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我和老公搬进新房第3天,小姑子就带女儿来蹭住,太生气了

subtitle
温酒伴月 2021-11-29 08:56

我和老公周德结婚两年多,一直没有要孩子,因为我们对人生规划得很明确,先买房子,再谈孩子。去年,我们俩用所有的存款供了套92平的三居室,装修好后,在网上查了下老黄历,选了一个吉日正式入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入住那天,周德很兴奋,把我们家的厅、厨房、卧室、阳台,几乎所有地方都拍了美美的照片,然后像发连环炮一样,一股脑地都发到了婆家的家族群里。群里的亲人都对我们说着恭喜,夸赞我们家布置得真漂亮。我和周德看着亲人的这些认可,幸福感更加爆棚。接连几晚,躺在温馨的卧室里,我俩都畅谈到了后半夜,对我们这个小家的未来充满了憧憬。
然而,令我俩万万没想到的是,有人在群里看到我们家的那些照片,竟然动起了小心思,这个人就是周德的亲妹妹——周芬。
周芬比周德小两岁,但周德是晚婚,她是早婚,所以她的女儿都已经5岁了。周芬老公在外地做建筑,一年回来两三次,她没有工作,在城里租的房子,全职带女儿读书。以前,她是住在她老公的乡下老家带孩子,但她跟婆婆过不来,她也不喜欢住在乡下,所以才带着孩子在城里单过。有时过节,我和周德会请他们母女到餐馆吃一顿,大家一起聚聚,所以关系还算和睦。不过,我俩平常要上班,加班,比较忙,和她走动得也并不频繁。

入住新房后,我和周德打算等过段时间,请周芬和她女儿到我们家里来吃饭。但没想到,我们才入住后的第三天晚上,周芬竟然连招呼都不提前打一声,拎着大包小包,带着她女儿直接上我们家来了。
敲门时,我和周德正一起在厨房煮饭。周德去开门后,发现她大包小包的这么大阵仗跑过来,一下傻眼了,愣在门口不知道该干嘛。周芬自来熟得很,让女儿先喊舅舅后,自己拎着行李大大咧咧地走进来,亲亲热热地喊着我“嫂子”。
我正在煎一条鳊鱼,听到她喊我,转过身看到她手里的行李,也吓了一大跳。我挤出笑容问她:“小芬,怎么过来也不提前跟我们说一下,和妮妮都吃饭了没有?”
周芬喊了我一声后,说:“我手机没电了,我们吃了泡面过来的,我不饿,不过,估计妮妮没吃饱。”听到她这话,我忍住心中的不快,仍然客气地说:“泡面哪垫肚子,我们很快开饭了,等下都一起再吃点吧。”她听罢,随即不客气地回应道:“那也好,那我等下再吃点,尝尝嫂子的手艺如何。”

原本煎完这条鱼就准备开饭的我,只好又多炒了两个菜。炒菜时,我心里乱糟糟的,临时多两个人吃一顿饭倒是小事。可周芬她竟然连行李都搬来了,这是几个意思?我恨不得马上问问她,但怕又显得太急不可待了,失了待客的礼数,只好暂且忍忍,等吃饭的时候再问。
周德这个呆头鹅终于反应过来后,与妮妮聊了几句,便先忍不住了。他指了指周芬放在厅里的行李,走过去问她:“妹,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我在厨房听到周德的问话,马上把耳朵竖了起来,停止了炒菜的动作,转头望向客厅。“明知故问,你说这是什么意思?自然是搬过来和你们一起住的意思!”周芬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着电视,一边一脸淡定地回道。
“你、你自己租了房子,干嘛搬过来跟我们住?”周德瞪着眼睛,一副不可议的表情,说话有些结巴地问道。“我那房子又不通风,又潮湿,住那里不知道多不舒服,身上的毛病都多了。而且,那房子下个月就要续交半年房租。
关强这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收入不稳定。他今年都没寄多少钱回来,我要是把钱都拿去交房租了,我和妮妮的生活都成问题,所以只好先来你们这里借住一下。”“借住,你想借住多久?”“看情况吧,我也说不好。”

周德听到她的话,随即抬头看向厨房,正好和我的目光对视上,我生气地瞪了他一眼,他随即一脸讪讪的。我又重新把燃气灶上的火开大,也故意把炒菜的声音弄得挺大,以宣泄着我此刻的烦躁与不满。
我们这新房子自己还没住热呢,周芬这小姑子倒好,不请自来,而且还不知道将会在这里蹭住多久。我想一想,瞬间就觉得没了胃口。心不在焉地炒好菜后,我对他们兄妹说开饭了,周芬顿时夸张地叫喝了一声:“哎呀,有饭吃了!”我听了,对她更加反感。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