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陕西农村夫妻2年杀害48人,1985年被抓后放出狂言:我是为民除害

subtitle
局小乖简史 2021-11-27 17:57

“找了好几天了也没找着,自己也没回来,这人能上哪去啊?”杜长英的哥哥杜长年和表弟抱怨着说。

杜长英是前两天和哥哥一起上街买猪饲料失踪的,特意来表弟这里打听一下。

1985年5月16号,杜长年因为弟弟杜长英要买别的东西就暂时和他分开了。

两个大男人上街和一个大男人上街都是一样的,杜长年怎么也没想到那是和弟弟见的最后一面。

而这个案件背后,竟然就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一起最大的杀人案,发生在陕西省商洛地区商县杨峪河乡的一个村子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商县的“噩梦”

即便已经过去了近30年的时间,这个村子里发生的一切仍然是商洛市整个地区人们心里的噩梦,包括现年已经57岁的张彩娥。

“一晃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了,不知道杨峪河那边的冤魂们有没有重新投胎,落个好人家啊。”皱纹布满她饱经沧桑的脸,眼角那里,可以看到依稀闪烁着的泪光。

从1983年开始,商县的居民就一直陷在焦灼不安的生活里,很多外来打工的人和去城里买东西的农民最后都离奇失踪。

到了1985年,商县的失踪人口已经达到37人。

公安部门在接到居民报案以后一直没什么突破口,直到一个40多岁叫龙治民的中年男人走入了警方的视线。

5月27日傍晚,杜长年在又一次从城里寻找弟弟回来的路上,去找了在造纸厂上班的表弟侯义亭打听这件事。

侯义亭愣了一下,想了半天,突然说起:“哎呀!两天前有个男的拿了一张一块八毛五的借条来领钱,但是我注意到借条上的名字不是他,而是杜长英!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杜长英欠他钱,就把这条儿给了他!”

在表弟这里得到如此重要的信息后,杜长年赶紧报告给了警方,5月28日,经过表弟的辨认,锁定了这个拿着借条的可疑的人,名叫龙治民。

警方在抓到龙治民进行审问的时候,龙治民只说杜长英欠了他20块钱而已,但是他去哪了他一点儿都不知情。

但是警方的另一队调查小组表示,也是失踪人口的某村副支书的家人,曾经在车站碰到过这个龙治民。

警方于是迅速将其收押,并决定第二天到他家里看看再说,没想到这一看,大家都惊掉了下巴。

02 残疾的妻子和48具尸骨

1985年5月29日一大早,刚一进龙治民家的院子,民警就感到扑面而来的昏暗和阴森。

除了坑坑洼洼的地面,龙治民家让人最眼前一亮的就是被土坯封得死死的窗户,和一个下肢瘫痪的妻子,闫淑霞。

闫淑霞因为从小得了脑膜炎导致下肢瘫痪,精神也有点不太正常,作为家里唯一的女性,闫淑霞立刻引起了民警的注意。

她言辞闪烁,举止怪异,她一会儿跟民警交代他们家屋里没人,一会儿又说家里来过几个人,晚上她睡在炕上总能听见动静,但是第二天又发现一个人也没有。

除此之外,民警在他们家里的一个梯子上发现了类似血迹的斑点。

龙治民的家分为东西两个厢房,西厢存放着很多的杂物,破布、柴草、酒瓶等。

东厢更是阴暗得不得了的杂物间,一进去还能邂逅“感人”的蜘蛛网,随后在这个东厢的萝卜窖旁边一堆乱糟糟的麦草下面,民警发现了两具被掩埋在一起的男性裸尸。

经鉴定,其中一具正是失踪多天的杜长英,而另一具,只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小男孩儿。

这两具尸体的发现,一时间轰动了整个村子,全村的男女老少每天都把龙治民的家围得水泄不通。

大家除了着急“吃瓜”的表情,每个人脸上也都写满了大大的惊讶和难以置信,在这种情况下,民警既要每天都重新画保护圈,还要安排民警维持秩序

但是被村民围观,也不是一件坏事,据一个村民讲述,龙治民家里很早以前大门口有一个萝卜窖,但现在已经被龙治民填平了,窖上面还种上了白菜。

这个信息让还在龙家调查的民警起了疑心:没事为什么要填平萝卜窖?又为什么要在上面种白菜?

问过龙治民的妻子闫淑霞萝卜窖的位置以后,几个民警立即拿锹开始挖掘。

在清理出一片空地以后,民警一开始看到的是一些苞谷叶子,苞谷叶子下面是一层秸秆,等他们再挖出秸秆,映入眼帘的是赫然躺着的8、9具尸体。

挖掘的人若不是人民警察,想必大家不是把锹扔了就是被吓傻了,所有在场的人无不为之震惊,龙治民的身上那层可怕而又神秘的外衣也终于被揭开了。

勘察的指挥人员迅速下令上报给省厅领导,在省厅支援人员一起赶到后的几天,大家更是在龙治民的家里重新进行了一次彻头彻尾的“大挖掘”工作。

截至1985年6月5日,民警在龙治民家东侧猪圈内长2米宽1米的坑里挖出8具尸骨,厕所东墙下挖出4具尸骨。

这两处坑里的尸骨都是遇害时间较长的被害人,已经完全骨化,而之前挖出杜长英尸体的坑是遇害时间较短的。

随着进一步的清理和挖掘,埋着杜长英的那个坑已经挖出了33具尸体,据统计,前前后后挖出的所有尸体加在一起共计48人,男31名,女17名,部分尸体不光全身赤裸,就连头发也都被剪掉了。

龙治民杀人案无疑是当时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一起杀人案,为了能更好地调查,并避免影响其他村民的正常生活。

龙治民所在的村子立即被封锁了起来,专案组严令任何人不得轻易外出,以全面配合调查,严防其他帮凶的逃跑。

而随着调查的进行,民警发现除了龙治民家里那个可疑又可悲的老婆,龙治民并没有其他帮凶。

03 “杀人狂魔”的始终

在抓捕了龙治民以后,专家立刻对他进行了精神病学测试、韦氏成人智力量表和明尼苏达多项人格调查。

结果显示,龙治民一无任何精神病症状,二是属于反应敏捷、智力聪明的正常人,在进一步调查了龙治民的出生背景和成长史以后,专家有所发现。

龙治民的母亲在他6岁的时候就去世了,他还有一个妹妹,比他小3岁,他因为父亲的偏爱小时候也有过读书的机会,并且还是个好学的孩子。

但是因为当时社会环境落后,条件相对封闭,他一直没有找到能让他大展拳脚、好好干一番事业的地方。

那个连下地干活儿都背着龙治民,对他有些溺爱的父亲,并没有帮助他养成懂得感恩、知恩图报的性格。

相反,他自小性格就十分孤僻,因为天生身材矮小,经常被同学和邻居嘲笑欺负,而这一段经历,也给他日后的犯罪埋下了伏笔。

在龙治民只有十几岁的时候,他就到处和村子里同龄的孩子打架斗殴,别人稍微和他有一点矛盾,他就记得清清楚楚,然后下次再多集合几个他的“好朋友”一起去教训人家。

青年以后他也整日习惯了游手好闲,干活的时候也根本不积极,有时候连自己的补给都懒得去拿。

从1983年3月开始,龙治民便在商县各个汽车站、大小广场、南秦桥头和东西城门口到处游荡。

他的作案目标大多是那种奔赴外乡打工,没有太多知识文化的人,少部分是痴呆、聋哑等残疾人。

以帮他们介绍工作、介绍对象,住酒店等理由将他们诱骗到家中,再趁他们给他干活儿的时候,直接用钝器击打头部,同时脱掉死者的衣服搜刮财物。

到了1985年,龙治民杀人数量已经达到了36人,对于女性,龙治民也是同样的骗法,只是他会囚禁强奸后再将其杀死。

更让人瞠目结舌的是,遇到个别不好处理的男子,龙治民会诱使他们和自己的妻子闫淑霞发生关系,再趁他们熟睡的时候下手。

他的妻子闫淑霞曾在他作案的三年间托人提交过一份离婚诉状,也阐述了一些自己被虐待的事实,只可惜,都石沉大海了。

在48名被害人身上,龙治民共搜刮出人民币573元但谋财,绝不是龙治民杀人唯一的目的。

据警方后期清查所知,龙治民不仅会把被害人的头发集中收集起来,还会把被害人的衣服清洗干净自己再穿上。

在对龙治民进行最后审问的时候,民警和我们一样想一探究竟,专家曾经问过龙治民本人几个重要问题。

“你这些行为你是咋想的嘛?”

“我的所作所为都是在为民除害,他们都是残疾人也没什么用,对国家有用的人我就从来不杀,国家的科技人员、国家的公职人员和工人,我就不杀。”

“那你把被害者的衣服脱下来干嘛呢?还洗了?”

“死人就不要穿衣服了啊,洗一洗我还能继续穿嘛没有味道。”

“那你剪他们的头发干嘛呢?”

“卖钱啊。”

“你把他们都放在家里你晚上不害怕吗?”

“怕啊,当然也怕,但是就靠自己的信念喽,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然后就慢慢睡着了-----”

没有慌张,没有悔恨的同时还义正词严,龙治民就是这样一个残忍又不择手段的杀人狂。

就算身在法庭的龙治民,在听到被宣判死刑的时候都会淡淡地反驳一句:“比我杀人还多的人,都没判死刑,怎么给我判死刑?”

1985年9月27日,龙治民和他的妻子被执行枪决。

虽然罪魁祸首龙治民已经伏法,但是不得不说他同乡的人可真是被他给“连累”了。

那个时候,不光当地百姓外出打工困难,就连商县一些有头有脸的生意人,外出都没法吃饭住宿。

当时的社会“谈商色变”,让龙治民一个村子的乡亲们吃尽了“殃及池鱼”的苦头。

令人唏嘘的是,龙治民夫妇唯一的女儿迫于压力后来也没法上学了,如今,也已经隐姓埋名,远嫁到别的地方去了。

在20世纪80年代,我国陕西省年均凶杀案达405起,这个数字比起改革开放初期到70年代,增加了87.5%。

而从1995年到2003年间,年均凶杀案高达778起,比此前更是增加了92.2%。

在当时已是和平年代的中国,这一段令人触目惊心的数字可能让所有人都不敢相信。

但是历史就是由辉煌和悲剧共同组成的,我们也只有直面历史,才能找出隐藏在真相背后不为人知的秘密。

“人心不可防,”罪恶能毁灭自己,更能毁灭无辜的生灵,在“听故事”的同时所有人都应该痛定思痛、引以为戒。

在面对欲望和逆境的时候,除了屈从它,明明还有无数条光明的路可以被开启,而选择罪恶的那一条,生命只会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