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汪小菲远比你想的“难过”,隐忍十年,他只想说“爷不玩了”

subtitle
远见陈 2021-11-27 19:53

京城四少之首的汪小菲,

大家对他的印象,除了生来就是个富二代,

人帅多金,有点商业头脑之外,

还有一个特点就是脾气相当火爆,很容易就一点就炸,

但这其实是他从母亲张兰那里继承来的“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所以基本上除了他老妈,没人能镇得住他。

而他这种“脱缰野马”般的狂放不羁,

是在他遇到了另一个女人,也就是大s徐熙媛才被改变的。

或者可以直接说,大s无形之中就把他给“降服了”。

而对于这一切,汪小菲却是“后知后觉”。

1981年6月27日,

这一天张兰生下了她这一生唯一的孩子,

正是汪小菲。

但那会他其实叫“汪少菲”。

并非被大家所熟知的汪小菲。

但很快,张兰婚姻破裂,

他成为了和母亲相依为命的单亲孩子。

张兰很好强,曾为了事业狠心扔他在“国内”,

然后远赴加拿大捞金。

在那里给饭店洗盘子,一个女人家一个人扛猪肉搬牛排,

最狠的时候,

一连在四家餐馆连轴转打黑工,

因为那时国外的时薪她分外眼红,也是她一个女人家,

眼下可以迅速积累“启动资金”的重要途径。

所以跟很多人想象中的,

他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根本不一样,

他连出生的地方都输给很多人。

所以关于自己的人生起点,

他从来没敢“骄傲过”,

因为确实没那骄傲的资本。

离婚后的张兰,整个家庭的重担落在其一人身上,

给不了他太多东西,

那时张兰可不是什么富婆,而是一边在国外打长达16个小时的黑工,

然后拿出一点休息的时间,对着随身带着的“汪小菲”傻笑,

那是他的照片。

张兰是个心中极有执念的人,确定自己就是要成大事,

所以在国外捞金两年之后,

张兰放弃继续给外国干这种低声下气的工作,

直接赶着时代的风,启程回国。

那时候,他离开母亲怀抱许久,

整天只能在姥姥他们身边,

生活上距离富二代那可太遥远的。

但他母亲张兰就是争气,一回来要不了多久,

直接笃定进入餐饮业,把“俏江南”给搞了起来。

张兰曾说在国外始终吃不到国内的家乡味道,

那里的中餐连唐人街做的都是一股子的“外国味”,

母亲张兰决定立下宏愿,让真正的中国味道走向世界,

给老外吃点正宗的。

于是像俏江南这种,极具本土特色的连锁餐饮品牌便顺势而出。

也是从这时候开始,他有了自己是个“富少”的感觉。

因为靠着俏江南,母亲成为国内餐饮业的领军人物,

可以说在整个中国都富得首屈一指。

有母亲“撑腰”,自然他这也普通不起来了。

尤其他被行事风驰电掣的母亲张兰,那副唯我独尊的派头,

也给闹得不得不狂,

因为不狂点的话,好像“就不像她生的似得”,

正所谓是有其母必有其子。

甭管实力如何,先把这气势给拿上来。

很快,他带着这股气势前往法国留学,

在那系统学习了酒店管理。

原本就在母亲张兰那里继承了那种做事的“狂”,

学了点东西回来后,

那只能是更狂了。

尤其比起母亲张兰,他这种“留洋深造过”的,

对于餐饮的发展,他认为自己更具有国际视野。

而这正是母亲张兰当初创办“俏江南”想要做到的,

不只是做国内生意,而是做世界的生意。

母亲张兰基本上已经把国内市场做开了,

俏江南剩下的,就差把国外市场盘活起来。

这个使命,则是直接就由他这个未来继承人接棒。

从最初的俏江南执行董事开始,

然后就是在家族企业里身兼数职,

身上那种干事的能量,完全不输她老妈张兰。

而张兰肯定也是要“扶太子上位”的,

毕竟汪小菲可是独子,

咱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但母亲张兰声称,祖上血统据说可以追溯到旗人一脉,

属于是“没落的贵族”,

所以俏江南也就仅此一个,具有纯正血统的家族继承人。

而把俏江南“第一少主”的身份玩明白了之后,

他不但在拓展事业上非常野

在感情上玩也足够浪。

他很快就搞定了张雨绮,

熟知张雨绮的人,

都知晓这位就是一个典型的山东大妞,

外形在娱乐圈那是一绝,

在感情里属于那种直来直去的爽快性格,

一般人还真的招架不住,

但他就招架住了,

因为他本身就是一匹野马,

和张雨绮这种女人相遇,简直就是棋逢敌手,

所以两人就算后来分道扬镳,

分手的方式也很符合他们性格,

据说荒诞到在房间里,互相给对方“耳光连击”,

打爽了,打痛快了,

才能好好扭头走人,毫不留恋。

除了张雨绮之外,还有不少女人与他传过绯闻,

尽管有的并未得到证实,但足以证明他这个“富少”,

当得越来越风流了。

这种风流一直持续到,一个女人的出现,

彻底结束了,

这个女人正是大s。

历经多个女人的洗礼之后,他终于也觉得自己老大不小,

该成家了。

于是在安以轩的生日宴上,他被安以轩介绍给大S认识。

这一认识,

两人立马电光火石,

只用了不到四次见面,

他们就由着那股所谓“一见钟情”的冲动,

奔向婚姻。

大S更是直言,从那一刻开始确定自己的孩子,

就是跟他这个男人生的。

连曾经的蓝正龙和周渝民,都没有这种“待遇”。

他可以说是深得大s的欢心。

而他这匹野马,似乎也不想再浪下去,

于是迅速的领证,在极短的时间内修成正果,

然而他这匹野马到底还是草率了,

因为他还没有足够认清大s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一步入婚姻,一开始他也挺享受这种甜蜜的,

毕竟虽说是夫妻了,

但感情状态上其实还在热恋期,

毕竟两人还没认识多久。

感情还未进入“冷静期”,

也就是还没有到达真正的坦诚相见,

所以他也察觉不出大s和自己在一起,

做自己的妻子,到底有什么问题。

随着大S怀孕,

生下孩子之后,

问题才浮出真面目。

他逐渐发现,自己尽管成家了,成为人夫,

也成为人父,

在做好丈夫的职责之余,

他始终还是那匹野马,很喜欢自由不羁的那种生活。

而和大s相处的时间一长,那种一见钟情的冲动早就冷静下来,

这个时候他再“审视一遍”眼前的这个 女人,

这位他的妻子,

他渐渐有感觉到不同,至少是和最初相遇的时候不同的。

但到底是哪里“变了”,他还真闹不明白。

正所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闪电结婚之后,有的是相处的时间,

旁观者都能看得到,他的性格大变,

和以前那种火爆脾气一点也不像,

因为在大s面前,他突然好像连怎么发脾气都“整不会了”。

当然这种变化,

无论是局外人,还是他这个当事人都觉得是好事,

因为脾气太火爆并不能算是一个优点,

反而很需要改一改。

而关键的地方就在这里,缺点是要改的,

但到底是通过什么“力量”改掉的,这很重要。

当时的他,因为和大s在一起,

他变得温柔许多,那种甚至可以说“矫揉造作”的甜腻话语,

都可以从他嘴里说出来,

不知不觉的,他在大s面前,

根本不像野马,反而像被“驯服”了一般,

非常的听话。

然而他骨子里从母亲张兰那里继承来的狂,

根本不会这样。

他尽管还一时没办法适应,但基本上也就把这当成,

是疼爱老婆的举动。

总不能成家了,还非要做个不听老婆话,

天天跟老婆作对的人。

基于这一点,他和大s在参加《三重奏》时,

我们基本上看不到他臭脸的时候,

或者说也会出现不爽的情绪波动,

然而几乎每一次都被扼杀在冒头之前。

只要两人一要有起争执的地方,

大s马上就可以用一个眼神解决,

让他瞬间就变得服服帖帖的。

比起他那种有话就直说的性格,

因为大s的缘故,他几乎是有什么情绪话刚到嘴边,

就要被对方眼神给逼退回去。

一次两次没什么,但长此以往,

他这就好像是被无形中“强行接受了改造”

使得他这匹野马,甚至到了连要跑向哪片草原都要听取意见,

因为现在他“背上有人”。

如果大s是像张雨绮那种直爽直言的,那根本无法让他乖乖服从,

大s在做人上城府极深,从不会直言,

只会搞一点点的暗示,

一丁点的信息给出后,让接手的他来“拿主意”,

大s自己是不动声色的就完成了“指令”,

所以他根本不会感知得出来。

尤其大s给到他的感觉,不是一味的柔软,

还有着经常时不时浮现出来的“强硬”,

这让她在家庭的地位上,拥有着一种“隐形”权威。

所以当旁人看到这个家,是由汪小菲他来话事人时,

事实上“话语权”这东西被掌握在大s手里。

基本上只要大s表达什么,

对于他来说,就像暗中接到了一道“圣旨”一般,

他不敢有什么不从,从来都只有唯命是从。

这对于性格火爆,非常大男子主义的富少其实很难做到,

但因为大s用她城府,把这一切给完成的一点也不像命令,

而是一种对自己男人的“宠爱”,

当命令被披上宠爱的外衣,

那么他也就可以做到逆来顺受,没什么是不能服从的,

而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因为帮大s做的一切事,

他都可以将之视为让彼此双方感情更增进的方式。

因为以爱之名,他又真的这么喜欢大s这个女人,

他没什么是不能做的。

可他还是忘了,尽管他可以做到这样,

但他骨子里还是他,还是那匹向往自由的野马。

可跟大s相处的时间越长,

他本来可以拥有的“自由”,也越少,

因为连顺着情绪说句话,他都失去了自由。

他时刻得绷着根弦,提醒自己,

不要对这个女人有任何情绪化的行为出现,

一个原本性格就“直给”的人,想要做到这一点,

只能是靠“忍”,尤其是要以爱的名义来“忍”,

不然他迟早都要爆发。

或者说,让不快的情绪宣泄出来才是他的日常。

而不是像一个“生怕做错事的小孩”一样,

每天在这个女人眼前步步惊心步步为营,

那实在太难受了。

但大s的深城府,愣是能做到让他一忍,

就忍了十年。

一直到因为疫情的原因,他多次隔离,

与对方聚少离多,

他的野马状态逐渐恢复过来,

他也才在这段时间迟钝的反应过来,

后知后觉,原来这才是他。

而为了顺从大s,他这十年过得已经越来越不像自己。

当他更坚定自己要做野马,奔向自由的生活草原,

他更加无法忍受和大s继续过上之前那种日子。

所以尽管他多有不舍,但最终还是能做出同意离婚这一步。

这要搁以前,他肯定一万个不答应,

甚至要向大s哭天抹泪。

但这一次,疫情给了他足够的“清醒时间”,

所以,那匹野马在他身体里回归了。

一旦回归,野性重生的他,

就再难以听着一个人对自己整日指手画脚,

饶是城府深如大s,把指令玩得如此高深,

那也不行。

因为,爷不玩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