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听花,寻花,只为赏花,知花,爱花

subtitle
酒不醉人乃自醉 2021-11-29 01:5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听花

听说,郁金香花开了,又恰巧有时间,来一场说走就走的寻花之旅。

寻花

一路奔驰。

路途自然少不了堵车,只不过我的“路怒症”未犯,且路程时间短,闹心的插曲很快就随着车窗外的绿色渐渐远去。

郁金香高地,高地上的郁金香。

如我等“寻花的骚年”颇多,车开不进去,只好步行。“踏遍青山,人未老”。再说,微信运动占了封面还能刷一下存在感。

熙熙攘攘的人群,争先恐后。路上的拥挤夹杂着路怒症患者狂躁的汽车鸣笛,打破了乡村本来的宁静,有些刺耳。

一个小插曲:一名中年妇女打开车门伸出一条腿准备下车,中年男子突然启动,结果中年妇女的脚被轧成了九十度弯曲。

路边有些小野花,“没有男人采,只有女人镜头开”。小儿走了一段,习惯性装累,寻求抱抱。我的办法是一个冰激凌在手,屁颠屁颠跟着走。

三瓜公社最先引入眼帘。三瓜,自然是三种瓜,即冬瓜,南瓜,西瓜。据了解,是互联网加乡村旅游的一种尝试。我是来寻花的,一直想着我心中的那片高地,因此这种尝试的意义暂且不表。只说一句话,从表面现象来看,形式大于内容。顺便提一下,我分别站在冬瓜村、打谷场标识旁边留影纪念。之所以留影,是因为我最近看了刘震云的长篇小说《吃瓜时代的儿女们》。当然,我知道,这个三瓜公社和刘震云的小说,八竿子打不着什么关系,但是有一点是相通的,小说与景点都是为了儿女们看个热闹。

天气有些热,水能解决渴的问题,解决不了晒的问题。三步并做两步,直奔高地。眼前突然出现一个凉棚,大喜过望。一个大大的凉棚,凉风习习,好不快活。如果凉棚周围再有一片西瓜地,让我等真正当一回吃瓜群众,岂不更好,只不过这只能想想。因为必定弥勒佛不在,孙猴子也不会在这里戏弄黄眉老怪。站着怪累的,想找一地坐,结果悲催了。地上一片狼藉,已经被吃瓜的儿女们糟蹋的一塌糊涂。我是一个愤世嫉俗的人,每每看到此等现象,总要感叹一句“无可奈何花落去”,然后速速离去。

赏花

郁金香开了,一片花的繁荣。种类齐全,颜色各异,莫不争芳斗艳,一片芳华。不是太喜欢拍自然景色的我,也忍不住拿出手机拍了一些图片,至美至真,至艳至韵。

知花

说到郁金香,以我对其的了解,还真要说说。它不仅是一种花,更是一种经济的代名词。

郁金香的栽培最开始应该是在公元10世纪的波斯,后来到了奥斯曼帝国时期,无数的郁金香被培养出来。直到今天,所有大类的郁金香仍然存在于土耳其。

公元1554年当时在奥斯曼帝国的比利时外交家布斯拜克第一次把郁金香的种球和种子带入了欧洲,尤其是在荷兰,掀起了一场前所未有的郁金香狂热。而这不得不归功于“郁金香之父”克卢修斯。自从克卢修斯在荷兰种植第一棵郁金香之后,随着郁金香的慢慢普及,整个荷兰都疯狂了,富人们竞相收购,不惜用农场、房子甚至女儿的婚事来交换。

有这样一个故事,一个商人为了获得一个小小的郁金香球茎花掉了自己一半的家产。但他并不打算出手谋利,而是把它藏在自己的温室之中,以拥有它为荣。

爱花

花的明艳,可使人明媚。

花的缱绻,可使人忘却。

花的香容,可使人迷恋。

花的内涵,可使人深爱。

听花、寻花,只为赏花、知花、爱花。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