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同一个班,建了4个家长群,还在不同APP。家长吐槽:有必要吗?

记者丨高彦雄

但凡有娃读书的家长,对于家长群都不陌生。

但是最近,却有邛崃家长吐槽:娃娃上个学,家长被拉进了四个不同社交平台的家长群,分别是QQ、微信、钉钉和企业微信,关键是,这些群发布的内容相近。

这位家长觉得,一方面,在信息时代,家校之间通过手机交流倒也无可厚非,但是这么多群,还在不同平台,有时候确实没能及时看到。

对此,邛崃市南街小学作出回应:现在是在对比不同APP的功能,会尽快确定最终的使用平台。

成都市教育局也对此事回应称,家校沟通平台的选择,学校和家长应在自愿、便捷、公益和确保信息安全的前提下共同商定。

家长吐槽:

四个家长群功能同质

非常分散精力

这位家长表示,他的孩子在成都某学校上学,最近,学校要求家长们加入企业微信的家长群,进行健康打卡。

需要说明的是,在此之前,这位家长已被拉进三个不同社交的家长群,除微信和QQ外,还在去年疫情期间因为要给孩子上网课,被拉进了钉钉的群。

这让家长有些不解:企业微信和钉钉功能同质,都是办公软件,既然有了钉钉,为什么又要把家长拉进企业微信?

“正常的交流和教学通知根本用不了这么多群,设置太多不仅毫无必要,还非常分散精力。”

他还举了个让他有些哭笑不得的例子,“钉钉没看到(通知),然后有人在qq群问,然后在微信群得到了回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有家长发帖吐槽家长群过多

这话看似荒诞,却也得到了一些家长的共鸣。

有家长表示,“(家长群发布的内容)很重复,确实浪费精力”“(家长群)不仅平台多,还要分学科。语文一个群,数学一个群,英语又一个群”……

当然,也有家长表示,家长群多了,家长们觉得麻烦,但是“最麻烦的难道不是老师们吗?”“学校还不是为了方便家长,老师们都没抱怨工作量大,一个家长看几个群,这也值得抱怨吗?”

还有家长举出实例:“我家孩子一年级,学校或者班级的一些通知,孩子复述不清楚,如果是做成纸面通知,孩子也可能搞丢,(通知)发在群里,家长们都能看到,还能互相交流,这明明是更方便的事情,为什么是负担呢?”

学校工作人员回应:

尽快在钉钉、企业微信中二选一

市教育局:选择家校沟通平台的前提是自愿

记者注意到,有家长反映,他孩子所在邛崃市南街小学,就存在同时在QQ、微信、钉钉和企业微信上建了家长群的情况。

据家长提供的一段与邛崃市南街小学工作人员的通话录音显示,工作人员透露,近期,该校确实在使用钉钉和企业微信都建立家长群,这主要基于学校数字化、信息化管理的需要。

该工作人员表示,原有的QQ群学校现在已基本不再使用了,至于钉钉和企业微信,学校会尽快对比二者功能,看哪一个功能更强大,更适合家校管理,(就选用哪个)。

对于在此期间给家长带来的困扰,该工作人员称,自己非常理解,会将这一情况记录下来反馈给学校,学校会在调研后进行进一步的处理。

此外,记者注意到,11月26日,成都市教育局也对此事作出回应称,“家校沟通平台的选择,学校和家长应在自愿、便捷、公益和确保信息安全的前提下共同商定。对于学校以谋求不当利益为目的,强制推行使用家校沟通平台的行为,我们将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绝不姑息。”

成都市教育局回复

成都市教育局还表示,下一步,将指导区(市)县加强对家校沟通的规范,让家校沟通更便捷、更省心,用信息化手段为家长与学校搭起一座“连心桥”。

家长反映:

家长群过多现象不算普遍

但通过家长群派“额外任务”的情况存在

家长群过多的情况,在成都家长中普遍吗?家长们对此又如何看待呢?成都商报教育发布记者询问了成都数十多位不同区域、不同学校的家长。

绝大多数家长都表示,自己的家长群并不多,目前只有两个家长群,一个微信群,一个QQ群,两者分工不同,微信群主要负责日常沟通,QQ群主要负责文件的上传和下载,以及一些照片的分享保存。

家长称只有两个家长群且分工不同

老师也定了规矩:“QQ群基本不说话,有什么事都在微信群里说,QQ群发了新文件也会在微信群里通知。”

另有几位家长表示,除了QQ群和微信群外,他们还在使用一款名为“人人通空间”的手机APP,绑定专属的教育云账号后便可在上边查看孩子校园日常,省去了不少与老师私聊沟通的时间。

但是,有好几位不同幼儿园的家长都表示,有时幼儿园老师会通过家长群,要求家长收看一些直播公开课,还要将观看过程的截图发到家长群。

家长提供的家长群聊天截图

有家长对此不太认同,“这个直播课吧,很难说有没有用,讲的内容倒是都对,但也并不稀奇,从很多地方都能了解到。”

还有家长表示,虽然有时自己并不乐意看这些直播课,但碍于面子也只能配合了,“老师把通知都发到群里面了,其他家长也都发了收看截图,你说我能不收看不发(截)图?”

校长:

互不打扰是信任的基础

理想的家长群应是学习型的

事实上,随着信息交互方式的改变,手机里的“家长群”,已经事关所有家长,成为了一个广泛讨论的社会议题。

2021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徐睿霞便提交了题为《关于规范中小学教育中教师使用家长微信群的建议》的大会发言,建议教育部出台教师如何规范使用“家长微信群”的规范性文件。

在徐睿霞看来,当时的部分家长群问题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

一是学校“家长微信群”过多过滥;

二是通过微信要求或变相要求家长批改作业;

三是通过微信要求家长填写各类问卷、投票;

四是要求学生或家长转发指定内容的微信朋友圈。

如今,关于第二点,教育部已多次发文明令禁止,收效也颇为明显。但其余问题,依然争议不断。

四川师范大学东区上东学校小学部常务副校长刘艳表示,在家长群里发一些自愿完成且含金量较高的调查问卷,并不一定是打扰。但如果长期发送一些与学习无关的信息,甚至是增加与学生、家长毫不相关的额外任务,那就确实会让家长群变成“想说爱你不容易”。

刘艳介绍,以东区上东学校为例,学校会明确要求,所有的家长群都必须设立明确的群规,比如,与国家政策相违背的信息、广告、拉票以及其他商业行为,一律禁发到群中。

此外,群规也对老师、家长的沟通时段边界进行了明确,限定在7:30到22:00之间,教师、家长都要坚持这个原则,这之外的时段,要做到互不打扰;通知类信息,如果要求回复,会明确提示“请回复”,除此以外的其余通知类信息都不必回复,以免信息被覆盖。

此外,针对个别家长的诉求,以及一些不便在家长群里谈论的特殊问题,刘艳表示,学校还建立了相应的家校问题申诉机制,进行及时高效的处理。比如校长信箱、校园网诉、家校相约星期二(每周二下午,面对面沟通)等。

在刘艳看来,家长群是否应该存在,这已经无需讨论,因为这是实现协同共育最简便也最不可或缺的一个途径。最理想的家长群的形态,应该是一个学习型的空间,除了重要信息发布,更多应是老师家长之间的经验分享,探讨教育学生、子女的方法,包括推荐好书等。

但是,要共建这样的交互平台,刘艳认为,教师、家长彼此的信任感必不可少,“首先双方都应该有一个意识,就是要做到不给彼此添不必要的麻烦,这也是我们写在家长群群规里的‘第一原则’。”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