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没手掌、看不见,他们用科技“武装”生活

subtitle
澎湃新闻 2021-11-28 09:54

先天手掌缺失,张粤成总习惯把缺了手掌的手臂遮起来。
青豆(化名)因为青光眼急性发作而致盲,她时常待在一个地方好几个小时不敢动。
他们说,自卑、孤独、无助,是残障人士内心最常见的感受。他们常躲在自己的世界里,没勇气迈入喧嚣的人群中。
不过,就在最近两年,科技先后改变了张粤成和青豆的生活。张粤成装上了机械手,他可以“随心所欲”地用这只手做出抓、握、捏等20多种动作,他的心意通过肌电神经传感器阵列和AI人工智能技术控制机械手。一顶“长眼睛”的助盲帽,让青豆可以独自坐地铁上下班。
他是“机械手”画家,不再刻意隐藏自己的左肢
在长宁区茅台路的一间画室内,张粤成坐在画板前,右手握笔不时在画布上涂抹。他的黄色左手稳稳地拿着调色盘,五指形如子弹,肉色臂套散发异常光泽。这是一只机械手,手背上的莹莹绿点,是它的开关。
张粤成出生于1981年,天生左掌缺失,就读于普通学校,自小就习惯了只用右手生活,系鞋带这样的细致活儿,一只手也能迅速完成。
身体上的缺陷,让他不敢和同龄人过多接触,害怕被当成异类排挤。“我的右手能满足90%的生活需求,而我更多的是心理上的缺失,遭到歧视,感到自卑。”他说。
张粤成热爱画画,考取了景德镇陶瓷大学园林景观专业,毕业后入职一家园林设计公司,可在入职后第二天就被公司老员工告知,他不适合从事设计工作。接下来的几份工作,他也陆续遭到辞退。
有一次和客户见面接洽,因为他没有左手,对方拒绝与他握手,合作也没谈成。
尽管只有一只手,但他坚持作画,在画家王心旭教授的指导下,张粤成不仅绘画技艺日益见长,还在2018年创办了自己的公益画室。
机械手,缩短了他与正常人的距离。
2019年他参加残疾人创业大赛,结识了自主研发智能仿生手的企业傲意科技,次年3月,他安装上了这只机械手。
“是过往生活中不曾体验过的正常人生活的感觉。”经过一年多的磨合,他已经可以用这只机械手熟练地喝水、打伞、拿东西,甚至还能作画以及教授学生。
他终于可以和别的画家一样,左手端着调色盘,右手握笔画画了。打网球时,他用机械手抛球,右手挥拍。他用机械手握住球拍,与乒乓球机器对练,“我这只手的力量,要比一般残疾人大得多。”

张粤成用机械左手拿画盘,右手作画。 拍摄:张呈君 剪辑:何羽茜 (02:4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张粤成的机械手 澎湃新闻记者 张呈君 图

张粤成的机械手特意定制成了金色,他说这样更酷更炫,“过去总喜欢把缺失手掌的手臂遮起来,现在我总是这样自我介绍:‘大家好,我是机械手张粤成’。”这个新的身份标签没有让他觉得自己因为残疾而“与众不同”,反而让他觉得既自豪又好记。
这个机械手不但有酷酷的外形,更有高科技的内涵。所有手指可单独控制和弯曲运动,可模仿人手做出包括抓、握、捏等20多种手部动作,并通过肌电神经传感器阵列和AI人工智能技术实现用户控制意图的识别,实现更精准和易用的义肢使用体验。通俗地说,就是使用者心里想用这只义肢做什么动作,残肢上的神经就会传达出来,智能地控制这只机械手。
如今,张粤成作画、打网球、骑自行车,他更快乐了。“智能仿生手给我打开了另一扇窗,缩短了我和常人之间的距离,包括生理和心理的。”
他不再刻意隐藏自己的左肢,还开起了美术班,来上课的孩子们看到他的左手,总会感叹“老师的机械手好炫酷!”
她戴上这顶帽子,更多走出家门感受不同生活体验
下班时间的浦电路,熙熙攘攘,夕阳把人们的影子拉长。与周围行色匆忙的人群不同,一个戴着帽子的女子孤身慢行,不断用手杖轻扣地面,探清前方路面情况后,移步前行。
她是青豆,一个因为青光眼急性发作而致盲的女子。尽管看不见路,但是她能成功从位于浦西的家,只身前往浦东的工作单位。这其中,她头上戴着的“帽子”功不可没。

看不见路,青豆能从浦西的家只身前往浦东单位工作,头上戴着的“帽子”功不可没。视频拍摄:张呈君 剪辑:田瑞玥(03:29)

大学快毕业的时候,青豆出现了视力疲劳、结膜充血等症状。起初她不以为然,对于学设计的她,熬夜、用眼过度是家常便饭。但到医院一检查,她的眼压是正常人的3.5倍,被诊断为青光眼急性发作,已对眼睛造成不可逆的伤害。之后不久,青豆便双眼失明,这对她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
突如其来的黑暗世界,让她只敢躺在床上。有一次青豆尝试自行下床,看不见的环境让她突然不知所措,她只好趴在地上,匍匐着去摸索最近的墙来倚靠。
失明之后的日子里,青豆的每次出行都有人陪同。她笑称,自己像个快递包裹,被家人和朋友精心护送。虽然如此,青豆仍然对看不见的世界充满不安,差之微毫的距离,都可能让她迷失方向。“对于失明的人来说,一毫米都是千山万水。”所以,她时常待在一个地方好几个小时都不动,生活中也只有触碰得到的东西让她觉得安全。
这样的生活她过了18年。家人和朋友总是全程陪伴她,但青豆的生活也少了自己的世界,家人和朋友的时间也受到限制,增加了家庭负担。

戴上智能导盲帽的青豆 澎湃新闻记者 张呈君 图

青豆独自上下班 澎湃新闻记者 张呈君 图

2021年初,青豆结识了中兴健康科技有限公司,在该企业的资助下,青豆拥有了一款功能多样的新型盲用辅具智能助盲帽。这款助盲帽就如同一双眼睛,帮助青豆指引方向,提供出行安全保障。
从外观看来,智能助盲帽与普通帽子差别不大,但内藏的功能大有乾坤。在青豆出行过程中,当前方遇到障碍物时,助盲帽会自动发出警报,提示避开障碍物,保持安全距离。如若青豆外出时,找不到自己所要去的目的地,或遇到困难不知如何求助,帽檐上的一键呼叫功能可以派上用场。只需按下按钮,她就可以一键呼叫客服助手,实现远程实时视频引导。
值得一提的是,青豆还可通过亲情呼叫功能一键呼叫亲友。通过帽子上的摄像头和GPS定位系统,亲友可以在手机APP上全方位观看到青豆所处环境的现状,了解她的实时动态。亲友远程即可陪伴出行,负担大大减轻。
智能助盲帽将摄像头捕捉到的视觉信息以及内置超声波探测到的障碍信息,通过帽子的云计算及AI人工智能转化为视障人士可以感触到的听觉信息,同时辅助以盲杖进行实地探测,有效规避头部碰撞损伤。视障人士比较关心的路口交通、公共卫生间、公交站等信息,也可以通过智能助盲帽进行实时播报。
此外,助盲帽还能识别文字、钱币、物品等。有了这些功能,青豆开始尝试独自出行,甚至还能戴着帽子独自坐地铁上下班。“助盲帽不仅是探出行路上的安全,更是心理上的安心。”
她说,外出时最大的担心就是自身的安全问题,而依托计算机视觉和人工智能技术的助盲帽,为她筑起了安全屏障。她开始愿意更多地走出家门,参与各种活动,感受不同的生活体验。
用青豆的话来说,对于视力障碍群体来说,虽然生活不便显而易见,但科技也正慢慢深入助残的各领域,让这部分特殊群体真正享受到科技带来的生活改变。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