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民间故事:木匠父子伐木,儿子救一美少女,失去童子身险丢小命

subtitle
笑脸人脉 2021-11-26 20:47

新聊斋|树妖与木匠

宋光宗绍熙年间,在襄阳老湾村里,住着一个名叫李阳刚的木匠。他从小学习木工手艺,勤劳能干,技艺精湛,在方圆百里都颇有名气。

村民需要打制家具,都会客气地上门找他订制。

家具的材料都由李阳刚亲自把关,他会根据客户的要求上山伐木,精心制作质量上乘的家具,因而店里客源不断,生意兴隆。

李阳刚膝下有个宝贝儿子名叫李元华,自幼深得父亲真传,学得绝活。他经常随父亲上山伐木,帮助父亲一起把砍来的木头搬回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日,邻村的王财主上门找李阳刚,给他不菲的工钱,要订制一套红松做的家具,床铺、柜子、方桌等等有数十样之多。李阳刚欣然应允,接下了活儿。

王财主走后,李阳刚立马叫上儿子准备伐木工具。“元华,我们接到一笔大生意。走,现在到灵秀山上找找,那里有红松。红松喜光性强,对土壤水分要求较高,生长于排水良好的湿润山坡上,我们就去灵秀山的南面山坡看看。”

他一手提着斧子,一手拿着锯子绳索,带着儿子一同上山伐木。

老湾村后面的深山连绵起伏,山中奇花异草甚多,溪水潺潺,树木葱郁,苍翠欲滴,犹如一幅秀丽清雅的山水画。

父子俩翻山越岭,跋山涉水,出发的时候是上午,到达灵秀山的山坡时已是下午了。在山坡的树丛之中,矗立着一棵巨大、粗壮的红松,目测那树五、六个人合抱都抱不住。

“元华,我在这砍树,你下山找几个村民一起来抬树,我们两个人背树肯定是背不动的。”说完,他抄起斧子,没有丝毫迟疑,一斧头就下去了。

谁料,斧头砍在树身上,一声巨响之后,突然发生一阵“嗡嗡”的声音。

李阳刚颇感蹊跷,心生疑惑,待他将斧头从树身上抽出时,缺口处竟淌落一股褐色的液体,十分黏稠,尤如人的血液一般。

他停止了砍伐,望着红松,红松的松叶在微风之中瑟瑟发抖。

“元华,你过来看,这是怎么回事?”李阳刚猛一回头,却发现儿子已不见了踪迹。他大声呼唤儿子的名字,仍没有人回应,只得四处寻找。

而此时的李元华早已下山去找村民抬树。一路上,他低头快步行走,可深山之中多岔路,走来走去竟找不到下山的路,好像走进了迷宫一般。

这时,李元华突然听到女子的呻吟声。他循声而去,发现不远处的灌木丛旁,一个容貌秀丽的年轻女子正按弄脚踝,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

“姑娘,你怎么了?”李元华上前轻轻询问女子。

“公子,奴家叫花玉容,因为父亲摔伤了腰,命我到深山采药,我走路一不小心扭伤了脚。公子,我走不了路了,你可否帮我个忙,背我回家。”说完,女子哎哟哎哟地叫了起来。

“姑娘,你一个人呆在深山密林里太危险了,你家在哪,我背你回家。”李元华俯下了身,让女子爬上了背。

“我家就在山腰上,往前再走10里路就差不多到了。”花玉容手指了指前方,靠近李元华的耳朵小声说道。

李元华背着花玉容一步一步朝前走,可没想到的是,这花玉容看起来苗条纤弱,可一上背却感觉很重,不一会儿,李元华背得气喘吁吁。

走着,走着,李元华看到前方树丛中隐隐约约有一间大宅,宅子古朴典雅,韵味十足。走进庭院,但见芳草萋萋,繁花似锦,风吹树叶沙沙作响。

“咳、咳……”从古宅里传来老翁咳嗽的声音。

“我父亲身体不太好,母亲正在照顾他,公子,你进来歇歇脚。”花玉容下了背,李元华顿时感觉轻松了好多。

“姑娘,我还有事在身,就不久留了,你好好照顾你的父亲。”李元华向花玉容告辞,正准备往回走,花玉容又“哎哟哎哟”地叫了起来。

“公子,奴家的脚伤得不轻,暂时走不了路,你可否再帮我个忙,扶我去房间,帮我的脚上点药,奴家感激不尽。”花玉容向李元华抛了个媚眼,秀眉微蹙,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李元华只好扶着她,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走进大厅。大厅的左侧是一间卧室,李元华扶着花玉容走进卧室时,发现卧室的大床上躺着一个老翁,头发胡须花白,紧闭双眼,不住地发出呻吟声,腰间还缠着一根渗着血水的白色绷带。

大床旁,坐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正为老翁换新绷带。

“爸,妈,我下山采草药时不慎扭伤了脚,是这位公子送我回家的。”花玉容向父母介绍李元华。

那老翁一听,睁大了眼,盯着李元华看,似怒非怒,似笑非笑,神情十分怪异,看得李元华汗毛直竖。

“闺女,这位公子既然帮了你的忙,你就好好回报人家。”老妇斜眼看了看李元华,低头为老翁盖好被子,继续说道:“你父亲有病在身,不便打扰,让他好好休息。”

“好,公子,先回我的卧室吧。”花玉容一歪身,几乎倒在李元华的怀里。李元华连忙扶起她,朝着对面一间卧室走过去。

刚一进卧室,花玉容嚷嚷着要坐在床上,她把鞋子一脱,露出雪白柔嫰的小脚,接着递给李元华一个药瓶,示意他为自己搽药。

李元华长这么大从未这么近距离接触过女子,脸一下就红到脖子根。他从药瓶里倒出一小堆药粉,用手轻轻搽着花玉容的脚踝。

突然,一股异香扑鼻而来,李元华心神荡漾,热血沸腾,见花玉容褪去长衫,露出粉绿色的肚兜,酥胸微露,白玉般的肌肤闪烁着光泽,他便按捺不住欲望,将她紧紧抱住行巫山云雨之事,破了童子身。

事后,花玉容对着镜子梳妆打扮,容颜更加丰美动人,李元华的面容却憔悴了许多。

“李郎,我们虽然有了夫妻之实,但有一道鸿沟阻碍我们在一起,你永远都不会知道的。”花玉容的话,让李元华感到莫名其妙。

“玉容,我下山办完事之后再来找你,你等着我。”李元华与花玉容之间有了鱼水之欢,发觉自己渐渐爱上了对方。

他向花玉容道别后,匆匆下山,半路上碰到了李阳刚和一大群村民。

原来,李阳刚与儿子失散后,就停止伐树,沿着原路返回村子,向村民诉说自己的遭遇。村民们都乐意跟着他去寻找儿子的下落。

回到家后,李元华准备洗个热水澡。但脱下衣服的一刹那,他却惊呆了!后背的皮肤无比瘙痒,竟然出现一个像树洞一样的斑纹,流着褐色的脓液,不一会儿,全身疼痛,只能躺在床上,下地行走非常困难。

“爸,你快来看,这是怎么回事?”李元华大声呼唤父亲,李阳刚赶紧推开门,看到儿子的惨状,一下就瘫倒在地。

他连忙站起身,冲出门外找大夫为儿子看病。大夫上门为李元华把脉,也是摇头叹息,称自己从未看过如此怪病,劝李阳刚节哀,为儿子准备后事。

短短几日,李阳刚夫妻发现身体不适,结果是患上与儿子一样的病。接下来的日子,老湾村数十户人家陆续也染上了这种怪病,如同闹瘟疫一般。

刘村长见此事非比寻常,颇为蹊跷,于是从邻镇请来了一位道士。那道士一手握着拂尘,一手捏着胡须,细听刘村长讲叙村民中邪的情况后,突然对刘村长说道:“你要那李木匠赶紧把斧头锯子给烧了,从此不要上山砍树了!”

李阳刚听闻道长的话,跌跌撞撞地拖着病躯,在院子里升起一把火,将斧头锯子扔进火里。待其尽毁,天空电闪雷鸣,下起了滂泞大雨。

道士大声说道:“全村人都到外面来淋一晚上的雨!”这一传十,十传百,每家每户的村民全都走到自家庭院,生生淋了一整晚雨,个个都成了个落汤鸡。

一夜之后,令人惊奇的是,村民们身上的树洞斑纹竟然消失不见了。

道长语重心长地对着李阳刚说道:“你儿子所遇到女子一家,乃是千年树妖所化。因你上山伐树,遭到树妖的报复。万物皆有灵性,切记不可为了达到目的不惜毁掉一切,健康、平安才是最重要的!”

说完,道士一转身消逝不见了,全村人俯身叩拜道谢,称大慈大悲的菩萨救了性命。从此,李阳刚再也没有上山伐树,一家人过着平淡的日子。

事隔一年,李元华竟发现自家庭院长出了一棵小红松,他爱不释手,每日为红松浇水、施肥。

数年后,在明媚阳光的照射之下,红松郁郁葱葱的枝叶之间,李元华正在树下小歇,突然耳畔传来女子轻轻的呼唤声。

他吃惊之后心中狂喜,死死地盯着红松。只见花如玉的身形,从那红松树干中轻轻地挤了出来。两两相望,竟是泪流满面,一切尽是无言。

原来,花如玉本就道行浅薄,当初因父命,出面诱惑与李元华相好后,下了一种诅咒,但同时也耗尽了她的全部法力,回到了蒙昧的状态。

但因为相爱,一点灵根破土相随,来到了李家的庭院中。今日相聚,终是冥冥中的缘分。如今爱人相聚,纵然千言万语也只需一眼。

数日后,二人成亲办了婚礼。后来花如玉生了三个儿子,一家人其乐融融。

(本文作者|

锦鲤玉

)静月斋寄语:

万物有灵,绝非一句空话,非但动物,世间的许多草木,在大自然中吸收日精月华,成长到一定阶段后,都是有灵性的。这种灵性,只有真正的智者可以发现,而普通人只能看到其表象。实质上,是自己缺少这种与万物共振的灵性。

爱情是甜美的,尽管相识的过程大不相同,背后有种种原因,但有些爱,一旦相遇便至死不渝。如李元华与树仙子,爱可以毁灭,亦可以重生。

故事告诉我们,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我们中国人追求天人合一,与自然界各种生灵和谐相处。要爱护动物,爱护环境,心中有爱便能幸福一生。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