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中年丧子之痛让我痛不欲生,老年养子之苦让我苦不堪言

subtitle
森里伊人眸 2021-11-26 17:4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咣当”!

我脚下一滑整个人趴在了地上,一盆红油干豆腐撒在我的手上,空盆轱辘了老远。我顾不上手背的灼痛,赶紧起来。

“赵姨,你怎么这么不当心,客人等着吃呢!”老板娘惊叫着。

“我,我,地上太滑了。”我羞愧地低着头。

“还傻杵着干嘛,收拾收拾让后厨再做一份,你可真是的。”老板娘黑着脸。

“哎,哎!”

好不容易熬过饭点,客人都走了。我才感觉手火烧火燎钻心的疼头,我一看手背起了一个鹌鹑蛋大小的水泡。

“赵姨,你这泡得把水放出来,不然不会好的。”服务员小静对我说。

“嗯!”我找来了针,一咬牙刺破了水泡。因为紧张和疼痛我出了一身冷汗,整个人累得瘫坐在后灶房的小凳子上了。

02

我今年57岁了,在一家饭店当勤杂工,早8点到半夜10点,月工资3000块钱。这一天除了吃饭能坐个十分八分的,其它时间都在干活:摘菜,洗菜,蒸饭,煮面条,洗碗,偶尔服务员忙不过来还得去走菜。哪天都累得精疲力尽,睡觉都直哼哼。

不熟悉我的人都问我:“都快60的人,你还这么拼干嘛?”我只能摇头苦笑。一句话:“身上若无千斤担,谁愿拿命赌明天”。

因为我的儿子才12岁刚上初一,以后用钱的地方太多了,我得趁自己还能干动多攒点钱,时间对我来说太宝贵了。

身体的累还好说,可心累真的让人崩溃。儿子自从上了初中忽然变得叛逆不懂事儿。成绩下滑到最后几名,而且还偷偷抽烟。

有一天,我给他收拾书包,在隔层发现了半包香烟,我和他爸烟酒不沾。问他就说同学给的,他吸着玩儿。气得我打了他,他竟然还手还叫嚣着:“打死我吧!反正我也不想活了,有你们这样又老又丑的爸妈,丢死脸了。”这句话像一把刀子把我的心割的七零八落。

没想到用老命拼来的儿子竟如此嫌弃我们,难道我不想是一位年轻漂亮的妈妈吗?胸口的刺痛让我想起那个乖巧懂事的大儿子,可惜他去天堂了,我再也看不到他了。

03

十五年前冬天,22岁的大儿子高兴地去参加同学的婚礼。临走的时候,他还对我说:“妈,我回来给你做好吃的,我新学的菜”。

“好的,儿子!妈等你!”我宠溺地拍了拍他的脸颊。孩子正在学厨师,特别认真和努力,没想到这是我他最后的对话,他再就没有回来。

下午四点,北方天都黑了。家里乌央来了一群人,我看到小姑子女婿和邻居搀着老公进了院,他好像没有了筋骨软绵绵,头耷拉着。我的心一下子跳到嗓子眼,全身都不会动了。

他们把半昏的老公放到炕上,我哭着问:“他咋了,发生啥事了。”小姑子哇地哭了抱着我。

“嫂子!你要挺住啊!小光在八里桥出车祸死了。”

“啊!”等我醒来时,一屋子人都在哭,老公像个傻子似的倒在地上,任谁也拉不起来。

“你们骗我,我要去找小光,他说晚上给我做好吃的呢!”我疯了似地往外跑,又被人拉了回来。我不知道我哭晕过去多次,只觉得世界一片黑暗。

原来儿子和几个同学吃完喜酒想开车出去兜一圈,在走到八里桥一个大甩弯时,因为车速太快向路边的绿化带撞去,车里一共四个人,两个轻伤,一个重伤,只有我儿子当场死了。

04

中年丧子之痛,没有经历的人永远不会懂的。我们无数次想随儿子去了,亲戚朋友看守我俩了半个月,看着我七十多岁的老妈,我才放弃了这个想法。开车那家赔偿了15万块钱。这件事情就算了结了,我们这边愁云惨雾,悲痛欲绝,开车那家却偷偷请客庆祝大难不死,唉!

我们没有一天不想儿子的,我的头发不到半年就全白了,老公一口好牙也一颗颗烂掉了,45岁就镶了满口假牙,为了以解相思之痛,我俩决心再生一个孩子。

40多岁,本来生育能力都不行了,我俩的心情又不好怎么可能怀上呢!后来看到汶川地震,有那么多失去父母的孩子,我和老公想去领养。去民政部门去咨询,说我们不具备领养资格。

后来我俩又吃了很多中药调理,老天开眼,45岁那年我终于怀孕了,当时我和老公抱头痛哭。

高龄产妇我几次险些流产,后期又高血压,浮肿。两条腿肿胀的日夜睡不着,只能把腿放到墙上才能迷一会。

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才生下小儿子,这时候才觉得天地间有点亮儿,我和老公又活了过来。

05

又有了儿子,生活有了奔头,肩上又有了责任。老公包了十晌地,买了出租车,夏天种地,冬天出车,我来饭店干活。两个人卯足了劲儿干活挣钱,为了给儿子一个美好的未来。

可是年龄大了带孩子,精力体力都跟不上了,特别是不能辅导孩子的学习,我和老公都是土生土长的农村人,肚子里没啥墨水,就认得眼前的那几个字儿。

我干了一天的活儿,还得督促儿子学习,给他听写,很多字都不认识了。孩子完成不了作业,到学校被老师批评,回家和我们又作又闹的,我真的很崩溃。

一次开家长会,好几个学生围着我问儿子:“你奶奶来给你开家长会啊?”

“这是我妈妈”。”儿子涨红了脸。

“哈哈,你妈可真老啊!和我奶奶差不多。”孩子哄笑着跑开了。儿子眼睛里含着泪花,狠狠地甩开我的手,气呼呼走了。

回到家饭也没吃,躺在床上流眼泪。我心如刀绞,快60岁的人,日子没过好,孩子没教育好,未来一片迷茫。

小儿子20岁时,我都快70岁了,那时我能帮到他什么?都怕我都活不到那个时候,只能现在拼了命的去挣钱。

半生已过,只愿上天对我多些眷顾。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