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婚房是我爸妈提供的,老公却每月给姑姐2000块,气得我让他交房租

subtitle
我是三月鱼 2021-11-27 17:46

01

摇车牌摇了2年,终于摇到了。我高兴坏了,下了班直奔菜市场,买了鱼虾和排骨,准备跟老公穆海好好庆祝下。

吃饭时,我跟穆海说,想买辆SUV,以后全家人旅游方便些。我看上的那款车20来万,我手里有十二三万,让他拿8万。

穆海慌张地瞥了我一眼,低头道:“我……没这么多钱。”

我诧异地看着他,告诉他不愿意拿钱直说,拿这种谎话来搪塞我,什么意思?

结婚两年,我从没让他上交过工资。我俩的生活状态就是,两人都给家里买菜、添置东西,各种费用谁想起来谁交。

穆海月薪一万,我每月给家里花2000,他也差不多。那他手里还剩8千,刨除零花钱、人情费和给公婆钱,每月最少存5千,两年能存12万。我才跟他要8万,他就说没钱,不是故意的是什么?

这车是婚后财产,买来我俩一起开。我能拿十二三万出来,凭啥让他拿8万出来,他都推三阻四?我生了气,直接不吃饭了,坐在沙发上生闷气。

穆海过来哄我,说:“我真没这么多钱,车就是个代步工具,没必要买那么贵的,买个十来万的,你的钱就够了。”

我震惊地看着他,只觉得他太能算计了。买车的钱我出,他分毫不出,买完了是婚后财产,我只觉得自己瞎了眼,怎么婚前没发现他是这种人?

之后,穆海再说什么,我都不听不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只要他不肯拿钱,那就是算计我。我也没那么傻,没必要把自己掏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2

我一直跟穆海冷战,无奈之下,他跟我说了实情,我一听,差点没气死。

原来,婚后这2年,他每月给公婆打2000块,给他两个姐姐各打1000块。也就是说,每月光给他家里人,就要4000块。

逢年过节,还要额外买东西。今年过年,他给公婆打了5000块,给两个外甥一人买了个新手机。

我冷冷地看着他:“合着你跟我结了婚,不用养老婆,钱都贴补家里去了。现在要买车,拿不出钱来,反而要套牢我所有的钱。是不是你们一家商量好的,故意给我下套?”

穆海一听忙摆手,说我想多了,他家没这个意思。公婆务农辛苦,当初砸锅卖铁供他上大学,他想让他们过好日子。不然他不仅良心上过不去,就是村里人也会瞧不起他。

他两个姐姐,都没读过大学,早早出去打工补贴家,他上大学时都给他打过钱。两个姐姐日子过得不好,他这个当弟弟的不能坐视不理,必须还了姐姐的恩情。

我看他那诚恳的样子,不像说谎,但这件事我还是无法接受。

儿女理应赡养老人,但公婆五十岁出头,有劳动能力,且在农村种地,根本没这么大花销。两个姑姐有手有脚,岁数不大,又都有自己的家庭,为啥要穆海月月给钱?

大学四年来,穆海一直勤工俭学,用家里的钱并不多。两个姑姐资助了他5000,他工作后每人还了1万,算是连本带利还完了。

公婆说过,大姑姐辍学,是因为她读不下去;二姑姐是自己没考上大学,才出去打工的,并不是完全为了穆海牺牲。我同意穆海照顾两个姐姐,年节可以给她们发红包,给外甥买礼物,但每月都要给她们钱,我无法认同。

03

我跟穆海说,公婆的钱可以继续给,但两个姑姐的钱必须停了。以后每年给姑姐和外甥花个几千买东西,就算是感恩了。

穆海支支吾吾不说话,最后问我买车的事怎么办,要不还是买辆便宜的吧。

我不同意,我想以后带着爸妈和孩子自助游,还是开SUV更方便。如果现在买了便宜车,以后有了钱再换,不仅麻烦,还会损失钱。

我想,还是先跟我爸妈借点钱,买了车以后再慢慢还,便问穆海,他手里到底有多少存款,我好算算跟爸妈借多少钱。

穆海吞吞吐吐地,说有4万,之后又改口说有2万,我看着他,觉得很不对劲。我什么都没说,第二天,我跟公司请了假,假装出去上班,等穆海离开后,又回了家。

我找到了穆海的银行卡,去银行查了他的余额,卡上有4万5千块。既然如此,他为什么改口说2万,剩余的2万多,他想干什么?

穆海下班后,我把余额照片直接举到他面前,问他为什么要骗我?

他慌张地看着我,沉默了一会儿,长叹了一口气道:“辉辉没考上高中,大姐想让他去私立高中,可大姐夫和她婆家都不同意。大姐说,她没上过高中,很遗憾,不能让儿子走她的旧路。”

辉辉是大姑姐的儿子,私立高中一年要3万,她让穆海帮出2万,说如果没有她,穆海也不能顺利读完大学。还说以后孩子出息了,会好好报答穆海。

我一听就急了,一年支援2万,3年就是6万,穆海的钱是夫妻共同财产,凭啥无休止地给姑姐花?

04

我当即表示反对,说这钱不能给。如果大姑姐是借钱,我还能考虑下,但她这是明晃晃地要,当我这个弟媳不存在吗?

穆海一脸为难,说他姐都张口了,又事关孩子前途,他哪能不给。

我冷笑着问他:“孩子前途人家当爸的、当爷爷奶奶的都不管,你这个当舅舅的凭啥出钱?你要是没结婚,想给钱就给。可咱俩结婚了,我也在备孕,你把钱都给外甥了,咱俩的孩子怎么办?你手里有钱,还要我跟爸妈借钱买车,什么道理?”

穆海说,那就先不买车了,等我俩存够钱再说。我直接怒了,好不容易摇到的车号,不买车,车牌就作废了,到时候还要花钱去竞拍,多花小两万,他当我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

我知道穆海抹不开面子,又善良感恩,但若继续这样下去,他所有的钱都会被公婆和两个姑姐搜罗走,我俩的日子还怎么过?

穆海家条件很差,公婆没钱买房,我爸妈把一套140平米的三室一厅腾出来给我俩当婚房。房子位置好,是学区房,若是出租,一个月至少要6000块。

我曾提过给爸妈房租,但二老坚决不要,让我俩把钱存着以后养孩子。若是穆海把钱都给了公婆和姑姐,还不如把钱给我爸妈,至少我爸妈不会动这些钱。

我当着穆海的面,给大姑姐打了电话,告诉她,我和穆海要买车,没有多余的钱。辉辉要上高中,我们做舅舅、舅妈的给5000,至于其他的钱,只能她自己想办法。

大姑姐质问我:“小海都同意了,你凭啥不同意?小海一个月赚一万,一年不过补贴给我两个月工资,补贴三年就够了,他这当舅的不应该吗?当初要不是我,他能读大学?能找到现在这份高工资的工作?”

我淡淡地告诉大姑姐,穆海能读大学,是他自己苦学考上的。就算她不支援那5000,穆海也能贷款读书。穆海感恩她,可她不能把穆海当提款机,没完没了地要钱。

一万工资在城市里不算多,我俩还要过日子生孩子,真的没有多余的钱补贴他人。让辉辉上高中,是他们做爸妈的事,不是舅舅的责任。

05

我和大姑姐不欢而散。大姑姐背地里给穆海打电话,让他偷偷把钱转给她。幸好我早有防备,一早把穆海卡上的钱都转到了我这。

我跟穆海说,结婚2年了,我俩都没给过我爸妈房租,既然他有这么多余钱,那每月我俩给我爸妈6000,他出3000,我出3000。加上生活费和其他各种费用,他手里最多剩5000。

我让他每月给我3000,存起来作为孩子的教育基金,剩下2000,他要零花要人情,估计最后只能剩个1000,到时他愿意全给公婆,我也没意见。

穆海听后很是为难,说他一向给公婆2000,突然减半,不好意思。两个姑姐也给惯了钱,哪能突然停了。

我告诉他:“你没义务给你姐养老,姐弟间互相帮衬可以,但理所应当地伸手,就不行。你不愿意,我就不备孕,不能给孩子良好的生活条件,还不如不生。”

我知道公婆着急要孙子,便在他们打电话询问是否有好消息时,把这些事通通告诉了他们。二老当时就急了,原来,他们根本不知道穆海每月给姑姐打钱的事。

公婆当即表示,在农村生活花不了多少钱,粮食和菜都是自己种的,平时最多买点肉啊还有一些生活用品就够了,每月给他们500就行。

婆婆抱怨说:“我早说过,我俩用不了多少钱。都是这俩妮儿,非得让小海给2000,你看,都影响你俩要孩子了。我回头就说说她们去,再不许跟小海要钱。”

原来2000的数额是姑姐定的,她们替公婆要这么多钱,一定有她俩的目的。我这么一听,便猜了个七七八八。

06

果不其然,跟公婆说完之后,两个姑姐就打来电话。两人都说在农村,孝顺是第一位的,穆海赚得多,理应多给父母钱。

我反问她们,既然孝顺是第一位的,她俩每月给父母多少钱?

两人都支支吾吾地说不出,反过来指责我,说之前都给公婆2000,现在突然减到500,哪有这么做事的?

如我所想,她俩根本就不给公婆钱。她们不仅不给父母钱,还反过来嫌我们给的少,真是好笑。

我说:“2000是你俩定的钱数,不是爸妈要的,爸妈说了,一个月500足够了。”

两个姑姐都说,2000是花不了,但这钱公婆要着存起来,留着以后看病养老。

我说,如果以后公婆生病了,需要钱,我和穆海会额外给的。

大姑姐忙说:“那哪行,钱留在你们那,回头就花了,还是存在二老这保险。万一到时候他们需要钱,你俩手头没有钱怎么办?不如细水长流,让他们自己存着。”

我真是被她气乐了,公婆有三个子女,两个姑姐也有赡养老人的义务,凭什么只让穆海出钱?

两个姑姐都说,这是农村的规矩,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她们嫁出去以后就跟娘家没关系了,是婆家的人了,养老看病都是儿子的事。还说没我这样的,让穆海一个月给我娘家3000,比给婆家的还多。

我冷笑着反问她俩:“穆海住着我家的房,给的是房租,不是养老费。既然你们是嫁出去的女儿,跟娘家没关系,那你俩凭啥一次一次跟穆海要钱?你俩是婆家的人,孩子要上私立高中,过日子钱不够花,跟你们老公还有婆家要钱去。跟娘家弟弟要着钱,却说自己跟娘家没关系,还要不要点脸?”

两个姑姐被我噎得说不出话来,直说她们不跟我说,要去找穆海要钱。我告诉她们,这钱是夫妻共同财产,没我点头,穆海不会给。以后,我们只给公婆钱,她俩缺钱,自己去想办法。

至此,我跟两个姑姐彻底撕破了脸,但只有这样,才能断了她俩的念想。

07

两个姑姐见在我这要不到钱,纷纷去找穆海,跟他诉苦,说自家条件不好,让他千万不能断了每月的一千块。

幸好,公婆明事理,不仅骂了两个姑姐,他们还直接找到姑姐婆家去了,骂他们怂恿姑姐跟娘家弟弟要钱。他们要是再敢张一次口,就把之前要的钱统统退回来。再不就闹到他们村里去,让大家看看,哪有这样的人家。

公婆这么一闹,着实奏效了,两个姑姐都消停了。

穆海跟我认了错,说他就是觉得自己是家里唯一的儿子,全家人为了供他读大学,都付出了太多,所以他有能力,也想多多回馈家人。

现在,他懂得了自己的所作所为对我来说是很自私的,也很感谢我体谅他的难处,从未在钱上跟他计较过。以后无论他做什么,都会跟我商量。

我跟他说,看两个姑姐的样子,公婆以后的养老问题肯定会落在我俩身上。与其月月给他们钱,不如把钱都存起来,以后无论是养孩子,还是赡养老人,都能派上用场。

穆海深深地点头,说以后都听我的。

我知道,他在那种家境中长大,势必会背负沉重的责任。这也是我婚后从未跟他要过工资卡的原因。但这责任太重,他和我们这个家都不会幸福,必须做出取舍,才能两全。

幸好,最后他还能站在我这边!也幸好,公婆明事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