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梦里花落知多少

subtitle
四行书 2021-11-27 22:16

▲点击上方「四行书」关注我 每晚十点伴你入眠

文 | 桃园野菊 · 摄影 | 天马行空 · 编辑 | 一白

流年,一段一段走过;时光,一程一程错过。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白云一片去悠悠。

漫步雨中,清风吹过,骤雨淋过,花雨成阵,残英满地,不闻花香,但自有一种浓郁的清新之气,沁入心扉。终是懂得,最舒适的时刻是晨光熹微时,最美丽的天空在风雨过后,最惊心的繁华不是花开倾城,而是落英缤纷时。

最喜黎明时分,与其说是贪恋晨清里那一抹自然清新,还不如说是陶醉曦光里那种满目残红落叶的妙景。时值中年,无论花开花谢,我都心生欢喜;无论繁华凋零,我都从容笃定。因为终是懂得,花儿谢了,无需唏嘘,不必气馁,还有果实,还有轮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蒋勋说红楼里有两个画面最美:一个是风和日丽、彩蝶纷飞,一个体态丰满的女孩扑蝴蝶的美;另一个是花落花飞、红消香断,一个瘦弱孤独的女孩埋葬落花的美。

如果你能觉察到自己的生命里这两种东西都有,而且是美的,这其实是一种幸福,这个幸福的含义是,你既看到了繁华,也看到了凋零。这何尝不是众生万物之发展规律呢,既有过朝气蓬勃的青涩年华,又不得不经历韶华殆尽的谢幕。

天地万物,荣枯有定,生命有时。王小波说,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然而,芸芸众生,有多少人可以将纷扰不安的日子过得静水无波呢,又有多少人可以对浑沌繁芜的世象荣辱不惊呢?

年岁渐长,越来越喜欢独处,越来越喜欢安静。一个人,奔跑于季节深处的黎明前,街道上,林荫处,幽径里,残红炫目,落叶满地。仰望头顶那一片空旷蔚蓝,俯瞰脚下这一片厚实土地,远眺那如黛的远山,心疼里浸着明媚的忧伤,柔软里有着不可言说的苍茫,温存里又藏着欲语还休的欣喜。

一阵微风吹过,吹开了虚掩的心门,我的心儿,恍若生出了翅膀,它以轻盈的身姿,飞过高山,越过大海,掠过树梢,穿过草丛,带着一帘幽梦,一路欢歌,一路清唱,飞向梦的伊甸园,那儿有花开,亦有花谢。

“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渺渺红尘,风来雨去,多少如梦的年华随了流光远逝,多少美丽的过往随了风云飘散。花谢花开,梦里梦外,一些人,一些物,一旦离开,便是诀别;一些事,一些路,一旦回望,竟是错付。

闲时,静坐,一些唯有经历之后才有的顿悟与况味,会悄然袭卷而来;一些唯有中年之后才有的孤寂与苍凉,会莫名裹身而上。人生至多百年,太多的事不能遂心愿,太多的梦想不能去实现。

岁月,把美丽的花朵、丰收的果实,揉进生命的脉络;时光,看似年年依旧,却从来不是重复的风景。透过时光的纱幔,回眸那些走过的印记,也会感叹时间都去了哪里,也会哀伤流年空负了韶华,也会遗憾梦想终是成空。然而,我仍然渴望岁月是一首诗,渴望在诗里遇见一个你,渴望你能从诗中走来,迎合我那深情的凝望。

锦瑟华年谁与度?月台花榭,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起身,踱步,凭栏,看窗外霓虹闪烁,白昼的喧嚣湮没在夜岚暮蔼中,不禁想起三毛与荷西的故事:

记得当时年纪小

你爱谈天

我爱笑

有一回并肩坐在桃树下

风在林梢鸟儿在叫

我们不知怎样睡着了

梦里花落知多少

-作者-

桃园野菊,原名:吴沛,一个在文字里舞蹈的女子。个人微信平台:tyyj8788。个人微信/QQ:2788109213

-摄影-

天马行空,原名,马建彬,热爱户外与摄影,擅长风光、人文、静物的拍摄,喜欢在户外运动中用快门定格美好的瞬间。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