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元宇宙中,有人已经开始收割

subtitle
首席商业评论 2021-11-28 13:4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科学的尽头是神学吗?

笔者记得曾经看过一段关于杨振宁的视频,这个当今在世的最伟大的物理学家说,年轻的时候他也不信宇宙有某一个造物者的存在。但是现在,他觉得是存在的。这个造物者可能并不是人类假想的上帝或者神那样,而是一种高效的安排或者某一种力量的存在,从而使得整个宇宙当中的所有星系,所有物质,乃至于每一个生命,都按照既定的轨道,有条不紊地运行着。

当元宇宙出现,虽然现在仅仅只是应用在一些虚拟游戏领域,但这是否意味着,在未来的某一天,人类已经成为了一个虚拟与真实世界边界模糊的造物者?

01 元宇宙,真实与虚幻的世界

1992年美国科幻大师尼尔·斯蒂芬森在小说《雪崩》中这样描述元宇宙(Metaverse),“戴上耳机和目镜,找到连接终端,就能够以虚拟分身的方式进入由计算机模拟、与真实世界平行的虚拟空间。”

“元宇宙”是平行于现实世界的、始终在线的虚拟世界。在这个世界中,除了吃饭、睡觉需要在现实中完成,其余都可以在虚拟世界中实现。

扎克·伯格可能是目前全世界最热衷于此的知名人士。10月28日Facebook(脸书)宣布,新公司名称为Meta(元)。

扎克伯格认为元宇宙是互联网的未来,并准备雇用1万名欧洲人来开发它,打算让真人置身网络。他在演讲视频里说:“下个阶段的平台和媒体,会让人更有身临其境之感,你将不仅仅是从旁观看,而是置身‘实体互联网’之中。这就是‘元宇宙’。”

“当我把小孩的视频发给我父母时,他们会觉得自己就像和我们在一起一样,而不是只通过一个小小的屏幕观看;当你和朋友玩游戏时,你会觉得跟他们同处同一世界,而不是独自面对电脑。”

游戏行业作为元宇宙的先行者和试验田,被广泛认为是元宇宙的最佳突破口,也是最有可能率先实现“元宇宙”概念落地的应用场景。被誉为“元宇宙第一股”的游戏开发平台Roblox在纳斯达克上市第一天市值超过400亿美元,相比上市前一年的估值上涨10倍。

但是,著名科幻作家刘慈欣对元宇宙持批判态度。

刘慈欣说,“人类的未来,要么是走向星际文明,要么就是常年沉迷在VR的虚拟世界中。如果人类在走向太空文明以前就实现了高度逼真的VR世界,这将是一场灾难。” 元宇宙是极具诱惑、高度致幻的“精神鸦片”,人类会沉浸在虚拟世界固步自封。

刘慈欣曾提出,飞船派和元宇宙派二元对立;在最近的演讲里,刘慈欣对这个观点的表达更加坚定, “人类面前有两条路。一条是向外,通往星辰大海;一条向内,通往虚拟现实。”前一条道路就是“飞船派”,志在探索广袤的宇宙世界,另一条就是“元宇宙派”。

刘慈欣作为科幻作家,他想象的是世界的终极未来,他所认为的人类的两条路,笔者的理解是这样的:

第一条,所谓的飞船派。在未来的某一天,如果地球已经无法满足人类的生存,或者人类的科技已经达到了太空旅行的水平,那么人类就必须通过飞船去探索更加广阔的宇宙。

第二条,人类可以不必对当下这个世界进行探索。人类可以自己建造一个虚拟的世界,将人类的意识全部植入到这个虚拟世界当中,这个虚拟世界同样无限广阔,而且是人类可以掌握的、可以操控的。

大刘的观点让我想起了另外一个假设:缸中之脑。最终极的是要回答,我们当下所处的这个世界是真实的吗,还是被设计的?

“缸中之脑”是希拉里·普特南(Hilary Putnam)1981年在他的《理性,真理与历史》(Reason、Truth、and History)一书中,阐述的假想。

“一个人(可以假设是你自己)被邪恶科学家施行了手术,他的脑被从身体上切了下来,放进一个盛有维持脑存活营养液的缸中。脑的神经末梢连接在计算机上,这台计算机按照程序向脑传送信息,以使他保持一切完全正常的幻觉。

对于被链接和被输入的缸中之脑来说,似乎人、物体、天空还都存在,自身的运动、身体感觉都可以输入。这个脑还可以被输入或截取记忆(截取掉大脑手术的记忆,然后输入他可能经历的各种环境、日常生活)。他甚至可以被输入代码,‘感觉’到他自己正在这里阅读一段有趣而荒唐的文字。”

有关这个假想的最基本的问题是:“你如何担保你自己不是在这种困境之中?” 实验的基础是人所体验到的一切最终都要在大脑中转化为神经信号。也就是说,每一个人所能感知和认识的一切事物,都是大脑的神经信号。

02 真风口还是泡沫化?

元宇宙的概念之下,“聪明人”已经开始收割。

11月20日,A股元宇宙概念板块当日有36.53亿元资金净卖出。更早之前,包括中青宝(300052.SZ)和汤姆猫(300459.SZ)在内的元宇宙概念股的股东和高管,都有套现离场的迹象。

经济参考报的统计显示,9月以来,元宇宙概念板块的77只股票中,已有14只发布了高管或实际控制人减持计划,拟减持股数上限合计为3.57亿股。截至目前,一家减持已经完成,13家仍在进行中。

游戏平台Roblox因为提供了一套可以让玩家自行开发并利用代币将作品出售的游戏制作软件,就在招股书中宣称,“我们不是游戏公司,我们是个元宇宙公司。”于是,Roblox市值一下就到了450亿美元——一举超过了正处在另一个风口上的小鹏汽车。

近日,在得到App,一门售价29.9元的《前沿·元宇宙6讲》课程,已经吸引超过4万人购买。不考虑折扣,该网课的营收已经超过了120万元。

《元宇宙》、《元宇宙通证》等书在当当上均月销过千,在京东好书趋势榜位列第11,收获了超1万条评论。这两本书其中一本的作者,易欢欢和邢杰,也在《元宇宙第一课》公开系列课中担任了主讲师。

在视频网站上,元宇宙同样火热。在B站的知识区,不少视频创作者推出了元宇宙相关的科普视频,其中,视频最高观看量接近30万。

11月25日,小米相关负责人表示,小米关注元宇宙周边相关机会,已经进行了不少相关技术储备,在手机、视频、显示等方面都进行有相关投入,进行过相关准备。

清华大学新闻学院教授、新媒体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沈阳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在资本吹捧下,非理性的舆论泡沫呼应着非理性的股市震荡。元宇宙的概念布局仍集中于XR及游戏社交领域,技术生态和内容生态都尚未成熟,场景入口也有待拓宽,理想愿景和现实发展间仍存在漫长的“去泡沫化”过程。

“通过创造新概念、炒作新风口、吸引新投资进一步谋取高回报,已成为资本逐利的惯性操作。从拉升股价到减持嫌疑,从概念炒作到资本操纵,从市场追捧到监管介入,雏形期的元宇宙仍存在诸多不确定性,产业和市场都亟需回归理性。”

一些互联网人士认为,到目前为止,元宇宙游戏只是一种新的消遣娱乐方式,这跟唱歌、看电影本质上并没有什么区别。

理想中的元宇宙场景离当下还很远很远,透过屏幕或者眼镜的视觉,在虚拟世界游戏里买个土地建个房子,在20年前的模拟经营类游戏中就已经出现。若要真的实现真实世界与虚拟世界的高度融合还需要有很多科技的鸿沟需要跨越,比如说虚拟世界中人物的自主意识(AI科技),人类意识对虚拟世界的真实认知、触感等等。

当下,资本疯狂追捧和宣导元宇宙,是为了让更多的普通人陷入盲目的崇拜、追时髦之中,甚至成为高谈阔论的谈资。大资本是精明的,但是不明真相的往往是散户。也许最后发现,所谓的元宇宙仅仅是带上眼镜就跟异地的同事坐在一起开会,或者拿着一把玩具枪打一场沉浸式的游戏,而这样的元宇宙消费场景,是目前技术所能触及到的上限。

03 肉眼可见的未来,元宇宙能做什么?

目前,关于元宇宙的表现形态,主要集中在VR和AR带来的虚拟可视和增强可视两个层面,而这两种技术,目前更多地是应用在网络游戏。

那么,在不远的未来,元宇宙会带来什么,会引起当下商业世界的再一次变革甚至颠覆吗?

10月份,在杭州的阿里巴巴2021年度云栖大会上,达摩院XR实验室负责人谭平围绕着元宇宙发表了演讲。谭平认为,元宇宙就是VR/AR眼上的整个互联网。谭平的这个观点,可能是对元宇宙在短期内更现实更接地气的解释。

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元宇宙在未来会包括新的社交、电商、教育、游戏,甚至支付的方式。今天人们所熟悉的互联网应用,在元宇宙上可以以三维的、更加身临其境的方式呈现出来。

在90年代, PC是主流的计算平台,后来手机崛起,逐步地取代了PC。在未来,VR/AR眼镜有可能会成为下一代计算平台。

随着计算平台的迁移,互联网的应用也随之迭代。到了VR/AR时代,很可能每个人都会有一个虚拟替身,通过虚拟替身,可以在虚拟世界里面对面的交流,在这样的一个设置下,很有可能社交、电商,许多的应用都会发生改变。

当三维呈现很成熟的时候,人们会沉浸在一个虚拟的信息世界里面,会有一个虚拟人物跟我们做面对面的交流,身边会有一个虚拟的货架,上面有各种各样琳琅满目的商品。

谭平认为,显示和交互是一切应用的最底层。当显示和交互发生如此重大的变化,上层的应用一定会发生巨大的革命。基于这些分析,“宇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灰犀牛”。

今年,在互联网世界,诞生了一些利用元宇宙(虚拟成像)和区块链相互结合的新鲜玩意,被称为“数字藏品”。

数字藏品是不可替代的代币(NFT),使用区块链技术进行唯一标识,每个数字藏品都具有独一无二的序列号,这些作品、艺术品或商品对应的序列号,可以作为拥有者的权利证明。数字藏品类似于虚拟币,但是不一样的地方是,数字藏品是可视的,甚至可以和你的虚拟人物相互结合或者与拥有者进行互动。

简单来理解就是,某些企业发行了一些虚拟的商品,这种虚拟商品是有形的(虚拟影像),它利用了区块链技术,具有独特的身份号码,可以专属某个人(不能被别人偷走)。

今年七月份,可口可乐和数字可穿戴设备设计平台Tafi,联合推出了NFT数字藏品,这组名叫Coca-Cola Friendship Box的作品包含四个稀有的单版动态NFT,和一个隐藏惊喜。

通过可口可乐发布的这款数字藏品,我们大概可以来感受一下,商业世界是如何与元宇宙的设计进行嫁接的:

可口可乐的数字藏品包括一款金属红色的泡泡夹克,其灵感来自可口可乐的旧送货制服,可在Decentraland(一个虚拟世界的平台)里穿戴。一张友谊卡,仿照1940年代的可口可乐游戏卡设计;一款声音的模拟器,包括可口可乐开瓶的声音,饮料倒在冰块上的声音、气泡发出声音等等;还有一台复古的冰箱,仿照1956年老式自动售货机重新设计后上线元宇宙。最后的隐藏彩蛋是在赢得拍卖和打开可口可乐友谊战利品盒后揭晓。

图:可口可数字藏品Coca-Cola Friendship Box(乐友谊箱)合集

5月,Gucci发布了他们的首款数字虚拟运动鞋:Gucci Virtual 25。这双鞋不能转售,只能在线上世界穿,买了之后可以在虚拟世界“穿”上它拍照或录制小视频,然后分享出去。

11月23日,央视动漫联合第三方支付平台发行了两款3D数字藏品,分别是国漫的经典形象——小龙女和哪吒,两款产品在开售后不久就被抢购一空。

这些数字藏品由于具有唯一性,具有历史纪念意义(在特定的时间发行),而且可视化,所以在未来是否具有价值,是否可以拍卖或者转赠,传承收藏等等,一切都具有无限想象的可能性。

04 开启了多维时空?

科技的高度发展,最终的问题都会回归到哲学或者神学的终极追问:世界的本源是什么?

刘慈欣在《三体》里首次提出“降维打击”的概念。是指外星人使用“二向箔”将太阳系由三维空间降至二维空间的一种攻击方式。后来运用到商业世界的竞争,指改变对方所处环境,使其无法适应,从而凸显出己方的优越性,属于一种战略手段。

众所周知的是,人类世界处于三维空间,那么四维空间是怎样的?科学家认为,在三维世界里,时间是线性的,只能向前,不能后退或延伸。如果时间可以随意改变,是否意味着进入了更高维的世界?

在未来的某一天,当虚拟世界和真实世界的边界越来越模糊的时候,在元宇宙中,人类几乎完全有可能进入了一个“四维世界”。在这个世界当中,时间可以被重置,真实与虚拟的人们进入的这个世界,过去可以被改写,未来可以被设计,人物的命运也可以在掌握之中。

笔者认为,无论Facebook还是小米,当下对元宇宙“周边产业”的开发,更大程度上集中在可穿戴设备对虚拟场景,虚拟成像的应用。元宇宙概念一时大火,主要在于区块链、虚拟币等新概念退潮之后,互联网世界需要“新话题”,商业需要新的应用场景入口,资本需要新的概念,大众需要新的兴奋点。

资本和科技都是敏感的,但是当资本走在了科学前面的时候,往往会形成泡沫和骗局。

参考资料:

1、字母傍,《刘慈欣怒批“元宇宙”》2021年11月10日

2、新浪VR,《阿里巴巴谭平发表演讲:元宇宙是下一代的互联网》,2021年10月26日

3、IP蛋炒饭,陈格雷,《NFT营销,品牌元宇宙的开启?》,2021年11月13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