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父亲母亲的爱情|曹淑桂

subtitle
进口开心 2021-11-28 12:2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年少的时候看童话书,认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爱情,莫过于王子终于骑着白马,带走了自己心爱的灰姑娘。情窦初开的年龄,读琼瑶的小说,又渴望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热泪盈眶,海誓山盟。等真正经历了爱情最初的心动与最终的务实,走入婚姻的琐碎平淡、柴米油盐,才知道厚重长久的爱情,不是风花雪月的浪漫,而是平凡日子里的细水长流。比如父亲母亲的爱情。

我父母的结合颇具戏剧性,虽然没有上演一出“上错花轿嫁对郎”的喜剧,但也差不了多少。

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自由恋爱还未盛行,婚姻要靠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农村的相亲方式是由媒人领着小伙子去姑娘家看人,青年男女在羞答答地惊鸿一瞥间,完成缘定此生的大事。

我母亲是姥姥四十八岁才生的尕窝窝,长到十二岁的时候姥姥姥爷就在同一年过世了,母亲是由大舅一手抚养长大,且比大舅的长女只小八个月。媒人给我父亲介绍的相亲对象是我大表姐,当我父亲走进大舅家的院子时,我母亲正与大表姐合力用大木桶往家里抬水。两个女孩个头不相上下,一样的短发,一样的粗布衣裳。不知道父亲是不是在紧张之下看错了,把我母亲瞅上了,对媒人说他中意;大表姐看父亲个子细高,国字脸,高鼻梁,也中意。亲事就这么定下了。等订婚的时候我父亲才发现搞错了,咋办?大舅说两个姑娘一个是自己妹妹,一个是自己女儿,年龄差不多,选哪个都行,再说母亲也没提出反对意见,人都来订婚了,难道还反悔不成!

我父母亲的终身大事就这样戏剧性地敲定了,母亲在她最美的十八岁的年龄做了父亲的新嫁娘。有了我们几个孩子以后,父母还老爱拿这件事拌嘴,父亲故意气母亲:“当初相亲我要不是紧张,咋会错看上你!”母亲回呛父亲:“要不是我哥看在你人都拿着彩礼钱去了的份上,会拍板让我跟了你!”有次我悄悄问父亲:“老爹,你是不是看着我妈比大表姐漂亮,故意看错的?”父亲没有回答我,瞪起眼唬我:“小娃娃家乱说什么,一边去。”

母亲勤劳能干,里里外外一把好手,父亲在母亲的照顾之下,生活是过得比较惬意的。母亲做得一手好饭,即使是粗茶淡饭,也是饼子烙得香,馒头蒸得暄。不仅如此,有时母亲连本属于父亲的活计,比如喂牲口、挑水等都包揽了,所以在邻居们眼里,母亲比较惯父亲。但父亲也没有坚守农村男人不进厨房的传统,在母亲做饭的时候,会给母亲打下手。而且父亲还学会了做糖油糕,每到我们周末放学,父亲总会兴致勃勃地架起油锅给我们炸糖油糕吃。

家里有五十多亩土地,在那个很多农活都要靠人力的时代,父母特别辛苦,从春种到秋收,很少有闲下来的时候。而父母又很开明,没有像周围很多邻居那样,等子女小学一毕业就再不让念书,留在家里帮衬着干活。我的父母不管自己多辛苦,都坚持让我们继续读书。虽然我们周末回家也能帮父母干点活,但每年最忙的秋收,我们往往指望不上,地里的麦子还没有收割完,我们就又开校了。所以每年秋收,父母忙得没日没夜,早晨天不亮就到了地里,晚上十点多了还借着月色割麦,顾不上做饭,就用开水馍馍凑合。

中国的父母是内敛的,我从来没有见过我的父母给对方说过一句赞美的话。只有一次,母亲在我跟前抱怨:“你给我买的衣服,我穿上让你爹看看大小,结果你爹说我穿上洋气。我都一个老婆子了,哪里就洋气了?你爹就没好好看,就在应付我。”我对母亲说:“妈,你都是我爹故意瞅错骗来的,在爹眼里,你不管老成啥样,新衣服穿在身上,就是洋气。”母亲听了我的话,抿着嘴笑了。

长期的辛劳令母亲得了非常严重的类风湿性关节炎,先是浑身疼痛,后是走路困难。在打针吃药之余,父亲打听到了一个偏方,说是把盐炒热装在布袋子里敷在膝盖上,可以有效缓解疼痛。每天晚上,父亲便会架起铁锅给母亲炒盐,装好之后帮母亲敷在膝盖上,等盐的温度降下来就继续放锅里炒……

后来母亲为了给我带孩子便和我一起生活,自此,结婚以后从来没有分开过的父母便开始了两地分居的生活,这一分开就是整整八年,一直持续到父亲去世。前段时间看了一篇文章,文中讲述了一位老父亲离开老伴儿去城里的儿子家里领孙子,接送孙子上幼儿园,但半年以后细心的儿子发现了老父亲的情绪变化,看出了父亲的孤单寂寞,看出了父亲每次给母亲打完电话时的不舍与牵挂,他果断做出了明智的决定,将父亲送到母亲身边。当年幼的儿子问他爷爷为何要走时,他告诉孩子,那是因为天下的父母是要睡在一起的。看到这里,我心如刀绞,相比于文中的儿子,我是一个糊涂自私的女儿,我用我的困难捆绑了父母,让父亲在垂暮之年,长期孤单的一个人生活在老家。有一次老家一位邻居对父亲说:“大兄弟,把老伴儿叫回来,再不要给姑娘领孩子了,谁的娃儿谁领,你们老两口在一起作个伴,要不然你一个人连饭都不好做,这样下去你的身体会垮掉的。”但父亲听了只是笑笑。我离不开母亲,父亲又怕给我增加负担不愿到我这儿来。少年夫妻老来伴,如果我的父母能自私一点,能为自己考虑一点,父亲的晚年也不会如此孤独。

我的父母终其一生,没有向对方说过一个爱字,但他们却是深爱着彼此的。他们将这份爱揉在繁重的农业劳作里,揉在琐碎的柴米油盐里,揉在对子女的默默奉献里,甚至揉在日常的吵架拌嘴里。他们说不出缠绵悱恻的情话,但这份爱却是这样的稳当、厚重,让你相信,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它一直都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