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看守所黑不黑,不送钱,不送礼,看看这些就知道

subtitle
老吴观世界 2021-11-26 14:32

换一个角度看,有不一样的发现哦!

是不是很困惑,监狱里面到底是不是很黑暗,是不是到处都是勾心斗角,是不是时刻践踏服刑人员的尊严。来,听听他服刑带来的真实记录。一个千里之外,不送钱,不送礼,在看守所和监狱都是怎么过来的。第一人称记录!可以看着我!

一:辣椒酱之恩

刚关进看守所那会在过渡号子学习,要啥没啥,连内裤都没得换,吃的更没有。早餐是稀饭配榨菜,没心情端起来。中午的时候,坐在小凳子上看着白米饭和那已经记不起来的菜,好像也没扒拉几口。只记得我坐在一个50多岁大哥的旁边,这大哥是扒窃进来的。二话不说,把他唯一一瓶辣椒酱递给我:“兄弟,进来了,吃是要吃的,身体要紧啊!”

网上有人说,牢房里的人说话个个好听,但是相对我而言,不但说话好听,帮人更是实实在在的。没有菜下饭,给辣椒酱,给火腿肠,给花生米。当时真的挺温暖的,在这样的环境,有人伸手,就是温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后来我被调到其他号子前,他有次购买饰品时,刷腕表卡上余额不足!在那个情况下,我对他又多了好感,也多了感谢和温暖吧!我被调走的当天,把自己购买的食品,全部留给了他,自己留了一瓶辣椒酱,半包草纸和一块肥皂。至于他在外面干了什么,我不是受害者,你也不是受害者,他也不是受害者,不好谴责,至少无法从情感层面去谴责,我选择与他平等的尊严和人格!因为自己也不是什么法律上的好人。

二:一被之恩

晚上睡觉的时候,当时正是快过年,冬天也冷。旁边的又一个大哥,什么罪名我也忘了。他和值班员关系挺好,他有两床被子。问我冷不冷,挤不挤,我说还行。他直接把第二床被子盖在我们两个人被子之上,还给我压了压了被角,让我瞬间又被温暖到了。

躺下睡觉的时候,我看了他的侧脸,如果不是给我盖被子,我一定认为他那张黑脸下,一定隐藏着一颗龌龊的心,在外面一定是专业干坏事的。那知道,他是骗取贷款(刚刚想起),最后第6天,回家了。

在他没回家前,他让值班员把我和他安排睡在一起,和我聊一些他的奋斗故事。年轻时在新疆,在方圆几十里没人的情况下,他是怎么活下来的。后来又是怎么创业,怎么当村支书的,尤其是有一句话很鼓舞我:你和他们很多人不一样。

我一直想问什么不一样,他就笑笑。或许有的人,能够从一个动作,一个眼神,能够看出对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吧。何况还是经历过风风雨雨,有故事的老男人。我们共盖一床被子,侧身聊天。他也给牙膏、草纸,开导我如何接受。

一直到他自己回家,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后来管教说:他是这一年中,看守所里面唯一一个无罪释放的,不是取保!那一刻,我有点相信法律,也有点幻想,幻想终究是会破灭的,因为我不是一个法律上的好人。但他的被子曾经温暖过我好几个夜晚!

三:搭伙之恩

被分到固定号房,接了一个缓刑的班。我前面一个人下午判决,判三缓五,羁押了8个月。过失致人死亡(老婆出轨,去岳父家理论,推了一下岳父,岳父死了)。我一进203,就看到一个黄马甲,他是我的老乡,但是当时我们只是知道对方。因为他刚刚被老乡出卖了一起贩卖毒品的线索,那个老乡从三年六个月,改判到2年。

和我搭伙的是一个曾经因黑判了十三年的人,他就坐到最后的位置,而我初来乍到,也被分到最后。碰巧我的食品全部留给了扒窃的大哥,进来就一瓶辣椒酱。他又是二话不说,从一个水杯里面,倒出鸡腿丝、花生米粉、榨菜做的菜,倒进我的碗里,我连忙感谢、道谢。

我和他又不是认识,甚至还没来得及多说几句话,就这样对我,那刻我很感动。他说了一句:以后我们俩搭伙过日子。我看了一下在我们前面的几个人,好像对他有点冷淡,也觉得怪怪的,但是人家有经验,搭伙搭伙吧。

后来我开什么不需要操心,买什么也不需要操心,全部都是他写在纸上,我负责刷腕表就行。也是从进入这个203开始吧,我的衣服从来没自己洗过,从来没有用人去手撕鸡腿丝。但是,我付出了一件我老婆送进的棉睡衣,新的。当穿在他身上,我很诧异,这明明是我的,他为什么穿着呢?我的就是他的,他的也是我的,我傻傻分不清,也不想去讨论。

我老乡告诉我(死刑,黄马甲):老乡,你要注意一点啊,不能被利用了。当时我与他也不太熟悉,没有过多深入交流。虽然也很不舒服,凭什么我老婆送的棉睡衣,你穿着。你都已经穿在身上了,还问我能不能给你,这我只能答应了!但是仔细想想,他对我真不错,大冬天的,里里外外的衣服就给我洗。

虽然还有人私下提醒我,他是盗窃进来的,要注意自己的食品,我真没把这些放在心上。我很简单,我们搭伙,一个人一星期100元,1+1>200,而且我还不需要手撕鸡腿,还不需要洗衣服,人家把枕头都给我了,天天帮我抢站睡觉的位置,至于他是否利用,难道我内心深处不是在利用他吗?至少,他对我做的,比我给他的,多得多!

所以,搭伙过日子那段时间,我完全不需要去担心睡觉时那2块瓷砖、中午晚上做什么菜、连衣服洗晾都不需要(后来1号到6号的衣服他全包了)。当他判刑要走的时候,那一天开了一个每日小结,他说了一句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话,这句话他是对所有人说的,当时他是3号,我是4号,我死刑老乡是6号!我们相处在一起,其实就三个月吧!

他说:XXX是千里之外来的,我这么照顾他,是因为我觉得他人不错。

其实他在很多心中的人格和尊严也不高,包括在我心中。但他的的确确帮我的,胜过一件棉衣太多太多。在那个环境下,我并没有听取他人的建议,而是保留了我对他的利用吧!或许,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有更多人和他一条心。或许,更多人都利用了他需要被认同,因为他隐瞒了罪名和犯罪记录!至于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至今不清楚!他为什么对所有年轻的,干净的人如此,我也不清楚。希望他的尊严可以用另外一种方式获得,但是我不能也不可以去侮辱、排斥他选择用不一样的方式和他人相处。搭伙的日子,我很享受,却建立在他人的尊严之上!包括,其他人也很如此。搭伙人在除夕夜往我口袋里面发了六颗糖,大年初一穿衣服时我才知道!我被他温暖过,感动过,而我对他只是一件棉睡衣。

我不知道他人是怎么看待黑暗,但我很奇怪,为什么感受到的都是温暖呢?我是不是病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0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