古才知道2798是自己,他连续送出礼物,几乎刷屏,听到周敏说:“2798,告诉我你是小朋友还是老朋友?是小朋友私信我,我把钱转给你,老朋友是不是帕金森了,别再森了,挣钱不易,且花且珍惜。”

老古觉得好笑,这送个礼物咋还被骂有病呢?主播不都喜欢别人刷礼物吗?他在下面回到:“我不是小朋友,也没病,就是想刷礼物而已。”

他在想她为他未嫁,不管真假,他为她做点什么也是应该的。何况,老古觉得这很刺激,他从来没在网上送过礼物,没这样撩过女人,他突发奇想,打字道:“我们可以见面吗?”

没想到他被移除直播间。

他弯起嘴角,拨出了她的号码,无应答,他知道她在直播,他发了信息:“下了直播电话我,我是古风。”

他忐忑的等着电话,可是,一直到下班手机也没响,这让他心情很糟糕。

老古坐立难安,周敏总在眼前晃,他决定正常下班,要走时,接到行政办通知,后天,组织部将对他进行考核,这就意味着提职在即。正常六十岁退休,如果提职可能就要延迟退休,能多工作几年,这是他们这一代人求之不得的。

但是这两年有点力不从心,也许是老了,进取不足,瞻前顾后,领导指出过,自己也想改,但是思维固化又岂是说改就改的?

3

家里冷冷清清的,离婚后,别人没少介绍,不乏年轻漂亮的,他一心在工作上,没闲心找对象,单位有食堂,就回家存个宿,开会晚了家都不回。儿子毕业定居深圳,过年才回来,平时就他自己。

他打量了一下房间,窗不明几不净,锅朝天碗朝地,脱了衣服,撸起袖子,开始收拾。

他第一次感觉到有个女人就好了,马上拿过手机看了看,还是没有电话。他厚着脸皮把电话打了过去,觉得还是不接的时候,里面传来了声音:“你好,我是周敏。”

老古足足停顿5秒,才开口:“我是古风,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他没想到自己说出的话是质问,想收又收不回来,有点尴尬,因为不管那个角度他都没有权利这样说。

老古像做错事的学生等着老师劈头盖脸······

“我在直播,不方便接电话,不知道您突然找我有什么事情?”

声音如此温柔,一下就让老古欢呼雀跃,连声音里的那份疏离都忽略了。他抑制心中的激动,尽量放平语气:“我们三十多年没联系了,你还好吗?”

“您不是看见了吗?我很好。”仍然是如水的声音。

“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想见你。”老古觉得今天大脑不听使唤,总是说出不该说的话。

“明年五一以后。”

老古脑袋嗡的一下,这才十一月份,差不多小半年呢。

“你回来一下,我们谈谈。”老古固执的说道。

“老同学,我们好像没什么谈的,我现在很好,不想回去。”停顿半秒,周敏淡淡的声音。

老古不知道怎么继续这谈话了,开始就唐突,结尾又急了些,正所谓欲速则不达,他快速的整理了下思路,也是,三十多年没见面,就凭王建说她为他终身未嫁就跑过来,她就是答应,自己和她能生活到一起吗?

“对不起,我有点冒失,昨天,王建来了,我才要了你的联系方式,这么多年你怎么不联系我呢?”老古抬出王建,是想告诉周敏他知道她未婚的事,他想谈话更进一步。“我很想见你,你知道我上班,所以没办法过去。”

“想见,天涯海角不是距离,工作多忙不是问题。”记忆中的周敏从不会咄咄逼人,但是老古觉得说的也在理。

“那我能去你那里吗?”老古像个孩子似的乞求,他明显听见周敏笑了,尽管笑的很轻。

“好,你来的时候我发地址给你。”

那一晚,老古睡的格外香甜,梦里都是大学时和周敏在一起的过往,工作后不喜欢儿女私情的他很少回忆,也很少想起她。

鲜活的周敏呼之欲出,弄得老古心痒痒的,他想任性一次,他想放纵一把,他决定南下。

他申请休假,还有一个原因,他本人不在,大家不用顾忌里子和面子,考察才更客观,更实际。

上飞机的那一刻,他还在问自己:这样冒冒失失的跑过去是不是失了身份?

说也奇怪,想起周敏浑身就有一种燥热,暗流涌动,离婚后他很少有这种冲动,透过飞机小窗子的侧影,看见自己脸颊绯红,男人就是男人,现在为了一个女人都开始休假了,他暗暗嗤笑自己。

4

老古一直很自信,特别是形象方面。一米八的个子,棱角分明的脸庞,虽然五十六岁了,但是肚子上没有一点赘肉,更别说中年人的大肚腩。他今天穿的格外正式,庄重的西装,白色的衬衫,仿佛是要娶妻的新郎。

但是当他看见周敏的瞬间还是愣住了:轮廓是周敏,可是细看眼睛,鼻子,嘴巴又不像,浓重的妆容让他很难和那个温温柔柔的小姑娘联系到一起。虽穿了一套质感的碎花裙子,皮肤白皙,没有一丝皱纹,却是他不熟悉的味道,这让老古没来由的陌生,一时竟忘了寒暄。

“古风,谢谢你来看我。”

握住她手的时候,只觉得软软的,滑滑的,如三十年前一般,他知道自己一定色相巨现,立马羞愧不已。好在周敏没注意,抽回自己的手,浅笑,“你都不认识我了,有两次遛弯看见你,你扫了我一眼就过去了。”

“真的吗?什么时候的事?你怎么不叫我呢?”老古吃惊。

“一次是你和你爱人,一次是你自己。”周敏没有叫,理由简单,怕人家老婆误会,毕竟他们恋爱过,怕他老婆忌讳。

“你比上学时瘦了很多,好看了很多,所以很难认出来,可是你应该叫我的呀。”老古心有点疼。

“对你最好的方式就是不打扰。”

微风吹起她的裙摆,像阳光下盛开的望日莲,瞬间温柔了老古的心。他看着远处和大海融为一体的晚霞,觉得空气都甜丝丝的,浑身通畅,忘了刚才的陌生,一波又一波的冲动袭来,一切犹如昨天。

周敏说要尽地主之谊,给老古接风,两人直接来到一西餐厅,折腾一天,老古有点饿了,很想找个东北馆子,其实不用找,遍地都是,但是周敏没问他的意见,老古清楚记得当年吃什么都是他决定的。

而现在······老古噤了声。

周敏为他点了份牛排,老古赶紧加了一句九分熟,他怕五分,七分,其实他不喜欢西餐,周敏是知道的。周敏为自己叫了份沙拉。周敏解释道:“我晚上不吃主食。”

老古看见周敏挑起半个圣女果,慢慢的放到嘴里,半天又叉起一个西蓝花,牛油果不大,可是她却咬了一点点,还有那金枪鱼,一个丝一个丝的吃,不禁哂笑:“怎么还是一点没变呢,吃点东西像吃药似的。”大学时,她就这么吃东西,慢吞吞的,一个米粒一个米粒的。

他忽然控制不住,握住她的手:“三十年了,你变没变?”

周敏挣脱两下,老古没有松手,两眼闪着星光:“不管你变没变,我不会再松手了。”他起身,牵着周敏的手向外走去,周敏焦急喊道:“没结账呢。”

三亚的夜晚,热闹非凡,很难找到一块僻静的地方,但是能这么牵着周敏的手,他已满足。走着,走着,就像一对寻常夫妻,老古停下脚步,突然就把她半环在怀里,“为什么一直未婚?”这是他最想问的话。

“没找到合适的呗。”她幽幽的声音:“我们分开,我发现把你当了标杆,衡量每个人,而每个人都不是你,所以我找不到合适的,又不想将就……”

老古心被鞭笞一样,疼的无以复说,在他们的这场爱情里,他是那么薄情且寡意,他深深的内疚。街角正有一对情侣拥吻,老古也想,可是又觉得一把年纪了,显得轻浮,就加大了牵手的力度,好像大学时就是这样牵着的,怎么就松开了呢?

刚进宾馆旋转门,大厅一侧休息区的一个男人大声喊道:“姐,你回来了。”

老古感到被自己牵着的手抽了回去,看周敏脸色有点悻悻的,不悦的问道:“你怎么在这儿?”

“剪辑完的直播内容你回去看下……”那个男人健步走过来,老古打量一下,很年轻,很帅气,一如三十年前的自己。

周敏回头介绍道:“古风,这位是我的搭档,负责视频制作和录像,叫穆山。”而后又对那个穆山说:“这是我大学同学。”

老古对这样介绍自己不是太满意,仅仅是同学吗?三十年第一次休假,不远千里来约会,仅仅是同学吗?

可是,让老古更不舒服的是穆山看他的眼神,充满敌意,只用鼻子哼了哼算是打了招呼。

周敏歪头对老古说:“不好意思,我就送你到这里了,明天还有直播,我需要回去查些资料。”

老古低声问道:“不上来吗?”

周敏吸了口气,深深的拥抱了一下他,“古风,明天见。”没有犹豫的转身,消失在夜幕里。

老古这个不是滋味,吃顿饭,丢在宾馆里,就是把他当个普通朋友嘛。看着两个人消失的背影,顺手在前台旁边的冰柜里拿出一瓶矿泉水,仰头喝了下去,他心里清楚,自己终是个俗人,于是,气昂昂的往房间走去。

5

第二天一早,老古就来到周敏住的地方,看她早上一个半小时的直播。

昨晚睡的不好,那个穆山总是不请自来,老古自嘲是老了,这要是年轻人,早就嫉妒发疯单挑了,怎么还会消停的睡觉。

旭日正冉冉升起,海岸,沙滩,别墅浑然一体,闪耀着金色的光芒。

周敏已经支好三脚架,摄像机也摆好,音乐奔放中带着悠扬的古老气息。

她身着白色纱裙,微笑,微微的笑,开始预热:“家人们早上好,今天有眼福了,能看见日出,你们说美不美?不顺心烦闷的时候,姐就想把别墅给卖了,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去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

她故意停顿两三秒,用委屈的语气说道“……可是房东不答应啊。”一片笑声,老古也憋不住笑了,他知道这都是网上找的梗。

“所以,今天姐不走,带你们去天涯海角,看地老天荒……”

老古静静的找个角落坐下,看着她熟稔的介绍美景美情,天地间,她灵动的像颗珍珠,耀眼极了。他从未看过这么漂亮的周敏,人生过了大半,有自己喜欢的工作,有自己生活的标准和质地,没有将就,也没有对付,这就是最好的人生。

可是,现在的自己还是她喜欢的吗?

直播空闲,穆山带着她来到阴凉处,递过一杯鲜榨的果汁,举到她唇边,眉眼柔和许多,周敏往老古的方向看了一下,想拒绝,穆山固执的举着,她最后还是把嘴凑了上去。

老古知道周敏有两个助理,其中一个是李姐,照顾周敏的饮食起居吃喝拉撒,另一个就是穆山,周敏就着他的手喝下果汁的时候,他抬头看了老古一眼,微微挑挑眉,眼神有些许得意,一点没掩饰他看过来的舍我其谁。

他理解了自己为什么被移除直播间,原来,年轻人用自己的方式守护着周敏。

老古大跌眼镜,他们年龄差在十几岁,不说世俗的眼光,真的合适在一起吗?

他也后悔自己这么急吼吼的跑来,时过境迁,岁月改变的又岂止是容颜。

中午,开着直播吃饭,吃的是LS粉,这也是广告,老古不能出境,只能自己在镜头看不见的地方吃。然后,老古看见周敏的嘴角沾了汤汁,褐色,本想提醒,穆山熟练的伸出手,快速的擦去。

下午休息。

周敏很歉意的说:“古风,抱歉,我现在就是这样的日子,接广告,卖产品,还要找一些养生知识,冷笑话甚至美容减肥的,我的粉丝大都在30岁到50岁之间,单身女性,她们需要这个,所以,每天很忙。”

“你和穆山认识多久了?”

“认识应该五年了,他以前是我粉丝,半年前跑过来做了我的助理。”

“你们感情很好。”老古不喜欢拐弯抹角。

周敏紧张的看了下周围,低声说道:“别瞎说,我们炒CP是为了给大家养眼的,都知道我五十多岁了,他才三十多,和穆山在一起,更满足大家对美好的追求。”

老古理解不了这段话,只觉得三观五官碎了一地。

“你是缺钱吗?”老古不确定这么做的周敏是不是钱闹的。

“是习惯,我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

周敏话出口,同时长出一口气,老古来了,她很奇怪自己的感情,迷茫大于高兴。确实爱过老古,可是对上穆山责备的目光,她就迈不出那一步。

李姐了解她全部,着急的说:“老古条件这么好,打着灯笼难找,你后半生就指着他呢。”

等了这么多年,周敏也知道老古是他最好的归宿,可是真的到了这一天,心里就是不愿意。

多年前就不想委屈自己,多年后同样不想。他知道老古不会允许她直播,她也确定自己不会放弃直播。

真的是时过境迁,连感情都是。

6

老古很快了解到周敏早些年在论坛上发文,后来发微博,因为内容,把一些有相关经历的人聚在一起,这些人成为了她忠实粉丝。

这是一群看似坚强独立的女性,各种原因她们没有外表看起来那么光鲜,所以,周敏就成了她们的慰藉。选择穆山,是让这群娘子军里有个帅气的男性,让她们眼中有一抹亮色,知道自己值得被疼爱,生活有无限可能。

老古觉得不可思议,直播可以卖思想,卖才能,但是不能卖感情,卖虚假。

特别是看见穆山有意无意的拾起周敏额前的一缕碎发,男人看男人,绝对是准的,虽然周敏说他们是假的,也许她是假的,而他就是假戏真做呢。

这时候,自己不是应该嫉妒紧张发疯吗?

怎么这般平静?

老古放眼看着穆山和周敏,竟觉得也很和谐,看不出她比他大了十几岁,倒觉得自己有点老,有点多余。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都有自己生活的方式,他相信她的爱,可是她爱的还是他吗?

她爱的也许就是年轻,阳光,活力,那个人不一定是自己。她不是用他做了标尺,她是用帅气,英俊,能力,做了唯一标准。

其实生活中找不到另一半的剩女不少,周敏只是其中之一,即使跟了他,他也不一定是她的菜,多情的不是她,是自己。

周敏没再单独的找时间和老古约会,穆山好像给她安排了太多的工作,老古倒乐得清闲,睡眠没来由的好了很多,精神也骤然轻松许多

周敏也没有邀请他住到家里,尽管是租的别墅,有空着的房间,而穆山是住在里面的。

早上,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天气预报说家乡正在大雪纷飞。

周敏冒雨直播,尽管雨不大,一会儿,头发就湿漉漉的,穆山不停的用毛巾揩拭她头上的水滴,一个俊逸的男人深情的照顾一个美丽的女人,老古也觉得挺养眼的。

他不动声色的在角落里看着,心里想的是回去要重视新媒体的发展,把一些抽象的方针政策和法律法规,用短剧的形式展现给老百姓,用他们喜闻乐见的方式传道授业解惑。

老古决定离开了,他把这想法告诉了周敏。

晚上,昏黄的路灯把他们的身影拉到漆黑处断了一半,他停下脚步,她无限悲凉,倚在树旁,看着老古,“三十年前你学不会如何珍惜,三十年后,你还是这样,不是总会有一个叫周敏的女人会傻傻的,一直在你看不见的地方等你。”

“你确定你爱我吗?我离婚十几年了,如果爱,怎会不知?”老古觉得三十年前她没有看清她自己,三十年后她同样不知道自己要什么。

同学聚会,听见初恋女友还未嫁人,离婚十几年的他奔去求婚

周敏红了眼眶,道:“你干得那么好,她怎么会放弃?我从没想过你会离婚,为了前途,我觉得你也会将就到底的。”

“而现在,你摸着心问自己,爱的是我吗?你可以回归家庭,一屋,两人,三餐,可以离开镜头吗?”

老古想起的是周敏大概洗衣做饭都不会了吧?

“好的感情是互相欣赏,却又互为精彩,一定不是一方依附于另一方,虽然你是领导,我也想有我的事业。”

女人,永远是感性的,特别是周敏。

老古确定,如果和周敏走到一起,他不会允许她去直播,还搞什么CP,真把自己当戏精了,而这些却是她的快乐。

他不确定周敏和穆山有没有未来,但当下她快乐和幸福,这就够了。其实,她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人家从没不快乐。

想到这些,老古的心反而静了,定了,他需要的是一个陪他一日三餐,看日出日落的人,而不是忙着年轻,忙着直播的她,她的很多做法他也无法苟同。

她未嫁不是因他,她执念的是一份完美。而他不远千里寻找的也不是她,是一份青春的美好罢了。

人生就是这样,突然在某个阶段,豁然开朗起来,老古没有去各地旅游,他在新闻里看见,那场暴风雪演变成了冰雨,几十年罕见,树木刮断,道路被堵,中小学停课,全省紧急清冰清雪会战。

老古买了最近的航班,结束了休假,工作让他踏实,充盈,这是他的全部快乐。

情起,缘灭。(原标题:《地老天荒的尽头》)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