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柳叶刀》子刊:破解中国香港连冠7年全球最长寿地区之谜!迄今最大最全面的研究表明,心血管疾病和癌症死亡率下降,是香港人长寿的关键

subtitle
奇点网 2021-11-27 21:4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过去几十年,中国香港地区经济快速发展,全民健康保障制度不断完善,母婴死亡率已降至全球最低[1] 。

从人口健康的关键指标——预期寿命来看,自1960年以来,中国香港地区的预期寿命一路改善,在2013年至2019年期间更是保持全球第一的好名次[2,3]。2020年时,香港地区的男性和女性的预期寿命分别达到82.7岁和88.1岁[4]。

小红点哒哒哒就一路跑上来了[3]

那么我们的香港是如何在长寿这块领域脱颖而出的呢?

由来自中国香港大学的Michael Y Ni和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Vladimir Canudas-Romo联手合作,从性别、年龄、疾病等方面,对香港和其他18个国家、地区的生存优势进行了比较,揭示了香港居民长寿的秘密[5]。

通过将2.63亿死亡个例进行分析和比较后发现,香港地区的男女心血管疾病、女性乳腺癌症、男性交通事故相关死亡的减少,是香港生存优势的主要因素。

他们还提出,成功控烟是延长预期寿命的关键因素。吸烟相关死亡的减少在香港男性、女性居民的生存优势因素中,占比达50.5%和34.8%

文章于近日发表在《柳叶刀·公共卫生》期刊上[5]。

论文首页截图

其实从医疗支出水平来看,虽然健康保障制度已得到改善,但中国香港的医疗支出仅占当地GDP约5.9%,仍远低于美国(17.1%)、英国(9.6%)和日本(10.9%)[6]。

而且有趣的是,由于四五十年代大量的大陆→香港人员流动,其实现在香港的大部分老人都是当时大陆移居来的人[7]。根据2016年的数据分析显示,这部分人的寿命也十分可观,预期寿命达77.12岁,与美国(76.35岁)、英国(79.18岁)这些高收入国家、地区不相上下

图1:2016年时,各国家、地区的新出生人口、50岁人口的预期寿命

那么到底是什么造就了香港成为一个长寿宝地呢?不管是发展中还是高收入的国家、地区表示——我也得取取经!

于是,研究者们这次不再局限于预期寿命,最接近人口真实平均寿命的评估指标——横截面平均寿命(TCAL)[8]对香港以及18个高收入国家、地区的长寿因素进行了评估,共计入263 462 588死亡个例

分析结果显示,即使是从这个横截面平均寿命来评估,香港居民的生存优势依旧是很“能打”啊。

从1979年起,香港居民整体生存率逐渐改善。21世纪至今,香港居民的生存优势显著,和其它高收入国家、地区相比,香港男性居民有1.86年的寿命优势(95% CI 1.83–1.89),香港女性居民有2.50年的寿命优势(95% CI 2.47–2.53)。老年人的生存优势在近年来更是远超其他高收入国家、地区。(参考图2A)

与其他高收入国家、地区相比,中国香港地区是心血管疾病死亡率最低的地区、女性癌症死亡率最低的地区之一,交通意外死亡率也最低(葡萄牙和美国则分别是男性和女性交通意外死亡率最高的国家)。(参考图2C)

而研究者们发现,香港地区的生存优势正是主要来自于心血管疾病、癌症、交通事故相关死亡的减少。(参考图2B)

其中,心血管疾病(尤其是缺血性心脏病)相关死亡的减少,与香港男性居民的1.22年寿命优势、女性居民的1.19年寿命优势显著相关(95%CI 1.21–1.23;1.18–1.21)。获得生存优势最大的香港居民为60岁以上的男性、75岁以上的女性。

癌症(尤其是乳腺癌)相关死亡的减少,与女性居民的0.47年寿命优势显著相关(95%CI 0.45–0.48)。获得生存优势最大的香港居民为65-90岁的女性。

交通事故相关死亡的减少,与男性居民的0.27年寿命优势显著相关(95%CI 0.27–0.28)。获得生存优势最大的香港居民为40-69岁的男性。

图2:A-B:黄色,劣势;蓝色,优势;深蓝色,大优势;C:可以看出,日本在各方面表现也很突出

除此之外,研究者们还着重考虑了吸烟这一影响因素。

研究表明,吸烟是导致过早死亡的一大重要原因,是造成高收入人群寿命差异的潜在因素[9,10]。而香港在控烟措施上始终走在前列,是世界上总体吸烟率最低的地区之一[11]。

2016年时,香港居民总体吸烟相关死亡率为39.7/10万人,男性居民为69.1/10万人,女性居民为12.9/10万人。相比之下,2016年时英国的男性吸烟死亡率高达161.2/万人,意大利高达175.7/万人。

经分析得知,吸烟相关死亡的减少,在香港男性、女性居民的生存优势因素中,占比达50.5%和34.8%;与香港男性、女性居民的0.94年寿命优势、0.87年的寿命优势显著相关(95% CI 0.93-0.95;0.87-0.88)。

实际上,不仅是香港地区,男性吸烟率的降低改善了所有高收入国家、地区的预期寿命。最明显的就是英国,得益于男性吸烟率的降低,整体预期寿命增加3.7年。

图3:香港地区控烟有一手~

综上所述,根据这项迄今为止最大、最全面的香港地区长寿研究得知,男女心血管疾病死亡率(尤其是缺血性心脏病)、女性癌症死亡率(尤其是乳腺癌)以及交通事故死亡率的有效控制,是造成香港居民生存优势的主要因素

其中,由于香港的高人口密度和发达的公共交通系统,使得汽车拥有率降低,再加上良好的交通管制,可能是交通事故死亡率低的缘由。而女性癌症死亡率低、男女心血管疾病死亡率低可能与低酒精、低烟草消费有关。

研究者们提出,香港居民长寿的秘诀是得天独厚的——经济繁荣+成功的烟草控制,这是预期寿命的两个主要驱动因素。近五十年以来,中国香港地区的社会经济、全民健康建设都在不断推进。有了经济繁荣这一基础,再加上其他高收入国家、地区难以控制得当的吸烟率,香港居民的预期寿命得以稳居世界第一。

对于其他地区、国家的公共卫生管理来说,应该更加重视烟草控制以及交通管制

参考文献:

[1]Hong Kong Census and Statistics Department. Hong Kong Monthly Digest of Statistics March 2017. Hong Kong SAR, China: Census and Statistics Department, 2017.

[2]https://data.worldbank.org/indicator/SP.DYN.LE00.IN end=2019&name_desc=false&start=1960&type=shaded&view=chart

[3]https://longevity.sph.hku.hk/animate

[4]Centre for Health Protection. Life expectancy at birth (male and female), 1971–2019. 2020. https://www.chp.gov.hk/en/statistics/data/10/27/111.html (accessed June 3, 2019).

[5]Michael Y Ni, Vladimir Canudas-Romo, et al, Understanding longevity in Hong Kong: a comparative study with long-living, high-income countries, The Lancet Public Health, 2021, ISSN 2468-2667, https://doi.org/10.1016/S2468-2667(21)00208-5.

[6]World Bank. Current health expenditure (% of GDP). https://data. worldbank.org/indicator/SH.XPD.CHEX.GD.ZS (accessed July 24, 2020).

[7]Burns JP. Immigration from China and the future of Hong Kong. Asian Surv 1987; 27: 661–82.

[8]Canudas-Romo V, Adair T, Mazzuco S. Reflection on modern methods: cause of death decomposition of cohort survival comparisons. Int J Epidemiol 2020; 49: 1712–18.

[9]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 (US) Panel on Understanding Divergent Trends in Longevity in High-Income Countries. The role of smoking. In: Crimmins EM, Preston SH, Cohen B, eds. Explaining Divergent Levels of Longevity in High-Income Countries. Washington, DC: National Academies Press, 2011.

[10]Preston S, Glei D, Wilmoth J. Contribution of smoking to international differences in life expectancy. In: Crimmins EM, Preston SH, Cohen B, eds. International differences in mortality at older ages: dimensions and sources. Washington, DC: National Academies Press, 2010: 105–31.

[11]WHO Global Health Observatory. Age-standardized estimates of daily tobacco use, tobacco smoking and cigarette smoking: data by country. 2020. https://www.who.int/data/gho/data/indicators/indicator-details/GHO/gho-tobacco-control-monitor daily-tobaccouse-tobaccosmokingcigarrettesmoking-agestd-tobagestddaily (accessed July 24, 2020).

本文作者 | 张艾迪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